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现场直击:打工子弟学校遭遇黑暗一天

更新时间:2001-12-19 10:43:00
作者: 王德先  

  

  老师、孩子、眼泪、警察、联防、官员 本报记者现场直击——

   打工子弟学校遭遇黑暗一天

  

  2001年11月29日,棚鹏学校孩子将永远记住这一天。

  在北京市丰台区花乡,在北京颇有名气的棚鹏学校昨天被强行取缔,这所由北京师范大学几名理想主义者创办的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和老师遭遇了黑暗的一天。

  由于取缔通知在几天前就贴到了学校门口,这些孩子已经预感到学校要遭劫难。昨天下午,孩子们从老师脸上的忧虑似乎已经预知这一天将要来临,学校将有可能消失,因此,从下午4时30分,他们就自发地留守学校,老师怎么赶也赶不走。

  昨天下午17时15分,丰台区、花乡的公安、联防、政府官员100多人来到位于新发地的棚鹏学校,对这所学校进行强行取缔。

  开始时5名联防队员控制住校长黄鹤,黄鹤质问执法者,“你们凭什么封我们的学校!请掏出你们的执法证!”联防队员没有出示任何执法凭证, “我们爱棚鹏,我们爱棚鹏的老师,为什么封我们的学校?”孩子们哭喊着,一些孩子把准备好的标语贴在教室的玻璃窗上。

  执法者闯进教室,当着孩子和老师的面,将课桌、椅子、电视、投影仪等教学设备搬到门外的卡车上。老师们进行阻拦,未果。

  老师们不断地对执法者说,“你们也有孩子,即使你们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如果这些孩子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会这样做吗?你们愿意你们的孩子有这样的遭遇吗?”

   “你们知道吗,这里好多孩子的理想是想当一名警察,但现在他们一提起警察就说警察是坏人,你们知道吗,他们已经不想当警察了?”一名男老师哭着说。

  孩子们回到教室,外面的孩子堵住教室的门,里面的孩子将教室的门关闭,不让联防队员进去搬桌子和椅子,有的孩子甚至从联防队员的手里抢桌椅。孩子的哭声,老师的哭声没有感动这些执法者,面对孩子的眼泪和抗议,取缔照常进行。

  到下午5时40分左右,事态一度失控。校长黄鹤和徐晓龙、李庆丰等老师想去夺回教学设备,被联防队员强行制止。

  黄鹤见和这些联防队员讲理不起作用,便大声喊,“有没有管事的,你出来,我们可以讲道理。”没有人站出来,当时丰台区花乡一位姓于的乡长就站在旁边。

  见教室里的设备被搬走,几十个孩子便堵在学校的门口,老师、孩子、校长站成一堵墙,联防队员、警察、政府官员被堵在院子里面。这些八、九岁,十几岁,还很稚嫩的孩子们哭着说,“你们这些大人为什么不守法?!你们凭什么关我们的学校?!我们要上学!”

  执法者大声对前来接孩子的家长说,“去公立学校上学,一律免费!”,“我们就在棚鹏上学,我们爱这里的老师!”孩子们哭着回应,“我们上不起!别骗我们!”

  在双方的僵持中,一些孩子把门外的桌椅又抢回教室里,“谁也不许拿我们的东西,学校是我们的。”

  棚鹏学校的一名老师拿出相机,“我要将这些丑行记录下来!”没想到刚刚举起相机,立刻被一名执法者抢去,“不许拍照!”

  截至到记者发稿时为止,双方仍处在僵持之中。(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88.html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