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铭葆:关于周恩来右臂受伤几则史料的考证

更新时间:2008-05-18 23:35:04
作者: 叶铭葆  

  

  “文革”期间的新闻纪录影片和报纸、画报的新闻图片中,经常有周恩来总理接见外宾的镜头,看得多了,就发现周总理的右手总是半握着拳,平端在胸腹前。当时以为这可能是总理的习惯姿势,没有想到是受伤所致。粉碎“四人帮”以后,有关总理的回忆文章发表了很多,有些文章披露了总理右臂受伤的内情。但是,各种说法相互矛盾,有必要加以分析考证,搞清楚事实真相。

  关于受伤的日期。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周恩来传》,指出“大约是1939年7月10日”。而成仿吾在《战火中的大学——从陕北公学到人民大学的回顾》(以下简称《战火中的大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2年出版)一书中则确定为7月11日。此外,还有“1939年夏季”(朱仲丽著《灿灿红叶》,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1月版);“7月初”(金凤著《邓颖超传》,人民出版社1994年5月版);以及“7月下旬”(怀恩编《周总理生平大事记》,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7月版,以下简称《大事记》)等多种说法。

  关于受伤当天的活动。一是到中央党校作报告。《周恩来传》、《大事记》、《邓颖超传》。《灿灿红叶》以及韩素音著《周恩来和他的世纪:1898——1998》(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2月版,以下简称“韩著”)均持此说。二是参加欢送华北联合大学(刚由陕北公学改名)师生上前线,中央举行的文艺晚会。《战火中的大学》持此说。

  关于受伤的细节。在时间上:一是去中央党校途中。《周恩来传》、《大事记》、《邓颖超传》、韩著持此说。二是从中央党校讲完课回住地途中。《灿灿红叶》持此说。一、二两说都指的是白天。三是去参加欢送晚会途中。应是晚饭以后。《战火中的大学》持此说。在原因上:一是坐骑受惊(《周恩来传》、《战火中的大学》);二是不幸坠马(《大事记》);三是马肚带断了(韩著);四是江青造成。《邓颖超传》指出江青骑马在前,忽然勒马,造成周恩来坐骑受惊;《灿灿红叶》指出江青骑马跟在后面,猛地从周恩来身旁飞奔而去,把周恩来的坐骑吓惊了。

  通过对以上几则史料的比较研究,我以为成仿吾的说法较为可信。成仿吾时任华北联合大学校长兼党团(党组)书记。他回忆说:“这时,罗迈(李维汉)同志已在延安担任中共中央干部教育部长。我们商量,请毛主席和中央书记处几位负责同志来给我们上前线的同志做报告。经我们联系,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博古同志,还有当时的王明,决定来给我们做报告。由于我们在延安逗留的时间短,不能请更多的负责同志来做报告了。中央政治局还决定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在陕北公学礼堂举行一个欢送晚会,在延安的中央政治局同志们出席,同我们上前线的师生员工见面欢送。”“做报告的先后次序是博古、王明、毛主席、周副主席。地点在延安桥儿沟天主堂。”“紧接毛主席讲话的二、三天以后,大约是七月十日,周恩来同志来做报告。那是下午,天很热,就请恩来同志在天主堂的礼拜堂里讲,礼拜堂里面和外面广场上都挤满了人。”“恩来同志报告结束时,全场喊起了‘欢迎周恩来同志唱歌’的口号,接着是雷一般的掌声。”“于是,恩来同志先振臂指挥大家唱了个黄自的《热血滔滔》歌,又指挥大家唱了个星海的《到敌人后方去》。在全场热烈的鼓掌声和欢笑声中,我们送走了恩来同志,他上马扬鞭而去。”

  “七月十一日的晚上,中央举行欢送晚会。可容八百人的陕北公学礼堂,人们挤坐得满满的。在延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差不多都来了,还来了中央各部门的许多负责同志。”“晚会开始,由党中央组织部李富春同志代表党中央致欢送词,由我代表上前线的师生致答词。然后由陕北公学剧团演出一些精彩的小剧目。”“节目开始了,但是周副主席还没有到。这时,忽然有一个警卫员匆匆忙忙跑进会场来,向毛主席报告,说:‘糟糕!周副主席的马滑下沟里,周副主席摔伤了右臂,正包扎中。’毛主席和中央同志们都很震惊,晚会只草草演了两个小节目就结束了。毛主席和中央的同志们去看周副主席去了。”

  “原来,周副主席从杨家岭骑马出发,到陕公礼堂来参加送别晚会,骑马过了延河,他的马突然受惊,跳了起来,恩来 同志没有防备,马滑摔下去,岸边是一个树根坑,还有嶙峋的大块乱石,恩来同志右臂摔撞在一块尖锐的岩石上,当时折断,骨头都露了出来,流血很多。后来,经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柯棣华大夫和巴素华大夫临时包扎,上了夹板。”“当年,恩来同志为送别我们而伤臂之后,我本来要马上去探望他,但因为要在第二天拂晓带队伍出发行军,当晚还有许多急事要处理,终于没有时间去看望他,后来只好在行军路上写了一封信,表示深切的慰问。”“几年后,当我们中有人问起:‘你那次为欢送我们联大上前线,伤了右臂,现在怎么样?’恩来同志高高举起右臂,哈哈的笑着说:‘你看,我这不是很好嘛!’”

  从史料提供者的身份看,成仿吾是当事人,且是级别较高的领导干部,虽然不在周恩来坠马受伤的现场,但当时的几项活动都是他亲自安排的,可以了解全面的情况。《周恩来传》、《邓颖超传》采用的是当时在场的警卫人员蒋泽民、王来音、刘九洲等人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回忆材料,对现场情况的描述应当是可信的,但由于他们是一般工作人员,对于日期和活动内容的记忆则不一定准确。

  从史料提供者的个人素质看,成仿吾曾和郭沫若等人组织“创造社”,是著名的文学家,对于细节的记忆能力要高于一般人。朱仲丽是王稼祥夫人,是一名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在延安时与江青接触较多,她回忆的江青驰马造成周恩来坠马受伤的细节,应当较为可信。但她不是当事人,对日期和活动内容的记忆则较为模糊。

  此外,相关史料也佐证了成仿吾说法的可靠性。据《周恩来传》,“当时替他(指周恩来——引者注)治疗的印度援华医疗队的巴苏大夫(即成仿吾所说的巴素华大夫——引者注),在日记中留下一段记载:‘一九三九年七月十日,晚上十点钟,王部长请我们陪他去看周恩来同志。周恩来同志意外地从马上摔下来,右肘的小臂下端骨折了。延安所有第一流的医生都来了,给伤口进行了X光透视和包扎。我们看到他正在用左手练习写字,因为他知道很长时间他将不能用右手写字。’”(原印度援华医疗队成员比 。库。巴苏大夫在华期间的日记,原名《中国之行》)日记提到“晚上十点钟”去为周恩来治伤,说明不会是白天受伤,否则不会拖到晚上十点钟。此记载可为成仿吾关于周恩来前往参加欢送晚会途中受伤作有力佐证。朱仲丽在《灿灿红叶》中回忆说:“毛泽东同志知道这一情况后,即刻去慰问周恩来同志,并且严厉批评了江青。”这一记载与成仿吾“晚会只草草演了两个小节目就结束了,毛主席和中央的同志们去看周副主席去了”的说法相吻合。

  综合以上的分析,可以作出以下几个判断:一、周恩来右臂受伤的日期应为1939年7月10日。巴苏大夫的日记《中国之行》中的记载,比起后来的回忆,更为可信。同时,成仿吾的回忆在日期上不是十分肯定。他说:“七月七日,正是神圣抗战两周年纪念的日子,毛泽东同志来给我们做报告了。”“紧接毛主席讲话的二、三天以后,大约是七月十日,周恩来同志来做报告。”如果是七月九日做报告,那么欢送晚会就应当是七月十日。二、周恩来是在前去参加中央举行的欢送晚会途中受伤,而不是去中央党校做报告。三、周恩来坠马受伤,直接原因是江青驰马造成周恩来坐骑受惊所致。

  本人在此还有一个疑问:成仿吾的回忆录《战火中的大学》1982年6月即已出版,书中对周恩来右臂受伤的前后经过叙之甚详,然而《周恩来传》的著者却并没有采用,是当时没有见到此书,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尚望知情者赐教。

  

  (2007年7月18日初稿,2008年2月18日改定)

  

  (作者单位:安徽省巢湖市政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87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