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假如我是真的

更新时间:2008-06-17 10:50:33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你不要这样!你不是认识海东农场的郑场长?你去说一声嘛,打个电话也行!

  孙局长 你怎么能叫爸爸做这种事?我是国家干部,能做这种不符合原则的事吗?

  周明华 娟娟,算了,那就不要给孙伯伯为难了!

  娟 娟 他在搭架子!好!(把周明华手中的那盆衣服端过来塞到孙局长手中)这些衣服你去洗!人家这两天帮我们干了那么多事,就算白干了?!

  孙局长 你……你!好好好,先不说,先不说!(将娟娟拉到一边)待会儿我要请客,北京人爱吃馒头,你替我买些馒头来。

  娟 娟 跑那么远,我才不去!

  孙局长 有车子!

  娟 娟 我要看书!

  周明华 娟娟,什么事?

  娟 娟 叫我买馒头!

  周明华 孙伯伯,不用买了,我会做。

  孙局长 哦?那好,那好。你到厨房里去做吧,可中午以前要做好喔!

  周明华 嗯。

  娟 娟 明华,你真好!

   【周明华从右边一个门下。

  娟 娟 爸爸真坏,别人给你帮忙,你就不给别人帮忙?!

  孙局长 娟娟,你以后在外人面前,说话要注意点影响。

  娟 娟 我说的都是实话嘛!

  孙局长 那也要看在什么场合说嘛!

  娟 娟 说真话还要看场合?那说假话呢!

  孙局长 谁说假话了?

  娟 娟 你,我天天听你说假话!

  孙局长 你!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等你妈妈回来,叫你妈妈好好管管你!

  娟 娟 我才不怕妈妈,你倒最怕妈妈!

  孙局长 咳,你,你!我对你真没办法,真没办法!

   【孙局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从左边一个门下。

   【娟娟坐在沙发上看书。

  娟 娟 明华,你在干啥?

   【周明华声:“揉面粉!”

  娟 娟 出来陪陪我吧!

   【周明华端一脸盆面粉上。

  娟 娟 明华,我妈不在家,什么事都靠你了!

  周明华 没什么,只要你跟你爸爸能把我男朋友从农场调上来,我什么事都愿意帮你们家做!

  娟 娟 你放心,我爸爸是假正经,这一阵子他正在忙我的事,等忙完了,我再跟他说说。

  周明华 你还有什么事?你不是早就调上来了?

  娟 娟 还有我爱人哩。他在东北,前几天我妈去了,带了我爸爸托人写的一封信,去找我爱人单位的头头,把我爱人调回来。

  周明华 有希望吗?

  娟 娟 反正有我爸爸。

  周明华 我真羡慕你!

  娟 娟 你男朋友也会调上来的。明华,你男朋友我还没有见过哩,他长得漂亮吗?

  周明华 (羞涩地)一般。

  娟 娟 你非常非常爱他?

  周明华 本来很爱他……

  娟 娟 本来?

  周明华 他刚到农场的时候,真好,有理想,又聪明,什么活一学就会,还会演戏。可是后来,我们那个农场越办越糟,有门路的人家走的走,跑的跑。前年,按政策他可以上调回城了,可是没想到让别人给挤掉了,他就变得非常消沉,后来又抽烟,又喝酒,越来越……

  娟 娟 那你现在不爱他了?

  周明华 不,他会变好的。

   【赵团长从走廊走进客厅。

  赵团长 娟娟!

  娟 娟 赵阿姨!

   【周明华下。

  赵团长 喏,给你送票来了!

  娟 娟 哦,太好了!

  赵团长 (拿出几张票)全都是外国的内部参考片。

  娟 娟 (接过票)还有多吗?

  赵团长 你好大胃口!我们团三百多人,每部片子只来了十张票。每次票子发下来都得抓阄,闹得不可开交,我每样给你两张,你还不知足?

  娟 娟 赵阿姨,谢谢你!

  赵团长 你爸爸呢?

  娟 娟 在里屋。(叫)爸爸,赵阿姨来了!

   【娟娟下。

   【孙局长从左边一个门上。

  孙局长 (冷淡地)咦?你怎么今天来了?

  赵团长 你不是说,一个星期之后给北京来的那个小张回音吗?

  孙局长 (不悦地)你也关心这件事?

  赵团长 也想出把力嘛!谁都知道我是个热心人。(从手提包里取出“茅台酒”)这

   是我托人给你搞来的。

  孙局长 (惊喜,但随即又故作严肃状)你,你这是干什么!

  赵团长 我又不会喝酒,搁在家里有啥用。我知道你爱喝,就拿来了。

  孙局长 我可不喜欢人家这样!

  赵团长 是呀,要是别的酒,我就不拿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茅台,这是特制的,专门出口的,里面大概加了不少补品。

  孙局长 哦,特制的?不是一般的茅台?

  赵团长 可不?我是托了很多人,好不容易才搞到的。

  孙局长 那……那你就搁下吧!不过,不收钱我可不要!

  赵团长 你要给钱,我就拿回去!

  孙局长 (笑)你?好好好,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孙局长将“茅台酒”放进柜子里。

  赵团长 替小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孙局长 等他来了再说吧。

  赵团长 (试探地)娟娟的爱人从东北调回来了吧?

  孙局长 你别听娟娟胡说,我才不管这种事!

   【静场。

  赵团长 孙局长,我的房子问题……

  孙局长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也管不了呀!

  赵团长 你是局长!

  孙局长 你住得蛮好,干吗还要调大的呢?你是个党员干部嘛,要讲—点艰苦朴素嘛!

  赵团长 可跟我一同参加革命的,有人已经住上七十多平方了!

  孙局长 差别总是有的嘛!

  赵团长 孙局长……

  孙局长 要不你去找市委宣传部吧!

  赵团长 (拿出一份报告)我写了一份报告,想请你转给马部长。

  孙局长 马部长出国了。

  赵团长 先交给他秘书。

  孙局长 不行,我替你转送,就表明了我的态度。我看还是过一阵再说吧。

  赵团长 那小张的事不是也在办吗?

  孙局长 这是市委书记夫人亲自交办的。要是你的事也有上面点头,我也可以给你办。

  赵团长 孙局长……

   【电话铃响,孙局长欲去接,娟娟从右边一个门跑上。

  娟 娟 爸爸,我来!(接电话)对,对,好。(兴奋地对孙局长)爸爸,是妈妈从东北打来的长途电话。

  孙局长 别哇啦哇啦的,吵死了。(对赵团长)走,到里边去坐。

  赵团长 好,好!(慢腾腾地站起,突然故意地把脚一歪)哎哟!(顺势跌在沙发上)哎哟!

  孙局长 怎么了?

  赵团长 脚歪了一下!

  孙局长 真巧!

  娟 娟 要紧吗?

  赵团长 得揉一揉。

   【赵团长故意地在揉脚。

   【孙局长心急如焚。

  娟 娟 (继续接电话)妈妈!是我,我是娟娟!——什么?爸爸托人写的那封信发挥了很大作用?太好了!太好了!他们同意把他调回来了?!(兴奋地对孙局长)爸爸,你听见了没有,听见了没有?

  赵团长 孙局长,娟娟问你听见没有?

  孙局长 挂上,挂上!

  娟 娟 (继续接电话)好,好。(挂上电话,对孙局长)妈妈说,那边同意放了,叫你赶快把这边的调令搞到手,尽快寄去。

  孙局长 你的事我不管,你们的事我都不管!

  娟 娟 你不管?哼!

   【娟娟从右边一个门下。

   【孙局长气得欲从左边门下。

   【外边传来小汽车的喇叭声。

  孙局长 (转身对赵团长,催促地)你还有什么事吗?

  赵团长 (故作痛苦状)哎哟,我这脚!

   【孙局长从通往走廊的门下。

   【少顷,孙局长和张小理同上。张小理提着一篮水果。

  张小理 孙伯伯,这篮水果是钱阿姨叫我带来送你的。

  孙局长 哦!回去替我谢谢钱处长!

  张小理 小意思,还谢什么!

  赵团长 小张!

  张小理 赵阿姨,您也在这儿?

  赵团长 来,坐,坐。

   【张小理坐在沙发上。

  孙局长 (递烟给张小理)抽烟!

  张小理 不!(掏出一包“三五牌”,香烟)抽这个!

   【张小理递烟给孙局长和赵团长。

  赵团长 你是坐小车来的吧?

  张小理 嗯,吴书记的车。

  赵团长 哦?吴书记的车?

  张小理 吴伯伯到黄山开会去了,我头一天晚上到他家,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了。所以钱阿姨就把他的小轿车让我用了。

  孙局长 那你还没见到吴书记?

  张小理 他还不知道我来哩。

  赵团长 钱阿姨对你不错吧?

  张小理 她没孩子,就把我当成她自己的孩子一样。孙伯伯,钱阿姨叫我问你,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孙局长 (为难地)这件事不好办呀!

  张小理 (注意地)怎么了?

  孙局长 昨天我到郑场长家里去了。他说,前一阶段上调和顶替的事搞得太乱,市委批评了。眼下正在整顿,暂时停止办理这类事情。

  赵团长 打官腔!

  张小理 你有没有跟他说,抽调李小璋是特殊情况,而且是市委书记夫人亲自交办的?

  孙局长 说了,没用。郑场长说,是吴书记自己下的命令关的门,要是再想把门打开,不论前门后门都得要有吴书记亲自写的条子。

  张小理 非得要有吴书记的条子?

  孙局长 他怕口说无凭,以后查起来麻烦。

  张小理 (生气地)难道市委书记的夫人说话就不顶用?嗯?好,我找钱阿姨去!

  孙局长 小张,你等一等!

  张小理 我已经等了一个礼拜了!

  孙局长 可没吴书记的条子,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啊!

  赵团长 我听钱大姐说,吴书记的原则性可强呐,就怕他不肯开条子。

  孙局长 就是啊!

  张小理 赵阿姨,你说这事怎么办?

   【静场。

  赵团长 (思索)看起来非得把你爸爸抬出来!

  张小理 怎么?

  赵团长 你就对吴书记说,李小璋跟你爸爸有特殊关系。

  张小理 什么关系?

  赵团长 (突发奇想)救过你爸爸!

  张小理 救过我爸爸?

  赵团长 对!(边说边想,越说越兴奋)你就说,“文化大革命”初期,李小璋到北京串连。嗯,正好看到你爸爸在挨斗,李小璋就救了你爸爸,把他藏了起来。嗯,藏了好几个月。你爸爸落实了政策重新工作以后,一直还记住这件事,非常感激他,所以这次就特地叫你来,请吴书记帮助解决李小璋上调这件事。吴书记一听是受你爸爸之托,而且李小璋又保护过你爸爸,说不定就会开条子。(得意地)怎么样?

  张小理 (连连点头)孙伯伯,你说呢?

  孙局长 嗯,不妨试试,不妨试试。.

  张小理 好!赵阿姨,谢谢你给我想了个好办法!我一定让吴书记开条子!

  孙局长 那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饭店的服务员拎着装满菜肴的盒担上。

  孙局长 搁这儿!

   【服务员把菜端出摆好,然后下。

  孙局长 也没什么招待,小张,就在这儿随便吃一点吧。我去看看馒头好没好。你们坐。

   【孙局长从右边门下。

  赵团长 可惜我家房子太小,要不也一定请你到我家吃顿便饭。

  张小理 赵阿姨家有多少平方?

  赵团长 咳,别提了,小得很,三个人就住五十多平方。打了个报告,想换大一点的,可就怕领导同志忙,顾不上。嗯,小张,你帮我把报告交给马部长……哦,不,交给吴书记,行吗?顺便再帮我说说,只要吴书记一句话就行了。

  张小理 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赵团长 (把报告给张小理)那真感谢你了!

  张小理 我还要感谢你哩!

   【孙局长从右边门上。

  孙局长 馒头马上就好!坐,坐!

  赵团长 孙局长,失陪了!

  张小理 怎么,你要走?

  赵团长 脚不痛了,还不走干吗?

  孙局长 那就不留你了!

  赵团长 再见!再见!

   【赵团长从通往走廊的门下。

  孙局长 小张,赵团长向你提出过什么要求吧?

  张小理 小事一桩。帮他递送一份报告,解决房子问题。

  孙局长 小张,你是干部子弟,要注意自己的影响。他们不通过组织,随随便便向你提要求,你可不能答应他们!

  张小理 没什么关系,能帮忙我总是帮忙。

  孙局长 (惊喜)哦?真的?

  张小理 对,孙伯伯,我能帮你做什么,你也尽管说!

  孙局长 这……(欲言又止)不不,这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张小理 说嘛,我又不是外人,怕什么?

  孙局长 嗯……我有个女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