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尊严

更新时间:2008-06-17 10:45:33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点此下载:沙叶新:《尊严》(PDF版本,保留原文格式)

  

  (话剧)

  编剧:沙叶新

  

  ※本剧纯属虚构,如与现实生活中的某人或某事有所相似,当是巧合。还因为艺术上的原因,本剧所涉及到的美国的司法制度、诉讼程序等等也不尽符合美国的现行情况;有些情节和人物如在排演时有所困难,也可删去,如剧中的陪审团以及狗等。特此声明。

  

  人物:

  金小雪 中国留美学生,儿童教育硕士

  余秀秀 护士,金小雪的女友

  爱德华 曼哈顿的银行家

  露意莎 爱德华的母亲

  女管家 墨西哥人

  汤 姆 金小雪的指定律师。

  齐总裁 TNT律师介绍中心总裁

  杜律师 律师

  约 翰 警察

  霍蒙德 爱德华的律师

  艾布特 爱德华的律师

  亚岱尔 爱德华的律师

  鲍威尔 医生

  法官A

  女法官B

  乔治•陈 法官

  芭芭拉 黑人女法官

  

  这是一出适合在小剧场里演出的话剧。

  整个剧场是法庭。演出区布置成法庭的审判区,有法官席、陪审席、原告席、被告席等;观众席当然就成了旁听席。以后随着剧情的变化,演出区的环境肯定会有所改变,可能是卧室,可能是客厅,可能是办公室,可能是咖啡馆。但不论剧情和环境有怎样变化,本编剧希望法庭这一形象在任何场景中都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开场时:

  法官席和陪审席上空无一人,此刻法官和陪审团的成员正在法庭后边的会议室里磋商。

  原告席上坐着原告金小雪,她靠在椅背上,仰望着天花板,两眼呆滞,惶忽而忧郁。在她的身旁坐着的是法庭为她指定的律师汤姆,他的肘关节支撑在桌面上,掌心扶着头,手指插在头发里,显得疲慵不堪。

  被告席上只有一人,他是被告爱德华的代理律师霍蒙德。他的屁股靠在桌子边,两腿交叉,两手抱在胸前,看了看手表,显得悠然自得。

  金小雪的女友余秀秀坐在旁听席里,爱德华的母亲露意莎坐在旁听席的另一边。此刻观众还不认识他们。他们和所有的旁听者一样都在等待着审理结果。

  电视台的华裔女记者从旁听席的过道走到原告席,对金小雪进行采访,后面跟着摄像和灯光。

  

   〔纽约初级法庭。

  女记者:金小姐……

   〔金小雪一惊,用手臂挡着灯光。

  汤 姆:对不起,金小姐身体不好。

  女记者:那……汤姆先生,可不可以请您谈一谈?

  汤 姆:我要说的刚才在法庭调查和辩论的时候都代表我的当事人说了。

  女记者:那您能不能对庭审结果作个预测?

  汤 姆:不用预测了,一会儿就知道了。

   〔女记者走向被告席。

  女记者:霍蒙德先生,您好!

  霍蒙德:您好!

  女记者:请问,您的当事人爱德华先生下次会出庭吗?

  霍蒙德:爱德华先生?

  女记者:是的,他下次会出庭吗?

  霍蒙德:还会有下次吗?

  女记者:您是说,这场官司初审就可以结束了?

  霍蒙德:这场官司根本就不应该开始!

  女记者: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您的话,您是说这场官司从一开始您的当事人就赢定了?

  霍蒙德:我想等会儿法官先生会给你一个不会让所有的人失望的答案,当然除原告之外。

   〔女记者走向旁听席,采访观众。采访对象可以任意选择,但暂时不要采访坐在观众席中的余秀秀、露意莎。所提的问题除了可以提一些和本案有关的问题,如:“你对这个案子了解吗?”、“你认为法庭会公正判决吗?”等等之外,还可以提些一般性的问题,如:“你打过官司吗?”、“你对司法的公正性怎么看?”等等。

   〔记者采访观众的时间长短,根据当时的气氛而定。如气氛热烈,可适当延长一些时间。

   〔法官A、审判员、书记员以及陪审团成员上场。

   〔全体(包括所有观众)起立。

   〔法官A等各就各位。

   〔全体坐下。

   〔法官A和陪审团的团长交换了一下眼色。

  法官A:本法官现在宣布庭审结果。

   〔金小雪、汤姆、霍蒙德从座位上站起。

  法官A:经过刚才法庭调查和控辩双方的辩论,又根据陪审团会议的一致意见,现本庭裁定:金小雪小姐状告爱德华先生故意伤害一案,由于证据不足,控告理由不充分,本庭裁定驳回金小雪小姐的起诉。

  金小雪:(神色恍忽,几乎是自语)不,不,不,不……我要上诉!我要上诉!

   〔金小雪一阵昏眩,瘫倒在地上。

   〔余秀秀从观众席中冲向原告席,扶起金小雪。

  余秀秀:(惊呼)小雪!

   〔记者连忙上前将摄像机镜头对着金小雪。

   〔突然,露意莎在座位上站起,大笑。

   〔摄像机和灯光又连忙对准露意莎。

   〔露意莎继续歇斯底里地大笑,这个笑声给人有恐怖之感。

  

   〔露意莎家的客厅。

   〔露意莎的笑声在继续。

   〔露意莎此时正在家中辞退女管家。

  露意莎:(大笑)管家小姐,你难不倒我。这是在美国,不是在你们墨西哥。我坦率地告诉你,你前天提出辞职,我昨天就在纽约10家报纸登了招聘广告,当天就收到几十个应聘电话,我已经挑选了一个,约好今天下午5点就来面试。(看表)哦,也许这会儿正在门外等着哩。这是你21天半的工资。我们两清了。

   〔女管家接过钱,数了数。

  露意莎:请马上离开!

  女管家:我不会多留一分钟。

   〔女管家拎起行李包转身离开,不小心将茶几上的玻璃杯碰翻在地,打碎了。

   〔露意莎狠狠地盯着女管家。

  女管家:对不起!

   〔女管家连忙放下行李包,拾起碎片,欲走。

  露意莎:等等!

   〔女管家意识到了,于是拿出一美元给露意莎。

  露意莎:1美元25美分。

   〔女管家又给了露意莎25美分的硬币。

  

   〔露意莎家的门内和门外。

   〔余秀秀和金小雪在门口等候,看表。

   〔金小雪看表。

  余秀秀:我说来早了吧。

   〔金小雪神情显得不安。

  余秀秀:你……不舒服?

  金小雪:有点紧张……

  余秀秀:紧张什么?

  金小雪:露意莎太太的儿子是银行家,很有钱。你看,这个地方,是纽约最富有人住的,我怕我……

  余秀秀:别怕,有我陪着你呢。

   〔女管家从露意莎家出来。

   〔露意莎在门内,透过猫眼在看外面。

  余秀秀:请问,这是露意莎太太家吧?

  女管家:是的。你们……来当管家?

   〔金小雪点点头。

  女管家:(笑)今年的第16个,祝你们好运!

   〔女管家离去。

   〔余秀秀和金小雪面面相觑,目送着女管家。

   〔露意莎继续透过门上的猫眼在看金小雪和余秀秀。

  金小雪:(看表)时间到了。

  余秀秀:按铃吧。

  金小雪:(欲按又止)你按。

  余秀秀:嗨!

   〔余秀秀走到门前,举手欲按门铃。

   〔一直站在门里边的露意莎还未等到余秀秀按门铃,就突然将门打开。

   〔金小雪和余秀秀一惊。

  露意莎:(看表)5点正。

  余秀秀:是露意莎太太吗?

  露意莎:是的。

  余秀秀:我们是来面试的。

  露意莎:我只需要一个管家,你们二位谁是的?

  金小雪:我。

  露意莎:(对金小雪)请进!

   〔金小雪进门。

   〔余秀秀跟进,被露意莎挡住。

  露意莎:你别!

  金小雪:露意莎太太,她是陪我来的。

  余秀秀:我是她的朋友。

  露意莎:我家不是会见朋友的地方,请等在外面!

  余秀秀:(气愤地一把将金小雪拉了出来)走!

   〔金小雪被余秀秀拉到门外。

   〔露意莎也不关门,就站在门边看着金小雪和余秀秀。

  金小雪:(为难地)怎么了?

  余秀秀:回去!

  金小雪:哦……现在这种管家的活很难找……秀秀,你先回去吧,好吗?

  余秀秀:(不满地)哼,当心给狼外婆吃了!

   〔余秀秀掉头就走。

  金小雪:秀秀!

   〔传来轿车的启动和远去的声音。

  露意莎:请进吧?

   〔金小雪转身向露意莎。

  

   〔露意莎家的客厅。

   〔金小雪随露意莎来到客厅。

   〔露意莎径直坐在一张高背椅上,却让金小雪站着。

   〔露意莎打量着金小雪,半晌都不说话。

   〔金小雪被她打量得很不自在。

  露意莎:(好像有些满意的样子)你叫……你叫什么名字了?

  金小雪:金小雪。

  露意莎:哦,是的。CHESHIRE……CHESHIRE?这是英国的地名。

  金小雪:不是CHESHIRE,是金小雪。

  露意莎:中国人的名字太难叫了,我可不打算为了聘用你而去学中文。

  金小雪:我有英文名字,叫ANGEL。

  露意莎:ANGEL?

  金小雪:是的。

  露意莎: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金小雪:我喜欢。

  露意莎:可对你不合适。

  金小雪:为什么?

  露意莎:ANGEL是天使,是守护神,是安琪儿,这是我们美国人的名字,你们中国人不能叫!

   〔金小雪愣住了。

  金小雪:不……

  露意莎:(不容争辩地)这样吧,我叫你时候就摇铃。

  金小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摇铃!

   〔露意莎拿起身边的铃铛摇了摇。

   〔一条贵妇犬听到铃声之后立即从不知什么地方跑了进来,跳在露意莎的怀里撒娇。

  露意莎:ABEL多可爱,我一摇铃她就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希望你也能这样。

  金小雪:(尽量克制地)我……我不是狗,我有名字。

  露意莎:狗比人听话,ABEL就从来不跟我顶嘴。

   〔金小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露意莎:我对你很满意,这很不容易,我真的很满意。(取出一张合同,也是不由分说地)签合同吧。

  金小雪:签合同?现在就签?

  露意莎:当然。

  金小雪:不……我……考虑一下……

  露意莎:你不愿意?

  金小雪: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是说,露意莎太太,您……您怎么不问我满意不满意?

  露意莎:有必要问吗?到我这样的人家,给我这样的人做管家,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你一个中国人,怎么会拒绝?我家就我一个人,儿子爱德华住在曼哈顿。家务事情很少,平时就是买菜烧饭、洗烫衣服、清扫房间这样一些简单事情。我给的工资很高,每个月2000美元,并且是现金,连税都不用缴,还包吃包住,你会不满意?

   〔露意莎说完之后又大笑,笑得仍旧让人害怕。

  露意莎:(把合同递给金小雪)喏!

   〔金小雪接过合同,心绪很乱,注意力不集中,翻来复去,看不进去。

  露意莎:怎么了?

  金小雪:哦,没什么……

  露意莎:那就签字吧。

   〔金小雪签字。

  露意莎:从现在起,你就开始上班了。

  金小雪:现在就上班?

  露意莎:合同自签订时起,立即生效,谁也不能违反合同。你的工资是从签订合同的时候开始计算的,你也应该是从现在开始上班。

  金小雪:我总得回去拿点东西。

  露意莎:等今天晚上我睡了,你下班之后再去拿。

   〔金小雪无言地点点头。

  露意莎:先参观一下我的家,熟悉一下环境。这是客厅。

  

   〔工人房。

   〔露意莎领金小雪进来。

  露意莎:这是你的房间。

  金小雪:谢谢!

  

   〔花园。

   〔露意莎领金小雪过来。

  露意莎:这是花园。那边的湖泊和小岛都是属于我的。

  金小雪:哦!

  

   〔厨房。

   〔露意莎领金小雪进来。

  露意莎:这是厨房。我每天5点半吃晚餐。我的晚餐很简单。一块牛排,一杯苹果汁,一个面包,一盘色拉就可以了。(看表)哦,5点半了。

  金小雪:现在要吃吗?

  露意莎:好吧。

  金小雪:我给您准备。

  露意莎:冰箱在那边。

  金小雪:您先坐下吧,一会儿就好。

   〔露意莎坐在餐桌边。

   〔金小雪打开冰箱,取出食物,为露意莎搅拌色拉、炸牛排。

   〔露意莎在看金小雪干活。

  露意莎:你好像很会做菜。

  金小雪:(边干活边答话)我在餐馆打过工,中餐馆、西餐馆都做过。

  露意莎:哦。来美国几年了?

  金小雪:两年。

  露意莎:在哪个大学?

  金小雪:纽约州立大学。

  露意莎:什么专业?

  金小雪:儿童教育。

  露意莎:儿童教育?

  金小雪:是的。

   〔金小雪给露意莎摆好餐具,将已搅拌好的色拉端到桌上,倒了一杯苹果汁,拿过面包,这一切都做得很麻利,很熟练。

  金小雪:您先吃起来。牛排一会儿就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