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峰:发烧是生病的“现象”,但不是生病的原因

——对一种流行的通胀理论的批判

更新时间:2008-05-20 21:31:09
作者: 刘峰  

  90%以上均以失败告终,该领域存在异常坚硬的壁垒,在这样畸形的交易条件下议论人民币兑美元的“真实汇率”“应该”是7﹕1还是5﹕1,根本是胡说八道;有人在真实汇率的“位”在哪里都不清楚就呼吁“一步到位”,正好比糊涂判官遇到糊涂案,简直是一塌糊涂。

  在当前局势下,我们应该跳过流动性是否过多、汇率是否合理这类思维障碍,直接关注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在那里?什么样的措施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这些利益?这才是我们思考问题应有的立足点。

  2. “流动性过剩”意味着钱太多。我们要问:谁的钱多了?怎么多出来的?这个问题也决不是无关紧要的。

  对主流经济学而言,这类问题或许根本不屑一顾,因为在他们眼里,货币量=消费量=需求量,而需求量直接决定了价格的高低;因此,欲解决通货膨胀就必须压抑需求量、亦即减少流动性。这类浅薄的理论早已被无数事实所证伪,却仍能大行其道,真真是个异数。

  社会需求分为两大类:生活消费需求和引致需求。必须注意:所有需求背后的动力都是人而不是货币:人出于生活需要才有了消费需求,为了赚钱才有了引致需求。因此,就消费者而言,他们的钱多了,意味着工资增加了或投资赚钱了,但这是价格变动的结果而不是价格变动的原因;另外,从我们对需求结构的分析可知,对不同阶层的人而言,收入增加对各类具体需求的作用是大不相同的,换句话说,其产生的影响一定是结构性的,而需求的结构性变动与通货膨胀无关。

  引致需求有一个重大特点:需求的增加总以更多的供给相伴随。今天对钢铁和橡胶的需求增加了,明天一定会出现更多的汽车供给;今天“投机份子”买了一万套商品房,明天就会有一万套出租物业向市场推出;对饲料需求的增加,必然伴随肉禽蛋供给的增加。因此,以打压需求的方式抑制通货膨胀,完全与我们的宏调目的相悖。压制了需求,价格固然会下降,但这块硬币的另一面却是:供给减少将推动价格上涨。

  一般而言,在高利润率领域通常意味着供给不足。对企业主和投资者而言(他们是引致需求的来源),银行利率本身的高低意义并不大,有意义的是利润率和利息率的比较,只要两者差额足够大,就会产生贷款需求。如果仅仅出于压抑通货膨胀的需要而人为抬高贷款利率,限制对于供给不足领域的资本投入,势将推动通货膨胀的恶化而不是相反。

  国际热钱大量涌入,应该是流动性泛滥的一个原因。但这类热钱进入中国,既不会用来消费大米或猪肉,也不会进入住宅或汽车的消费市场,热钱只会等在那里(不断调高的利率降低了其等待成本),一旦央行让人民币汇率升值“一步到位”后,它就会义无反顾地回老家去的。它们的存在与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其实没有瓜葛。由于中国政府自己给自己规定了无条件购买这些热钱的义务,热钱的大量涌入当然构成了问题。

  真正要命的货币增加方式是货币的赤字发行。当政府通过财政赤字购买军备、无限制地扩大社会福利,甚至在存在庞大赤字时还向国民大量退税,通货膨胀势不可免!由于当前世界结算体系的中枢在美国政府手中,美国人的这类政府赤字消费便通过货币渠道向世界各国、按其手中的美元储备的比例摊派掉了。中国由于有着世界最大比例的美元储备,承担的摊派自然就最多(具体分析可参阅“通货膨胀——现实、理论和政策(2)”)。这类强制性摊派也与中国国内流动性多少的问题无关。

  

  四、主流经济学的堕落

  

  前文提到,不建立世界货币制度,国际贸易将唯有采取易货贸易方式。退回到这种交易方式当然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尽管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了,但美元作为国际结算工具这种习惯仍然保留了下来,美联储至今仍然是事实上的世界货币制度中心。

  但这一制度的山大王色彩也是很明显的。首先,各国必须先拥有一定的美元储备(据说以相当于两个月的进口用汇量为安全线),美国有专门的民间机构为这些国家的“贸易安全”进行评级,美元储备低于安全线的国家将遭到惩罚(受到来自华尔街黑手的狙击)[2] 。为此,各国都以高额美元储备带来的安全感而自豪,如此也将获得较高的评级。据有关资料,目前世界各国美元储备合计在23万亿元左右。美元只需定期贬值1%(一个让人不易觉察的幅度),美国人就能每次白捡2,300亿美元的利益。美国是否是一个“负责任大国”,端的是干系重大。

  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让凯恩斯经济学崭露头角。实际上,凯恩斯理论逻辑上漏洞百出,实践上遗患无穷(这一点当然是在其后才暴露的)。凯恩斯主义的核心是通过扩大政府支出(赤字财政政策)来促进经济繁荣。当年美国政府显然是在病急乱投医的心境下接受凯恩斯主义的。但在这一政策实际实施以后,伴随而来的是随后持续二十多年的世界性经济繁荣。当这一“经济奇迹”被不恰当地归功于凯恩斯主义时,凯氏理论无可置疑地确立了主流地位,其理论的严重缺陷也被现实的繁荣和欢呼声所掩盖。

  我们知道,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生效后,标志着美元从地区货币晋身为世界货币,市场对美元的需求骤然大增,此时美国实行的赤字财政政策恰好逢迎了这一需要。这从两方面促进了美国乃至世界的经济迅猛发展:其一,世界货币制度的建立,极大地降低了国际贸易的交易成本;其次,美国政府持续的赤字财政开支是用世界各国的物质资源支付的,美国因此和世界一起享受了持续二十多年高繁荣、低通胀的巨大利益。正就好比今天向送子观音叩头许愿,来年竟然连续得到儿子一样,凯恩斯主义的偶像化几乎是必不可免的。

  但世界市场对美元的合理需求量是有限度的。可现实情况是,美元的赤字发行却完全无视这一限度,甚至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近三十年来也一直如此。其间虽然也数度出现危机,但美国政府依然通过巨额双赤字政策安渡难关,美国的经济实力不仅未被削弱,反倒有不断增强之势。面对天文数字的双赤字和外债,美国人也由最初的些许惊疑逐渐变得心安理得。美国政府决策人显然看透了其中的关键所在:首先,美国的双赤字是由世界各国买单的;其次,除非人们选择另一货币体系为世界货币,否则美元不可能被抛弃,因为退回到易货贸易是不可想象的。美国人只要把握时机,在世界各国在对美元失去耐心之前适时收手,以便在隔段时间再玩同样的把戏。

  当然,美国还必须进行安抚,让世界各国增强耐心。于是有两个权威性经济理论及时出现并流行开来:一个是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主义,另一个即所谓“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假说。前者告诉人们:通货膨胀的一切和最终原因都必须归结为货币太多;后一理论则针对人们关于美元为何竟然对各国货币发生持续性贬值这一疑问而发,断言:后进国家在追赶发达国家的过程中,其货币必然持续性升值。结论总归一句话:美元是我们的,但问题却只能是你们的。限于篇幅,本文不拟在此指出这两个理论的具体错误。仅从两个理论出现的时机及其针对性来看,不是很发人深省吗?

  不难看出,从凯恩斯主义开始,西方经济学已经逐步走向了堕落。无论人们如何经常和决定性地指出了其理论的荒谬,美国人都决然要维护其神圣性和崇高地位——过去如此、今天如此,将来也必如此。当我们的经济学家以虔诚的态度在象牙塔里钻研西方经济学的“科学”理论、并以获得美国人首肯而受宠若惊时,人们必须明白:读《本草》误,必有不得其死者;经济理论失误,则可能倾人家国、罪遗百代,敢不慎乎!

  

  ---------------

  [1]异地商品交易存在这样一种规律:运输费用加上商品本身的购买成本,必须低于销售地市场能够接受的价格,因此,在运输成本高昂的年代,远途贸易的对象只能是奢侈品,而当时的英国除了金银以外,没有任何商品能被大清的市场广泛接受。

  [2]2007年6月,IMF通过了《对成员国汇率政策双边监督决定》(美国财长保尔森称这可能是IMF在过去50年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有了这根皮鞭,只要国际组织认定你这个国家操纵汇率,就可以动用规则来鞭挞和制裁你。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88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