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假如我是真的

更新时间:2008-06-17 10:50:33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墙壁上悬挂着《钦差大臣》的剧照;另一堵墙上张贴着《钦差大臣》的演出海报。

   幕启时,从剧场内传出观众热烈的掌声以及散场时的喧闹声。

   少顷,赵团长拉着张小理由通往前台的门走进贵宾休息室。

  赵团长 (热情地)来来来,进来休息休息。坐,坐,随便坐。我们剧场条件很差,比不上北京吧?

   【一个剧场工作人员端来两杯茶,给赵团长和张小理,然后下。

  赵团长 小张,戏怎么样?给我们提提意见吧!

  张小理 (由衷地)不错,不错,真是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戏!

  赵团长 提提意见嘛!

  张小理 真的,真的不错。哦,我要走了。

  赵团长 再多坐一会儿嘛!

  张小理 该回去了。

  赵团长 别走,别走,刚才我跟钱处长、孙局长都说了,他们也许要来见见你。

  张小理 (一惊)要来见我?

  赵团长 这会儿他们正在后台接见演员,一会儿就到这儿来。

  张小理 不不不,领导同志都很忙,我不打扰他们了!

   【张小理起身欲走,赵团长连忙热情地将他拉住。

   【剧场工作人员送来点心,然后下。

  赵团长 等一等嘛。来来来,吃点夜点心。(将点心拿到张小理面前)吃嘛,吃嘛,

   怎么不吃?吃嘛!

   【张小理只得坐下吃点心,但又有点坐立不安,心神不定。

  赵团长 北京天气还好吗?

  张小理 还好。下雪。

  赵团长 大热天还下雪?

  张小理 不,冬天下雪。全国都一样,都是冬天下雪。

  赵团长 对,对。你这次从北京来,是来出差?

  张小理 不,我最怕出差,麻烦死了。

  赵团长 来看朋友?

  张小理 对,看个朋友,

  赵团长 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张小理 (警惕地)不,没别的目的。今天来找你,也不过是为了看看戏嘛。

  赵团长 不,我是说,你除了看朋友,还有别的什么安排?

  张小理 没了。就想玩玩,看看戏。

  赵团长 看戏?票我有的是,哦,对了,(掏出一些票)这儿有几张内部电影票,有美国的,日本的,法国的,都是下个礼拜的,你统统拿去吧。

  张小理 (喜出望外)太好了!多少钱?

  赵团长 你从北京大老远的来,还收你的钱?

  张小理 那怎么行?

  赵团长 请你看几场戏,我还是请得起的嘛!

  张小理 (接过票)这怎么好意思?哦,对了。(从挎包里拿出“茅台酒”)我也没带什么东西,要不这个就请赵阿姨收下吧!

  赵团长 茅台酒?

  张小理 小意思。

  赵团长 我不太会喝酒。

  张小理 那就留着送人嘛。拿着吧。以后我要看戏,还得麻烦你哩!

  赵团长 (接过酒)这反倒叫我不好意思了。这酒是你在宾馆买的吧?

  张小理 不,宾馆才买不到哩。这是特制的,出口的。

  赵团长 哦?要比一般的茅台还高级?

  张小理 至少味道不大一样。

  赵团长 你爸爸常喝这种高级茅台?

  张小理 常喝,一个月至少三十瓶!

  赵团长 嗬!你爸爸是……

  张小理 你问我爸爸?

  赵团长 要保密的吧?

  张小理 不,对你不保密。

  赵团长 那是谁?

  张小理 你猜嘛,我姓张。

  赵团长 你爸爸是张劲夫?

   【张小理神秘地一笑,摇摇头。

  赵团长 张启龙?

   【张小理摇摇头。

  赵团长 张鼎丞?

   【张小理摇摇头。

  赵团长 要不……是张廷发同志?

   【张小理摇摇头。

  赵团长 哦,张闻天!不对,不对,他去世了。张……对了,张副总长,张才千!

   【张小理摇摇头。

  赵团长 那是谁……

  张小理 你猜嘛,反正我爸爸不会是张春桥。

  赵团长 那当然,那当然,这……是哪位高级干部呢?

  张小理 不,是一般干部。

  赵团长 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高级干部!(突然兴奋地)哦,肯定是……

  张小理 是谁?

  赵团长 是……(俯身向张小理耳语)对吗?

  张小理 你说呢?

  赵团长 肯定是,肯定是!

  张小理 (大笑)你说是,那就是吧!

  赵团长 (惊喜)啊?!真是他!哎呀呀,你有这样的好爸爸。你可真幸福!

  张小理 是呀,可惜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好爸爸。

  赵团长 这样一说,你爸爸不但是马部长的老上级,跟我们吴书记也比较熟。

  张小理 吴书记?

  赵团长 你不知道?市委吴书记。

  张小理 哦,市委的吴书记,我听我爸爸说过。

  赵团长 我听吴书记的爱人钱大姐说,五三年的夏天,吴书记到北京开会,到你们家看望过你爸爸。那时候你还在吃奶吧?吴书记还送给你爸爸一盆名贵的仙人掌。你爸爸看吴书记抽烟抽得凶,就送了他两条“三五牌”香烟。钱大姐说,吴书记跟你爸爸二十多年没见了。对了,我马上去告诉钱大姐,她要是知道是你来了,一定会高兴的。你等等。

   【赵团长从通往后台的门下。

   【张小理向赵团长下场的方向摇了摇头,然后从桌上的一包香烟中抽出一支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准备要溜。他轻轻地打开通往前台的门,正欲出去,但往外一望,又连忙缩了进来。

   【钱处长和孙局长上。

   【张小理大大方方地迎上前去。

  张小理 钱阿姨!

  钱处长 (一愣)你……

  张小理 我是马部长介绍来看戏的。

  钱处长 哦,听说了,听说了。赵团长呢?

  张小理 赵阿姨说是去找你了。

  钱处长 坐吧,坐吧!

  张小理 吴伯伯好吗?

  钱处长 还不错。

  张小理 抽烟还抽得那么凶吗?

  钱处长 (奇怪地)小鬼,你怎么知道的?

  张小理 我听我爸爸说的,我爸爸已经把烟戒了。他说,叫吴伯伯也少抽点。

  钱处长 (困惑地)你爸爸?哦,你爸爸好吗?

  张小理 好。就是工作太忙,也没空养花了。不过,吴伯伯五三年到北京开会的时候,送给我爸爸的那盆名贵的仙人掌,他倒一直很喜欢。

  钱处长 (惊喜万分)啊,你原来是……哎呀呀,你怎么不早说哩!怪不得连吴书记抽烟抽得凶你都知道!

   【孙局长询问地向钱处长凑过身去,钱处长向孙局长耳语。

  孙局长 (大吃一惊)哦?

   【孙局长连忙端坐在一旁。

  钱处长 太好了,太好了!来来来,过来过来!(将张小理拉到自己身旁坐下)你是老几了!

  张小理 五三年吴伯伯到北京的时候,我还在吃奶哩。

  钱处长 哦,那你是老五了!

  张小理 对,对,我是老五。

  钱处长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张小理 叫张小理,大小的小,理想的理,您随便叫好了,叫我的姓,就叫小张;叫我的名字,叫小理也可以。

   【赵团长从通往后台的门匆匆上。

  赵团长 钱大姐……哦,你们已经认识了?

  钱处长 怎么不认识?二十多年以前吴书记就跟他爸爸认识了,吴书记还抱过他哩!小赵,你知道他是谁的孩子?

  赵团长 知道,知道,还是我猜着的哩!

  钱处长 这还用猜,一看就知道了嘛!你看他跟他爸爸长得多像!

  孙局长 是呀,是呀,真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钱处长 小赵,他是我跟吴书记的客人,以后要请他多看看戏呀!

  张小理 钱阿姨,你们还有事哩,我要走了。

  钱处长 别急嘛!

  张小理 我明天一早还要坐飞机回北京去。

  钱处长 多玩些时候嘛!

  赵团长 你下个礼拜还要看几场内部电影哩,

  张小理 到时候我再坐飞机来看。钱阿姨,我下次来看你吧!

  钱处长 再坐一会儿,再坐一会儿。(将张小理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我还没跟你聊聊哩,你这次从北京来干什么的?

  赵团长 他是来看朋友的。

  钱处长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张小理 跟我一样,男的。

  赵团长 小张,你不要骗人喔!

  张小理 人,我是从来不骗的。

  钱处长 你朋友在哪儿呀?

  张小理 海东农场。

  钱处长 哦?还没调上来?

  赵团长 知道号码吗?

  张小理 知道!

   【张小理随便拨了个号码。

   【舞台的一侧出现了一架电话机和一个接电话的中年人。

  张小理 喂,南湖宾馆吗?

  中年人 什么?南湖宾馆?不,不,我们这是殡仪馆!

  张小理 (向钱处长点头,表示已经接通)我是102房间的张小理呀!

  中年人 你打错了,我们这儿是殡仪馆!

  张小理 哦,你是老管呀!老管同志,没别的事,今天晚上我不来住了。

  中年人 (自语)咦?我怎么姓管了?(对话筒)我姓李!

  张小理 哦!你说行李呀,没关系,我过几天来拿。

  中年人 (哭笑不得)咳(对话筒,发火)你是吃饱了还是怎么的?半夜三更寻开心?1

  张小理 信?没有我爸爸的信?电报呢?哦,也没有。

  中年人 (大叫)你大概是神经病!(“啪”的一声挂上电话。隐去)

  张小理 不客气,不客气。谢谢你,谢谢你呀!(挂上电话)服务态度可真好!

  赵团长 高级宾馆嘛!

  钱处长 (站起)小张,走吧!

  张小理 好。孙伯伯,一个礼拜之后听你的回音。

  孙局长 好的,好的。

   【张小理兴奋地用手拍了拍孙局长的肩膀,忽然,意识到自己假冒的身份,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尴尬地笑着。

  ——幕 落

  

  第 三 场

  

  一个星期之后的某日上午。

   孙局长家客厅,左右各有一门,分别通往卧室和厨房。中间有一门,通往走廊和院子。客厅内有彩色电视机、落地收音机,沙发、藤椅、桌几电话等物。

   幕启时,周明华赤着脚,卷起裤管,跪在地板上擦洗地板,显然已擦了很久。汗流如注。突然恶心想吐,但又拚命抑制住。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擦洗地板。孙局长从走廊走进客厅。

  孙局长 (不满地)哎呀呀,这是打蜡地板,怎么能用水洗?

   【周明华惊愕,不知所措。

  孙局长 今天我还要请客人来吃饭,你看你看,咳!算了,算了。

   【周明华提着拖把、铅桶,走进右边一个门,下。

   【娟娟拿着一本书,从另一个门上。

  娟 娟 爸爸,你回来了?

  孙局长 你刚起来?

  娟 娟 不,九点钟就醒了,我躺在床上看小说。

  孙局长 你真会享福!娟娟,妈妈不在家,你请了一个女佣人?

  娟 娟 没有。

  孙局长 那刚才这洗地板的?

  娟 娟 哦,她是我的同学。

  孙局长 同学?

  娟 娟 她可能干了,粗活细活样样行,你瞧(指身上穿的裙子)这是她昨天给我做的裙子,她说还要给我结毛线衣哩。

  孙局长 哦?我怎么从来没见她到我们家来过?

  娟 娟 她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的。

  孙局长 (讨厌地)我已经够忙的啦!

   【周明华两手捧着一大盆衣服上。

  娟 娟 明华,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爸爸。

  周明华 孙伯伯,你好!

  娟 娟 她姓周,叫周明华,去年从农场调上来的,分在纱厂当工人。

  孙局长 哦,刚才我还以为……(指周明华捧着的一盆衣服)放下吧,放下吧,让娟娟洗吧!

  娟 娟 哎呀,我哪儿洗得了这么多?!叫你买台洗衣机,你到现在也没买来,还是送到洗衣店去洗吧!

  周明华 (担心失去洗衣服的机会)不不,我来洗!

   【周明华捧着盆欲下。

  娟 娟 明华,你等等!爸爸!

  孙局长 什么事?

  娟 娟 明华有个男朋友在农场,已经认识好多年了,他们想结婚,可她父亲不同意,非要她男朋友从农场调上来才答应。爸爸,我看明华怪可怜的,你就帮她想想办法吧!

  孙局长 你是她的同学,你就去做做她爸爸的思想工作嘛。你对她爸爸说,他这种思想是不对的,在我们国家没有什么职位高低,任何工作,不论是在农场还是在工厂,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有前途的。

  娟 娟 你说得倒简单,你去说,现在谁还听这一套!

  孙局长 那就晚两年结婚嘛,我看她男朋友迟早会调上来的!

  周明华 孙伯伯,不能再迟了……

  孙局长 你年纪还轻,现在应该把精力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嘛!

  娟 娟 爸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