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都是因为那个屁

更新时间:2008-06-17 10:30:15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方红薇:他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正科长嘛。

  佘处长:可就怕来不及,鲁市长明天就来了。

  方红薇:有什么来不及?接待鲁市长视察,急如星火,就像打仗,人家火线入党,老何为什么就不可以火线提干?今天先提上去,以后再正式任命嘛!

  【期望地望着佘处长。

  佘处长:(思考着)好吧!(郑重地)何鸿声同志!

  何鸿声:(诚惶诚恐地)佘处长……

  佘处长:现在我宣布,任命你为社会经济协调处总裁科的总裁。

  何鸿声:什么?

  佘处长:哦,不,总裁科的正科级科长!

  何鸿声:(惊喜,感动)正科级科长!

  方红薇:还不赶快谢谢!

  何鸿声:(感动地)谢谢佘处长!谢谢佘处长!

  方红薇:还有我呢?

  何鸿声:哦,谢谢方主任,谢谢方主任。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方红薇:因为你感动了中国,中国也感动你一次。

  何鸿声:说的好,说的好!

  【三人继续在门口等待陈秘书。

  【佘处长的手机响。

  佘处长:(接听手机)对,是我,哦,老包呀。老包你好、你好!你说什么?是吗?(神色紧张)哦,哦……真的?怎么会这样呢?啊、啊、啊……

  【佘处长边接听手机,边退到后面无人处。下。

  【方红薇和何鸿声面面相觑。

  何鸿声:怎么了?

  方红薇:不知道又是谁双轨了。

  何鸿声:双轨?

  方红薇:是呀,否则佘处长会这么紧张吗?

  何鸿声:他紧张什么?

  方红薇:兔死狐悲。

  何鸿声:什么?佘处长他?

  方红薇:难说……

  【佘处长的声音:好的,老包,你多保重,好。好。老包你多保重呀。好,再见,再见。

  【佘处长上,关掉手机,情绪低落。

  【何鸿声见状,连忙从传达室里搬出一张椅子,放在佘处长身边。

  何鸿声:(殷勤地)佘处长累了吧?坐着歇一会儿!

  佘处长:(生硬地)坐在大门口,像什么样子!

  何鸿声:(搬起椅子)那你到传达室坐一会儿。

  佘处长:你说什么?

  何鸿声:我和方主任在门口等,你到传达室坐一会儿。

  佘处长:你让我到传达室坐?

  何鸿声:歇一会儿。

  佘处长:让我坐传达室?

  何鸿声:是呀。

  佘处长:(大声)你有什么权力!

  何鸿声:(不解)我……怕你累了……

  佘处长:(质问)传达室是我坐的吗?嗯?

  何鸿声:(惶恐)这……

  【方红薇把何鸿声拉到一边。

  方红薇:你呀!

  何鸿声:我是好心,请他到传达室坐坐。

  方红薇:有人受处分了,罢官了,才坐传达室。文化局的张副局长和交通局的刘处长,一个是男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都撤了职,都去传达室看大门了。

  何鸿声:哦……

  方红薇:现在是敏感时期,省里派人来反腐,这个时候你说让佘处长坐传达室,他怎么不心惊肉跳,不忌讳?

  何鸿声:(走到佘处长的身边)佘处长,刚才我说错了,对不起,我这张臭嘴,该打、该打!

  佘处长:去去去!

  【稍顷,起风,天色变暗。

  方红薇:(看天)要下雨了?

  何鸿声:(看天)这个天怎么说变就变呀!

  佘处长:你说什么?

  何鸿声:要下雨了,变天了。

  佘处长:下雨就下雨好了,说什么变天!

  何鸿声:这……

  【方红薇又连忙把何鸿声拉过来。

  方红薇:过来、过来!

  何鸿声:(委屈地)我说的是天气的天……

  方红薇:可他会联想呀。

  【下起小雨。

  【佘处长并未察觉,呆立在雨中。

  何鸿声:佘处长,下雨了!

  【佘处长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何鸿声:(走近佘处长)佘处长,你躲一躲吧?

  佘处长:(回过神来)什么?

  何鸿声:你躲一躲吧。

  佘处长:躲一躲?躲什么!光明正大,又没犯错误,躲什么!

  何鸿声:躲……躲雨,喏,躲雨。

  佘处长:(没来头的发火)不躲,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下刀子也要在这里站定脚跟!

  【何鸿声连忙退回到方红薇那里。

  何鸿声:(懊恼)我今天怎么了,怎么说怎么错!

  方红薇:不,是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怎么拍怎么错!

  何鸿声:肯定出了什么事,拿我出气。

  佘处长:(发现传达室门口的“社经处”的牌子)这三个字是谁写的?

  何鸿声:我。

  佘处长:什么意思?

  何鸿声:我们单位的名字。

  佘处长:怎么能这样写!

  何鸿声:前几天刮台风,砸坏了,这是临时的。

  佘处长:(发火)临时的也不能这么写,难听!

  何鸿声:(极为谨慎地)难听?

  佘处长:你不懂还是装糊涂?要写全名:社会经济协调处!

  何鸿声:社经处是简称,都这么叫。

  佘处长:别有用心的侮辱,至少也是很不严肃的调侃,难听!

  何鸿声:社经处, 不难听呀!

  方红薇:(哭笑不得)你就别解释了,叫你写全名你就写全名!

  何鸿声:是是是!

  【汽车声由远及近。

  佘处长:来了,来了!

  何鸿声:市政府的车!

  【下起小雨。

  佘处长:伞、伞、伞!

  【何鸿声连忙从传达室拿出三把伞,给佘处长和方红薇一人一把。

  【佘处长撑着伞连忙往前奔去。

  【何鸿声撑着伞紧跟在后面。

  【方红薇撑着伞站在原地不动。

  【传来寒暄声,欢迎声。

  【稍顷,陈秘书(戴着口罩)、佘处长、何鸿声鱼贯而出。

  【佘处长殷勤地给陈秘书撑伞遮雨,何鸿声殷勤地给佘处长撑伞遮雨。佘处长和何鸿声都对自己的上司亦步亦趋,一直在雨中走到大门口。

  【陈秘书拉下口罩的一边,露出鼻子,然后向四周嗅着。

  佘处长:陈秘书,你怎么了?

  陈秘书:鼻炎犯了。

  佘处长:哦。

  【佘处长向何鸿声耳语。

  【何鸿声点头。

  佘处长:陈秘书,请!

  【陈秘书随佘处长一行人走进大门。

  ——第一场完

  

  第二场

  

  【紧接前场。

  【社会经济协调处的总财科办公室。

  【何鸿声匆匆忙忙进来,在办公室东翻西找。

  【方红薇进来。

  

  方红薇:你在找什么?

  何鸿声:(边找边说)陈秘书有过敏性鼻炎,怕闻异味和臭味。佘处长让我赶快把陈秘书要走到的地方,都用空气清洁剂喷一喷。

  方红薇:佘处长真是马屁拍到马鼻子上了。陈秘书属马的。

  何鸿声:是吗?

  方红薇:陈秘书刚才接到市政府电话,说鲁市长明天不来了。

  何鸿声:那我们这一阵子不是白忙了!

  方红薇:不,市政府决定,今天就由陈秘书代替鲁市长视察。

  何鸿声:这怎么回事?

  方红薇:谁知道!

  何鸿声:由市长改为秘书视察,规格是不是降低了?

  方红薇:陈秘书是代替不是代表鲁市长来视察,可见她的行情看涨,要高升!

  何鸿声:那鲁市长……

  方红薇:官场上的事很难说。刚才佘处长在门口接到一个电话,就情绪反常,还拿你出气,都和官场上的风云变幻有关系。

  何鸿声:真莫名其妙,吓死我了。

  方红薇:活该,谁让你这么巴结他!

  何鸿声:(窘迫)没办法,他不是也在巴结陈秘书嘛,级别低总归巴结级别高的。

  方红薇:级别低,人格不能低。

  何鸿声:我是小人物,讲什么人格。

  方红薇:好了,好了!佘处长让我告诉你,明天请鲁市长吃的那顿酒席改在今天中午请陈秘书,再加两个黄金菜。

  何鸿声:用金粉做的菜?

  方红薇:是的,让你通知饭店。

  何鸿声:好,我一会儿就打电话。

  【何鸿声还在翻箱倒柜地找空气清洁剂。

  方红薇:清洁剂没找到?

  何鸿声:平时我们也不用,空气满好,根本什么污染。

  方红薇:上面来的人多了就污染了。

  何鸿声:这话我可不敢说。(继续找空气清洁剂)奇怪,藏在哪里了?

  方红薇:唉,要是东西也会拍马屁就好了。

  何鸿声:东西拍马屁?

  方红薇:那就不会藏起来找不到了。一听说是为领导服务,哪怕藏在深山老林,远在天涯海角,也会召之即来,那还会找不到?不用找就挺身而出了!

  何鸿声:(在抽屉里找到了空气清洁剂)找到了!

  【何鸿声给室内喷空气清洁剂,喷的很多。

  方红薇:停!

  何鸿声:怎么了?

  方红薇:好了,好了,再喷也是臭的。

  何鸿声:不臭呀,有香味的。

  方红薇:我是说人,人臭!

  何鸿声:谁臭?

  方红薇:所有的人,还有你!我也臭,都臭!

  【方红薇手机响。

  方红薇:(接听手机)是我,在老何这里。好,我马上来。遵命!(关掉手机)佘处长叫你在这里待命,陈秘书马上来。

  何鸿声:好。

  【方红薇离去。

  【何鸿声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闻了闻,又用空气清洁剂喷了一遍,这才放心。

  【何鸿声打电话。

  何鸿声:喂,是玉华饭店吗?我找徐经理。我是社会经济协调处的,对,老何。明天为鲁市长准备的宴席改在今天中午。对,改在今天中午一点左右。对,规格不变。还要加两道黄金菜。对,黄金菜。请你们把包间里的空气清洁一下,消消毒,除除味,要保证一点异味和臭味都没有。对。好,好。再见。

  【何鸿声挂上电话,坐在办公桌前坐下,取出算盘,正襟危坐,等待着。一会儿又看看门边,再转过身来,坐好,做认真算账的样子,准备接受视察。

  【方红薇进来,在门口看到何鸿声认真准备的样子,于是悄悄地走到他的背后。

  方红薇:老何!

  何鸿声:(触电似的立即站起)在!

  方红薇:还没来哩!

  何鸿声:吓我一跳!

  方红薇:陈秘书现在在研究室。佘处长让我告诉你,要你通知饭店在包间里喷点空气清洁剂。

  何鸿声:我已经通知他们了。

  方红薇:领导通知的,你照办了;领导还没通知的,也已经照办了,佘处长没把你提拔错呀。

  何鸿声:真的非常非常谢谢你!

  方红薇:谢过了。

  何鸿声:口头的不算,我要重谢。

  方红薇:还要重谢?

  何鸿声: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

  方红薇:我对你好?

  何鸿声:是的,你主动在佘处长面前为我说话,请他提拔我,你对我太好了!

  方红薇:你不要搞错,我对自己都不好,怎么可能对你好?我对谁都不好!

  何鸿声:你表面上对我不好,还常常讽刺挖苦我,我知道你那是对我好,你是恨铁不成钢,你是刀子嘴,菩萨心。

  方红薇:(做T字形暂停的手势)停!菩萨心?晕倒!我只有疑心、戒心、痛心、死心,就是没有菩萨心,有魔鬼心!

  何鸿声:不,你是好人,有好心,有善心,有良心,有热心,我看得出。

  方红薇:哈哈,你千万千万不要误会,不要以为我在佘处长面前说你几句好话,要他提拔你,就是对你好,就是有好心?你错了,大错特错!我是无聊,懂吗?是做戏,懂吗?是闹着玩、开玩笑!我一点都不对你好,我讨厌你还来不及哩!

  何鸿声:(震惊)讨厌我!

  方红薇:我说话直来直去。

  何鸿声:(痛苦)我不生气……

  方红薇:你生气我也要说。

  何鸿声:对我没一点好感?

  方红薇:没有,只是有点可怜你。

  何鸿声:怪不得……

  方红薇:怪不得什么?

  何鸿声:怪不得我对你……

  方红薇:你对我什么?

  何鸿声:对你好……

  方红薇:你对我好?

  何鸿声:你不觉得?

  方红薇:对不起,没感觉。

  何鸿声:(失望)那是你……你不注意。我在你眼里……什么也不是……连一粒灰尘都不是。可我一直对你……

  方红薇:一直对我什么?

  何鸿声:对你一直有好感……

  方红薇:哇,我受宠若惊!

  何鸿声:(诚恳地)真的有好感,真的有,真的有……

  方红薇:可惜我辜负了你一片心意,没发现呀。

  何鸿声:我胆小,自卑,不敢说,不敢表示,所以你一直不知道,这不怪你,今天……

  方红薇:今天怎么了?

  何鸿声:(诚恳地)今天我……我……

  方红薇:今天你提升正科长了,有胆量了?

  何鸿声:(语无伦次)不,不,我一直自惭形秽,今天……是很高兴,多少年,没这样高兴过,所以,所以,我……我才……我才有了一点勇气……对你……对你说……

  方红薇:(做T字形暂停手势)停!停!停!喂、喂、喂,你等等、你等等,你别说,别说,你不要乱说呀!

  何鸿声:好,不说,你心里知道就好了。

  方红薇: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根本不可能。

  何鸿声:我知道我不配你,是吗?

  方红薇:是的,是不配!你不配我,我也不配你。我们一丝一毫都不相配。不是我故意伤害你,我只是把话说绝了,说狠了,说死了,是为了免得今后闹出大笑话!

  何鸿声:我会努力配上你的……

  方红薇:你今天怎么了,不死心?你听好,我就是这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找你这样的人!

  何鸿声:为什么?

  方红薇:因为你不是男人!

  何鸿声:你说的对……

  【何鸿声伤心无语。

  【方红薇出去,下。

  【稍顷,传来何佘处长招呼的声音。

  【何鸿声立即进入“角色”,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算账。

  【佘处长和陈秘书进来。

  佘处长:(做亲切状)在忙呀?

  何鸿声:鲁市长……哦,不,陈秘书,您好!

  陈秘书:贵姓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