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东陆:论一流大学

更新时间:2008-05-27 10:09:34
作者: 时东陆 (进入专栏)  

  University of Illinois - Urbana (1); University of Illinois – Chicago (2)

  University of Michigan (1);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2)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1); University of Pittsburg (2)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1); University of Georgia (2)

  Ohio State University (1);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2)

  Iowa State University (1); University of Iowa (2)

  University of Arizona (1);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2)

  University of Colorado (1);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2)

  Purdue University (1); Indiana University (2)

  University of Florida (1);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2)

  加州由于教育发达,人口众多,工业密集,所以众所周知的研究型州立大学林立(一共八所)。而一些人口稀少的州,一类研究型州立大学相对就少的多,比如Wyoming州仅仅一所 (University of Wyoming)。

  必须指出的是那些非研究型的,规模相对较小的州立大学在本科教育上并不亚于头几名州立一类研究型大学。有许多家庭往往还愿意把子女送到这些以本科教育为重点的州立大学。因为这些大学,师生比例小,侧重课堂教学,教授更为关注学生的个人成长。另外,美国许多公司和企业也十分认可这些本科教育的大学。所以在这些大学得到本科学位与研究型大学相比具有相似的竞争力。

  

  什么是一流学者?

  

  对于学者等级的评论在国际学术界似乎有些不够“政治正确。” 因为在国际学术界,我们无法把学者们按照学术水平分为各类等级。这首先是违反学术伦理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他热爱科学,投身学术,都是可敬佩的学者,没有一流与二流之分。然而,学术界也会有公认的“杰出学者” 的概念。这种杰出学者的概念一般是建立在对某人在学科贡献上的认可,以及同行们对他成就的欣赏。但是,世界学术界不会刻意的去把学者们分为不同的等级。

  如果刻意,我们也许可以找到“一流学者” 的基本特征。首先,最为简单化的定义显然是基于发表的论文。如果一个人可以在顶级杂志发表多篇文章,那么此人很可能是所谓的“一流学者。” 但是我们十分清楚,在世界学术界有许许多多的“一流学者” 并没有顶级杂志的文章,其中包括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由此,我们知道,发表顶级杂志文章不是“一流学者” 的唯一判据。美国有许多学者并没有在高影响因子的杂志里发表论文,但却是公认的“一流学者。” 那么“一流学者”真正的判据在哪里?

  笔者认为,真正的判据在于经过时间积累之后的信誉以及同行的认可。这种贡献,不见得是在<<自然>>发表的某篇论文,而是一个学术系统的建立。比如,某位学者在一个领域内有一系列杰出的工作发表。这种工作不仅原创和独特,而且十分系统。在领域内如果进行总结性的评论,一定会提到他的工作。那么这位学者可以认为是“一流学者。”

  由于同行对他的认可,每年在学会的年会上会定期的请他做特约报告,或者邀请他组织会议,并担任会议,分会的主席。领域内的主流杂志会邀请他做主编,编辑,或者编委。领域内如果有重要的工作出现,同行们和杂志编辑们会及时通知他,并参考他的意见。尤其一些突破性的工作送审顶级杂志时会由他做审评。他编辑的杂志和特刊会受到许多“一流学者” 的响应和支持。

  在世界范围内,很多人会知道他的工作。每当提起他的名字大家会自然的,容易的联想到他的杰出工作。他与领域内其他世界上的“一流学者” 有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仅仅是学术合作而且是私人交往。主流杂志的编辑会十分熟悉他的工作,风格,个性,因此对他抱有很好的各人印象和相当的信任。由此,他送交的文章,或者他推荐的文章会得到很大程度上的重视。

  显而易见,由于领域内对他的认可和重视,他会得到许多国际上的大奖和政府的资助。学术界也会给予各种头衔和地位,比如协会的会士以及美国科学院的院士。各个大学在审评提升教授时,会请他写推荐信。工业界会请他做咨询服务。他会不断地收到各学术机构作学术报告的邀请。

  当然,一个“一流学者” 的定义不仅仅单纯的来自学术水平。学术道德,伦理修养,学术品味,学术意识,口头表达,书写能力,个人风格等等都会构成学术界对他评价的标准。在学术界,“个人印象” 十分重要,而成为对其认可程度的主要方面之一。

  

  学派与风格

  

  我们知道美国有许多一流大学。但是无论是私立还是公立,它们都有自己完全不同的风格,以及对学术和高等教育各自的理解。这种不同的风格与理解会十分深刻地渗透于自己的教学与研究中,从而形成丰富多彩的美国大学体系。笔者以美国一流的芝加哥大学来描述这种十分独特的大学风格。

  芝加哥大学的建立与Newman, Humbold两个大学模型紧密相关。但是,在办校的历史上,芝加哥大学也曾经在两个模型之间发生了偏差。由于19世纪末的“美国大学运动,”芝加哥大学极端地偏重学术研究,而过为强调Humbold型大学建制。从而在很大的程度上弱化了Newman模型。在1920年代,许多教授认为本科教学是学术研究的负担。为了保证一流学术,应该尽量消减本科生。当时的研究生院长甚至希望全面取消本科生教育。但是,这种偏向很快得到纠正。芝加哥大学重温Newman模型,以他的著名篇章:“The Idea of a University” [4] 为基础,提出大学教育的目的应该是:“培养知性的力量 (Cultivating the general powers of the intellect) 。” 在一份1924年芝加哥大学的报告中这样写到大学教育的核心是 [7]:

  “The three types of power necessary to a proper adjustment of the individual to modern society: independence in thinking, aesthetic appreciation, and moral understanding。”

  正是由于芝加哥大学独特的理念,她很快就形成了自己的学术风格和多种学派。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Milton Friedman认为芝加哥大学是一个产生学派的温床 [8]:

  “‘Chicago’ designates not a city, not even a university, but a ‘school. ’. . . . th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is a particularly fertile breeding ground for ‘schools.’ 。”

  哈佛大学哲学教授William James更为生动地描述芝加哥大学的学派 [9]:

  “Did you ever hear of such a city or such a University? Here [at Harvard] we have thought but no school. At Yale a school but no thought. Chicago has both.”

  芝加哥大学教授,希腊经典学者Paul Shorey在1909年指出芝加哥大学的精神是 [10]:

  “recognizes diverse and even contradictory kinds of excellence. . . . And thence arises that indefinable sense of freedom which those who have long enjoyed it here miss bitterly when they go away. . .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is the freest place in the world . . . a place where a [person] may work out his own destiny and be the thing he will.”

  生物学教授Elaine Fuchs1999年在一次学校会议上说 [11]:

  “We are taught here to water and tend the seeds of imagination that rest within each of us,such th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has come to stand not for talking at students, but rather for traveling with students down the unknown paths to which questions point.”

  美国哲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Richard McKeon在1972年的校务会上这样说 [12]:

  “The genius of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derived from the conviction that the discovery of knowledge is inseparably related to the transmission of knowledge. The University has maintained a problem-oriented attitude in research, and it has tended to subordinate erudition and information to inquiry and to the questioning examination of positions and arguments in its teaching.”

  1999年的芝加哥大学教授手册上这样写到 [13]:

  “Chicago has developed a celebrated--some would say notorious--brand of academic civility. It is a place where one is always in principle allowed to pose the hardest question possible--of a student, a teacher, or a colleague--and feel entitled to expect gratitude rather than resentment for one's effort. ”

  芝加哥大学校长Donald N. Levine在2000年学校讲坛上讲到芝加哥大学师生的特点是 [14]:

  “Love of diversity, quest for individuality, zest for questioning, lavish freedom, electric intellectuality, concern for human welfare, openness to thoughtful change, disdain for respectability, breadth of discourse。”

  从以上的评论中我们很容易看出芝加哥大学的风格和特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95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