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沙叶新: 网友们 再见了!

更新时间:2008-04-09 04:08:07
作者: 沙叶新 (进入专栏)  

  

  为何从博客引退

  

  我是前年,2006年的年底吧?在朋友的帮助之下,在“博客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博客。此前,我一直对博客不懂,并拒绝,所以有一些博客网站的负责人希望我在他们的网站开博客,我都婉言谢绝了。

  自从前年底朋友帮我在“博客中国”开了博客专栏之后,我才逐渐爱上了这一新型的言论平台,原因是:

  一、发表便捷。在电脑上写,写好就贴在自己的博客上,极为迅速。

  二、修改也便捷。在博客上,可以任意多次修改,可使文章减少错误,精益求精。

  三、读者量大。如果一篇受到网友欢迎的文章,不但点击率高,还会被网友到处转贴到国内外其他网站上,那读者量是惊人的。传播也极为迅速。我的一些文章每每有这样的荣幸。

  四、博客的言论尺度相对较宽。这在现在舆论控制甚严的环境里极为难得。我要特别感谢“博客中国”对我的宽容,虽然他们也删过我的博文,也删过我的评论和留言,比如前几天还删了我一篇转贴的文章和一篇我对评论的答复,但不是经常如此;他们对我还是克制的,容忍的。所以我也不生气,我相信我和他们的心是相通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愿意呆在“博客中国”,当有人建议我在更大的门户网站去开博客,我都没答应。那些门户网站,车水马龙,人气甚旺,但像大街,过于吵闹,我不习惯;这里是小巷,安静多了,干扰相对较少,不至于树大招风,我喜欢。

  五、博客可以交流互动。这是我最最喜欢的。不但作者和读者能在这里交流看法,读者和读者之间也可以相互探讨。我的博客专栏是开放的,民主的,我要让各种意见都能在我的博客“评论栏”和“留言栏”中表现出来,不论是支持我的、批评我的,我都尊重他们的声音,甚至下载收藏在我的专门文件夹中。我从未屏蔽过批评我的声音,从未删除过批评我的意见。我只是将非常个别的粗鲁骂人的或与我无关的帖子删除过。一年多来,记得我删除的这类帖子只有三条,这也可见绝大多数对我的批评意见都是理性的、文明的,讲道理的,对我有益的,是我珍惜的。

  一年多来,到今天为止(08年4月6日上午),我在我的博客专栏上发表了69篇文章,访问总数493900,评论总数2414,留言总数430,支持总数29379,反对总数4837。

  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大约是6比1。当然这样的统计是不精确的,只是大概而已。我最近听说网上有专门的“五毛”,还有专门的“刷屏”,所以网上的统计数字只能做一个参考,不必过于认真。作为自己来说,重要的是要由衷地感激网友的支持,更要由衷地感激网友的反对。一个不能让人对自己说“不”的人,一个不许别人反对的人,一定是个非常自以为是,非常专制专横的人;一定是个心胸狭窄、甚至有点阴暗的人,是个迟早要遭到唾弃的人。我不愿意做这样的人。

  各位网友们,最近我有非常紧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一段时间之内我不能再在我的博客中和大家见面了,不能发表我的文章了,也不能倾听大家的意见了。我真有点依依不舍,尤其我的博文《观众们,别上当!》引起了诸多争论的时候,我抽身而去,很不应该,只能对不起大家了。我的博客不取消,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到这里来,重返这个还算比较民主的言论平台上来。我尽量争取早点回来!

  

  在临别之际,我想回答网友最近对我提出的问题。

  

  一:我是否想做中国的哈维尔?

  不,我只是关心政治,永远不会参与政治和从事政治,那不是我的职业。我没这个野心,也没这个本事。如果我痴心妄想做中国的哈维尔,那我真的如一个网友告诫我的,“那是做白日梦!”我同意他对我的告诫。

  我非常尊重哈维尔,也尊重捷克人民对他的选择,选举他为自己的总统。但我更尊重哈维尔是一个杰出的剧作家和思想家。他是一个在集权制度下多次被捕、几度入狱,仍然不屈不挠地为他祖国的前途和人民命运进行认真而痛苦思考的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在给《哈维尔文集》的中文译本所写的序言中对哈维尔有这样的评价: “历史将永远记得他是一位促成了后集权主义结束的思想家和实践家,他的最大功绩就在于教导人们如何在后集权主义社会尊严地生活,做一个真正的人。”

  《哈维尔文集》是非常值得一读的一本书,可惜在这里无法出版,我书房中的一本是译者崔卫平女士送我的。

  哈维尔的人,在当时极权的捷克被囚禁多年,现在早就平反释放了;我相信哈维尔的书在我们这里也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二:我是不是“粪土郭沫若”?

  不是。我的文章标题应该有个问号的:《粪土当年郭沫若?》,在香港的《凤凰周刊》发表时这个标题是有问号的,收入一本集子时也是有问号的,后来不知怎么在博客和网上发表时漏掉了。我在正文里明确写道:“郭沫若幸亏无大权,所以也无大恶。况且他早年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的创作影响巨大,他的历史、考古、先秦诸子、甲骨文字的研究成绩斐然,他在某些领域的成就足以彪炳史册。郭沫若无论人格上有什么缺陷,他在文化上的贡献实在超过他的某些消极影响,怎忍心以 ‘粪土’辱之?”我“粪土”他了吗?没有吧?

  大多数读者认为我对郭沫若先生的评价较为客观,较为厚道,除了在我的博客上可以查阅到读者这些评论之外,这可以查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以及《天益网站》上有关此文的读者评论。

  但我是否对所有历史人物都很客观、都很厚道呢?不!我对周一良先生的批评就刻薄了一点,不太厚道。这我已经在另外一篇文章做了自我批评。我博客中有这篇文章,好像是在《世纪体验——答朱竟问》一文中吧。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前不久也有一位作家写文章不同意我说的“郭沫若无大恶”,他列举了很多事情,以证明郭是有大恶的,文章写的有自己的说服力,引起了我的再思考。

  还有网友提出的如何看待X-Z问题、如何看待西方问题等等,可惜我没精力和时间回答了,等以后再讨论吧。只是希望朋友们能够多了解一点真实情况,能够多知道一些X-Z的真实历史。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至少不会盲从。我年轻的时候歧视过“右派分子”,跟着呼喊过打倒“走资派”的口号,“文革”中参加过无数次反对“以M帝国主义为首的各国反动派”以及支持“亚非拉”的游-行-示-威活动……当时也是激情满怀,总以为自己“真理在握”,现在呢?好惭愧,因为上当受骗了。现在的年轻朋友非常爱国,非常希望祖国强大,我非常高兴,真的高兴!但我不希望现在的年轻朋友重复我们过去的错误。

  网友们,不论你们是支持我还是反对我,也不论你们是否接受,我都要说:“我爱你们!

  

  2008、4、6中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83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