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郝铁川:关于见危不救罪移植与继受的几点思考

更新时间:2023-01-25 22:30:21
作者: 郝铁川  

  

   2022年6月发生的某市烧烤店打人案件中,女孩被施暴者打翻在地并被从店里殴打到店外的整个过程中,在场的男性旁观者竟无一人出手相助。这让部分网友极度愤慨,认为看客见危不救的怯懦和冷血仅次于施暴者的暴力,有人因此呼吁应将见危不救入刑。对于见危不救行为应否入刑,法学界一直有争议。范忠信教授指出,对见他人危难而不予救助者,我国一般只认为是冷漠、自私或不道德的行为,并不触犯法律,更不用说是一种犯罪行为了。刘仁文教授认为,我国《刑法》结构与西方国家不同,移植西方国家刑法中的见危不救罪不合乎我国实际情况,应该通过完善《治安管理处罚法》等途径来加以解决。徐久生教授等认为,对身处危难之中的他人不施以援手在道德上可能是值得非议的,但以刑事制裁的方式加以惩治可能并不妥当,刑法应当保持其谦抑性,仅仅在严重损害社会利益的时候予以约束。黎宏教授则主张将陌生人之间的见危不救分为“见义不为”型见危不救和“举手不劳”型见危不救两种类型,后者只会产生保障他人生命、维护社会整体利益的积极效果,属于己他两利的行为,无论是从保护法益角度还是维持社会生活秩序最低限度角度出发,“举手不劳”型的见危不救行为都有入刑的必要。

   针对上述三位学者的观点,我拟纠正或补充的有三点:一是制定见危不救罪是中华法系的一个首创;二是西方近来以来刑法典中的见危不救罪系对中华法系的移植;三是我国制定见危不救罪是一个先从共产党员做起、再推及他人,先建立见义勇为保障基金、再纳入社会保障制度的循序渐进的过程。

   见危不救罪系中华法系首创

   古代罗马法有无惩治见危不救行为的规定?我请教了研究罗马法的徐国栋教授,答曰:“暂未找到这方面的规定。”那么,西方中世纪有无惩治见危不救行为的规定?清华大学研究外法史和比较法的高鸿钧教授答曰:“我关注中世纪西方法律,都是大面上的东西,没有看到中世纪西方有类似规则。”华东政法大学研究外法史的李秀清教授、于明教授等均曰“未见到”。苏彦新教授则答曰:“我觉得至少中世纪不会有,因为教会法采取的原则是买者当心,也就是要受害方负有注意义务,而不是加害方。罗马法中有基于特定关系对处于危险人不负有责任的规定。”同济大学研究外法史的陈颐教授对域外古代和中世纪有无惩治见危不救行为的规定,亦答曰“未见到过。”经过这样一番请教,我断言,制定见危不救罪是中华法系的一个首创。

   (一)中华法系关于见危不救罪的规定

   中华法系就见危不救有一系列相关的罪名,具体如下:

   1.见到火灾不报告、不救火罪。《唐律·杂律》第433条规定:“诸见火起,应告不告,应救不救,减失火罪二等。”据此,凡是看见起火,应该告诉人救火而不告诉,应该自己救火而不救的,比照犯失火罪的人减二等处罚。

   2.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的人负有替官府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秦律·法律答问》规定:“有贼杀伤人冲术,偕旁人不援,百步中比壄(野),当赀二甲。”也就是说,如果百步之内存在强盗杀人的危险情况,路上行人都应当伸出援助之手。《唐律·捕亡律》第453条规定:“诸被人殴击折伤以上,若盗及强奸,虽傍人皆得捕系,以送官司。”凡打人至折伤以上或者盗窃犯及强奸犯,即使是旁人都要拘捕罪犯送到官署。此处“旁人”系指被侵犯者及其亲属以外的人。

   3.行人负有协助官人追捕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唐律·捕亡律》第454条规定:“诸追捕罪人而力不能制,告道路行人,其行人力能助之而不助者,杖八十;势不得助者,勿论。”凡是追捕犯人而力量不能制服罪犯,告诉路上行人,行人有力量协助而不协助的,杖责八十,除非是因为客观情况不允许协助的,如有险阻相隔或紧急赶路、投送公文等情况。

   4.一般人负有帮助邻居抓捕盗窃、杀人等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秦律·法律答问》规定:“贼入甲室,贼伤甲,甲号寇,其四邻、典、老皆出不存,不闻号寇,问当论不当?审不存,不当论;典、老虽不存,当论。”换言之,如果四周邻居在家里,听到了受害者的求救呼喊声,却不前去救助,那就要受到刑事处罚。

   另,汉代《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户律规定:“自五大夫以下,比地为伍,以辨口为信,居处相察,出入相司。有为盗贼及亡者,辄谒吏、典……救水火,追盗贼,皆得行。不从律,罚金二两。”邻里生活要相互照看,发现有强盗、偷窃或者逃跑的人要立即报告官员或基层典长,遇到救水灾救火灾、追查强盗偷窃的人等事情要一起行动;对不遵守这些法律规定的人,要处罚金二两银子。这规定了邻里之间相互帮助、共同对抗水火灾害、抵御盗贼、报告案情的连坐义务。

   《唐律·捕亡律》第456条规定:“诸邻里被强盗及杀人,告而不救助者,杖一百;闻而不救助者,减一等。力势不能赴救者,速告随近官司,若不告者,亦以不救助论。其官司不即救助者,徒一年。窃盗者,各减二等。”《宋刑统》沿用《唐律》规定:“诸邻里被强盗及杀人,告而不救助者,杖一百;闻而不救助者,减一等。力势不能赴救者,速告随近官司,若不告者,亦以不救助论。其官司不即救助者,徒一年。”《大明律例》亦大体沿用了其规定。

   5.邻居有解救人质的义务。《唐律·贼盗律》第258条规定:“诸有所规避,而执持人为质者,皆斩。部司及邻伍知见,避质不格者,徒二年。”凡是为了有所谋求或有所逃避而强制他人做人质的,不分首犯、从犯都要处斩。有管辖责任的官吏及同保邻居知道或看见,为人质安全而不上前与绑架人相斗的,都要处二年徒刑。此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惩治劫持人质的犯罪行为,以及为了保护人质安全而不与犯人格斗的犯罪行为,通过立法规定邻居与绑架人搏斗、营救人质的义务。

   (二)中华法系见危不救罪的特点及其实施

   中华法系中关于见危不救罪的规定具有三个特点。一是法律惩治的并非“见义不为”型的见危不救行为,而是“举手不劳”型的见危不救行为,即客观条件上可以去救助危急之人、却不去救助的行为。如《唐律·杂律》第433条中“应告不告,应救不救”,此处的“应”是指客观上能够做到的事情;《唐律·捕亡律》第454条所规定的“能助之而不助”的行为。二是强调邻里互助。如《唐律·捕亡律》第456条规定了邻居遭遇强盗或有杀人时负有救助或报告官府的义务;《唐律·贼盗律》第258条规定了解救人质以及与绑架人搏斗的义务。三是协助官府维持秩序。《唐律·捕亡律》第454条规定了行人有协助官人追捕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唐律·捕亡律》第453条规定了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的人负有替官府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

   上述三个特点既体现了儒家所主张的“死徙无出乡,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孟子·滕文公上》)的仁爱思想,也体现了法家所主张的“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史记·商君列传》)的连坐思想。

   或许有人会质疑,上述见危不救罪是否被实施过?虽然这方面的史料有待进一步的发掘,但还是有的。成书于南宋时期的《名公书判清明集》卷之十二《惩恶门》有一个关于斗殴犯罪的案例:因陈宪拦路嘲谑阿莲,王木气愤不过,指使阿莲儿子傅二十六将陈宪拖到家里殴打,并导致陈宪损折一齿。判词在追究王木及傅二十六罪责的同时,也提及要对邻居张八九处以杖刑。判词没有详细叙述张八九的见危不救行为,但斥责张八九“见陈宪被打,不与四邻救劝”,因而“决小杖十二”。这说明见危不救罪在古代的确是被实施了。

   西方国家刑法典中的见危不救罪是移植中华法系的结果

   (一)西方国家刑法典见危不救罪与中华法系的相似性

   如前所述,西方古代和中世纪并没有制定见危不救罪,但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大都制定了见危不救罪。纵观西方各国刑法典,关于见危不救罪的规定较为普遍,而且与中华法系中见危不救罪的调整范围、构成要件有着惊人的相似或相同之处。

   1.不报告危险应承担的刑事责任。与《唐律·杂律》第433条规定的见到火灾不报告、不救火罪类似,《美国模范刑法典》第220-1条规定:“行为人明知火灾正在危及他人的生命或者相当数量的财产,在不会使行为人遭受重大危险的情况下能够采取合理措施去扑灭或者控制火灾而行为人没有采取该措施,或者没有及时报警,并且存在下列情况的,成立轻罪……”《意大利刑法典》原第717条则规定了不报告精神病或具有危险性的严重心理疾病的处罚。《法国刑法典》第223-7条对于“故意不促使采取能够抵御危及人们安全之灾难的措施”的处罚,亦含有惩治“见灾难危险不予报告”之意。

   2.不救助危难应承担的刑事责任。与《唐律·捕亡律》第456条规定的邻里被强盗及杀人不予救助的刑事责任相类似,《法国刑法典》第223-6条第2款规定,“任何人对陷于危险境地的他人能够采取个人行动,或者能够唤起救助行动,且对本人或第三人并无危险时,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5年监禁并科75000欧元罚金。该法第223-7条规定:“任何人故意不采取……能够抵御危及人们安全之灾难的措施,且该措施对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的,处2年监禁并科30000欧元罚金。”《意大利刑法典》第593条第2项规定,“发现某人昏迷、似乎昏迷、受伤或者处于其他危险之中而不提供必要的救助的,或者不立即向主管机关报告的”,处以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2500欧元以下罚金。《奥地利刑法典》第95条规定:“在事故或故意危害公共安全情况下,怠于给予必要的救助,以使他人脱离死亡危险、严重的身体伤害危险或者健康损害危险的,处6个月以下自由刑,或360单位以下日额金的罚金刑;怠于救助行为造成他人死亡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360单位以下日额金的罚金刑;要求行为人给予救助过于苛刻的,不在此限。救助只是在身体或生命危险,或在侵害其他重大利益情况下才有可能的,不得要求行为人给予救助。”

   3.拒绝履行协助救难义务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唐律·捕亡律》第454条规定的道路行人负有协助官人追捕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西方国家刑法也有类似规定。《法国刑法典》第R642-1条规定:“无合理理由在发生危害公共秩序、灾害或其他任何对他人造成危险的事件时,拒绝或疏于回应行政主管机关的要求的,处第二级违警罪之罚金。”《意大利刑法典》第652条规定:“在发生祸乱、公共危险或者现行犯罪的情况下,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自己的帮助或者劳务的,或者拒绝根据执行公务人员或从事公共服务人员的要求提供有关情况或者说明的,处以3个月以下拘役或者309欧元以下罚款。”

   4.不为他人伸冤应承担的刑事责任。《挪威刑法典》第172条规定:“在不会使本人、近亲属或者其他无辜者被起诉,或者生命、健康或者福利遭受危险或者失去公众尊敬的情况下,不告诉被指控或者被判决犯有重罪的无辜者的事实真相的,处罚金或者1年以下监禁。”

   5.知犯罪不告举要受到的处罚。《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户律规定了知情者报告盗贼等义务,西方国家刑法也有类似规定。《法国刑法典》第434-1条规定:“任何人,明知有人实施重罪但仍有可能防止其发生或限制其后果的,或在犯罪人有可能实施新的重罪时,可予以阻止但未告知司法当局或行政当局的,处3年监禁并科45000欧元罚金。”第434-3条规定:“任何人,明知有人针对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或因年龄、疾病、残疾、身体或精神缺陷、怀孕原因而无自我保护能力之人,剥夺其吃穿所需、实施虐待或性侵犯,而不报告司法或行政机关的,处3年监禁并科45000欧元罚金。”

《德国刑法典》第138条规定:“对下列犯罪(指叛乱、叛国、伪造货币、贩卖人口、谋杀、妨害自由、抢劫、公共危险犯罪行为等)的计划或实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02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