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世印:钱学森是中国战略科学家的杰岀代表——中国战略科学家特质的思考

更新时间:2022-12-07 00:36:50
作者: 石世印  

  

   党旳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国家战略人才力量,努力培养造就更多大师、战略科学家、一流科枝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纵观我国科枝艰难而辉煌的创新发展历程,我认为钱学森不愧昰中国战略科学家的杰出代表,其特质非常鲜明和突出。我曾受邀专门参观过钱学森有关资料室,观看过声像片,更深刻认识到,钱学森不愧为人民科学家、战略科学家、理论科学家!同时感到,在新中国科技发展史上,像钱学森这样得到党中央历代主要领导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高度评价的战略科学家极为罕见,甚至可能是唯一,足见其地位之高,功劳之大,影响之远!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由于工作关系,我曾多年与钱老同在一办公楼,并多次当面聆听过他的发言、指教。钱老虽为世界顶尖级科学家,但谦和慈善、朴素无华、严谨精细、平易近人的品格形象,一直深深铭刻于心,时常想起,肃然起敬!

   下面,借此机会,首先重温一下习近平总书记有关钱学森作为战略科学家的三次重要论述:

   2014年12月3日,习近平在全军装备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武器装备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竞争。当年搞“两弹一星”,我们缺钱、缺物、缺技术,但我们有一批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和一批优秀人才。同过去相比,应该说我们现在不差钱,物质条件也有了很大改善,但人才跟不上。像钱学森那样的战略科学家、科技帅才凤毛麟角,新兴学科和前沿领域拔尖人才数量不足。

   2016年3月13日,习近平在全国人大十二届四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讲话指出:人才是创新的核心要素,我军现有一支十分可观的创新骨干力量。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军战略科学家、科技帅才还是稀缺的,新兴学科和前沿领域的领军人才数量还不多。当年搞“两弹一星”,我们虽然物质极端匮乏,但有一批像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那样的世界顶尖科学家和一大批优秀科技人才。

   2017年3月12日,习近平在全国人大十二届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会议讲话指出:当年,如果没有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等一批科学家,“两弹一星”是搞不出来的。毛主席接见钱学森时说,美国人把你当成五个师,对于我们来说,你比五个师的力量大得多。现在,我军人才规模有很大改善,但战略科学家、科技帅才十分匮乏,领军人才、尖子人才十分缺乏。要加大人才培养引进力度,不断壮大人才队伍。

   以上清楚地表明,战略科学家对于国家极为重要,其地位无可替代,作用无可比拟。同时也可以看出,造就战略科学家是多么不易!对于战略科学家钱学森的特质,即同一般科学家的显著区别,就“战略”而言,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六点:

   一是战略高度。作为战略科学家,必定能自觉地坚定地站在国家发展和安全战略全局的高度,科学认识和正确把握科学技术的地位作用,并从战略高度向党和国家提出意见建议,积极主动参加国家科技顶层设计和规划。这方面,钱学森是非常突出的。比如,他回国不久,1956年初即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岀《建立我国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同年国务院、中央军委根据他的建议,决定成立了导弹、航空科学研究领导机构~~航空工业委员会,并任命他为委员。同时,上世纪五十年代钱学森还参加制定我国十二年科技规划,此后又参加多项国家和军队建设规划的研究拟制。这些规划确定了一批批强国强军的重大项目和战略工程,对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体化国家科技体系和能力,具有极为重要的奠基和引领作用。而且,更令人敬佩的是,在当年“一穷二白”的困难情况下,他坚定地表示,外国人能办到的,我们中国人也能办到,也能搞出尖端武装备。我认为,这种战略自信、战略定力、战略高度,更是难能可贵的。

   二是战略远见。钱学森作为战略科学家,善于用前瞻的眼光审时度势,敏锐把握世界科技革命大趋势,尤其对新兴学科和前沿领域提出具有前沿性、战略性、基础性甚至颠覆性的重大科技课题、项目,使国家掌握应对新科技革命的主动权,从根本上实现自立自强、自主创新,提升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毛主席曾指出,主动权来之实事求是,主动权就是高屋建瓴、势如破竹。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钱学森就提出我国要搞载人航天工程,他还曾坚定不移地提出,在体制编制上必须保留航天员培训机构和制度,为我国建立高水平航天员队伍立下大功。我认为,只有在科学上具有远见卓识,超前谋划,才能使国家尽快赶上时代,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防止受制于人,把国家科技发展乃至整个现代化建设的主动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三是战略管理。钱学森作为战略科学家,不仅具有深厚科枝素养,长期奋战在科科研第一线,而且具有组织、管理、指挥、实施国家重大战略工程的领导能力。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两弹一星”,而且习总书记还一再强调,当年没有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等一批科学大家,“两弹一星”是搞不出来的。当然,钱学森不仅是参加有关“两弹一星”研制事业,还有其他方面特别是航天领域的国家重大项目、龙头工程,比如“两弹结合”、“潜射导弹”等。这些重大工程项目,不仅系统复杂、综合性强、创新度高,而且涉及领域广、组织难度大,没有相当强的战略管理能力,是难以胜任组织指挥职责的,钱学森堪当大任,功不可没。

   四是战略思维。这方面,钱学森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核心是运用辩证唯物论分析研究阐明重大科学问题、实践问题,形成具有首创性的科学理论。大家都知道的,上世纪钱学森就明确提出建立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以及系统学、系统论、系统工程等学说,都是战略思维的结果。上世纪八十年代,钱学森还提出军事要与技术结合,提出未来战争是“核威慑下的信息化战争”等,并多次同军事科学院有关领导、专家深入研讨、交流,为我国建立军事科学体系作出了重要贡献。现在,随着新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军事革命加速推进,更觉得钱学森具有真知灼見,很了不起。“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郭永怀的夫人李佩曾讲过,钱学森不是一般的科学家,他是战略科学家,是从战略高度考虑中国科学发展前景的科学家。现实中,革命家不一定是战略家,更不一定是理论家,而科学家钱学森是人民科学家、战略科学家、理论科学家,必然是凤毛麟角!

   五是战略定力。马克思说过,在科学的道路上,是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的,只有在那崎岖小路上攀登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上世纪五十年代,钱学森和钱三强、钱伟长曾被周恩来总理称为中国科技界的“三钱”。特别是钱学森回国后,先后受命担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首任院长、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主任等要职,为我国“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被党和国家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当之无愧。但是,参与和组织领导尖端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研究试验,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也不可能次次圆满成功。但每逢遇到风险、挫折、困难以至失败时,钱学森总能做到风雨不动、波澜不惊,冷静处置、沉着应对,毫不动摇地带领科技团队攻坚克难,集智攻关,取得新突破,实现新跨越,充分彰显了作为战略科学家的定力。这种战略定力,源于他对党和社会主义的无限忠诚,对强国强军的强烈愿望,对科技事业的无比热爱,对自立自强、自主创新的坚定意志。这也是中国科学家精神的重要体现。

   六是战略导师。钱学森作为战略科学家,非常重视发现、培养、选拔科技人才,尤其科技帅才、领军人才、尖子人才。据有关资料介绍,当年他准备从美国回到祖国时,就极力推荐也在争取回国的郭永怀。1958年,为尽快培养科技人才,钱学森提出建立“星际宇航学院”的要求,国家决定成立了中国科技大学,他还亲自担任近代力学系主任,为科教兴国作出了历史性贡献。此外,更为突出的是,钱学森主管国防科研和武器装备重大项目时,曾推荐当时年轻的孙家栋担任我国首颗卫星总设计师,推荐年轻的王永志担任第二代导弹总设计师。现在,孙家栋、王永志都是受到党和国家表彰的大科学家!尤其令人难忘的是,钱学森不仅担负繁重艰巨的科研任务,而且经常亲自为年轻科技人员授课,传授知识、答疑解惑,真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实际上,在科技领域不少科技领军人物、尖子人才,都曾受教于钱学森。钱学森无愧于科学导师!

   战略科学家钱学森的功劳,必定永载史册。国家不会忘记,军队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

   以上所言,肯定有不妥不准之处,仅供研究参考!

  

   石世印 原总装备部科技委常任委员,正军、少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8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