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克斯·韦伯:财产制度和社会集团

更新时间:2007-07-08 05:59:51
作者: 马克斯·韦伯  

  

  在社会等级出现之后,出现了阶级内部婚姻制,即进一步把女儿保留给特定的政治集团或经济集团的成员。在希腊民主制时代,曾广泛推行这种婚姻制度,以便把财产保留在市民阶层内部,并借限制人数增加的方法给市民阶层以垄断政治的机会。

  在极严格的阶级界限得到发展的场合下,如在印度的种姓制度中,族内婚也采取了一种超越阶级界限的婚姻方式。高一级种姓的男子可以随意同低于自己的种姓的女子发生性关系或者娶之为妻,但女子却不能这样。结果是种姓低的女子会为金钱而卖身,而种姓高的少女则由他人代她用金钱来取得一个男子。婚约是从小缔订的,一个男子可以同几个女子结婚,并由女方父母养他,他轮流从一家转到另一家。在印度,英国政府制止了这种风俗,强制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负责养活这些女子。凡是有族内婚的地方,都应该把它看成是一种退步的现象,而不能看作是一个进步的阶段。

  就家族而言的族外婚在任何地方都一直是通行的,只有少数例外。其所以如此,一则是由于力求防止在同一家族内的男子彼此妒忌,一则是由于认识到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不可能有性冲动的强烈发展。氏族的族外婚一般是同图腾制度那种万物有灵论的思想有关的。但是若说它曾一度普遍于全世界,却证据不足,虽则在美洲和印度群岛这样隔离开来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受害者亲属始终认为抢婚是非法的,而且可以作为亲族流血复仇和索取偿命金的正当理由,但同时也被看成是一种英勇的冒险行为。

  家长制的合法婚姻的突出标志,就是从一特定社会集团的观点来看,一个男子只有其特定妻子的子女有完全合法的地位。这个社会集团可能有下述几种:一、家庭共同体;只有婚生子女有继承权,而旁妻和妾的子女则一概无此权利。二、氏族;只有婚生子女可以分享流血复仇、偿命金和财产继承权等的规定。三、军事集团;只有婚生子女有权佩带武器,分享战利品或征服的土地以及参与土地分配。四、阶级集团;只有婚生子女是这个阶级的正式成员。五、宗教集团;只有合法的后裔才被认为有资格奉祀祖先,神也只会从他们手里接受祭品。

  在家长制的合法婚姻以外还有下列一些可能的体制:(一)纯母系集团。公认为这一集团合法首脑的父亲并不存在;只有子女和母亲或母系亲属之间的血缘关系。纯母系集团尤其同男子社团有关系(见下文)。(二)纯父系(父权)集团。同父所生的所有子女,包括旁妻、妾和奴婢的子女以及收养的子女在内,都享有平等地位。子女和妇人都屈从于他的无限威权之下。家长制的合法婚姻就是从这种情况中发展出来的。(三)在家庭共同体内,尽管父母俱在,但仍按母系继承。子女都属于母亲的氏族而不属于父亲的氏族。这种情况同图腾制有关,而且是男馆组织的遗迹(见下文)。

  

  (丙)以经济因素和非经济因素为转移的家庭演化

  

  要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对原始经济生活作一通盘考察。在科学讨论中所流行的把原始经济生活划一地分为渔猎经济、牧畜经济和农业经济三个不同阶段,是不足取的。无论纯渔猎部落或纯游牧部落,都不是原始的部落。这类部落就是有的话,也不能不对它们彼此之间以及它们同农业部落之间所进行的交换有所依赖。反之,原始经济是建立在耨耕水平上的一种游牧农业,并且一般是同渔猎经济相结合的。耨耕是没有家畜尤其没有驮畜的一种农业;犁则标志向现代农业的过渡。牲畜的饲养需要一个很长的时期。多半是先有耕地的牲畜,然后才有挤奶的牲畜。在东方,直到今天,还有一些地区仍不懂饲养奶畜。而供肉食则又在这两者之后。作为偶然的现象,屠宰诚然比较早,屠宰同肉食狂欢节的仪式有关系。最后我们才发现为军事目的而驯养牲畜。从公元前16世纪起就有在平原上供骑乘以及在其他各处供拖曳之用的马匹,而自中国、印度一直到爱尔兰的所有居民都司空见惯的英勇的战车战时代也已经开始了。

  耨耕可以由小型家庭单独进行,也可以由若干家庭聚成甚至上百人的群体劳动来进行。后一种农业经营方式是技术有了相当发展之后的产物。渔猎最初一定是共同进行的,虽则它的社会化是环境使然。牲畜的饲养可以单独进行,而且一定向来就是如此;无论如何,从事牧畜的社会集团不可能很大,因为大的牲畜群需要散布的区域很广。最后,粗放农业可以用各种方法进行,但垦地却需要共同行动。

  在这些不同的农业经营方式中,还穿插着两性之间的劳动分工。耕地和收割工作原来都是以妇女为主。只在遇到重劳动时,如以犁代耨,男子才必须参加。以纺织为主的家庭劳动,只由妇女承担。男子的劳动既包括渔猎、饲养耕牛之类的家畜(小家畜还是妇女分内的事),也包括木工和金工,以及最后和最重要的一项,作战。妇女的劳动是连续不断的,男子的劳动却是间歇性的,只是随着劳动越来越艰苦、越来越强烈,他才逐渐走上了连续的劳动。

  从这些条件的相互作用中产生了两种公社化的形式,一方面是家庭和田问劳动的公社化,一方面是渔猎和军事的公社化。前者以妇女为中心,在这个基础上,她往往占有一个突出的社会地位,而且还常常握有完全的管理权。妇女的家庭原来就是工房,而渔猎和军事的公社化却使男子的社团因而产生。但不论家长是男子,还是像在印第安人当中那样是女子,在家庭范围内总有一种传统的奴役制和相应的家长的地位。反之,渔猎和军事的社会化却是在为此目的而根据天赋或功绩选出来的首脑的领导下实现的。起决定作用的不是他的亲族关系,而是他的勇武善战和其他个人品质;他是一个自由选出的领袖,拥有自由选出的部属。

  同妇女进行经济活动的家庭公社相对应的是男馆。在从25岁到30岁这段短短的时间内,男子都一起住在同家庭隔离开来的一个会所里。他们以这个会所为中心来进行渔猎、作战和巫术,并进行武器和其他重要铁工具的制造。年轻的男子常常成群结队地去抢掠女子为妻,所以婚姻具有多夫制的性质,否则就是购买妻子。为了保守秘密,男馆是禁止妇女出入的。它以一种引起恐怖的环境来保持它的神圣性,正如南太平洋岛人的杜克-杜克(Duc-duc)那样。在氏族的族外婚正式流行的时候,舅权制一定同男馆制度有关,并且也常常、虽非总是同母系亲族有关。男子集团照例还按年龄分成为若干类。达到一定年龄之后,他们就退出男馆,回到村庄同他们的妻子相聚。一般来说,男馆也收取25岁以下的成员。男童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从家里带出来,经过一番巫术的手续(通常包括割礼在内),举行成人礼之后,就开始他们在男馆中的生活。男馆是一种兵营,在这种军事制度逐渐崩溃之后,引致了各种不同的发展路线,例如巫术社团或19世纪初意大利的犯罪分子秘密结社式的政治秘密会社。斯巴达的会团、希腊的胞族和罗马的氏族的组合都是这个制度的范例。

  这种原始军事组织并不是在各处都出现过,即使是出现过的地方,也都是昙花一现,这可能是由于军事化的解体,或者是由于军事技术的进步,使需要重武器和经过特殊训练的军队的单独战斗更为有利。战车战和马战尤其推动了向这一方面的发展。结果,照例是男子又回到家里同他们的妻子一同生活,军事保护不再是通过男馆的共产主义,而是通过给个体战士以土地上的特殊权利,使他们能以自行武装的办法来予以保证了。同时血统关系也渐渐有了特殊的意义,在世界各地都以某种形式出现的原始的万物有灵论或精灵信仰也随之而来了。

  在男馆制中显然可以找出图腾制③的起源,图腾制建立在万物有灵论的基础上,虽然后来渐渐同万物有灵论无关了。图腾是一个被视为有精灵附体的动物、石头、人工制品或任何东西,凡属这个图腾集团的成员都同这种精灵有血统关系。如果图腾是一个动物,这种动物就不能加以杀害,因为它同这个集团是属于同一血统的;并且从这种禁忌之中又产生出种种礼仪上的食物禁忌。属于同一个图腾的人们形成为一个文化统一体,一个和平集团,集团内成员之间不得进行战斗。他们实行族外婚,把图腾内部成员之间的婚姻看作是通奸,违者予以严厉的惩罚。这样,一个图腾就成为其他图腾的婚姻单位了。在这一点上,图腾集团往往是贯穿于家族和政治集团中的一个礼仪上的观念。个别的父亲虽在家庭团体里同他们的妻子儿女一同生活,但通常总是按母系继承,子女都属于母亲的氏族,而在礼仪上同父亲是疏远的。这是所谓母权制的实际基础,所以母权制和图腾制同为男馆时代遗留下来的痕迹。凡是没有图腾制的地方,我们就可以看到家长制,也就是依父系继承的父权占支配地位的制度。

  向父权制发展的这种愈益增强的倾向同较古老的母权制的斗争,可以根据既经确立的土地保有制度来加以判断。土地的分配或是依照经济原则,把土地看作是女子的劳动场所,或是依照军事原则,把土地看作是征服的果实和军事保护的目的物。耕田种地的主要责任如果落在女子身上,土地就由作为子女监护人的舅父继承。反之,土地如被看作是“枪地”,产权就归军事组织所有;子女也算作是属于父亲的,其结果则是女子被剥夺了土地权。军事组织力图保持土地分配作为父系氏族的一个职能,来保持其成员的军事服务的经济基础。从这种努力中产生了兄终弟及制和有关女性后裔的法律规定,也就是,如果一个支系最后一个后裔为女性,那么最近的亲族就有同她结婚的权利和义务。这种制度在希腊尤为常见。

  另一个可能就是个人财产关系是在父权制或母权制组织之间决定的。在经济上平等的人们之间,比较古老的婚姻方式显然是互换女子而妻的;④尤其是在家庭与家庭之间,青年人往往以他们的姐妹互换。随着经济地位的分化,女子被看成是一种劳动力,并作为一种价值对象,一种能劳动的动物来买卖。凡不能购买妻子的男子就必须为她服役,或永远住在她的家里。买卖式的婚姻和服役式的婚姻,一为父权制婚姻,一为母权制婚姻,但可同时并存,甚至存在于同一个家庭内;所以哪一种也不是普遍实行的制度。女子总是屈从于男子的威权之下,不论是在她自己的家庭公社里还是在买她去的那个男子的家庭公社里。买卖式的婚姻,像服役式的婚姻一样,可以是多夫制,也可以是多妻制。富有者可随意买几个妻子,而无产者,尤其是弟兄,则往往合伙买一个共同的妻子。

  同这种婚姻关系相反的是“群婚制”,群婚制多半是从具有巫术意义的种种婚姻壁垒中发展起来的,如像在图腾集团或家庭公社的壁垒之间。男子可以从另一个家庭公社陆续或同时娶一群姐妹,也就是当一群妇女已经变成为这样“娶”她们的那个集团的财产时,不能不被接收过去。群婚只散见于各地,显然不是婚姻进化的一个一般阶段。

  由购买而得来的妻子照例是屈从于男子的绝对家长制威权之下的。这种最高权威是原始时期的事实。在原则上它总是作为原始部落的特征而存在的。

  

  (丁)氏族的演化

  

  现在描述一下氏族的演化。盖尔族的氏族一词是“血亲”的意思,同相应的德文Sippe(亲族)一词一样,是拉丁文proles(后裔)一词的同义语。首先应该对不同种类的氏族加以区别。

  (一)成员之间有巫术上的血统关系,并有食物禁忌和相互对待的一定礼仪上的规矩等。这是一些图腾氏族。

  (二)军事氏族(胞族)则如像原来设在一个男馆里的那类联盟(association)。它们对后裔所发挥的控制作用具有极其广泛的深远意义。一个人如果没有通过男馆的见习阶段,没有经过严格的锻炼和有关的体力测验,或者没有参加过祭礼,那么用原始人的术语来说,无异是一个“女子”,不能享有男子的政治特权或与之俱来的经济特权。在男馆绝迹之后很久,这种军事氏族还一直保有它的早期重要意义,例如在雅典,个人就是通过这类集团而享有公民权的。

  (三)作为具有一定范围的一个血缘集团的氏族。在这个场合下,男系氏族是最重要的,目前的讨论就是仅以这一类氏族为限。它的职能是:第一,履行其对外族复仇的义务;第二,集团内部的罚金分配;第三,在有“枪地”的场合下,它是一个土地分配单位,并且直到有史时期,在中国、以色列和古代日耳曼的法律中,在土地卖给外族以前,男系所拥有的购买要求必须予以满足。就这一点而论,男系氏族是一个经过挑选的集团,只有在身体上和经济上有能力武装自己去进行作战的男子才被承认是族人。凡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就必须“托庇”于一个领主或保护人,并屈居于他的权力之下。所以男系氏族实际上成为财产所有者的特权集团了。

  氏族可能有组织,也可能没有组织,原来的情况可能处于两者之间。氏族经常有一个族长,虽则在有史时期往往不复如此。原则上他只是同族中年纪最长的人。他充任氏族成员间争执的仲裁人,并替他们分配土地,分配自然是依照惯例而不是武断进行的,因为氏族成员都具有平等的权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07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