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寻找男子汉

更新时间:2008-06-17 10:48:15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点此下载:沙叶新:《寻找男子汉》(PDF版本,保留原文格式)

  

  沙叶新:阅世戏言(第三辑☆喜剧之二)

  (无场次话剧)

  

  【市内苏州河边,僻静的人行道。

   【舒欢漫不经心地在兜圈子。

  舒 欢 (自语)漫步街头,没任何目的,就这么走,走,不停地走,为的就是消磨时间。我习惯于走在路上思索。天上怎么没有鸟?好久没听到鸟叫了。地上有痰,恶心,罚款两角太少,罚十元,看还吐不吐!哦,走到这儿来了。苏州河。上海的河,干吗要叫苏州河?存心制造混乱。苏州有没有一条河叫上海河呢?建议市长改一改。不,要改的不是名字,而是……要改的太多了。刚才,两点整,走出家门,路过了……路过了小菜场。今天妈妈买菜,螃蟹二十五元一斤,是人吃螃蟹,还是螃蟹吃人?这事就得改。还路过电视大学辅导站。知识的拼搏,生命的拼搏。拚了两年,拼到了文凭,值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对吗?我至今没一两黄金,连一分钱也没有。颜如玉,男的,也没有。有没有路过人民广场?忘了。十八年前,扎着羊角辫,穿着旧军装,背着行李,唱着语录歌,从广场中心出发,步行到江西老根据地插队。小学刚毕业,伟大的革命豪情。《今夜有暴风雪》拍得真不错。我像里边的谁?这个电视片是拥护上山下乡,还是反对上山下乡?说不清。还是说不清好。肯定路过了南京路。西装,香水,蝙蝠衫,珍珠美容霜,金项链,三洋,丰田……人挤人,繁华。全世界都知道上海有条南京路,可有谁知道上海有个我呢?我!知道吗?!没人知道你,你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寂寞。无边无际的寂寞,深黑色的寂寞。黄仲则的诗,“悄立小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这会儿怎么走到这儿来了?什么路?上海地方真大,人生的路更长。也许还要走二十年,三十年,也许四十年。我能活到一百岁吗?光活得长没劲,要活得有价值,活得幸福,活得别人需要你,活得社会需要你。我今天怎么了?忧郁。淡淡的哀愁。想哭。想死吗?要跳苏州河吗?不,太脏,污染得厉害,我舍不得这身衣裳。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男 子 (关切地)同志,你……

  舒 欢 哦,没什么。

  男 子 别靠得太近,危险,过来一点。

  舒 欢 谢谢。

  男 子 需要我什么帮助吗?

  舒 欢 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

  男 子 你的气色不大好。

  舒 欢 ……会好的。

  男 子 再见!

  舒 欢 再见!

   【男子离去,远远地站在一边,仍然不放心地望着舒欢。

  舒 欢 (自语)以为我要自杀!为了什么?为了爱情?为了找个丈夫?笑话!我是生命的强者,决不轻易毁掉只属于我一次的生命。这个陌生的男子真好,“需要我什么帮助吗?”Can I help you?英语的语言习惯,是个有教养的人。“再见!”能再见吗?也许再也不见!哦,他还站在那儿!我……要不要过去?给他一个微笑,给他一个信号……

  【一个年轻的女子走到男子身边,似乎是在问他为何久等不至。男子指了指舒欢,显然是在解释。然后女子挽着男子的手臂,亲热地依偎着,离去。

   【舒欢望着这对幸福的男女,怅然若有所失。

  舒 欢 (自语)肥皂泡。水中月。镜中花。拜拜!“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电大中文系没白读,宋代词人晏几道的两句词。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江西临川人,生卒年月不详,大约生于1030年,卒于1106年。好,一百分。几点?北京时间11点11分27秒。该回家了。怎么对妈妈说?“见到了?”见到了。“为什么不请他来吃午饭?”开会。中国的会议最多,世界之最,要精简会议。可“他”的会非开不可,比联合国的安全理事会还重要,否则无法向妈妈交待。咳,回家吧,回家!

   【电车靠站的声音,以及售票员报站名和招呼乘客的声音。

   【舒欢上“车”,拉着“扶手”,在“人群”中挤动。

   【电车启动的声音。

  舒 欢 买票。

   【舒欢掏钱给“售票员”,然后接过“票”。

  舒 欢 (碰了一“乘客”,抱歉地)哦,对不起。

   【朱大姐拉着“扶手”从“人群”中挤到舒欢身边。

  朱大姐 舒欢!

  舒 欢 朱大姐,是你!

  朱大姐 星期天,去哪儿?

  舒 欢 逛马路。

  朱大姐 跟谁?

  舒 欢 跟我自己。

  朱大姐 还保密?星期天一个人逛马路?

  舒 欢 真的。

  朱大姐 舒欢,跟大姐说实话,你的问题到底怎么了?

  舒 欢 大姐,这儿不是说这个问题的地方。

  朱大姐 咳,还怕难为情!大龄青年的婚姻恋爱如今成了社会问题,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让全国人民都知道!

  舒 欢 (望了望周围的“乘客”)大姐,你轻一点。

  朱大姐 那你说实话,解决没有?

   【舒欢摇摇头。

  朱大姐 真的?

   【舒欢点点头。

  朱大姐 好,你这事我承包了。

  舒 欢 你承包?

  朱大姐 包你成功。

  舒 欢 要是不成功呢?

  朱大姐 扣我全年的奖金!

   【舒欢和朱大姐大笑,然后又意识到这是在“电车”上,便立即掩口止住笑声。

   【电车靠站的声音。

   【售票员报站名和招呼乘客上下车的声音。

  舒 欢 我到站了。再见!

  朱大姐 在家等着吧。三天之内,我一定帮你介绍一个!再见!

  舒 欢 再见!

   【舒欢下“车”。

   【电车启动声。电车远去声。

   【舒欢并不因为朱大姐答应为她介绍男友而显得商兴,她仍然没精打采,但也不是过分地情绪低落。她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有时突然倒退几步,有时又在原地兜圈子。

  舒 欢 (自语)三天之内,介绍一个,包你成功?奇迹,世界第八奇迹。西瓜也是包熟、包甜,注射了糖水。咳,女人一过二十五岁,好像谁都有权来问你:“有朋友了吗?怎么没有呀!该有了呀!加油呀!”加油?举重?赛跑?跳高?怎么加油?在马路上抢一个?恋爱是最隐蔽的个人私事,可在我们这儿似乎谁都乐意来过问你个人情感中的这一小块最不愿意公开的角落。父母过问,邻居过问,同事过问,同学过问,朋友过问,姐妹过问,父老兄弟过问。关心,无法拒绝。谁都有权关心,谁都有权评论。快到我家门前了。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家门前呢?单身姑娘门前呢?

   【张阿姨拎了菜篮走了过来。

  张阿姨 舒欢!

  舒 欢 张阿姨!

  张阿姨 哟,格漂亮!轧男朋友去了,是伐?

  舒 欢 没有。

  张阿姨 你妈说的,还赖?!

  舒 欢 哦,是的。

  张阿姨 这才对嘛。说给阿姨听听,轧了多少辰光了?碰了几次头?漂亮伐?几岁了?人长伐?几何长?做啥工作?工资大伐?爷娘还在伐?爷做啥?工人?干部?哦,知识分子,是伐?咳!谈到啥程度了?你家里来过伐?你妈中意伐?结婚家具买了伐?啥辰光办酒水?五一?十一?元旦?明年春节?酒水要早点订呀!越早越好。哦,顶要紧的忘记了问,男方家里有房子伐?有房子伐?有房子……张阿姨深深喘了一口气。

  舒 欢 阿姨,你累了,以后再说吧!

  张阿姨 好,好!

   【张阿姨离去。

   【李家妈抱着婴儿走过来。

  李家妈 舒欢!

  舒 欢 李家妈!

  李家妈 舒欢,你结婚了,是吗?

  舒 欢 (一惊)李家妈,没这回事!

  李家妈 人家说的。说你这一个月不在家,旅行结婚去了。

  舒 欢 不,是出差去了。

  李家妈 不骗我?

  舒 欢 我不会骗人。

  李家妈 那我可要劝你早点结婚。

  舒 欢 (不置可否,非常尴尬地)唔。

  李家妈 结婚晚了不好,你瞧我家二媳妇,三十二才结婚,头胎就难产。(指抱着的婴儿)瞧,瘦的。刚养下来只有三斤八两,还豁嘴,医生说长大一点才好缝。

  舒 欢 李家妈,外边有风,快抱孩子回家吧。

  李家妈 没关系。

  舒 欢 再见!

   【舒欢离开,在远处背对观众站着。

   【赵大妹走到李家妈身边。

  赵大妹 李家妈,舒欢连男朋友还没有哩,你怎么说人家旅行结婚了?真有趣。

  李家妈 哦,连男朋友还没有?

  赵大妹 找不着呗!

  李家妈 上海有那么多男的,怎么找不着?

  赵大妹 人家条件高。你别看舒欢人挺和气的,心可大着哩!喏,眼睛长在这儿,(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要不怎么拖到三十出头还找不到!

  李家妈 怎么!她三十出头了?!

  赵大妹 她自己说是二十八,我看她呀,至少三十二!

  李家妈 哦,那还不赶快找呀,别再挑剔了。

   【王家嫂走了过来。

  王家嫂 你们懂什么?人家不是挑剔,她是不想结婚!

  赵大妹 哦?为什么?

  王家嫂 咳,说起来怪可怜,她在江西插队落户,给生产队长糟踏过。

   众 啊?!

  王家嫂 受过刺激。

   众 哦!

   【陈大婶走了过来。

  陈大婶 你胡说什么?舒欢不结婚是有病!

  王家嫂 有病?什么病?

  陈大婶 (神秘地)妇女病,不能生孩子!

   众 哦……

   【又围过来四个年龄不一的男子,饶有兴趣地听着这四个长舌妇的议论。他们在舒欢背后指指点点,叽叽喳喳,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舒欢全身颤抖,两肩抽搐,双手抱头,然后突然转过身来,怒视着这四个妇女和四个男人,但他们早已隐遁了。

  舒 欢 (愤怒地自语)天哪!封建意识!低级趣味!人言可畏,把人逼疯,把人逼死!我现在理解了,阮玲玉为什么自杀。随地吐痰要罚款,随便向人泼污水呢?!

   【舒欢奔进自己家门。

   【舒母迎上前来,

  舒 欢 妈!

  舒 母 回来了?

  舒 欢 嗯。

   【沉默。

  舒 母 见着了?

  舒 欢 嗯。

  舒 母 怎么不约他来吃饭?

  舒 欢 (与舒母同时)开会。

  【沉默。

  舒 欢 妈,他真的开会。

  舒 母 我一直在跟着你,我也刚到家。

  舒 欢 妈……

   【沉默。

  舒 母 欢欢……妈妈不该这么做……

  舒 欢 不,妈妈……

  舒 母 往后,我不再逼你了……

  舒 欢 妈,你没逼我。

   【舒母哭泣。

  舒 欢 妈,你怎么了?

  舒 母 我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像没家似的。我心里……欢欢,今后别这样了,我……

  舒 欢 (扑在舒母怀里,大哭)妈……

  舒 母 (像哄小孩似的)欢欢,别哭了,别哭。哼,我家欢欢要相貌有相貌,要学问有学问,还怕找不到对象?别着急,还小哩,要找就找个称心如意的。对了,今天是星期天,走,妈陪你去看电影,里弄里推销的票子,听说好看极了!

  舒 欢 什么片子?

  舒 母 喜剧片,《姑娘今年二十八》。

  舒 欢 姑娘今年二十八?

  舒 母 对。(突然悟到了)啊?咳!这个电影,什么名字不好叫呀,偏叫这个名字,肯定不好看。算了,别看了。妈陪你……陪你……陪你到哪儿去玩呢?对了,就在家里待着,打扑克,怎么样?

  舒 欢 好。

   【舒母取出扑克,洗牌,发牌。

  舒 母 对,就这么陪你玩玩,高兴吗?

  舒 欢 高兴。

   【母女俩打牌。

  舒 欢 (自语)是谁陪谁玩呢?是妈妈陪我,还是我陪妈妈?她是要让我高兴,其实我是为了让她高兴。妈妈呀,妈妈,我非常感激你对我的爱,可女儿更需要的是另一种爱呀!

   【朱大姐兴冲冲地进来。

  朱大姐 找着了,找着了!

  舒 欢 朱大姐。

  舒 母 朱同志,找着什么了。

  朱大姐 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个(好)朋友。

  舒 母 朋友?

  朱大姐 伯母,我给舒欢找到一个朋友!

  舒 母 真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