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方萌:“比萨达姆还糟”——观纪录片《没完没了》

更新时间:2007-11-12 14:11:13
作者: 田方萌  

  

  “十几人坐在办公室里,拍拍脑袋就决定了几百万人的命运,这恐怕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之一。”一位西方哲人曾经发出如此感慨。布什政府决策圈的高官们为这句话增添了新的脚注。

  2006年10月,曾经揭露水门事件的著名记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推出新著《抵赖政府》(State of denial),大曝布什政府瞒天过海的伊战决策过程,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今年六月末开始在全美上映的纪录片《没完没了》(No End in Sight)以影像的手法继续将这段内幕公之于众。因为华盛顿一家思想库组织放映活动,笔者得以先睹为快。尽管笔者对其中一些细节已有耳闻,看到当事人一脸沉痛地讲述伊拉克战争如何从辉煌的胜利走向动荡的乱局,我还是忍不住发出几声叹息。掩盖情报,忽视忠告,任人唯亲,苍促上马,几个没有战场经验,也缺乏中东背景知识的家伙就这样草率决定了战后伊拉克的重建方案。据片中一位情报分析人员回忆,刚刚从美国大学毕业的毛头小伙子居然会被派驻巴格达,负责该市的交通协管工作。影片播放至此,银幕下的观众发出一阵哄笑,笔者也不禁感到几分滑稽——这就是所谓的民主国家样板?

  然而,很多人笑不出来。三千美军将士为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命丧他乡,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笑不出来。几十万伊拉克人民死于战祸,他们仍在逃难的同胞笑不出来。伊拉克所在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是人类文明的最早发源地之一,那些经过几百代人传承下来的珍贵文物躲过了史上历次浩劫,却在伊战后暴徒们对巴格达博物馆和图书馆的洗劫中化为灰烬,任何珍爱文化遗产的人们也笑不出来。战后巴格达市动物园内的珍奇异兽无人看管,在炎热的铁笼中忍饥挨饿,坐以等毙,所有爱护动物的人们也笑不出来。

  如果布什政府在使用武力更换政权的同时预备好周密稳妥的国家重建计划,这一切本来都可以避免。可在战后不久,布什即撤换了中东经验丰富的前重建项目负责人卡纳(Jay Garner),而派遣其亲信布雷默(Paul Bremer)出任此职。布雷默上任后三把大火,只烧出一片难以收拾的烂摊子。他首先在巴格达市中心划出“绿区”(Green Zone),建立钢甲水泥防护的城中之城,这在很大程度上隔绝了美军同巴格达市民的来往,使其他城区渐渐被逊尼或什叶派的部族武装控制。布雷默继而解散了伊拉克社会复兴党。在一党独大的萨达姆政权下,绝大部分政府机构人员都加入了复兴党,免除该党成员职务也就意味着伊拉克国家机器不再运转。遣散伊拉克军队是布雷默做出的第三个,也是后果最严重的一项决定。被打发回家的军人失去收入来源,又找不到新的职业,只好效力于恐怖组织或是部族武装。他们不仅知道如何使用武器,也清楚哪里存放着弹药。忙着寻找萨达姆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美军却连常规武库都顾不上看守,让敌人毫不费力地劫获了大量装备。

  战后的伊拉克变成了人间地狱。水电气和日用品供应中断不说,绑架、抢劫和族群仇杀此起彼伏,美军有时还不分清红皂白地抓捕伊国青年男子。这一切都迫使许多伊拉克人倒向以原教旨主义为旗帜的叛乱组织。《没完没了》摄制组在片中采访了一位巴格达市的出租司机,他愤愤地表示,有生之年一定要和美国人干到底。听到他愤怒的腔调,我忽然之间理解那种因巨大创痛而激起的刻骨铭心的仇恨。这种仇恨在中东沙漠上空蒸腾燃烧,化作一声声爆炸,一股股浓烟。待到伊战十几个月后大选结束,白宫承认决策有误,整个局面已经变得不可收拾。

  合众国的软硬实力都因伊拉克战争蒙受了巨大损失。据该片引用的统计数字,伊拉克战争耗资巨大,花去美国纳税人近两万亿美元。即使财力雄厚的美国能够支付起这笔战争费用,它失去的国际信誉在短期内也难以挽回。美国政治评论家,从自由派的乔姆斯基到保守派的福山,如今都或多或少承认伊战是一次错误的战略决策。《没完没了》的片名也表达了当前美国民众普遍的厌战情绪。问题在于,错在哪里?通过对十多名官员、学者、记者、士兵和平民的采访,这部纪录片明确指出,战前未采纳专家建议,战后又采取了错误政策,是伊拉克局势恶化的主要原因。

  倘若如此,布什的高参尚且可以辩护,“不是新保守主义路线不对,只是我们在执行中出了偏差。”回头看看五年前布什发动战争时对萨达姆政权提出的三项指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找到,与基地组织的直接联系被证明是子虚乌有,只剩下打倒独裁者这条算是一点战绩。可惜,最近一年陆续批露的内幕材料表明,这场基于错误假定的战争较少出于铲除威权政体的正义关怀,较多出于美国执政集团及其盟友的利益考量。在纪录片一开始,一副政客嘴脸的布什总统信誓旦旦地宣称:“我们将提供给伊拉克人民食品、医药、供应和……自由。”然而,五年战乱之后,伊拉克人民仍在忍受饥饿、疾病、短缺和新的独裁者。战前就已经有专家上书布什内阁,提醒在位者留心战后可能出现的种种危机,总统大人却连一眼都没顾上看就匆匆出兵。既使在局势恶化以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等人依然高唱“形势一片大好”,而且会“越来越好”。尽管民主党人猛批布什政府,他们提出的迅速撤军方案也不过是拍拍屁股走人而已,留下烂摊子让伊拉克人自己收拾。如此对策还不如死撑到底的共和党。

  美国普通民众或许同情伊拉克人的苦难,然而他们最关切的毕竟还是自己的利益。美军新增加的伤亡数字总是能变作媒体头条标题,而百倍于此的伊拉克死难者数字常常被一笔带过。在这部采访了二十多人的纪录片中,也仅有四五个伊拉克人的声音单独出现。美国人或许拥有全世界设计最完美的民主宪政体制,可其他国家的人民并不能投票选举美国总统。美国的超级霸权和所有不受节制的权力一样,存在着遭到滥用的可能。在片中,一个巴格达街头小贩指着不远的地方说:“看那儿,我的兄弟就是在那儿被炸死的。”他顿了顿又说,“是的,我们不喜欢萨达姆,但是现在的情况比他在的时候还糟。”宁作太平犬,不作离乱人。笔者并不愿意为萨达姆辩护,但面对独裁领袖和异族入侵,笔者像这个伊拉克小贩一样,宁愿选择前者。

  走出影院,只见华灯璀璨,香车宝马,帝国的首都一派繁荣景象。我却不由得想到,多少伊拉克家庭此时正在患难中苦苦祈求真主保佑。白宫就在不远处,它的主人今天依然将自由挂在嘴边。我又不由得想起罗兰夫人的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65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