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岳健勇 陈漫:中国通货膨胀究竟因何而起?

更新时间:2008-06-15 15:09:33
作者: 岳健勇   陈漫  

  其背景是,入世后国内产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国际竞争压力,当局希望通过大型国企上市以补充资本金的传统办法,来提高这些国有企业的竞争力。国外金融资本进入中国股市进一步加强了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不仅带动了国内游资加入,还吸引了怀有种种复杂心态、渴望暴富的国人蜂拥入市。进入股市的资金量之大把市盈率很快推高到几倍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水平,股市泡沫迅速积聚。国外投资者在2007年几度在波段峰谷及时淡出,它们看中的并非中国股市的投资价值,而是人民币汇差和股市价差的双重财富效应。中国政府的机会主义政策指引刺激了股票市场浓厚的投机行为,造成了严重的股市泡沫,间接刺激了通胀的发展。

  综上分析,中国通货膨胀的起因相当复杂,中国加入世贸之后有关经济将加快发展的预期与政策调整是主要原因;而全球化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效应,如粮食危机和国企的生存压力,也从不同方面推动了通胀的发展。中央与地方行政分权的制度安排与垄断性央企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则在相当程度上抵销了中央政府化解通胀的宏观调控努力,以至于局部产业发展过热演变为全局性的通货膨胀。

  当前中国的通货膨胀与日本1980年代末的情形表面上很相像,但重大区别在于两国的国力不同。日本当时已经是高度工业化国家,这是日本能承受泡沫破灭后长达十余年经济衰退的国力基础;而中国的企业严重缺乏创新能力,产业升级遇到极大困难,因而无法通过“走出去”来缓解国内通胀带来的压力。即便是拥有技术优势的西方跨国公司,由于在华经营的成本优势受到通胀的侵蚀,也有意撤资。笔者曾以“无技术工业化”这一概念阐释中国产业发展状况:“无技术工业化意味着作为尚未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被牢牢锁定在国际分工的底层,它的表现形式就是中国对外资以及对海外出口市场的双重依赖”[11]。这种依赖与当前通胀之间存在某种因果关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通货膨胀将可能让中国失去出口和外资这两大经济发展推动力。一旦泡沫破灭,中国经济衰退的表现形式及其产生的社会政治后果,无疑将比当年的日本要严峻得多。

  

  【注释】

  [1]郎咸平,2008年1月12日在“中国房地产20年”年会上的演讲(中华金融网:www.folcn.com/news/caijingguancha/20080123)。

  [2]Thomas G. Rawski, “What’s Happening to China’s GDP Statistics?” Sept.12, 2001(www.pitt.edu/~tgrawski/papers2001/gdp912f.pdf); Lester Thurow, “A Chinese Century? Maybe It’s the Next One”. New York Times, Aug. 19, 2007. http://www.nytimes.com/2007/08/19/business/yourmoney/19view.html

  [3]朱镕基2002年3月在会见美国摩根·斯坦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时坦承:“如果(中国)不加入世贸,改革和经济增长都是不可能的”。Stephen Roach (from Beijing), “China: Straight Talk from Zhu”, March 27, 2002 (www.morganstanley.com/GEFdata/digests/20020327-wed.html)4 2003年.

  [4]2004年6月房地产业已明显过热,中央银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信贷业务管理的通知”(121号文件),以控制投资过热。这一措施激起了房地产商的强烈反对。7月,国内经济学界开始争论经济是否过热。温家宝在与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商务部、发改委等部门的经济学者座谈时表态:“我有主心骨,不会动摇”,“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重要的机遇期”。8月 31日,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18号文件),房地产界为之振奋,有“地产界教父”之称的任志强表示:“可见国务院的水平大大高于央行一头”。见报道“寻踪第五次宏观调控”,《中华工商时报》2004年5月25日。

  [5]例如,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省份如广东省,可供商业开发的土地已基本批租或拍卖完毕。

  [6]这里需要提到一个特殊情况,在房地产价格出现较大升幅后,许多与权力部门有密切关联的利益集团以各种名义和方式向其内部职工提供可观的购房补贴,使他们实际支付的购房成本不高于这一轮房地产涨价前的市场价格。房地产市场的火爆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由这部分特殊需求支撑的,目前尚难估计,但其提供的强大购买需求无疑助长了房地产市场的快速膨胀。

  [7]有关数据显示,地方政府每年从土地出让中取得的收入高达9,000多亿,约占同期全国地方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见“地方政府‘吃’地为生数十年收益一朝耗尽”,《南方都市报》2008年3月15日。

  [8]一位中央政府官员曾对笔者说起,随温出访的某大型央企领导人在其面前口出狂言,说:“在(中央)制定政策上,总理现在也得听咱们的。”

  [9]李昌平:“中国农民正在失去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南方周末》2008年1月16日。

  [10]占有全球90%市场份额的4大国际粮油交易商ADM、邦吉、嘉吉、路易·达孚,现已控制了国内85%的大豆加工能力,从而形成了从大豆原料进口、加工到成品(豆油)批发的完整产业链。外资的垄断竞争优势令国内豆农和加工厂无法与之抗衡,面临灭顶之灾。见“大豆沦陷”,《21世纪经济报道》 2006年12月15日(www.21cbh.com/Content.asp?NewsId=7432)。

  [11]岳健勇,“人民币升值背后的去工业化忧虑”,《凤凰周刊》2007年第18期,2007年6月25日。

  

  来源:当代中国研究 [2008年] [第1期(总第100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2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