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中国通胀长期因素分析

更新时间:2008-04-25 22:53:11
作者: 王建 (进入专栏)  

  新全球化给中国带来了新的经济发展机遇,提升了中国的工业化速度,但同时也构成了从外部引发通胀的新的长期因素,因此一定要把通胀压制在3%以下才是健康发展的意识就得随时代的变迁而改变,如果既要享受新全球化的好处,又要把通胀率压到3%以下,就是要鱼与熊掌兼得,须知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要想得到新全球化的好处,就得忍受较高通胀率的痛苦,这就是为新全球化背景下保持较高经济增长率所必须支付的代价。

  第二,由于导致目前通胀的因素有许多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因素,用传统的办法应对就不会有效。例如在传统宏观经济理论中,对付通胀的主要宏观工具是提升利率,但是对国内而言,加息既不能增加土地供给,也不能抑制人口增长;对国际而言,加息也不能增加世界资源的供给,不能抑制国外金融市场的资本向期货进军,反而会引来更多国际热钱,导致更大的货币投放,用加息来对付通胀就必然会失效。自去年以来,央行6次加息,11次提升准备金率,物价水平却上升到了目前的8.7%,就是最好的证明。

  特别是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打击下,经济正在趋于衰退,对中国这样的高度依赖外需的国家来说,是抑制经济增长的重大因素,在这个背景下,更重要的是如何采取刺激措施,保住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不要过分下降,如果为了抑制通胀而继续加息,结果可能就是通胀没有压下来,经济增长却因内外因素而下来了,就可能因为政策操作问题而使中国经济陷入“滞胀”。

  如果加息不是好办法,抑制通胀也不能大量采用行政手段,因为通胀将会是一个长期现象,如果暂时使用了行政手段而通胀率还是降不下来,行政手段就可能被长期化,从而干扰市场信号,使中国市场化的改革进程发生倒退。

  第三,前面的分析说明,在四个长期通胀因素中,有3个是外部原因,因此如果到了通胀率已经比较严重,比如已经超过10%,开始对经济增长产生明显负面影响的时候,政府还是有必要采取压制通胀率继续提升的措施,重点就是如何割断外部传导通道。最好的方法应当是在进口环节采取减税和财政补贴措施,2007年中国关税和在进口环节征收的消费税、增值税合计共约7500亿元,约占当年进口总值的10%,这个比重已经不低,可以通过对这个比重的调节,以及对部分重要进口资源提供财政补贴来影响和控制国内物价水平。当然对减免进口税收和提供财政补贴的进口产品,就必须严格限制乃至禁止这些产品的出口。在进口环节干预物价水平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避免了对国内个别产品的价格干预,有利于保护国内市场机制的运行。

  第四,反通胀的重点应从抑制平均物价上涨水平,转移到重点保护中、低收入阶层上面。相应地,宏观调控工具的使用,也应从以利率政策为主转向财政补贴政策为主。

  如果通胀率会在长期内维持较高水平,保持经济增长和增加居民收入就是最好的反通胀措施,但是在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的背景下,不同收入水平的人对通胀率的感觉显然不同,承受能力更不同,如果动用国家财政资源压低平均物价水平,表面上看是保护了全体居民,实际上在国家财政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对中低收入人口的有效保护率就会降低。所以通胀率在10%以下水平的时候,国家就不应对总体物价水平进行过多干预,而应把重点放到对中低收入人口的保护方面。

  保护的办法,一个是对低收入人口加大转移支付力度,例如提高最低社会保障线,增加离退休职工的工资,以及对低收入人口提供物价补贴等,另一个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的征收线,这主要是针对中等收入人口的保护而言,例如象一些人所建议的,从目前的1600元提高到5000元。

  

  四、把繁荣中国股市作为中期内为反通胀筹措财政资金的主要渠道

  

  以上对反通胀长期措施的分析说明,除了在通胀特别严重时期应该在进口环节也采取抑制通胀的措施,在一般情况下,应主要是通过财政的转移支付功能,对中低收入人口实行补贴和减税,这就需要国家财政体制进行根本性改革,即从目前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收体制,向发达国家以所得税,特别是个人所得税为主的体制靠近。但是这个改革会涉及中国的许多深层次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就建成和完善,而正如前面所分析的情况,在未来3年中国的通胀形势会更加严峻,需要财政立即拿出大笔钱来。比如根据有关方面在年初测算,今年仅按5%的物价上涨率考虑,每个城镇居民平均每月受到的物价损失就有50元,但是以目前的物价上涨势头观察,全年的CPI水平可能会在8%以上,那么每个城镇居民受到的月均物价损失就会是80元。如果在目前的4亿城市人口中有30%需要政府给予物价补贴,补贴总额就要上千亿元,再考虑对部分农村低收入人口也给予物价补贴,恐怕就得在2000亿元以上。如果再考虑到提高个人所得税征收线所造成的减税,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必须对进口环节实施减税和补贴,政府为反通胀所拿出的财政资金就可能高达4、5千亿元,就可能超出了政府在中期内的财政负担能力。政府的财政资源除了依赖经济增长所增加的税收,庞大的国有资产也是一笔巨额财富,例如根据国资委的数据,到2006年末,仅重点国有企业的资产就高达16万亿元,如果能够拿出十分之一来在股市变现,已经够政府5年左右的反通胀支出,但前提是政府必须创造出保持股市持续繁荣的条件,所以中国股市的繁荣与中国政府在中期内的反通胀政策能否成功,就有了内在的因果联系。

  如何在新背景下采取正确的反通胀策略,是当前宏观调控的新课题,还需要深入探讨,以上我所提出的反通胀政策设想很可能不对或不全对,但只要站到了通胀是由于长期因素造成的这个出发点上,就不会南辕北辙,就能最终找到正确的道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5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