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都是因为那个屁

更新时间:2008-06-17 10:30:15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何鸿声:免贵,我姓何,是这里的科长。

  陈秘书:哦,这里是?

  何鸿声:这里是总务科和财务科合并之后的总财科。

  陈秘书:哦,那你就是总裁了!

  佘处长:陈秘书非常幽默,非常幽默,哈哈,哈哈,哈哈!

  陈秘书:老何同志,你在社会经济协调处工作多少年了?

  何鸿声:25年了,准确的说是25年1个月另7天半了。

  陈秘书:哦,老同志了。担任什么工作呀?

  何鸿声:总财科的副科长。

  陈秘书:你坐,坐。在算账?

  何鸿声:是科里的一些小账目。

  陈秘书:是不是小金库的账目呀?

  何鸿声:报告陈秘书,我们总财科和社会经济协调处所有科室一样,一向遵守财务制度,都没有小金库。

  陈秘书:哦,难得、难得,你这个副科长不错呀。

  何鸿声:不,不是我不错,是我们的佘处长领导的不错。他管的严格,管的科学,以身作则,勤政廉政,谁也不敢乱来。他还常常教导我们,要牢记我们是公务员,是公仆,要牢记我们社会经济协调处的职责和任务。

  陈秘书:好呀,好呀,那你说说社会经济协调处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呀?

  何鸿声:报告陈秘书,我们社会经济协调处的主要任务是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南,在市委十一届五中会议的精神引导下,在市委市政府、在秦书记和鲁市长的直接关怀下,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把正确的指导思想落实到具体政策措施上、落实到实际工作中,把各方面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调动起来,把全市的优势发挥出来,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确保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继续保证社会的和谐稳定,坚持用统筹兼顾的方法解决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问题,实现了经济和社会事业的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做好市委市政府的助手,当好书记和市长的参谋。

  陈秘书:嗯,好,很好,非常好!

  佘处长:何科长是个好同志,还有一年就要退休,刚刚提拔他当正科长。

  陈秘书:提拔的好,提拔的好!这样的好同志不提拔,提拔谁?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像他一样能忠诚党的事业的,能和中央和市委保持一致的,能积极靠拢领导和组织的好同志。

  何鸿声:我忘不了领导的培养,我绝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突然,陈秘书掩鼻,四处看,查找臭源。

  何鸿声:陈秘书……

  陈秘书:臭,怎么这么臭?

  何鸿声:我喷过清洁剂了!

  陈秘书:是放屁的臭味。

  佘处长:啊?(望着何鸿声)谁放的?还不快说!

  何鸿声:不是我……

  佘处长:你!

  陈秘书:受不了!

  【陈秘书连忙戴上口罩,离开办公室。

  佘处长:陈秘书,陈秘书!

  【佘处长连忙追出。

  【何鸿声惶恐不安,手足无措。

  【方红薇进来。

  方红薇:他们都走了?

  何鸿声:刚走。

  方红薇:怎么了?

  何鸿声:不知道。

  方红薇:出了什么事?

  何鸿声:陈秘书闻到一股臭味,说受不了,就走了……

  方红薇:什么臭味?

  何鸿声:屁。

  方红薇:屁?谁放的?

  何鸿声:不知道……

  方红薇:说呀!

  【佘处长气急败坏地上。

  佘处长:陈秘书……她……她走了!

  方红薇:为什么?

  佘处长:为了一个屁!

  方红薇:为了一个屁?

  佘处长:陈秘书说我们明明知道她最怕闻到臭味,还当她面放屁,这是对她极不尊重!

  方红薇:这屁是谁放的?

  佘处长:就我们三个人,老何说不是他放的,那不摆明着说是我放的?

  方红薇:那也可能是陈秘书自己放的。

  佘处长:陈秘书是领导,怎么会放屁?

  方红薇:那你也是领导呀,你不常放屁?唉,就是你放的,你也可以不承认呀。屁,这个东西,只闻其味,不见其形,看不见,摸不着,去无踪影,查无实据,你不承认,谁知道!

  佘处长:是呀、是呀,我真后悔,后悔呀!何鸿声同志呀,何鸿声同志,你当时为什么不,为什么不挺身而出呀!

  何鸿声:我挺身而出?

  佘处长:我是领导,是单位的第一把手,在接待市里领导干部视察的时候居然放屁,这会给市里领导留下什么印象,会给我们单位造成什么影响!何鸿声同志呀,何鸿声同志,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在这关键的时刻,你要敢于牺牲,可你怎么连这屁大的事,都不能为领导承担责任呢!我真看错了人,还提拔你当正科长!

  何鸿声:佘处长!

  佘处长:明天你到传达室报到去吧!

  何鸿声:啊!

  【何鸿声昏倒。

  方红薇:老何!

  ——第二场完

  

  第三场

  

  【一个月后的一个雨天,河边花园。

  【何鸿声头发已经花白了,他打着一把破雨伞在这个城市里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过很多僻静和喧闹的地方。他时而苦笑,时而独语,时而摇头,时而悲叹……

  【何鸿声来到河边花园。

  

  何鸿声:(边走边说)哈哈……巴望了一辈子,就巴望当个科长,当个正科级干部,然后光荣退休,也算对得起我这辛辛苦苦的一生了。谁想到,一个屁就把我坑了。俗话说,倒霉的人连放屁都砸了脚后跟。要是我的自己屁砸我自己的脚后跟,那活该,没的说!可这个屁不是我的屁,是佘处长的屁呀,是他的屁砸了我的脚后跟,还把我整个人都砸了,砸垮了,砸趴了。不但科长没当成,副科长也撤职了,一撸到底,到传达室看大门了!佘处长呀,佘处长,你真狠呀,翻脸不认人。你说我连屁大的事也不给领导承担责任,那你也不能为屁大的事断送我的前程呀!佘处长,你这么整我,整的是我一辈子的梦想,一辈子的心血呀……

  好,看门就看门吧,我认了,谁让我命苦呢?唉,又谁料想,在传达室看门竟然看出病来了。心里不痛快,憋着一肚子气,能不生病嘛!好,病就病吧,我又认了;可什么病不好生,偏偏让我生癌呢?唉,癌就癌吧,我也认了,可我是第一次生癌呀,总要客气一点、照顾一点吧?让我生癌就让我生个早期的吧,那我还有的救嘛;可不,偏偏生的是晚期,这不是要我命吗?医生说我还有一年好活,就一年,一年呀,快的很呀,就365天呀,一眨眼就过去了呀;明年的这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这了,就没有我何鸿声了……

  【何鸿声哭泣。

  何鸿声:天下没我这么老实顺从的人了,老老实实、勤勤恳恳,没什么野心呀,不就是想当一个科长吗?工作了几十年,当个科长不算过分吧?我一再的认命,再三的认命,可命呀,命呀,你怎么就从来不认我呀。多少人要做命运的主人,把你当奴仆;我没有吧?只想把你当朋友,和你相依为命吧?可命呀,命呀,你怎么总和我作对呀?我降职,你不帮帮我嘛?我生癌,你不救救我吗?命呀、命呀,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成为一个苦命的人呢?苦命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死吧,死吧,反正要死,早迟要死,与其一年之后受尽癌病折磨而死,还不如现在就痛痛快快的死!我无依无靠,无牵无挂;没爹没娘,没儿没女,连个老婆都没有。活着,世界上不会多我一个;死掉,人世间也不会少我一个。活着,没人给我一个笑容;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流一滴眼泪。在这个世界上,没一个人牵挂我,没一个人在意我,更没一个人钟爱我,我……我……我只钟爱一个人,可她……

  【何鸿声从怀里掏出一个旧皮夹子,取出一张方红薇的照片,这是一张从报纸上剪下的照片,他拿在手上呆呆地看着。

  【何鸿声在看照片的时候,把旧皮夹子随手扔身后。

  何鸿声:方红薇呀方红薇……对你我也许不该说爱,爱,太神圣,我不够资格,我是小人物,我只能说,我喜欢你,真心的喜欢。虽然我一个没用的人,但我是一个痴情的人。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讨厌我,我也看不起自己,讨厌自己呀,自惭形秽、百无一用!。但我敢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你的人。在陈秘书来视察的那天,我才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对你说了,我喜欢你……说了,终于我把闷在肚子十多年的话说出来了,我死也瞑目了。再见了,方红薇,再见了……

  【何鸿声把方红薇的照片放在贴身的衣袋里,然后脱掉鞋子,转过身去,面对河水,把脚放在河水里试试水温。

  何鸿声:水倒是暖的,在我离开人世的时候,在这个冰冷的世界,只有这河水还给了我一点温暖。谢谢你呀,河水……

  【何鸿声正准备跳河,突然听见脚步声,于是中止跳河。

  【阿强匆匆跑过来,无意间踏到了何鸿声扔掉的皮夹子,于是停下脚步,看到站在河边的何鸿声。

  阿强:大叔

  【何鸿声没回应。

  阿强:大叔!

  【何鸿声转过身呆呆地望着阿强。

  阿强:你的皮夹子!

  【何鸿声还是不说话。

  阿强:大叔,是你的皮夹子吗?

  【何鸿声看了地上的皮夹子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

  阿强:你不捡起来?

  【何鸿声不作声。

  阿强:捡起来吧,别人会拿走的。

  【何鸿声还是不置可否,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阿强捡起皮夹子,递给何鸿声。

  【何鸿声接过皮夹子,也不谢谢,然后背过身去,面对河水,等待阿强离去。

  【阿强看着何鸿声的背影,好像有什么想法。

  【何鸿声转过脸来,看到阿强没走,就向他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阿强在原地不动,好像有什么事要说。

  阿强:大叔……

  【何鸿声直愣愣地望着阿强。

  阿强:皮夹子里有钱嘛?

  【何鸿声点点头。

  阿强:能借我一点嘛?

  【何鸿声把皮夹子递给阿强。

  阿强:(接过皮夹子,打开看了看)我要不了这么多,只要二十块。

  【何鸿声做了个让阿强统统拿去的手势。

  阿强:不,真的要不了这么多。我有急事,忘了带钱,我女朋友要走了,我要坐出租车赶到她家见她一面。

  【何鸿声点点头。

  【阿强从皮夹子里拿了20元钱,然后把皮夹子还给何鸿声。

  阿强:大叔,喏,二十。你等在这儿,我一会儿就回来还你。谢谢!谢谢!

  【阿强匆匆地叫喊着出租车,跑下。

  【何鸿声把皮夹子又随手不经意的一扔,便又开始准备跳河。正要跳时,又有所迟疑。

  何鸿声:从来没跳过河,生平第一次。任何事,都是第一次最难。这次我跳成了,下次就不难了。跳吧,祝我成功!

  【何鸿声在岸边,半蹲着,甩动着双臂,正准备跳下时,突然市容监管员过来,看到地上的皮夹子。

  监管员:喂喂喂,喂喂喂!禁止钓鱼、洗澡、游泳!

  【何鸿声吓一跳,停止不动,僵立在河岸。

  监管员:听见没有?

  【何鸿声转过身来。

  监管员:(指地上的皮夹子)这是谁的?

  【何鸿声不吱声,低着头。

  监管员:你怎么不回答?

  何鸿声:什么?

  监管员:没听见?

  何鸿声:听见什么?

  监管员:这是谁的?皮夹子!

  【何鸿声指了指自己。

  监管员:你掉的?

  何鸿声:扔的。

  监管员:扔掉的?

  【何鸿声略微点了点头。

  监管员:不要了?

  【何鸿声点点头。

  监管员:捡起来!

  【何鸿声摇摇头。

  监管员:(大声地)听见没有,叫你捡起来!

  何鸿声:(吓了一跳)我不要了,你拿去吧。

  监管员:你当我是捡破烂的呀。看见没有(指自己的臂章),我是市容监管员,监管员!

  何鸿声:捡起来?

  监管员:谁扔掉的谁捡,还让我给你捡!

  【何鸿声走下河岸,捡起皮夹子,然后向河岸走去。

  监管员:等等!

  【何鸿声停下。

  何鸿声:捡起来了。

  监管员:没事了?嗯!

  【何鸿声不解地望着监管员。

  【监管员拿出罚款单,撕下一张给何鸿声。

  监管员:罚款!

  何鸿声:罚款?

  监管员:谁让你乱扔废物!

  何鸿声:不是废物,是皮夹子。

  监管员:为什么扔在地上?

  何鸿声:不要了。

  监管员:不要的东西不是废物吗?

  【何鸿声愣住了。

  监管员:故意扔掉的?

  【何鸿声点点头。。

  监管员:根据城市卫生管理条例第五款第七条第三补充规定,随地乱扔废物,罚款五元。扔在河里要罚八元。你有没有在河里乱仍东西?

  【何鸿声摇摇头。

  监管员:仍在地上五元!

  何鸿声:皮夹子是旧的,不是废物?

  监管员:你还用它吗?

  【何鸿声摇摇头。

  监管员:不用的东西不就是废物吗?人也一样,不用你了,让你靠边了,派不了你用处了,你不也是废物?

  【何鸿声点点头。

  监管员:拿来,五元钱!

  【何鸿声从皮夹子里拿出十元递给监管员。

  监管员:十块的?今天还没开张,没找的。

  【何鸿声摇摇头。

  监管员:不用找了?

  【何鸿声点点头。

  监管员:罚款还没见过你这么大方的。

  【何鸿声背过身去。

  监管员:等等,我们有规定,不能多收,不能乱罚,我找找看。

  【监管员在包里翻找零钱。

  监管员:还真没零钱……

  【何鸿声挥挥手,意思说算了。

  监管员:不,现在搞廉政建设,该罚发多少是多少,多罚你一元,你要是举报了,就要扣我十元奖金,我不上当。

  【监管员继续在衣袋里翻找零钱,翻出一些硬币。

  监管员:还真的没五元零钱!

  【何鸿声突然将手中的皮夹子又扔在地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