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恐怖主义对民主法治的暴动

更新时间:2001-09-19 16:33:00
作者: 张问  

  作为帝国主义的美国,之所以能在国内经济上弥合巨大的两极分化的裂缝,是与他对外的掠夺分不开的。平民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就好象法律上规定的家庭经济主体中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尽管子女没有参与家长的经济行为,但是由于子女花的钱是家长通过经济活动挣来的,因此,法律规定这样的家庭要承担无限责任。美国的平民虽然没有参与到美国对外事务中去,但却享受了美国对外霸权的好处,因此,恐怖主义分子袭击平民虽罪不可恕,却仍然在法理之中。(http;//bbs.beida-online.com)

  

  五、权力与暴力——一对欢喜冤家

  

  当人类出于天性,也是为了共同对付自然界的威胁,而以群的方式组成社会的时候,权力和暴力这对双生子就取代了自然的权威成为人类罪恶的渊薮。正如前文提到的,只有在死亡面前,人与人之间才是绝对平等的,因此生存成为所有人类文化共同的价值起点。当法制穿戴着现代器物文明的外衣走到中国人面前的时候,我们惊讶于它那套以恶制恶的精巧机制。然而这个复杂精密的机器终有失灵的时候,因为,法制将人降格为物的层次,尽管最初经启蒙思想者“人是目的”的打磨和两次世界大战的磨洗,法制电镀了一层人性的光辉,但是作为一套权力体系的本质仍然难以改变。尤其是近代以来,高度社会化将人异化为单向度的人,人迷失于福柯谓之的权力的森林里,由于这个权力系统太庞大和古老了,想要在系统内更新只是一个幻想。(http;//bbs.beida-online.com)

  

  因此,暴力手段作为打破权力体系的最经常和有效的手段,时而与权力狼狈为奸,如拉登最初就是由美国斥巨资培养出来的,时而反目成仇,权力成为暴力觊觎的目标,美国如今养虎为患,拉登不断的对美国全球权力系统进行挑战。而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恐怖主义者实施的暴力打破了法制的基本预设——生存和惧怕死亡。正如中国那句古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任何法律对恐怖分子都形同虚设。而适用于国内权力与暴力关系的理论同样适用于国际,当“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大炮在中国实现的时候,“小刀加民航”的暴力同样会征服霸权主义,只是后者的命运正如纽约世贸姊妹楼相继倒塌所预示的那样,暴力和权力这对欢喜冤家斗争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当小布什恼羞成怒的动用军队准备实施报复的时候,我想拉登一定在笑,因为他的敌人——美国霸权所表现出的武断和暴力倾向,再一次证明他所从事的活动固然缺少人性,但一点不在法律上输给坚持霸权者。(http;//bbs.beida-online.com)

  

  六、结束语——民主法制与民主自由

  

  911火警声为谁而鸣?是民主法制,一种代表着机械的实证的法学的制度实践,一种培育出强权和暴力的实证主义法学,一种将人降格为物的法律和文化制度。这种制度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渗透至大部分国家,在二次大战不过五十来年就酝酿出新的愈发可怕的破坏力。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还有民主自由,还有很多真正爱好和平追求人道的社会良心。萨特以他高超的遣词造句指出“暴力如同阿喀琉斯的长矛,能治愈它自己造成的伤口。”(转引自汉娜·阿伦特:《论暴力》)。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人们要不断的反思。我们需要经常性的将民主法制晾出来,接受民主自由和人性的阳光。谦逊的将民主法制作为具有局限性的文化从政治经济强权中剥离出来,与其他文化平等的对话,学会宽容,懂得恕道。积极对待我们自身的自由,谨记“积极自由”是我们获得幸福生活所不得不付出的成本。(http;//bbs.beida-online.com)

  

  我一直认为这次惊天爆炸案姊妹楼相继倒下象一个隐喻。她似乎在警示我们,不是恐怖主义在犯罪,也不简单的是霸权主义在犯罪,而是制度在犯罪,一种单纯追求以恶制恶的法制在犯罪。它并不只是美国的,也不意味着就完全是西方的,甚至其他国家领导者都不能逃避嫌疑,这是人类无意识的合谋,这是撒旦的冷笑。而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http;//bbs.beida-online.com)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53.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