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等: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教训与启示(下)

——写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100周年之际

更新时间:2023-01-19 00:36:53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共产党宣言》指出:对于共产党人来说,“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

   莫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连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傅立叶、欧文也都明确承认理想社会的前提是实现公有制,甚至连中国资产阶级思想家康有为写的《大同书》也认为理想社会最高层次的“太平世”必须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没有公有制就没有社会主义。尽管这些都是起码的常识,却有不少人对此或讳莫如深,或茫然无知。

   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在改革中对已建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进行了调整,形成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尽管面对依仗西方背景的私有化浪潮的不断冲击,但我们始终没有动摇对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坚定认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推动各种所有制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同时,我们也要十分明确,我国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公有制主体地位不能动摇,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能动摇。这是保证我国各族人民共享发展成果的制度性保证,也是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坚持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保证。”我们要以苏为鉴,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理直气壮地巩固和壮大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保护好人民当家作主赖以存续的这份最为重要的家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我国收入分配中还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主要是收入差距拉大、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较低、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偏低。”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是当前我国不容回避的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涉及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和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使命问题,涉及人民大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和人心向背问题。只有解决了收入分配领域的突出问题,才能消除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隐患,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艘大船乘风破浪,胜利前行。

   这些问题从何而来?回顾几十年改革历程,可以看到,在调整经济基础的过程中,存在一些片面性和极端性的做法,成为日后问题难解的重要原因。

   比如,在纠正“阶级斗争为纲”错误倾向的前提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不但“阶级”不提了,“斗争”也成了忌讳语,“阶级分析”也不提了,甚至连“社会主义国家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论断也被当作“左”的东西批判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9个社会主义国家先后发生资本主义复辟,但30多年来,我国理论界对此却鲜有评论,回避研究“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确实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这一重大政治命题。这一状况,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勇于自我革命后才有所转变。

   再如,在开始决定放开私有经济成分发展时,只讲“大胆”“换脑筋”,强调批评“姓社姓资”的质疑,却没有同时强调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没有注意事物量变与质变的规律,新政策与以往政策缺少衔接和说明,造成了现实中的一些难题,也造成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方面的一些混乱。

   又如,我国《宪法》中明确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但在实行与推广时,仅片面强调和宣传“家庭承包经营”,不讲统分结合中的集体经营,排斥和压抑了不少坚持集体致富道路、取得辉煌成绩的典型。大量实践经验已经证明,只有后者才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农村的出路。

   又如,在强调和平发展和向以经济工作为中心的转变时,简单化地取消或解散了许多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高科技军工企业、飞机制造业、兵器生产企业,不但加剧了大批工人下岗待业的困难,也贻误了许多现代国防建设项目,台海局势紧张和海湾战争爆发后,才紧急纠正了这种做法。

   这些都是缺少实事求是的辩证法、思想方法片面性导致的问题,没有注意一种倾向往往掩盖着另一种倾向,其副作用不容忽视。阐明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总结这方面的规律,解决这些方面的问题,就会进一步增强党联系群众的力度,真正实现科学发展。

   共产党人的改革和奋斗都是始终为了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要义。如果经济基础的调整和变革把人引导到为了自己或为了少数人,那就应该拨乱反正。只有切实确立共同富裕的目标,才能够纠正个人主义、两极分化等错误,始终走在为人民谋幸福的正确轨道上。

   (四)必须坚持抓好党的意识形态工作,持续开展对各种错误观点和错误思潮的批判

   苏联由于没有处理好阶级和阶级斗争等意识形态问题,最后背离和背叛马列主义。马克思说过,阶级的存在只是和生产力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这是一个客观规律。在世界上还存在着资本主义制度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这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和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之间的斗争必然长期存在;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消灭了剥削阶级之后,阶级斗争也仍然会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可能激化。我们的党章和宪法中都依然标明着这些十分重要的观点与结论。看不到这一点,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当时,苏联只注意到社会主义在经济基础、国家政权领域取得胜利的情况,没有注意到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还远没有结束,苏联社会还远没有消除阶级和阶级斗争,就急于宣布“阶级斗争消失了”“资本主义在苏联复辟的危险已经没有了”。最后,戈尔巴乔夫竟提出超阶级的“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用所谓“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这样,资本主义复辟的悲剧就必然找上门来。社会发展的现实无情地嘲笑了“资本主义在苏联复辟的危险已经没有了”的荒谬说法。

   与苏联不同,我国从改革开放伊始,就对阶级斗争形势作出客观清醒的判断。自党的十二大开始,党章一直载明:“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但已经不是主要矛盾。”尽管阶级斗争不是社会主要矛盾,但“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决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邓小平对在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这一相当长时期的历史阶段始终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都作出过大量论述。江泽民曾经指出:“我们纠正过去一度发生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这不等于阶级斗争已不存在了,只要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存在,我们就不能丢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和阶级分析的观点与方法。这种观点与方法始终是我们观察社会主义与各种敌对势力斗争的复杂政治现象的一把钥匙。”2014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有人说这已经落后于时代了,这种观点是不对的。我们说阶级斗争已经不再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并不是说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不存在了,在国际大范围中也不存在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一直是明确的。2022年10月,我们党召开了二十大。我们不仅在经济上要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在政治上同样要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需要警惕的是,一段时期以来,国内外敌对势力抓住我们党纠正“以阶级斗争为纲”错误的时机,将“文革”的错误泛化、扩大化,到处乱贴“文革”的标签,制造混乱。有人把新中国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情几乎都说成“文革”的内容,甚至把党的整个历史污蔑为“左祸”的历史,造谣新中国“没干多少好事情”,还把延安时期、井冈山时期也列为“极左”时期的范围,挖掘其中的“阴暗面”。围绕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问题传播一些低级庸俗的谣言、“小道消息”,企图损害毛泽东同志的声誉。历史虚无主义这些拙劣表演常常激起广大人民群众的义愤,社会各种媒体上自发出现的一阵又一阵的“毛泽东热”表达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良知和正义感。对于针对毛泽东同志的肆意丑化、攻击,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并及时地进行反击和批驳,为更好地学习和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创造健康良好的舆论环境和社会环境。

   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意识形态工作具有极端重要性,批评某些领导干部在意识形态斗争面前“爱惜羽毛”“故作开明”,号召党员和干部要敢于亮剑,敢于斗争。党的十八大以来,意识形态领域以往长期被动的局面得到根本扭转,主旋律得到弘扬,向上向好的正能量开始成为主流。

   意识形态斗争取得的成效振奋了思想理论界,艰巨的任务也激励着思想理论界的斗志。目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依然复杂激烈,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导向、高校办学方向、学校教材导向和科学研究导向,都还存在不可低估的问题。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种种媒体,运用各种手段,刻意散布各种错误思想,并精心组织、支持围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在有的高校和研究机构,由于党的领导软弱,爱惜自己的“羽毛”,放任一些坚持非马克思主义观点的人长期把持“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各种评奖评审机构等学术权威部门,许多研究人员望而生畏,怕遭到这些所谓“权威”人物的打压,甚至一些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研究生都不敢选择苏联解体一类的政治问题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从而使这些研究领域后继乏人。一些鼓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相关领头人物没有作起码的自我批评。早在20世纪90年代党中央就指出的“一些舆论阵地已经不在党和人民手里”的情况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对西方敌对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应对不力的情况也有待全面的总结。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无孔不入,红色文化传统赓续长期被压抑或被抛弃,使得青少年被西方文化所浸润和熏染,这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不满。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党找到了意识形态领域长期存在问题的根子,采取了有力、得力的措施。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制定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从坚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角度明确指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改造主观世界,解决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这就解决了几十年来回避和排除“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的任务的问题,恢复了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正确方向和原则。近几十年的社会思潮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充分证明了那种认为“既然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再提“世界观改造”就是对知识分子的“偏见和厌恶”,就是“总觉得他们不行,不是自己人”的说法,是不利于党的思想建设和知识分子发挥积极作用的。正是由于知识分子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正是因为是“自己人”,就更不能放弃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学习,更不能抛弃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主观世界的任务。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是关心、鼓励、支持广大知识分子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事业中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专长和作用,党和政府应该切实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工作和生活中的困难,鼓励他们作出更大的成就,为此多干一些实事;而不是追求用一些空洞的好话显示自己的“开明”和赢取他们的掌声。片面地批评党的“团结、教育、改造”知识分子的政策,又不能同时提出更符合现实的口号,客观上造成了极为消极的后果,实际上等于在许多方面向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让出阵地,产生了许多积重难返的问题。

取消对党员、干部和知识分子世界观的改造口号,是对党的方针政策的严重歪曲。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知识分子也要改造,仅那些基本立场还没有转过来的人要改造,而且所有的人都应该学习,都应该改造。我说所有的人,我们这些人也在内。”为什么大家都需要改造世界观呢?毛泽东的回答是:“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现在多数知识分子还不能说已经完成了这个转变。”“就多数人来说,用无产阶级世界观完全代替资产阶级世界观,那就还相差很远。”最近几十年的社会实际和意识形态斗争情况充分证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01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