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从数字经济角度“着力实体经济”

更新时间:2022-12-07 00:38:30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党的二十大要求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从数字经济发展的角度,需要认识着力实体经济的重要,把数字经济作为着力实体经济的重要抓手,按照加快发展、深度融合、产业集群的策略,找准着力点,使数字经济更好地赋能实体经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着力实体经济的重要性

   强调着力实体经济,对于防范发展中的风险,提高发展质量至关重要。

   1、从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看。实体经济是源和基础,虚拟经济是流和高端,把实体经济底座做大夯实,方能承受其上的虚拟经济高楼大厦。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应该呈正三角形,不能倒三角形,否则就会头重脚轻,影响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可见,实体经济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基础和决定作用。

   2、从汲取2008年金融危机的教训看。上世纪中叶美国开始的“去工业化”,其实也是在逐渐掏空它们的实业,直到现在美国从事制造业的人口占比只有9%--10%。而美国的金融和服务业迅速发展,就业人数在1994年就达到73%。金融和服务业的极度发展,造成美国房地产市场异常繁荣,产生大量金融衍生品,金融泡沫加剧,导致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次贷资产的证券化加重其危机扩散,资金链断裂,银行破产,国际债务飙升。正是虚拟经济膨胀,脱离工业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成为金融危机的根本诱因。在金融危机前,美国整体经济的虚拟化达到了30倍到40倍的水平。制造业空心化非常严重,以至于几任美国总统花力气推动制造业回归都难以如愿。近年英国逐渐衰弱,竞争力丧失,人们同样也在反思“去工业化”的问题。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学者都在研究如何接受教训,其中有研究认为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黄金比例为 16.7:1较为合适,就是要注意脱实向虚,防止价值虚拟。

   3、从国家竞争力的基础看。实体经济是国家发展的本钱,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支柱,是国家发展与安全的保障,也是数字化转型中对传统经济改造和升级的基础。即便完成转型,也应保障实体经济应有的比例。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像我们这么一个大国,要想强大,必须靠实体经济”,“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时候,实体经济都是我国经济发展、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

   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使我国成了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而美国这些年的虚弱与其制造业空心化不无关系。如果实体经济薄弱,本国创造的产品越来越少,遇到复杂的国际形势和风险,就会影响信心,引起恐慌,导致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美国目前的衰退风险和趋势就有这样的因素。乌克兰危机造成欧洲能源危机,牵连世界粮食风险和危机,尽管有地缘政治因素,也说明做大实体经济至关重要,有实体经济座底和支撑,就有利于防范风险、克服危机。

   二、着力实体经济的抓手

   在整个经济发展中,数字经济已成为生力军,是赋能实体经济的重要角色,应该是着力实体经济的主要抓手。

   1、杠杆和支点的橇动作用。数字经济是以数字智能科技为基础产生的新经济形态,具有先进的智能生产力。能够发挥杠杆和支点的橇动作用,会对实体经济产生神奇的作用。正是在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中,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已经破万亿元,正在推进“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

   2、规模的推动和拉动作用。近年来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之广,规模之大,影响之深,正在展现数字化创新的无穷魅力。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在整个GDP的占比达到39.8%,成为整个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是拉动发展的一支劲旅,正在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深刻变革。数字经济目前的规模和势能,完全可以对实体经济发挥其规模带动或推动作用。

   3、数字化转型中的枢纽作用。数字经济是新生事物,具有蓬勃活力,是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要素,是重塑世界的一支力量。它的天平倾向哪里,哪里的分量就会显得更重一些。这些年数字化转型促进智能制造、数字农业、数字金融、数字服务、数字贸易等各个方面。现在强调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就会在转型的枢纽中偏向工业、农业和服务业,着力实体经济,加大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使其捆绑一体,针对性地赋能。

   三、着力实体经济的策略方法

   数字经济发展着力实体经济,关键要赋能于实体经济。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大报告中针对数字经济讲了三句话:“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数字经济发展的这个策略思路,也就是数字经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方法。

   1、加快发展

   数字经济越是快速发展,越能加快赋能实体经济。数字经济有三个特征,即智能发展、平台发展、生态发展。

   智能发展是以数据密集和科技密集,取代资本密集和资源密集,在实体经济原来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的基础上,赋予其智能化,通过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智能系统的发展,生产出巨量和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从而做大蛋糕。这是一种有利于机器人更多担负体力劳动、人类更多担负脑力劳动的趋势,是处理发展中人与机器人的管控、协作和人机分工的劳动关系。

   平台发展是共享资源、机会和过程的发展方式,注重物品的使用而不必考虑样样拥有,从而省去不必要的投资,减少整个社会的重复和浪费现象。这是一种有利于大家共享成果的趋势,是处理发展中人与人对资源、机会和过程以及成果的分配关系。

   生态发展是数字化条件下,物质、能量和信息并存,且信息占比越来越大、物质和能量占比相对减少的发展方式,趋于轻资产为主的智能发展,从而极大减少对能源、自然的无度开发,减轻自然生态和地球的重负,保障做大和分好蛋糕的可持续性。这是一种友好外部、长远和普惠民生的发展趋势,是处理发展中人与自然共生共存及和谐的永久关系。

   数字经济的三个特征,理论上可以分开认识,实践中它们融为一体,将会取得三个一相加大于三的效果。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就有利于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和可持续的发展。

   2、深度融合

   加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是着力实体经济的核心。

   在方向上,要坚持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数字化重在转型,利用数字技术实现企业内部资源综合配置优化、业务流程集成优化和管控高效化;网络化重在协同,聚焦人、机、物的开放互联,实现跨企业资源和能力的社会化动态共享和协同利用;智能化重在改造,利用数字孪生、人工智能等实现全社会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智能交互与赋能,支持全要素、全过程、全场景资源、能力和服务的按需精准供给。三者要协调过程和功能,注重相互融合。数字化达到一定程度,网络化才能取得实质进展;资源和能力网络化连接达到足够的复杂度,自组织、智能决策的技术和产业投入回报价值才会更加突显,智能化才能步入全面发展的快车道。

   在过程中,要做到全方位、全链条、全要素的融合和改造。包括数智维度、资源维度、实体维度的各方位,供应、制造、销售、服务的诸链条,资本、数据、技术、人员的全要素,这样才能将智能化贯穿到价值创造、数字化管理和高效运营中。(参考杨学山:制造企业数智化转型,这个模型一定要关注,信息化百人会,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50455286364640597&wfr=spider&for=pc)

   在作用上,得到放大、叠加、倍增的效应。利用平台就能比以往的资源配置放大选择的范围、加快速度、节省成本,提高效率;融合相关技术就可能促成许多功能的叠加、集成并产出更多的小微型产品;特别是智能化促进人机和环境系统融合,贯穿态势理解、决策、指挥,将会在各个环节中起到倍增、超越、能动的作用。

   3、产业集群

   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将产生若干积极效应。

   一是倍增效应。数字产业集群,其实也是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深度融合的放大和倍增,形成规模效益、品牌效应,并通过上下游的链结,形成合理的结构,提高区域内的竞争力。

   二是奖惩效应。数字产业集群可以汇聚数字产业界的横向合作和纵向成链的企业,形成激励机制,同业竞争,促进创新,优胜劣汰。

   三是溢出效应。集群范围内的数字产业企业,有着大体相同的人才和技术要求,本来都有这些方面的稀缺,集群后就有利于区域和集群内企业的技术交流和人才培养、流动,产生技术和人才的溢出效应。

   四是带动效应。通过数字产业集群,既带动和影响没有集群的数字产业界企业,辐射和影响区域内的其他企业,也是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融合集群发展的一种示范,以小集群推动大集群。

   四、赋能实体经济的着力点

   哪儿有问题,哪儿就是着力点。在数字经济发展,特别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融合方面,还存在深度不够、重点不突出的问题,这些正是数字经济赋能实体经济的着力点。

   1、工业尤其是制造业

   针对有些企业担心联网后的数据标准和安全问题、有的企业仍然停留在单纯信息系统建设,未将数字化、智能化融入生产运营中,以及数智化改造中工业设备的衔接问题。是否应该从根本上超越原来的生产方式,摆脱传统产业的惯性和依赖,无论有无条件,抑或条件是否充分,都要从两个方面不同程度地努力。一方面,提高设备的智能、效率和精度,实现单机智能化或通过单机设备的互联而形成智能生产线、智能车间、智能工厂;另一方面,更加合理和智能地使用设备,虽然有些设备在功能和用途上完全不同,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但它们都有一些共同点,比如,可以共同采用以工业网关为中心的物联网、边缘计算和自动化,通过智能改造和运营实现制造业的价值最大化。此外,还要考虑企业更新的设备是否符合数字智能化的要求,避免进口设备和陈旧设备等成为数字化的障碍。

   2、农村农业

   针对农村数字化的条件比城市和工业差许多的问题,包括基础设施薄弱、网络信号差、缺少长远规划,以及整体的传统农业与数字经济的融合推进较慢,要注重农业物联网、农业大数据、精准农业和智慧农业等设施的建设;利用各种数字智能技术,从宏观和外部层面,对各种农业生产要素进行重新组合和优化,畅通城乡要素的流动和融合,鼓励一些数字化公司进军农业产业,充当生力军,发挥骨干和带动作用;建议在县一级设立数字技术骨干和信息骨干,在乡村振兴中,给乡村干部讲明白数字化,开阔应有的技术视野,并做出数字化转型的示范,以点带面,促进农业数字化,提高新型农业效率。

   3、中小微企业

   针对中小微企业的数字化需求分布零散、体量小、营收少,以及融资难等问题,国家在优化基础设施布局、结构、功能和系统集成,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中,考虑和覆盖到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所需,使各级政府或大企业建设的新基础设施,可让中小企业共享;中小企业数字化融资仍需得到国家政策扶持、社会帮扶;有关部门要对中小企业领导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培训,讲清数字化对企业全面素质提升和改造的好处,组织优质的数字化转型服务商,对中小企业进行技术指导,探索中小微企业数字化改造的模式,以不同类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样本为范例,对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予以引导,走出中小微企业改造升级的路子。

  

   【邵春堡:长安街读书会成员、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副理事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8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