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兆勇:透视中国大部制改革

——闾丘露薇对话蒋兆勇

更新时间:2008-04-16 00:54:32
作者: 蒋兆勇 (进入专栏)  

  

  2008年03月05日 凤凰资讯台华闻大直播文字稿

  

  闾丘露薇:我们今天在北京演播室请来的嘉宾是北京的时事评论员蒋兆勇先生,你好。那么说大部制,我知道你是相当的关注。那么对于媒体来说,大部制这个问题也是相当关注,因为其实看看外面也好,或者内地的媒体也好,已经是有很大的报道,传说也很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阻力会很大。因为涉及的人太多,然后涉及的金钱太多,涉及的权力分配太多,那么对于这一点,您的观察来说,怎么样做可以避免这个冲突,或者说可以避免这个阻力能够顺利一点,能够小一点?

  

  透视中国大部制改革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我们这个政府改革的走向是一个走向法制政府,责任政府,透明的政府,我还要将一个词,就是回应性的政府。因为中国这个社会,实际上也是有限的政府,我理解的大部制应该小权力,而不是大权力。所以说在中国这个社会现在的变化,就是你看像网络上的民主,网络上的政治是非常厉害,我看是全世界最厉害的,网民逐步的开始越来越监督政府。

  闾丘露薇:那您的意思就是说,在大部制这样一个改革当中,就是说因为这个信息的流通和过往的形式已经不一样了,和过去的五次改革是不一样,另外就是说这个政府和民间的这个一个互动是不是很重要?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对,现在就是这个大部制,11号公布15号通过。

  闾丘露薇:表决数。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表决,对,现在大家不知道里头真正的信息,以前很多人士消息都有提前放出来的,这次里头的内容不知道,其实,政治的过程,它是一个必须要沟通的过程,它也是一个认同的过程。通过不停的公众的参与的讨论,它的民意的基础就不一样。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就是越是有民意的这种沟通互动,越能得到老百姓的知道。这个阻力,你阻力内部分毕竟是小的一部分。

  闾丘露薇:你觉得好像这个民意的力量很大,阻力可能毕竟是小的一部分,但是有很多的这个观察和分析就担心,利益集团,既得利益集团的这个影响力是相当大的,他们会不会造成一个比较大的这样一个阻力?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现在为了社会的稳定,政治的稳定,不可能就是说,政治学里头有一个词叫俘获国家,一个利益集团,它再强大,它不可能俘获国家的公共政策,这么几年你看,这几年你看公共政策的调整,都是偏弱势的,对他们的照顾,做了很多的事情。不可能一个国家的公共政策被极少数的人给控制,你相信好了。

  闾丘露薇:讲到对这个弱势群体的这样一个关注,那么当然也非常关注明天马上要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那么今天我们也是走到街头去采访了一些普通的民众,尤其是一些弱势群体,来看看他们对政府工作报告有什么样的期待?

  

  民众期待政府减轻民生负担

  

  解说:在前门的这个墙角下,住着这样几个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在这里做了好几年的邻居,他们平时依靠捡破烂为生,虽然没有广播电视,但是他们知道开两会了,因为这些天,他们不能够到广场去卖小旗子赚钱了。其中一个告诉我们,不愿意回老家,是因为在农村山区,挣的钱比这样的生活还要少,他有三个孩子要上学,对于这次的两会,最大的心愿是政府有措施,真正的减轻农村学杂费的负担。

  河南农民王先生:什么免学费,只是说起来免费,其实有种种的学杂费。

  记者:一年要花多少钱?

  河南农民王先生:一年孩子在学校就得一千多块钱吧,一个孩子。

  解说:有的还说,民众最关心的是经济民生问题,特别是如何抑制物价的上升,马上就要到美国出任市行副行长的林毅夫就认为,加息是比较灵活的做法。

  全国人大代表林毅夫:现在物价还是比较高嘛,那么如果不加息的话,利率就会变成负利率,那么这是不利于宏观调控的。如果是国际这些投机家的话,他一方面是投机你人民币的升值,二方面可能是投机你的资本市场,还有房地产市场。那么加息的话,是有利于稳定资本市场跟房地产市场的价格。

  解说:凤凰卫视,吕丘露薇北京报道。

  闾丘露薇:那么说到这个民众最关注的问题,凤凰网华闻大直播也举行一个网上的投票,我们来看看今天的这样一个投票的结果,来看看凤凰网的网民,大家最关心的是哪些,可以看到排在第一位的大家最关心的当然是如何抑制物价的问题。那么排在第二位的是房价问题,第三位是医疗保障,第四位的大家最关心的当然是反腐清廉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说到民众弱势群体,大家关注的这些,其实我跟这些民众,我们跟他聊天,你会发现政府会有很多很好的政策,但是到老百姓的身上,他会发现没有体现到他们的身上,其实这一点是不是也跟这个行政体制改革有很直接的这样一个关联,如果改革的好,走得好,走得快的话,相信对民众会有更直接的的好处。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现在这方面的民生方面是做了非常多的事情,最近这几年应该还是做的非常好的,但是这个老百姓的,现在这个体会,生存的感觉是比较艰难,其实这个1988年7月份,还是9月份,那个时候通货膨胀指数很高的,19%点几,比现在还高呢,但是那个时候的生存感觉不一样,现在因为房价很高,然后肉比较贵,然后看病比较贵,他的不确定感,他就比较强烈。

  再有一个就是国家这个公共服务这部分,还有很多做的不够,我们这个服务就是公共服务这个公共的有些还做的不好。

  

  两会热点折射更多民生期待

  

  闾丘露薇:那有的人把这个大部制也看成是中国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一步,因为尤其是说中国的经济已经是走到这样一个地步了,那么这一步应该要跟上,你怎么来看?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二中全会说的这个行政改革,把它说成是一个,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前面的一个前奏曲,实际上我理解的这个政治体制改革,它里头,还要涉及到党政的联动,十三大以来有党政的分开,十七大的时候没有提出这个党政的分开。

  闾丘露薇:监督执行。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权力三分,这个权力三分不是西方的三权分立的概念,不是行政,立法,司法不是这个概念,是权力里头的决策,执行和监督权利的三分,这个三分的话,如果说在政府有一部分的权利是并不充分的。如果说是这个在不充分的情况下,究竟怎么设计,这个还要看一下,深圳以前有过,好像不太成功。

  闾丘露薇:那要看5月11号那个报告的具体的一些方案和内容,以及具体的落实的情况,还有一点点时间,我们来谈谈关于奥运政治的问题。我们也可以看到奥运的话题是媒体非常关注的,那么这两天有关这些人士都是大家追访的。那你觉得就是说从媒体的这样一个角度,从一个媒体人的这样一个立场来看,奥运政治其实在接下来在这中国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当中,它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奥运政治文化背后的玄机

  

  资深政治评论员蒋兆勇:奥运政治从今年开始,是全面的发酵,这个奥运政治是有两种价值观的政治。西方的是民主自由那套价值观来看你中国,然后我们这个国家有我们的一套政治文化来看这个北京的奥运。这个西方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在同一个问题上反射出来,就有很多的问题。最近一些天,就是刘贵今,就是驻苏丹特使,他最近做的事情做的不错,把自己定位为我是苏丹的利益相关者,中国是一个传话人,这个苏丹有人道的灾难,跟我们中国严格说是没有关系的,我们只是一个做生意的一个伙伴。

  闾丘露薇:可以看到把这个事情跟意识形态是完全的割裂开,好的,因为时间的关系,谢谢蒋先生来这里跟我们分享你的看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3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