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新时代的中阿合作报告

——(2022年12月)

更新时间:2022-12-03 19:26:44
作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前言

  

   阿拉伯国家地处亚非大陆交汇地带,总面积约132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15亿。阿拉伯国家人口众多,文化历史悠久,能源资源富集,发展潜力巨大,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着重要影响。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古丝绸之路。从那时起,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始终是中阿历史交往的主旋律。新中国成立后的70多年间,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在争取民族独立、实现民族振兴的道路上肝胆相照、风雨同舟,在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团结守正、合作共赢,双方友好合作的广度和深度都实现历史性跨越,成为南南合作典范。

   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和阿拉伯国家面临相似的历史机遇和挑战,更加需要传承历史友好,深化战略合作,携手构建面向新时代的中阿命运共同体,共同创造中阿关系更加美好的未来。

  

   一、传承千年的中阿友谊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同阿拉伯国家走在了古代世界各民族友好交往的前列。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始终是中阿交往的主旋律。

   (一)秦汉以来的历史交往

   早在2000多年前,中阿两大民族就有了往来。陆上丝绸之路从汉代的都城长安出发,经中亚到达两河流域,再延伸至叙利亚、埃及等地。其后开辟的海上香料之路从广州、泉州、扬州、杭州、明州(今宁波)等城市出发,经马六甲海峡至霍尔木兹海峡,再至伊拉克、阿曼、也门、叙利亚、埃及等地。

   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成为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两条大动脉,中国的造纸术、火药、印刷术、指南针传入阿拉伯地区,并由阿拉伯地区传播到欧洲,促进了阿拉伯和欧洲等地文化技术发展进步。阿拉伯的天文、历法、医药、数学传播到中国,丰富了中国在这些领域的成就。阿拉伯风格的建筑、服饰、绘画等也受到中国人民的喜爱。

   有官方记载的中阿历史交往始于东汉。西域都护班超派遣副使甘英出使古罗马,抵达条支(汉代称阿拉伯地区为“条支”),留下了古代中国官方使者远行阿拉伯地区的最早记录。1200多年前,阿拉伯航海家奥贝德乘船从今天阿曼的苏哈尔港抵达广州,留下了阿拉伯半岛通往中国的航行记录。阿拉伯历史地理学家马苏第在《黄金草原》一书中,描写了中阿海上交往的情景。

   唐代是丝绸之路的繁荣期,也成为中阿历史交往的繁盛期,双方人员往来更加密切。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曾说:“知识,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穆罕默德去世后,阿拉伯帝国多次遣使来唐,《旧唐书》记载:“大食国(今阿拉伯地区)遣唐使朝献”。倭马亚王朝曾派使者来华,唐朝对其使者“授左金吾卫将军,赐紫袍金钿带”。据《册府元龟》《资治通鉴》等记载,从651年至798年,阿拉伯派遣唐使达40次。唐代来华的阿拉伯商人苏莱曼著有《苏莱曼东游记》,描写“中国美丽,令人神往”“中国人在绘画、工艺及其他一切手工方面都是最娴熟的”。这个时期,不少中国旅行家和商人也到访阿拉伯地区。唐代旅行家杜环曾到过大食,记载了当地“土地所生,无物不有”“四方辐辏,万货丰贱,锦绣珠贝,满于市肆”的繁荣景象。

   宋代时,来华阿拉伯商人增多,在广州等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有自己的聚居地,称蕃坊。宋朝政府任命阿拉伯商人担任蕃坊的蕃长,管理自己的事务。

   元代时,中阿对彼此的认知更加深入。中国航海家汪大渊先后抵达今天的埃及、沙特、也门、索马里等多个阿拉伯国家,并到达了伊斯兰教圣地麦加,在其所著《岛夷志略》中描绘麦加“风景融合,四时之春,田沃稻饶,居民乐业”。阿拉伯地理学家伊德里斯在地理著作《云游者的娱乐》中记述“中国面积大,人口多”“各港口皆人烟稠密,商业兴旺”。

   明代时,郑和多次下西洋,访问了佐法尔(今阿曼佐法尔一带)、阿丹(今也门亚丁)、天方(今沙特麦加)、木骨都束(今索马里摩加迪沙一带)等多个阿拉伯地区,进一步深化了中国对阿拉伯世界的了解。《明史》赞誉阿拉伯世界为“人皆向善”“国无苛扰”“上下安和”的“乐国”。随同郑和远航的马欢、费信、龚珍分别撰写了《瀛涯胜览》《星槎胜览》《西洋蕃国志》,都有关于阿拉伯的记载。部分阿拉伯国家还曾遣使随同郑和船队来中国,《明史》记载,阿丹(亚丁)曾于“永乐十四年遣使奉表贡方物。辞还,命郑和赍敕及彩币偕往赐之。自是,凡四入贡”。

   2000多年穿越时空、跨越山海的交往,增进了中阿人民相互了解和信任,促进了亚洲大陆两端物资流通和文明交流,为推动人类发展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世界文明交流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二)新中国成立后的中阿关系

   1、民族解放斗争中的患难与共。1949年,新中国建立。上世纪50年代,阿拉伯国家相继独立。新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在维护民族尊严、捍卫国家主权的斗争中始终相互支持,开创了中阿友好交往的新纪元。

   1955年,万隆会议开启了中阿建交的大门。周恩来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同出席万隆会议的埃及、沙特、也门、黎巴嫩、约旦、苏丹、利比亚等阿拉伯国家代表广泛接触,支持埃及收复苏伊士运河主权的斗争、支持将巴勒斯坦问题列入议程、呼吁解决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难民问题,支持北非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强调“中国人民完全同情和支持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人民为自决和独立的斗争,阿拉伯人民在巴勒斯坦所进行的人权斗争”。

   1956年,中国同埃及建交,开启了中阿建交的第一个高潮。到1965年,中国先后同叙利亚、也门、伊拉克、摩洛哥、阿尔及利亚、苏丹、索马里、突尼斯、毛里塔尼亚等国建交。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带动了中阿建交的第二次高潮。到1978年,中国先后同科威特、黎巴嫩、科摩罗、约旦、阿曼、利比亚等国建交。1978年底,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推动中阿实现第三次建交高潮。到1990年,中国先后同吉布提、阿联酋、卡塔尔、巴勒斯坦、巴林、沙特等国建交。至此,中国同所有阿拉伯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

   中国始终支持阿拉伯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支持阿拉伯各国政府奉行和平中立的不结盟政策;支持阿拉伯各国人民用自己选择的方式实现团结和统一的愿望;支持阿拉伯各国通过和平协商解决彼此之间的争端;主张阿拉伯各国的主权应当得到所有其他国家的尊重,反对来自任何方面的侵犯和干涉,赢得了阿拉伯国家和阿拉伯人民的信任,为中阿关系持续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2、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并肩战斗。冷战时期,由埃及总统纳赛尔、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印度总理尼赫鲁首倡的不结盟运动兴起。中国重视发展和加强与不结盟运动关系,同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深化合作,开启了发展中国家团结新时代,推动了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进程。

   阿拉伯国家在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以及台湾等问题上给予中国有力支持。1971年,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两阿提案”在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通过,包括13个阿拉伯国家在内的76国投了赞成票,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成为国际关系史上永恒经典瞬间。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后,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积极推动世界力量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共同致力于推动建立更加公正、民主的新秩序,核心是主张尊重联合国宪章及其他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坚持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国家不论大小、强弱、贫富都有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支持各国人民在其全部领土上获得自由、独立和主权的权利。这些主张反映了发展中国家的普遍要求,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促进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正义事业。

   3、国家建设和经济全球化浪潮中的合作共赢。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经济互补性强,双方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前,就已开展经贸往来。阿拉伯国家能源资源富集。根据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2021年阿拉伯经济报告》,阿拉伯国家石油储量占全球已探明总储量的55.7%左右。随着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关系发展,双方贸易额快速成长,石油贸易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从1970年2010年的40年间,中阿贸易额增长620多倍,从90年代初到2010年的20年间,中国从阿拉伯国家进口石油增长约30倍。

   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各领域合作全方位快速拓展。阿拉伯国家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能源供应方和经贸合作伙伴,长期占据中国原油进口的半壁江山。双方以原油、石化为主轴的务实合作深入开展,结成了稳定可靠的战略能源伙伴关系。随着阿拉伯国家工业化进程加快发展,中阿产业投资、互联互通、工程承包等合作深入推进。阿尔及利亚嘉玛大清真寺、卡塔尔卢塞尔球场、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苏丹麦洛维大坝、罗塞雷斯大坝加高、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等“中国建造”的项目取得良好经济和社会效益,被印在了这几个国家的货币上。

   (三)中国同阿盟的交往

   1、阿盟简况。阿拉伯国家联盟成立于1945年3月22日,总部设在埃及开罗,宗旨是密切成员国间的合作,协调各成员国间的政治活动,促进经济、财政、交通、文化、卫生、社会福利、司法等领域合作,成员包括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沙特、伊拉克、也门、科威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阿曼、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苏丹、毛里塔尼亚、吉布提、索马里、科摩罗等22个国家。

   2、中国同阿盟关系。中国同阿盟关系友好。1956年中国同埃及建交后,也与阿盟建立了联系。1993年阿盟在华设立代表处。1999年,中国外交部同阿盟秘书处签署建立政治磋商机制的谅解备忘录。2005年10月,中国任命驻埃及大使兼任驻阿盟全权代表。2015年6月,中国外交部同阿盟秘书处建立高官级战略政治对话机制。

   中国同阿盟高层交往密切。1996年,时任阿盟秘书长马吉德正式访华。2002年4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访问埃及时会见阿盟时任秘书长穆萨。2004年1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阿盟总部,就中阿合作提出四项原则。2009年11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问阿盟总部,并发表题为《尊重文明的多样性》的演讲。2012年5月,时任阿盟秘书长阿拉比访华。2014年8月,王毅外长访问阿盟总部。2015年6月,时任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阿盟总部。2016年3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访问阿盟总部。2018年7月,阿盟秘书长盖特来华出席中阿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并访华。2019年1月,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访问埃及期间,会见阿盟秘书长盖特。2020年1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埃及期间,会见阿盟秘书长盖特。2021年7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埃及期间,会见阿盟秘书长盖特,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同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处联合声明》,这是阿盟秘书长首次同来访的域外国家外长发表联合声明。

   习近平主席高度重视同阿拉伯国家及阿盟关系。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阿盟总部,并发表题为《共同开创中阿关系的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2022年11月,习近平主席向阿盟首脑理事会会议轮值主席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致贺信,祝贺第31届阿盟首脑理事会召开。

(四)中阿合作论坛的建立与发展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662.html
文章来源:外交部网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