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牟宗三:黑格尔与王船山

更新时间:2007-06-07 23:30:36
作者: 牟宗三  

  思想丰富,义理弘通。心、性、 理、气、才、情,贯通在一起讲,故初学极不易把握。即在此意义上说,他不是好的哲学家。但他却没有像黑格尔《大逻辑学》那样无眉目,同质地滚之毛病。

  他不是好的哲学家,但与黑格尔一样,同是好的历史哲学家。其具体解悟力特别强,故其论历史,亦古今无两。他那综合的心量,贯通的智能,心性理气才情一起 表现的思路,落在历史上,正好用得着。因为人之践履而为历史,也是心,也是性,也是理,也是气,也是才,也是情,一起俱在历史发展中厘然呈现,而吾人亦籍 此鉴别出何为是,何为非,何为善,何为恶,何为正,何为邪,何为曲,何为直,何为上升,何为下降。故其丰富的思想,在纯义理上不甚显眉目,而一落在具体的 历史上,则分际厘然划清,条理整然不滥,立场卓然不移。由其遍注群书,见其心量之广。由其心量之广,见其悲慧上下与天地同流,直通于古往今来之大生命而为 一。由其通于古往今来而为一,故能透过一连串的历史事象,而直见有一精神之实体在背后荡漾着,故见历史直为一精神表现之发展史,因而历史之每一步骤每一曲 折,皆可得而解,得而明。而是非、善恶、正邪、曲直、升降、隆污,亦随时随事得而判。力反佛老之生心害政,力辟墨翟、晏婴、管、商、申、韩之不可为治道, 痛斥苏轼之“以任情为率性”之为邪说。凡此种种,俱见其思想之条理,义理之严整,丝毫不差谬,俱因历史而厘清。然他决不是历史主义,现象主义。乃确见到创 造历史之本原,据经以通变,会变以归经。他不像朱夫子之纯然是道德判断,然亦决不流于陈同甫“义利双行,王霸并用”之浮论。故其《读通鉴论》末卷<叙论> 四有云:其 曰通者何也?君道在焉,国是在焉,民情在焉,边防在焉,臣谊在焉,臣节在焉,士之行已以无辱者在焉,学之守正而不陂者在焉。虽扼穷独处,而可以自淑,可以 诲人,可以知道而乐。故曰通也。引而申之,是以有论。浚而求之,是以有论。博而证之,是以有论。协而一之,是以有论。心得而可以资人之通,是以有论。道无 方,以位物于有方;道无体,以成事之有体。鉴之者明,通之也广,资之也深。人自取之,而治身治世,肆应而不穷。抑岂曰:此所论者立一成之侀而终古不易也 哉?

  黑格尔论史 证明人类历史并非无上帝,故曰历史即是“神统记”。而船山论史,则曰:“道无方,以位物于有方;道无体,以成事之有体。”是即史不离道,道即在史,虽无一 成之侀,而却不能须臾离道。故曰:据经以通变,会变以归经。如是,依中国之学问说,则船山正证明历史乃“道统记”。惟有具体之解悟,乃能直透“道德的精神 实体”,而见历史为精神表现之发展史。惟进到此境地,乃可以辟唯物史观之邪谬。而只是对于史料之记忆、排比、考据、整理,作抽象之解悟者,不与焉。

  我以上所说,对于黑格尔与王船山的学问内容,丝毫未有述及。本文的目的,只在请读者注意以下两点:

  一、要想了解黑格尔关于人文世界价值世界的学问,必须先了解抽象的解悟与具体的解悟之绝然不同,先须有此心境的预备与注意,然后方可另换一幅心思以求接 近。了解具体的解悟,方可了解黑氏所说的“具体的整全”(concrete whole)、“具体的普遍者”(concrete universals)等词之意义,以及他所表现的“辩证的综合”之意义。(了解中国的内圣外王之学以及船山的史学,亦须如此。)

  二、由具体的解悟提起历史意识,文化意识,建立真正的历史哲学,正视人文世界价值世界之真理,乃当今开辟生命理想之途径以抵御共魔之唯一法门。

  

  四十三年《政论周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7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