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晓求:金融变革的逻辑——脱媒的趋势与技术进步的力量

更新时间:2023-01-15 00:28:39
作者: 吴晓求  
理论上说,逻辑分析方法是可计量的,可微分的,是严密的演进过程。高明的学者可以把逻辑分析和计量分析结合在一起,得到一致的结论。

   逻辑分析需要很强的抽象思维能力,要能把完整的逻辑过程推导出来。逻辑推导不是强词夺理,是抽象的、严密的渐进过程。事物的发展都在沿着自身的逻辑运行,所谓逻辑,就是规律,是动态的演变趋势。逻辑分析与抽象能力有关。看似纷繁复杂,有人就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迅速捕捉到核心或实质,能透过迷雾和崇山峻岭看到远方的标杆。这种能力要靠平常的思维训练,这中思维能力训练和“发呆”有关系。你会发现有些大学者有时候讲的话与众不同,一般人不知所云。听不懂是正常的,因为不知其背后的逻辑。

   经济学、金融学专业,靠讲故事不行。科学最后是要说服人的,靠什么说服人?靠数据,靠计算。数学是走向科学的唯一工具。我常常惊叹数学工具的科学性和严密性,这样的分析方法和分析工具是要掌握的。数学分析是经济理论科学化的必经之路。在研究生阶段,必须掌握必要的数学分析方法。

   数学分析方法在经济学中得到了最广泛的应用,金融学科更是如此。中国金融结构性改革后,市场化程度在不断提高,在此基础上,市场运行本质上是一个数学过程,我们要学会运用数学分析工具对其进行准确的定量分析。

   这是硕士研究生阶段必须掌握的方法。无论你们未来的人生如何规划,是想成为一名学者,还是在金融机构工作,或者成为国家机关的公务员,这些对你们未来的成长无疑是重要的。如果想成为一个学者、研究者,科学的方法可能更重要。

   到了博士生阶段,需要有创新的意识,不能只在前人基础上依葫芦画瓢。这样的博士论文没有什么意义。令人遗憾的是,我也带了不少博士生,但让我眼睛一亮的论文少之又少。

   我虽然强调计量和数学分析工具的重要性,但不能沉迷于此,不能为模型而模型,为计量而计量。现在有些学术刊物无模型不发表,这本质上偏离了科学研究的本意。无论是马克思的《资本论》,还是凯恩斯的《通论》,或者更早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还有其他著名学者的重要著作,并不是唯模型的,而是一种思想。实际上,经过长期的思考和积淀之后,感悟很重要,伟大的学者能敏锐地感悟到问题的实质。

   对博士生而言,掌握方法和发现问题同等重要。否则,我们培养博士生的目标就不清楚了。如果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没有本质的差别,这种博士生教育是不成功的。我不主张博士生规模如此之大,因为博士生的培养目标与硕士生的培养目标不同,博士生在所从事的研究领域中应有所前行,有所创新。如此大规模的博士生招生,要想有所创新,是不可能的。

   这个开场白讲了40分钟,主要是想告诉同学们,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研究生学习的2至6年时间里,一定要珍惜这段时光,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

   3.中国人民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

   在座的研究生、博士生同学们,可能有一半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本科,对人大应该非常了解。还有一半的同学,来自于其他兄弟院校。中国人民大学学术环境好,适合于万物生长。她就像春天一样,什么物种在这里都能欣欣向荣、花开叶茂。她的内涵丰富而多彩。人民大学从来不重视身份,不会介意你本科毕业院校,更不会在乎你研究生毕业于哪里,她只看你是不是真有才华,是否真有学术理想,是否有正确的学术价值观。我在学校工作的时候,在一些场合我常会说,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一所能让万物欣欣向荣的大学,能不是最好的吗?

   人民大学除了宽松的学术环境外,还有她的校训或基因特征,这就是实事求是。一些中央国家机关或者金融机构的领导曾对我说,人大的学生非常优秀,适合中国这个土壤。既实事求是,又有很强的能力,能够有效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说话、做事、文字都很得体。这就是中国人民大学。人民大学不张扬,低调务实,做了很多创新的事,不宣传。虽然不张扬,但她有理想。这个理想不是挂在嘴边,而是脚踏实地去做。我们有一句话,“中国人民大学与国家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这是80多年来人民大学办学实践的高度概括。这不是口号,而是对其过去行为的总结。她始终关注国家的未来,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前途紧密连在一起。

   中国人民大学有极大的包容性。我特别重视包容性对一所大学的重要性。没有包容性,哪来的学术繁荣?谁也不可能一生都正确,说的每一句话都正确,做的每一件事都正确,怎么可能?你又不是神仙上帝。中国人民大学鼓励探索,可以有不同的学术观点。不同的观点,相互争论,对学术繁荣多么重要,对此,我深有体会。在我的人生中,无论是早年研究宏观经济,还是后来研究金融,如果说有一点点成绩,一定和人民大学包容的学术环境密切相关。我写的论文和著作,很少诠释,更没有吹捧,理性分析和批判精神相对多一些,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给我扣帽子。

   概括而言,人民大学有三个特点:一是学术的包容精神;二是实事求是的基因特质;三是有理想、不张扬的行事风格。

   1994年10月,我从人民大学经济所(现经济学院的一部分)调入财政金融系(财政金融学院的前身),从事金融教学与研究。1996年9月财政金融系更名为财政金融学院。大家知道,在高校,人大财政金融学院是中国财政金融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的领航者。领航的舵手就是黄达老师,他是新中国金融学科的主要奠基人。我对金融的很多理解和一些思考问题的方法,都是从黄达老师那几本代表作中学到的。在很年轻的时候,黄达老师写的书是我们这一代人必须读的。黄达老师的金融理论研究达到了那个时代的顶峰,创造了那个时代的辉煌。

   中国资本市场的建立,以1990年底沪深交易所的建立为标志。资本市场发展初期,我们并没有深刻理解资本市场发展对中国金融变革的深远作用,大体上处在一种新的融资机制的认识上。没有深刻理解资本市场是金融体系发生基因式变革的重要力量,是金融结构性变革重要的推动者。长期的理论研究让我终于明白,现代金融的核心是资本市场,金融的未来在于脱媒和技术进步。金融变革一定是由脱媒和技术进步推动的,继而使传统金融的基因发生裂变。我开始系统地研究资本市场,试图扩大金融学的范围。在学术研究上,我不太受约束。作为一个学者,认定了方向,就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真正的学者往往是认死理的,就想探究前面究竟是什么。

   随着时间的延续和研究的深入,我发现,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如此复杂而前沿的学术研究的。我开始有意识地组建学术团队,这个团队存在并有效运行了20多年,并且不断地有新生力量加入进来。人大资本市场研究团队的核心骨干主要来自财政金融学院,也有法学院、经济学院的教授,还有清华、北大、中财和中国社科院大学的专家学者。遇到复杂、重大的问题,我都会和他们一起研究、探讨。在团队研究中,学术研究的平等性是关键,要允许不同意见、不同观点的存在,千万不要以为你就掌握了真理。实际上,每个人对信息的把握是有限的,你的认知只是你信息范围内的认知。超出了你所把握的信息边界,你的认知就可能出问题了,所以,听取不同的学术观点极为重要。

   我喜于独立思考,经常晚上十一点后去楼下散步,冬天也是如此。在我住的那个小区,在冬天晚上十一点凛冽的寒风中,大多数时间只是我一个人在散步。散步时思考的问题,回去后我会马上给我们团队有关教授打电话,问问这个观点对不对。有人质疑,有人肯定,有人还能找到最新的相关文献,如此等等。我乐于请教,我的同事给了我很多启发和帮助。

   财政金融学院有几位老师都是我的“学术后台”。我不懂的,不清楚的,有疑惑的,就向他们请教,与他们探讨。倾听和平等交流很重要,要认真听取与你不同的观点,甚至完全对立的观点。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观点,一定是有原因的。了解其中的原因,对丰富或校正你的研究,有重要的补充作用。不要以为与你观点不同一定是恶意的,就要急于商榷,反驳。我写的论文不算太多,我不写商榷性论文,你商榷什么?商榷的意思就是你是对的,用很多所谓的论据来批驳对方。所以,我很不喜欢商榷这个词,因为商榷有一种潜在的意思,以为真理永远在你这一边。人文社科的学术研究,各有各的逻辑,都有存在的意义。人民大学有这种包容而平等的环境。

   在同学之间的交往中,也建议大家注意这一点。千万别动不动就以为你掌握了真理,要学会倾听。倾听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方式,不要急于表达,很多事情主要听,哪怕不同意,也别急于反对,沉淀一下再说,沉淀就会理性。在重大节点上,不要立即反应,急于表态。停一停,想一想,很重要。如果立即作出反应,错误的概率很大,因为被情绪支配着。未来你们参加工作,碰到重要的事一定要停一停,不要急,一急就可能会出事。这不是忠告,是善意的建议。有些事情一旦出现了激烈反应,事后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至于平等和包容,财政金融学院应该说是做的最好的学院之一。财政金融学院是非很少,教授之间没有争斗,没有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这种恶劣风气。这或许是因为需要研究的问题很多,生是非的人就少了。所以,财政金融学院是人大很平稳的学院,你们选择这个学院是正确的。黄达老师那一代学者的优良传统,我们这一代以及下一代都要继续发扬下去。要合作,更要谅解,同学们要发扬这样一个优良传统,才不愧为人大财政金融学院的研究生。

   讲了一小时的开场白。我觉得有必要将我在人大近40年的感受告诉各位,可能与讲专业内容一样重要,某种意义上说,可能更重要。

  

   二、金融变革的逻辑

  

   今天我给大家讲的新学年专业第一课的题目是:“金融变革的逻辑:脱媒的趋势和技术进步的力量”。

   2017年我跟庄毓敏院长讲,我可能很难到本科、研究生、博士生课堂去讲一学期课。我很乐意把近一年来的思考和研究做一个归纳汇总,给当年新入学的研究生新生讲专业第一课,这个传统就这样形成下来了。从2017年到现在,每年研究生新生专业第一课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都是最近一年来的研究和思考。由于疫情的原因,今年这一课并不是所有研究生新生都在现场,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同学在线上听课。

   关于今天的专业主题,我讲五个方面的内容。

   1.金融结构性变革的逻辑起点:金融自由化与脱媒趋势

   金融业态的多样性,很早就开始出现了,并不仅仅是最近一、二百年的事。1773年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成立是个标志,1792年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成立又是一个标志,标志着现代资本市场的形成。实际上,在更早的时期,比如1307年,世界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就诞生了。我们一般认为1609年的荷兰证券交易所是历史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事实上,在那以前有一个威尼斯商人时代的证券交易所,即布鲁日交易所,1307年就成立了,和威尼斯商人的商人银行时代几乎同步。布鲁日(Bruges)那个城市我去过两次,印象非常深刻,历史悠久,地域不大但很宁静优雅,城中有一条河,那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虽然它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证券交易所,但的确有交易所的某些功能。从历史起点看,作为交易所,作为证券市场的原始形态,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了,并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

上个世纪60年代,金融压抑、金融自由化理论开始盛行。因为受到压抑、管制,金融效率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资金需求者和资金供给者之间的交易因利率管制而受到影响。资金供给者认为权益受到了损害,资金需求者也不认为从传统金融机构例如商业银行融资是最优的方式。因此,在金融自由化的时代,绕开商业银行,通过市场机制实现资金供求双方的直接交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00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