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宁:国际人文社科权威学术期刊评介及写作策略

更新时间:2007-07-31 07:39:25
作者: 王宁 (进入专栏)  

  

   所谓三大检索数据库一般指原美国科技信息所(ISI)、现改名为汤姆森科技信息集团(Thomson Scientific) 研制开发的目前全球最大且最为领先的引文数据库。1955年,年仅30岁的尤金·加菲尔德 (Eugene Garfiled) 博士在著名权威刊物《科学》(Science) 第122卷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Citation Indexes for Science—A New Dimension in Documentation through Association of Ideas”,首次提出了利用论文的相互间引用的关系来组织和发现科学文献的概念在自然科学领域。他的这一概念的提出实际上引起了科学研究的一场革命。很快地,这种以科学计量法为依据的评价系统推广到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并迅速地在数十个科技发达的国家广为使用。中国科学院情报研究所每年都要发布我国学者收录在科学引文索引(SCI)数据库的论文数量,并邀请专家分析这些论文的影响因子。据最新统计,中国学者2004年在国际科技刊物上发表论文并收录 SCI数据库的数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五,而且质量也在稳步上升,这无疑对中国的高等院校能否迅速进入世界一流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相比之下,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内的学者的发文量则大大落后,更谈不上影响的引资了,不少学者乃至一些学术机构的负责人甚至对人文社科领域内的国际权威检索数据库SSCI和A&HCI都不知道。这无疑不利于我们在建立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实现跨越式的发展。为此,我仅根据自己所从事的学科领域的状况以及我个人近十多年来的写作和在国际权威刊物发表论文的成败得失,对目前国际上公认的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内的两大数据库作一评介,同时也提出我们中国的人文社科学者跻身其中的一些策略和写作技巧。

  

   一.SSCI和A&HCI评介及其与CSSCI的比较

  

   也许有读者已经注意到,我近几年来在讨论全球化及其对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影响时多次提到国际上具有权威性的SSCI(社会科学论文索引)和A&HCI(艺术与人文科学论文索引),当然,有关这两大检索数据库,国内相当一部分学者还不甚了解,因此自然无法思考出跻身其中的积极对策。因而我经常接到一些读者的来信或一些高校的邀请,希望我就此作一客观的评介。实际上,这也正是我目前研究全球化问题的一个子课题。我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听到这样一些问题:如何加快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者的国际化步伐?我们究竟应该采取何种对策使我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迅速进入国际前沿?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但是为什么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仅为少数人所知?中国同时也是一个人文社会科学大国,但为什么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学者在国际学术界发出的声音如此微弱?如何使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产生国际性的影响?等等。要回答上述这些问题,我们首先应该知道,什么是人文社会科学诸学科领域的前沿?这方面的国际权威刊物有哪些?这样我们才可以采取相应的对策瞄准这些刊物并且迅速进入这些刊物,通过和国际学术界进行直接的讨论和平等的对话而发出中国学者的声音。因此我在此首先对目前国际学术界公认的两大人文社科权威检索数据库作一简略的介绍。

   也许我们的人文社科学者对SCI(科学论文索引)并不陌生,因为中国的高校自80年代起就一直在关注这一数据库所收录的中国学者的论文,并以此作为评估中国高校自然科学学科水平的重要依据之一。既然上述人文社会科学两大检索数据库是沿袭SCI而创立的,那么作为人文社会科学学者,我们也应当对前者有进一步的了解。但令人遗憾的是,笔者最近在参与第十次博士、硕士学位授予权的审核工作时,惊讶地发现,不少人文社会科学学科点的负责人竟然对SCI、SSCI以及A&HCI这三大数据库全然不知,甚至将其与国内核心刊物CSSCI数据库混为一谈,或者将其与另一仅用于工程的数据库EI相混淆,致使我不得不再对之作一介绍。SCI全称Science Citation Index,由原美国科技信息所(ISI)于1963年创立,并回溯到1945年的数据,据最新信息,已经回溯到1900年的数据。SCI数据库创立后后不断调整来源期刊目录,最近一次调整和扩大是在1994年,后于1999年又作了局部调整,现收录各种主要语言文字发表的科学技术期刊6,041种,其中有5,800种作为其主要期刊,共涉及164个自然科学分支学科,这里面包括120多种中国大陆出版的中文期刊。所以这也就是自然科学领域内稍有名气的学者都有论文被收录SCI检索数据库的原因之一。SSCI全称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创立于1975年,但回溯到1956年的数据,后于1994年和1998年两次扩大调整来源期刊目录和数量,现收录1,765种社会科学期刊,主要涉及政治学、法学、经济学和管理学,少数用社会科学实证方法进行研究的教育学、语言学和文化研究的期刊也收录其中,共覆盖50个社会科学分支学科。同时,为了防止疏漏,该数据库还包括个人推荐选择的确有学术价值、但发表在其它著名的国际性科学、技术和人文类杂志上的优秀论文,共涉及6,500多种刊物。A&HCI全称Arts &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最初创立于1975年,数据也回溯到1975年,后于1994、1999和2002年三次增减调整来源期刊数量和目录,现收录1,121种国际著名的艺术与人文类期刊。同时,为了防止疏漏,该数据库还包括个人推荐选择的确有学术价值、但发表在其它著名的国际性科学、技术和社会科学杂志上的优秀论文,共涉及7,000多种刊物。应该指出的是,这两大检索数据库都有各自的阵容强大的专家库,参与刊物的遴选和论文的推荐和筛选。笔者最近两年一直参与来源期刊的评审工作,并对之提出意见或建议。一般说来,一篇重要的论文发表于两大检索数据库之一的来源期刊的三至四个月后,就有可能被收录,少数非来源期刊上的重要论文经专家推荐,一般半年后也可收录数据库。因此它们所拥有的学术性和客观性应当得到一定的肯定。

   但是任何涉及艺术与人文类以及意识形态色彩较强的学科,其科学性和客观性都不是绝对的,因而难免带有一些人为的因素。这也就是为什么自然科学领域内的诺贝尔奖往往得到学术界的一致公认,而人文社科领域内的诺贝尔经济学、文学和和平奖则常常引起争议的原因所在。因此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它们的缺陷。应该承认,在上述三大检索数据库中,英文刊物占压倒多数,这自然与英语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和应用不无关系。更为令人不安的是,在后两种检索数据库中,长期以来一直没有中文期刊,只有少量的中国(包括香港和台湾)出版的英文期刊。这显然对中国学者是不公平的,对此我已经联合了一些国际人文社科领域内的著名学者在多种场合进行了呼吁,并直接致信美国科技信息所(ISI),希望有一些优秀的用中文发表的中国期刊进入这两大检索数据库,这样,它们才能真正名副其实地成为具有国际性标准的权威性检索系统。最近一个令人可喜的消息证实,由华中师范大学主办的《外国文学研究》双月刊已于2005年列入A&HCI源刊,随之一大批中国学者撰写的中文论文收录其中。这自然是一个好的开端,但另一方面,我又发现这些论文几乎没有被引用。因此,我认为,使用上述两大数据库作为评价体系,一定不能只注意数量,而应更注重收录其中的论文的质量,也即论文的被引用率和影响力。这样我们才能做到客观和实事求是地评价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我们的共同努力,同时也随着“汉语热”和“中国文化热”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不断升温,更多的中文学术期刊将收录上述两大数据库,并将在国际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内产生应有的影响。但在这一远大的目标尚未实现之时,我们暂时沿用SSCI和A&HCI作为评价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之国际性影响和学术质量的重要指标仍不失其客观性和权威性。对此我们不应有任何异议,更不能因为自己的论文没有一篇被收录而从根本上对其应有的客观性和权威性予以否定。

   也许有人会问,中国既然拥有数量庞大的人文社科研究者,而且每年都会发表许多新的研究成果,那么中国的人文社科研究在当今国际学术界有无强劲的声音和重要的影响?对此我只能先遗憾地回答,有一些声音,但不强劲,有一些影响,但现在还不明显,对其原因我将在下一节进行分析。作为一种权宜之策,由南京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共同主持的一个期刊评估项目几年前推出了CSSCI(中国社会科学论文索引),这一索引已被许多大学和科研机构视为评价其学术成果的重要标准,对此也有不少人想知道它与国际上权威的两大数据库在学术规范、学术评价机制等方面有无差异。

   我虽然没有从一开就参与CSSCI项目的开发和研制,但对这一项目的评审程序还是略有所知。我认为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检索数据库的诞生是历史的必然,同时也是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步骤。它在某些方面是接近国际标准的,比如说首先框定一些来源期刊,而且这类期刊的数量每年都不是固定的,这就给各种收录期刊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它们始终处于动态的竞争状态。其次它也很注重所收录论文的影响因子,通过检索,作者可以知道是谁在何处引用了自己的论文,以便于引用者进行互动。但它的缺陷则在于某些学科的刊物因为种种原因受到了忽视,大量的以书代刊但质量较高的丛刊或集刊也收到了忽视,而且每年对论文从发表到收录之间间隔的时间太长,这显然也是不利的。再者,不少人对所收录期刊的权威性也提出了质疑,其理由在于(1)目前中国的绝大多数学术期刊都没有实行匿名评审,更谈不上国际范围内的匿名评审了,往往只是几个编辑仅根据自己的兴趣就可以决定是否刊用一篇论文;(2)与国际权威的检索数据库相比,专家参与的成分相对说来较少,这样就无法弥补国内刊物本来就存在的缺陷;(3)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未作明确的划分;(4)还有少量的CSSCI来源刊物通过收取版面费来进行创收,这显然会影响刊物的学术质量和品位。但我认为,对这一新生事物我们也无须横加指责,而应当不时地向主持这个项目的机构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或建议,努力使之完善,真正达到与国际权威检索系统的互补和接近。否则要我们这些专家还有什么用呢?我最近通过和这个评价中心的研究人员的接触,发现他们已经采纳了我们提出的有益建议和意见。在此,我再提出一个建议,CSSCI是否可以改名为CHSSCI(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文索引),并且成立一个动态的专家库,对所收录的来源期刊进行随即抽样检查,并且也和上述国际检索数据库一样,发挥专家推荐的作用,这样一来就可以尽可能地使真正具有学术价值的优秀论文不被忽视,同时也使这一检索数据库更加具有权威性并符合各学科的实际情况。

  

   二.全球化时代中国人文社科研究的世界性

  

   不少学者已经认识到,我们当今这个时代越来越具有全球化的特征,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已经无法把自己封闭于一隅,而应更加频繁地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交流和对话,通过这种交流和互动式的对话使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走出国门发挥更广泛的国际影响。人文社会科学一向以人和社会为研究对象,那就更不能脱离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社会。有人也许会问道,我们自己的CSSCI与国际上通用的、使用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的SSCI、A&HCI是否有接轨的可能?在中国的高校和科研机构,我们能否以上述两大国际检索数据库作为评价人文社科学术成果的标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这其中是否会隐含着某种文化霸权的意味?毫无疑问,这些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思考并试图提出我自己的解决方法的。

首先,我认为,令人可喜的是,中国人文社科学者也有了自己的学术评价体系,我们自己的CSSCI正在朝着与国际上通用的、使用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的SSCI、A&HCI的方向努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39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