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江良:在街上奔走喊冤

更新时间:2008-04-14 14:11:48
作者: 卢江良  

  一种深深的担忧重新在他的心底抬头。第三天一早,村长就行色匆匆地赶向省城。他不能就这样处之任之,眼睁睁瞧着乐天将事情搞大收不了场。

  村长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乐天时,乐天正在省城的最闹猛的地段进行他的申诉。村长眼见那围观如潮的人群,心猛然地跳动起来。他双拳摞着脑袋暗暗叫苦,他娘的这下自己可真要完了!那一刻,他完全被那种阵势唬得透不过气来,并由衷地折服乐天的天生的号召力。他悔恨自己当初不该跟乐天作对!

  村长压稳那颗狂跳的心,慢慢地走近那围观的人群,他要听听乐天到底在如何喊冤!为避免让乐天瞅见自己,他缩着身子闪在人群的后面,目光通过人群的间隙,投向里面的空地,悄悄地向乐天张望。

  可让村长深感意外的是,乐天脖子下挂着的纸牌上写着的,根本不是麦子所言的“冤枉”,而是“求助”字样!村长细听了一会乐天的申诉,虽然里面不无对自己的怨恨和谴责,但重心却落在他家的困苦和艰难之上。

  当乐天申诉完毕,硬币在他脚跟周围的地上活蹦乱跳时,村长禁不住窃笑不已。在乐天进行再度申诉的当儿,愁绪顿消的村长已没有兴趣听下去了,他抽身走出围观的人群,搭车离开省城返回村去。

  

  乐天老婆的粉碎性骨折完全治愈了,两个孩子也如期坐进了明亮的教室。当乐天老婆不定期地收到一笔笔省城寄来的汇款时,麦子不由得深感蹊跷。麦子很想知道乐天现在还在省城做什么?

  偶尔一次,麦子来到了省城,便特意去寻找乐天。

  在省城的闹市区,麦子终于又见到了乐天。

  乐天还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奔走,但他已不再是喊冤了,而正在行乞!

  麦子瞧着乐天不断地接过围观者的施舍,一种深深的悔意袭上了心头。为了乐天,麦子的地基重新变得遥遥无期,他的未婚妻也依然跟他僵持着,关系如一根绷紧的弦,随时有断裂的可能。

  正当麦子沉浸在对往事的追悔中,整理好零钞的乐天抬头望见了他。他向麦子热情地打着招呼,脸上因麦子瞧见了自己的行乞而稍露羞涩。

  麦子看着乐天那付人穷志短的样子,心头被一股愤怒充塞了,他挑衅地盯着乐天,冷冷地讽刺道,你现在不喊冤了,你那天大的冤屈就这样不喊了?!

  乐天听麦子这般说,不由地愣了愣,他仿佛才记起自己来省城原来是喊冤的。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腾出一只手摸了下杂乱的头发,掩饰着自己的窘态,苦着脸尴尬地对麦子说,哎,他娘的,说到底还不都是生活逼的!说完,摆正那张挂在脖子底下写着“求助”字样的纸牌,向城市另一个闹猛之处走去,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行乞……

  

  (原载《上海文学》2003年6期,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3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