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渊源复杂 影响有限

————关于美国恐怖事件的国际根源和影响的评估

更新时间:2001-09-17 08:52:00
作者: 宋伟  

  9月11日美国所爆发的全国性恐怖事件,手段升级,规模巨大,选择的地点则是世界政治和经济最为发达、西方文明表现的最为璀璨辉煌的地区。据悉,在世贸大楼里巨商云集,其中包括摩根、AT&T、美国银行、CNN等业界巨头,而爆炸发生时美国国家经济学家协会的顶级经济学家们正在世贸大楼里开会,估计此次也被一网打尽。数以千计的美国经济精英毁于一旦,这恐怕是很难用金钱来计算的。 恐怖事件所引发的全球股市下跌和石油价格上涨则说明了在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国内和国际、政治和经济相互联系的紧密,只要某一部分发生问题就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有着与其他大陆两洋相隔、相对孤立的有利地理条件,长期以来对本土安全抱有较大的信心,也是投资者认为的天堂。恐怖事件给这种信心的打击从长远来说对美国经济的所造成负面影响更为恶劣。

  

  恐怖事件所造成的美国人心理的强烈的不安全感不仅会给经济带来冲击,还会对国内政治和美国的外交政策造成长期的影响。美国一位知名的保守派作家说,星期二上午,美国人民被拉进一个世界,那是一个以色列人每天都置身其中的世界。他警告说,星期二所发生的事情,将来还会再发生。从对外政策所引发的思考来看,美国各界普遍认为,有很少的恐怖组织有能力协调如此大规模的恐怖行动,也有人指出,这样的行动的背后,一定会有长期敌视美国的政府的支持。那么,此次恐怖事件究竟具有怎样的国际政治根源?强烈的不安全感会给美国的外交政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些影响又将如何影响国际关系的发展变化呢?毕竟美国是在全球居于主导地位的大国,恐怖主义不可能动摇其国际地位,而恐怖主义所引发的美国政策的国际影响则是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

  

  一:恐怖事件的国际根源

  

  国际政治舞台上的行为体多种多样,民族国家由于其有效的组织了本民族的主要力量,从而得以在近代以来的国际关系中战胜了其他的政治组织形式而成为国际政治中的行为主体。与民族国家相比,恐怖主义组织往往也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有自己的一套思想理念,但是由于思想的过分激进和行动方式的残忍,其发展受到很大限制。例如意大利的红色旅,曾经风靡一时,不可一世,最后难逃被孤立和剿灭的下场。在全球化时代发展的今天,由于互联网络的发展和交通手段的日益先进,恐怖主义组织的联系也日益紧密,往往形成跨国的恐怖主义组织系统。这次恐怖事件的最大嫌疑人本·拉登1996年5月返回阿富汗。在阿富汗巩固了他的基地后,拉登很快就让他庞大的国际网络投人工作。通过高科技手段,例如电传、卫星电话和互联网,他得以同分布在阿拉伯世界的素未谋面的追随者进行联系。1998年2月,所有阿拉伯恐怖组织在拉登的大本营聚会,宣布成立“伊斯兰反犹太人和十字军国际阵线”。这种跨国的恐怖主义组织往往同某一国家保持着密切联系,并获取其支持。

  

  因此,跨国恐怖主义组织在国际政治中影响的日益增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全球化的发展,国家行为体的多元化发展浪潮是有关的。而恐怖主义组织大多诞生在伊斯兰世界内,这就要同当代民族主义的分析结合起来认识。近代以来,伊斯兰世界一直处于被西方世界渗透和压迫的发展历程中。从分割土耳其的东方问题到当代国际政治中的巴勒斯坦问题,伊斯兰世界遭受了许多的屈辱,包括战争失败、赔款、经济的痛苦变革。从历史上看,伊斯兰教的许多教义就是和反对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反对西方经济和文化侵略的斗争结合在一起的。但是,毕竟现代文明的发展是任何一种文化也难以抗拒的。而西方文明的渗入和一些国家政治受西方教育之后在国内推行的西化改革,以及在改革中滋生的腐败和经济问题,对于具有强烈的民族自我认同的伊斯兰民族更是难以忍受的。因此,以纯洁伊斯兰社会、排斥西方势力为目标、鼓吹“圣战”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兴起。应该说,在大多数伊斯兰国家内,居于主导地位的是主张对伊斯兰传统社会进行改革的温和派。原教旨主义组织不仅被美国等国家视为大敌,也为大多数当地政权所不容。但是,西方世界对待巴勒斯坦问题上长期以来偏袒态度又给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以动员和获取穆斯林群众支持的口实。从这次恐怖主义事件发生后,巴勒斯坦人载歌载舞,上街庆祝的情形就可以看出来穆斯林对于西方世界存在的深刻不满。

  

  所以,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的兴起,还因为历史的、国内的和国际的原因。其中,美国在中东政策导致的穆斯林世界的不满是重要的原因。但是,为什么这次事件会发生在美国呢?有的人更不无夸大其辞的说,美国将成为“21世纪恐怖主义活动的中心”。除了跨国恐怖主义组织近年来的猖獗活动这个必要条件外,此次恐怖事件还有着其他的深层次的国际政治根源。

  

  美国作为当前一极世界中的超级大国,是唯一的全球性国家,既拥有全球力量投送能力,也拥有全球性的利益。国际政治学界中一种最基本的观点就认为,力量的过分强大本身就是一种威胁,不论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如何。因为在无政府的国际状态下,某一国家的力量过分强大,它就可能为所欲为。因此,利益受到威胁的国家、民族、组织就会不自觉的组成反对阵线。也就是说,在一极格局的世界中,美国处在斗争的中心。只要它的政策不对头,反对它的势力就会联合起来,它所招致的威胁和恐怖活动就会越来越多。正因为美国所处地位的特殊性和它所面临的矛盾的复杂性,导致美国在受到恐怖主义袭击时有一头雾水的感觉。

  

  美国自身的政策更存在问题。自从美国建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来,全球主义就成为美国奉行的外交政策的基石。冷战时期,美国与苏联在全球进行争夺,从欧洲的柏林到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许多的恐怖主义组织也是这个时期在美苏的扶植下诞生的。当时的本·拉登不仅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甚至还有人将其称为“英雄”。而拉登的许多阴谋诡计和暴力手法就是从中央情报局学来的。在冷战结束以后,作为唯一的世界大国,美国频频以“人权卫士”自居,一方面巩固已有的同盟,另一方面又四处出击。从制裁古巴、伊朗、朝鲜,轰炸利比亚、伊拉克、南联盟,到出兵格林纳达、海地,真是忙的不亦乐乎。特别是小布什上台以来,推行所谓的“单边主义”路线,执意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追求所谓的 “绝对安全”,无形中就会使别的国家感到更不安全。美国的盟友对美国的支持也不象以前那么热心了。难怪亨廷顿感叹美国现在是一个“孤独的超级大国”。单边主义和全球主义的外交政策相结合,激化了美国在世界上所面临的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又引发了不少新的矛盾。正如李肇星讲的,美国要尊重别人的合法利益,这样才能使整个的世界更太平一些。

  

  从美国的外交政策来看,美国长期以来偏袒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进行经济和军事渗透的政策是引发原教旨主义针对美国袭击的直接原因。例如,以色列拒不接受核不扩散条约和生化武器公约,并没被列如美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违禁者之列;美国多次在安理会动用否决权,阻挠对以色列不利的提案通过,而且往往是在14:1的被孤立情况下。以色列凭借美国给予的高技术武器,在战争中占领了阿拉伯国家的大片土地,与阿拉伯国家结下了深仇大恨。尽管美国同时给予了一些阿拉伯国家大量的援助,但都比不上给予以色列的每年30亿美元的巨额援助。在美国和以色列势力居于优势的情况下,军事胜利可能性不大,而恐怖主义活动就成为一些伊斯兰极端势力表达自己声音、赢得穆斯林支持的主要手段。这一次把恐怖主义做到了美国国内,才真正让一向悠闲自在的美国人有了切肤之痛。这一次恐怖事件毫无疑问会引发美国国内对于中东政策和全球主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反思。

  

  二:恐怖事件的国际影响

  

  这次恐怖事件对于国际政治的影响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首先是恐怖事件对于各国国内政治的影响。加强国内安全生产和管理,防范恐怖主义威胁,成为各国更加具有清醒认识的重大问题。按照我在《关于国家安全内涵的认定和中国的国家安全形势》一文中所指出的,国内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所以关注国际恐怖主义组织袭击所造成的国内安全问题是国家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各国在这方面的反应都是比较强烈的,纷纷召开强力部门安全会议,或者提高军队戒备,加强机场等公共场所管理。不利的一面是,一些恐怖主义组织可能从这次事件中获得启发,得到“鼓舞”,进一步提高作案手段的技术和规模。恐怖主义的危险性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其次从军事战略的角度来看,一些学者提出的所谓“超限战”似乎得到了体现。有的学者指出,对于恐怖组织的斗争,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战争形势的出现,新的战争对抗的出现,对于整个战争史,开始书写新的一页。这种说法还是未免夸大其辞。国内安全问题还远远不称不上是一场真正的战争,恐怖主义之于常规军队所具有的一些优势在国家安全和情报部门面前并不存在。因为国家具有的经济和科技力量是恐怖组织根本无法相比的。恐怖主义活动还会使受害国同仇敌忾,因为这是明显的不符合人类道德的犯罪行为。

  

  美国恐怖主义事件的一个国际影响是促进了美国与其盟国的关系,使美国赢得了国际同情。。欧洲盟国纷纷表示慰问,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对美国使馆的保护,并表示愿意提供各种支持。北约发表声明声称美国在艰难之际可依赖盟国。法国总统希拉克表示:“在这非常形势下,全体法国人民——我要强调这一点——站在美国人民一边。在这悲惨的事件中,法国人民表达对美国人民的完全的友谊和团结。”以色列把9月12日作为为全国悼念日。日本首相则表示支持布什对恐怖行为进行报复。德国总理也明确表示支持北约和美国的集体行动。甚至很多原来与美国处于敌对关系的国家也对恐怖事件表示谴责,试图借机缓和同美国的关系。

  

  此次恐怖事件所导致的另一个国际影响是开展国际合作的问题。反对恐怖主义是当代全球问题中各国共同面对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事实证明,跨国恐怖主义活动只有各个国家密切合作,才有可能得到根治。光靠某个国家自己加强国内治安还是防不胜防的。应该说,美国的国内安全管理和情报工作还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但是它也不能幸免。一些美国批评家抱怨说,美国的反恐怖机器就像是个冷战时代遗留下的怪物,完全沉溺于建立日益昂贵尖端的绝密卫星,用于针对世界上数量仅有的一些国家政府的通讯。旧体制下的注重人际谍报收集的开支被削减,地区谍报事务专家和特工开支被削减。其实,针对美国这样的全球大国展开恐怖活动或者军事攻击的国家是几乎不可能有的,主要的实施者只可能是一些恐怖主义组织。要根除这样一些组织,不是靠NMD这样的屠龙之技。从国际关系理论的角度来讲,在反对恐怖主义这样一些全球问题上的合作可以有效的增进其他方面的合作,缓和国际局势,促进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和谐发展。一些专家就指出,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应当成为中美间进行有效合作的一个重要方面,这是中美间诸多共同利益的一个表现。从各国的反应来看,大多表达了这样的意向。

  

  恐怖事件对于美国外交政策的长期影响大而言之可以归纳为两种观点。一种是促使美国更多的介入国际事务,进行全球干预,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因此,NMD计划不仅不会停止,反而会因此而得到加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由于美国将把自己政策的重心转向注重国内安全,从国际事务中抽身,孤立主义的倾向将会增长。其实,这两种意见在美国国内都是存在的。以对NMD问题的争论为例。据美联社报道,民主党议员们认为,恐怖袭击中使用了飞机而不是导弹这一事实,就完全可以说明美国应当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非导弹问题以及恐怖主义袭击问题上。但是,共和党的议员们则认为,此次恐怖主义袭击正说明了导弹防御体系又多么的重要,他们认为,下一次的恐怖袭击很容易采取装有核弹头或者生物武器弹头的导弹袭击方式。“我们早晚会面临这种袭击,只是时间问题。他们这次没有使用导弹,我们是多么的幸运。”

  

  笔者认为,由于美国50多年来对国际事务的深深卷入和因此而产生的错综复杂的全球利益状况,美国不会改变全球主义的战略以及在国际战略问题上的基本框架。这个框架就是依靠欧洲和日本,压制俄罗斯,防范中国,打击所谓的“无赖国家”,同时发展和主要国家的经济文化合作进行渗透。这是由当前的国际格局决定的。美国所面临的矛盾多种多样。维持霸权地位永远是它第一位的目标。与恐怖主义造成的威胁相比,遏制出现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国家的出现更为重要。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要抱过于乐观的态度,不要以为美国人会把战略重点转移到“防范恐怖主义”上来。在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49.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