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牧:宽容:人性的抑或道德的

更新时间:2008-06-22 12:46:48
作者: 赵牧  

  对任一个成员都有约束力。而其中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确实有的,但这种虚假行为是任何一种道德都反对的,没有哪一种道德鼓励这种公然的欺骗。

  对某一种社会公认的道德抱有怀疑与反叛态度的,其表现不外乎两种,其一就是前面这种口是心非,而其二,则是提供一种新的道德,并积极推广,使之在社会成员中间获得高度的认可。反对人民性伦理而强调尊重自我价值,就有着建构新的道德体系的企图。但这种企图却以妖魔化人民性道德伦理为前提,比如说其不尊重自我价值。没有哪一种道德不尊重自我价值,不同的,只是对自我价值的理解罢了。人民性伦理强调集体化诉求,那是因为坚持自我价值的实现应建立在对群体价值的妥协之上,而且不认为人类只有自私的本性,为群体而部分出让自我权利,这也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的痕迹甚至从人类的近亲猿猴的行为中都能找到。例如有研究者做过一个试验,饥肠辘辘的猕猴只要拉动链条就可以得到食物,但为了避免启动电钮使伙伴遭受电击,它们宁肯连续几天忍饥挨饿。恰恰在这点上,所谓的人性论者,有些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了。

  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人性论者在进行自我叙事的时候,总是要把自己嫁接上自由主义上。但真正的自由主义,按照其自由的逻辑,它实际上是不应该反对人民伦理的,这是其一;其二,自由主义所信奉的道德只是空前强调了自我价值,并且它的实现前提是互不干涉的原则。这中间,有自私的成分,也有自信的成分,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生活问题,因而不愿意让渡一部分自我权利给其他人,但他们同时也承认,在某些公共的领域,这些让渡是必要的。所以,这种公私领域的划分,就与一味强调人的自私本性的人性论者撇清了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由主义者有自视为精神贵族的一面,但归根结底,这与以往所谓的“小资情调”是血脉相通的,它是优雅的,保守的,封闭的,小我的,有着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味道,因此它只能是社会成员中一小部分人的追求,它不愿意被人民伦理所同化,但也不企图取代人民伦理,不然,它就失去了所尊奉的自由理念而与偏狭的人性论者同一鼻孔出气了。也许,象这样一种半吊子的自由主义,在中国当前的语境中,也并不在少数的。

  

  三、宽容的道德基础

  

  正是在对人民性道德矫枉过正的批判中,人性论才得以沉渣泛起。而市场经济所带来的恶劣的竞争环境,以及相伴随的全社会价值观的失范,则又使其所强调的人的自私本性获得了广泛得垂青。这是社会转型期的道德境况。每个人的自我实现虽然仍要高度期待相互之间的协作,但能够为这种协作提供支持的道德契约,却已失去了必要的可信度,于是只能依赖自我奋斗,才能在有限的社会资源中占有更多的份额。按理说,在这么一个鼓吹竞争,凸显自我,强调自私的社会氛围中,人人应当关起门来闷头发自己的横财才是,何以会有人性论调下的无限宽容存身的空间?

  其实道理很简单。人性论对自私本能的强调,不仅为个人参与不择手段的社会竞争提供了道德说服的理由,而且为其后安享竞争成果准备了精神慰藉的良药。前一点好理解,社会资源是有限的,蛋糕就那么多,人人都想占有更多的份额,与其眼巴巴地看人享用,不如自己动手拿过来。后一点则是为这种恶性竞争可能带来的创伤记忆而准备的,它必须为自己寻找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人只有站在道德高地上俯瞰芸芸众生的时候,才会安享一种飘飘然的感受。这时候宽容别人,就不仅成为一种需要,也成为一种可能:每个人都不能逃脱自私的本能,为了自我实现,不择手段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宽容别人,就成为宽容自我的道德前提。

  具体到跑跑事件,就有人说他的逃跑出于一种求生的本能,任何人都有这种趋利避害的本能的,所以他即使忘记了提醒班上的学生,也无可指责的。这个任何人,当然也就包含了说话者本人,所以说提倡宽容跑跑者,也就是宽容自己。而且这种宽容貌似采取了一种平等的视觉,我并不你高明到哪里,你的逃跑也是我的选项。但我宽容这一行为本身,却又提示了道德的高高在上。这可谓是一举两得,以一种仁慈大度而宽容了这位先跑的教师,而实际上却为自己已然或可能的逃跑找到了宽恕的理由。尤其是,还可以对那些可能的反驳,洋洋自得地亮出杀手锏:假若是你,说句实在话,一定会不跑吗?

  其实,逻辑的悖论是显而易见的。你怎么就知道别人一定会如你,或者如跑跑一样,丢下学生不管而自顾逃命呢?这无非是来自于人具有不可更改的自私本性的假设,但我们前面已经说过,这种假设是错误的,人,包括其灵长类近亲猿猴等,都有着适当让渡自我权利的道德本能,而长期的文化与政治实践,又会不断地把群体中建构起来的诸如尊重权威、忠诚团体、保卫纯洁等道德感觉内化为集体意识,如遗传信息一般一代代传递下来。这是任何一个社会共同体维护整体利益的需要,所以,逃跑并不能因自我价值的值得尊重而变得合理起来。

  不但如此,这些道德观念还会内化成一个人的情感反应结构,以至于对别人的应有而没有或不应有却有的行为,一下子便启动了道德判断的闸门。这不需要考虑自己在类似情景下的做法,比如是否一样逃跑等,就只管大义凛然起来,似乎人人都应该象他那样,对不道德的行为发出严厉的谴责。这是道德判断的非理性特征,它所倚重的是情感反应而非功利逻辑的计算。所以,诘问道德判断者是否也会逃跑有些强人所难。不能因为一个人没有处在与你相似的情景中,便认为他或她没有对你进行道德评判的资格。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甚至,这个跑跑教师的言行都不是关键,他自己都承认了他跳出来写那个文章仅是一个策略。不过所谓“我就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提倡一种真实的言说”,却实在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已经承认“我的观点不完全是真话”了,把自己的“策略”定位为用夸大其词的方式引起注意了,还奢谈什么“提倡真实的言说”呢?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在他身上纠缠,倒是那些“宽容”的声音,把宽容建立在人的自私本性上,却是在突破道德底线了。这样一种没有道德内涵的宽容被广泛倡导,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着极端自私与恶俗的现象,所以非要借助宽容别人的自私,来给自己的自私寻找一种精神上的安慰。这才是这个先跑教师在宽容的名头下逐渐拥有越来越多的粉丝的根本原因。在这个意义上,我先前担心这些粉丝们呼吁宽容的言行有被利用的危险,似乎有些过虑了,因为很可能他们是利用对宽容的呼吁来给自私寻找一次正名的机会吧了。尽管如此,我仍然希望把宽容看作一个道德事件,期待我们都能够在坚定的善恶与是非的前提下,给宽容赋予丰富的道德内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32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