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晓晶:我国中长期增长的预测、挑战与应对

更新时间:2023-01-24 21:59:47
作者: 张晓晶  
如果这些基础设施存量资产通过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得以部分盘活,将会提高存量资源的配置效率,提升全要素生产率。

   第三,中国债务攀升与资产积累同步,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CNBS)的数据显示,中国社会总负债由2000年的54.7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980.1万亿元,后者是前者的17.9倍。与此同时,中国社会总资产也有了快速的积累,由2000年的93.6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655.6万亿元,后者是前者的17.7倍。由此可见,中国债务攀升与资产积累可以说是基本同步的。值得指出的是,中国的债务与资产同步积累的过程,与主要发达经济体是有较大区别的。这里的关键差异在于:发达经济体的政府负债更多的是用于社保、转移支付、补贴低收入群体,以及用于消费,因此未能形成相应的资产,而中国地方政府负债(包括大量融资平台)主要是用于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债务增长与资产形成是同步的。因此,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尽管一方面中国债务规模有较大幅度上升,但与此同时,资产积累以及社会净财富的上升,使得政府有足够可动用的资源来应对债务问题,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第四,中国经济发展回旋余地大,发展韧性强。

   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国土面积辽阔,有巨大的空间优势以及腾挪回旋的余地。由于各地区,特别是东、中、西部地区,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地理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中国经济在供给、需求两个方面都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和互补性。例如,在发展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中国仍拥有明显的劳动力比较优势。而在沿海发达地区,中国企业则正在积聚新的比较优势和国际竞争力,特别是在尖端、前沿的科技研发、商业模式、产业体系等方面大大缩小了同美国、欧洲等先进经济体的差距,在某些方面还居于领先位置。地区的差异性、多样性,有利于发挥大国的区域和空间优势,增强了大国发展的韧性。

   三、改革开放是“关键一招”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

   作为一个后发赶超型经济体,中国的人均收入、人均消费、人均资本存量等都还处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未来赶超的潜力巨大。与此同时,体制机制还有诸多不完善之处,如果能够深化改革开放,由此所焕发出的市场经济内在活力,将会使得未来增长的巨大潜力变成现实。

   第一,全面深化改革,建设高水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新发展阶段经济工作的中心任务将围绕统筹发展和安全、协调效率和公平、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展开,而所有这些,都需要从政府与市场关系这一基本维度出发,都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不断拓展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度和广度,不断在经济体制关键性基础性重大改革上突破创新,以高标准市场体系基本建成、各类市场主体充满活力、宏观经济治理体系趋于完善、公平竞争制度更加健全、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基本形成为标志,建成更加系统完备、更加成熟定型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

   第二,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冲击。

   进入新发展阶段,我国“未富先老”特征更加明显。要深刻认识人口老龄化对我国发展(潜在增长能力、实际经济增长速度)和安全(养老资金供给可持续性、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带来的负向冲击,通过深化改革,形成适应人口老龄化趋势的生育政策、劳动力市场制度和社会保障体制,有效化解人口峰值临近造成的风险挑战。要以提升家庭生育意愿和能力、提升老年人的实际劳动参与率、推广劳动节约型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为重点,延缓劳动力供给下降速度,提升劳动年龄人口劳动生产率,保持潜在增长率基本稳定,推动我国经济持续较快增长。要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全国统筹,拓宽为老龄化社会筹资的渠道,提高国有资产划拨充实社保基金的制度化机制化水平,保持养老基金的保值增值,确保人口老龄化加速背景下的养老金可持续支付,从源头上防范由养老金缺口扩大引致的“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

   第三,进一步扩大开放,保持学习渠道的畅通。

   中美脱钩风险背景下的进一步扩大开放,既展现了中国继续推行改革开放的决心,也是在外部环境恶化情况下主动“突围”、保持学习渠道畅通的良策。

   中国必须充分、主动、灵活地借鉴和利用先发国家的知识外溢和人力资本,更加主动地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在开放合作中提升自身科技创新能力。一方面,坚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持续提升科技原始创新能力,在一些优势领域打造“长板”,夯实国际合作基础。另一方面,要以更加开放的思维推进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在当前形势下,要务实推进全球疫情防控和公共卫生领域特别是药物、疫苗、检测等领域的国际科技合作;聚焦气候变化、人类健康等共性问题,加强同各国科研人员的联合研发;逐步放开在我国境内设立国际科技组织、外籍科学家在我国科技学术组织任职,使我国成为全球科技开放合作的广阔舞台。全方位完善政策体制机制,有效吸引海外人才。应实行更加开放的国际人才引进政策,出台关于国外智力资源供给、评价方式、引进共享等问题的指导意见和实施办法,吸引部分产业外籍高层次人才和紧缺型人才来华。完善外籍高端人才和专业人才来华工作、科研、交流的停居留政策,完善外国人在华永久居留制度,探索建立技术移民制度和特殊人才双重国籍制度。

  

   张晓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来源:《世界社会科学》2022年第5期“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专题”(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02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