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志鸣:找乐子

更新时间:2008-02-27 23:41:42
作者: 孙志鸣  

  

  “这期头奖又无人中,1000多万都滚到下期来啦!买吧,机不可失,时不……”小张边念叨边给科长和大李一人送上一张购买福利彩票的投注单。

  “喂,小张,怎么又把我给……”老赵摘下花镜,伸出手来,问。

  “哎哟,瞧我这记性!有您的,有您的。”小张麻溜儿地给老赵也送上一张,又说,“您也不买,每次还都跟着起什么哄呀!”

   “不买就不许填一张,猜一把啦?”老赵接过投注单抖了抖,又说,“小张,这期的中奖号码你还没发布哩!”

  “没戏,四个连号!别说头奖,就连末奖咱也没人中。真邪行啦!”小张不无沮丧地说。

  “嘿,我又赚了10块钱!中午去食堂添个辣子鸡丁。哩根儿楞……”老赵把上次填好了却未买的投注单扔进纸篓,嘴里还哼了句什么戏文。

  “老赵又找到乐子啦,对吧?”科长见小张直朝老赵翻白眼,就插进了一句。

  宣传科共有四个人。除了老赵,其它人每期彩票或多或少都要买几注。科长和大李一般每期花10块钱买5注,小张就没准儿了,有时买10注,有时买20注,甚至更多。女朋友催着要结婚,急等钱用;小张越着急彩票就买得越多,彩票买得越多结婚的事就越让他着急。只有老赵不买。但不买归不买,多年平均主义养成的习惯,每次小张取回投注单都得给他一张,否则他心里就不平衡。拿到投注单,老赵也在上面选几注画出来,画过之后并不送去投注站,而是往抽屉里一锁,就等开奖之日找乐子。别人见了都说老赵财迷,人越老越抠门。花十块八块买个希望,一周里总有个盼头,何乐不为?老赵并不和他们争辩,只等开奖的日子来临,见他们仨的希望都落空了,那时老赵的兴致才高涨起来。他把投注单从抽屉里取出来,边与中奖号码核对,边呵儿呵儿笑着说:幸亏没买,又省了,不——又赚了10块!你们花钱买来的是失望,我一个大子儿没掏白拣个乐子,何乐不为?!

  这会儿,老赵的心情当然也非常好,侥幸、欣喜和得意之情从眼角眉梢次第漾了出来,且悟动于心而形于言:“你们买了的,是期盼在先;我这没买的,是笑在最后。还是笑到最后的笑得最好哟!小张,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小张晃了晃手中的投注单,又说,“我相信,只要坚持不懈,总会感动上帝,使我成为笑到最后的人。”

  老赵被噎住了,无言以对。大李搭了腔:“从理论上讲是这么回事儿,可是我必须提醒一句,彩票的中奖率为六百万分之一。也就是说,光坚持不懈不行,还要找规律,否则……”

  “否则,就算给残疾人事业作贡献呗。”小张故意拖长了声调说。

  “小张的思想境界蛮高嘛!急等钱结婚,还没忘了残疾人事业。”老赵回敬了小张一句。

  “支持残疾人事业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从主观愿望上讲,我买彩票还图个公平、公正。”科长站起来,挥动一下手臂,说。“只要你填的和中奖号码一样,谁敢不承认?奖金不会少给一分钱!满街人排队买彩票,图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均等,……只要公平、公正,钱花了不中奖也痛快!”

  自视清高的科长一向把仕途受阻的原因归结为机会不均等。故而,他时常发牢骚,感慨良多。老赵认为科长把话题扯远了,想把它拽回来:“钱花出去总打水漂儿,即便公平、公正又有啥意思?依我看……”

  “岂止公平、公正,我更看重的是公开。”大李打岔道。“彩票不像股票,没有暗箱操作,每次结果都在众目睽睽的监督之下产生。尽管偶然性极大,但也不是没有规律可循;而股票就不同了,任你有天大的本事,庄家搞点猫儿腻,赔的肯定是散户,……”

  在先,大李曾拿出很大一部分积蓄炒股票,由于入市时机选择不对,被深度套牢,股价大幅度缩水,两年下来赔了几近一半。听说,大李当时心疼得直抽自己的耳光。这也是他发誓不再炒股票而改为买彩票的原因。老赵就不同了。老赵不参与任何带有风险性的投资,压根儿没炒过股票,把积蓄都买了国债。他的投资理念是,哪怕收益少点,但必须稳妥。

  “假如中了头奖,你们说该怎么花哪?”科长问了一个大家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有钱还愁花么?!”半天没吱声的小张听了科长的话立马来了情绪。“我要是有了500万,首先买一辆广州本田,要么一汽宝来也行,我喜欢它那种银灰色,有点梦幻的感觉。小车一开,嘟——嘟,爽!然后,在高档住宅区——比如城市绿洲花园——买套复式豪宅。有了爱巢,就不用天天听女朋友的埋怨啦!我要带上她作一次环球旅游来度过我们的蜜月,‘从蒙梯查玛的厅堂到的黎波里的海岸,……’多么浪漫!当然,我还要办个公司,把自己从八小时中解放出来。如果500万还有剩余,我打算……”

  “没有剩余,早就透支啦!别忘了,还没上税呐。不是500万,顶多400万。”老赵提醒说。

  “400万也行呀!”科长兴致勃勃地说。“我要是有了这笔钱,首先给我的房子来个豪华精装修,‘德润身,富润屋’嘛!背投要东芝的,音响要索尼的,……我还要在太古广场给我下岗的老婆买间大一点的店铺,也算圆了她一个多年的梦。如果还有剩余就存进银行,以备不时之需。”

  “你们劝我买彩票时口口声声说的是为残疾人作贡献,怎么中了奖就把福利事业抛到九霄云外了哪?大李,他们俩买彩票是为了女朋友和老婆,换句话说是欠下了女朋友和老婆的。我不买,因为我谁都不欠。你哪?你这么热衷于买彩票图的是什么?你欠谁的?不会是欠二奶的吧?”老赵笑着打趣道。

  对于正在和老婆闹离婚的大李来说,老赵的玩笑显然言重了。大李略事思考,决定给老赵一个有力的回击:“我可没包二奶,你是夫子自道吧。再说,不买彩票也不能证明就不欠谁的,——其实,老赵最该买彩票,支持支持残疾人事业。”

  “哎哟,原来老赵也有颗花心!说一说,让我长点见识。”小张不知就里,冒冒失失地插进一句。

  “别听他胡扯!快去填你的投注单吧,头奖还等着你领哩!”老赵说着拿起笔也准备填。

  老赵算是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滋味,后悔不该和大李开玩笑。是凡单位里的老人都知道,老赵当年有个相好的叫李俊兰,是财务科的出纳员。一天,他们俩下班后没回家,想趁办公室人去楼空之际亲热一番。没承想,传达室老王贸然闯了进来,顶头撞见了这对正在缠绵中的野鸳鸯!事后,老赵只是觉得这回的乐子闹大了,有点不值得,而李俊兰则不同,她羞愧交加,愈想愈怕,愈想愈想不开,一时犯糊涂竟推开窗户纵身从三楼跳了下去!阎王爷却蛮有理智,不想马上收留她,就在她落地前的一刹那关上了地狱之门。结果,她被二楼晾衣服的架子挡了一下,命是保住了,但保住的不再是健康的生命:她被摔成了下半身瘫痪!后来,老赵曾去家里看过她,面对大小便失禁、形容枯槁的病人,老赵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就是几个月前还让自己神魂颠倒、有着白皙脖颈的李俊兰,……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随着时光的流逝,老赵已将她渐渐淡忘。大李话中有话,勾起了老赵的一串心思。此刻,他不再怪她傻、怪她过于爱面子,而是倏然被一股愧疚之情弄得有点神不守舍:当初,假如我不是猴急着要跟她亲热,假如我听她的话先把门锁上,她肯定不会有后来的悲剧,……老赵想着,握笔的手抖动不已,本来可以画五注的投注单,只画了两注便匆匆扔进了抽屉里。

  也许是刚才谈论中奖后的美梦刺激了小张的神经,他变得异常兴奋起来,提议合伙出钱包号:“一次包15个号,12800元,中奖率那才叫高哩!”

  “我还是只买5注,全部机选。”科长将10元钱递给小张让他代买,又说,“顺其自然,这才叫彻底的公正,连自己的偏见都没有。”

  “科长是彻底的宿命论。大李,要不然咱俩包吧,少包几个号也行。怎么样?”小张又开始动员大李。

  “包号?那是追求赌徒的刺激,违背了我买彩票的初衷。”大李对小张的建议不屑一顾。

  “你的初衷又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中奖?不是追求钞票?!”小张质问大李。

  “中奖当然是我所追求的,又不完全是,甚至……”大李本想说中奖是第二位的,但又怕说出来没人相信反招来嗤笑,只好欲言又止。

  其实,大李说的是真心话。学哲学出身的大李,不论做什么事情总想从表面现象中寻找出内在的规律。对于买彩票当然也是如此,——探索中奖规律的兴趣不亚于中奖本身,甚至更热切。起初,他和大多数人一样,也想从一堆抽象的、以往的中奖号码中发现点什么,可是始终什么也没找到。报上彩票评论家的观点,他认为都是胡说八道,和股评家差不多。他苦苦思索,决心独辟蹊径找到中奖号码的规律。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他和老赵下棋连赢了几盘,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后,他把所赢的盘数、最多一局吃掉对方的棋子数以及日期等凑了一组数字,填到了投注单上。结果,那一期彩票他中了三等奖!于是,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启示:只有生活中的神秘现象才能包孕那组神秘的中奖号码。这就是规律。

  就在大李苦苦琢磨神秘现象背后的数字而一无所获时,被激活了尘封记忆的老赵正在进行着愉快的自由联想,想收都收不住。他幻想如果能中个头奖,一定给李俊兰买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哎哟,她那一间屋子半间炕的家也太逼仄了。还要给她请个保姆,她的男人实在太混帐,简直是虐待她!还要给她买把轮椅,当然是不锈钢的……

  “大李,你这几个数码可真难产!快点填。其实,填什么号也没用,下期的头奖肯定是我的啦!”小张等着去买彩票,不耐烦地说。“该你发财想挡都挡不住,要是天生的穷命,填出朵花来也不行。老赵,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老赵心不在焉地顺口答音儿。

  一个星期后的早上8点多钟,老赵在办公室里突发心脏病,送到医院经全力抢救才脱离危险。医生叮嘱陪床的家属和单位里前来探视的人:患上这种病需要静养,绝对避免情绪激动,否则病情会出现反复,……大家就开始回忆老赵犯病时是否发生了令他情绪激动的事情。

  大李说:“没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呀!当时刚上班不久,老赵打来一壶开水,沏茶……这时,小张进来了,发布中奖号码。这跟老赵没关系,他也没买。然后,他好像就用手捂着胸口……”

  “咦,不对,老赵当时似乎有点反常。”小张灵机一动,说。“每次我公布中奖号码后,他都会借挖苦我来找乐子,可这回他不光没顾上……而且一捂胸口……”

  “也许是因为找乐子而乐极生悲吧。”大李说。

  “别打岔。小张,说下去,接着说。”科长似乎也感悟到了点什么。

  “别瞎猜啦!我的病不碍事。再说,也没那么多的乐子让我找。唉——”老赵打断他们的谈话,随即一声喟叹,意味特别深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7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