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毅军:江泽民关于三线建设及其调整改造的思考

更新时间:2022-12-01 15:18:02
作者: 宋毅军  

  

   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至80年代初期基本结束),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曾经毅然决然地作出并雷厉风行地指导实施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即以战备为目的、以国防经济建设为中心,在我国中西部地区,进行大规模工业、交通等基本建设,简称三线建设(西南的川、贵和西北的陕、甘称为大三线,中部和沿海地区腹地称为小三线)。其基本特点:一是作为国家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基本经济建设,决策作出和实施主要目的却是军事及政治因素;二是其过程经历了我们党指导思想从错误发展到占据主导地位直至被纠正(即“文革”由酝酿、动乱到“文革”结束,经过拨乱反正,工作重心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经济体制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向计划商品经济、再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历史转折;三是投资集中(约2050亿人民币),地域辽阔(由东部转向西部再回移东部),经济结构不断调整(由民转军回到军转民)。

   1991年4月,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听取国防科工委《关于国防科技工业“八五”计划要点》的汇报后,江泽民讲到了三线建设和调整改造问题,正确评价了三线建设。他说:现在看来,毛主席确定的三线建设方针是正确的,三线企业统统搬迁是不对的。从海湾战争看,洞子很重要,已经到洞子里去的,洞子又没有什么问题,就要用好。根据军民结合的原则,要调整一部分力量搞民品。三线军工企业到沿海地区或中心城市设窗口,有利于搞活企业。西部大开发战略就是他深入三线建设企业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并实施的。

   本文阐述江泽民等关于调整改造三线建设的思考并指导实施,从而为举步维艰的三线建设指明了根本出路。需要说明的是:一,文中所说指导调整改造三线建设的“江泽民等”,主要是指1989年6月以后建立的江泽民为核心,李鹏等为重要成员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二,本文论述调整改造是在总体评价三线建设“得大于失”前提下,简要分析三线建设失误与偏差展开的,不能论为拨乱反正。三,文章重点是阐明决策的作出及实施。

   一、调整改造决策是基于国内外形势重大变化和三线建设的重要失误和偏差作出的

   为什么要调整改造三线建设?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国际形势由严峻变为局势缓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国内外形势与开始三线建设的六、七十年代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中美以及中日已经正式建交。苏联由于长期军备竞赛,已经力不从心,被迫采取一些和缓政策。而我国和其它国家建交的已达110多个,国际威望得到很大提高。其次,在我国南部的邻国越南,美军已经撤出。台湾当局根据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已经不再叫嚣“反攻大陆”。这些周边国家和地区发生的重大变化,使我国不再面临大战威胁,三线建设也就不再有和帝国主义争时间、抢速度的紧迫需要。

   2,国内形势以“阶级斗争为纲”转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了改革开放的路线、方针、政策,东南沿海地区经济发展日新月异。按客观经济规律办事,提高经济效益,发展商品经济,逐渐成为各行各业追求的目标。这使长期对外封闭、靠计划经济体制投资、以昔日生产军工、能源、机械及初级加工产品为主,面临着资金匮乏,产品无出路困境的三线地区企业相形见绌。

   (二)三线建设出现的重要失误和偏差。

   随着国内外形势变化,三线建设过程中的问题逐渐地显露出来。

   1,从宏观来看,当年作出三线建设战略决策,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认识有误,对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现实性、紧迫性估计有些过重。“一直是战争不可避免,而且迫在眉睫。我们好多决策,包括一、二、三线建设布局,‘山、散、洞’的方针在内,都是从这个观点出发的。” 过分强调战备需要,违反经济规律,忽视经济效益,使有限的国家财力难以长期支撑。

   2,从微观来看,一是决策上(主要是“文革”期间)建设规模铺得过大,战线拉得过长,进程过快(“三过”)。二是布局上过分强调“靠山、分散、隐蔽(进洞)”,忽视现代化和长期生产要求。三是效益上忽视经济规律和科学管理,片面强调军事化管理,效益和配套水平、综合能力低下。四是在“文革”直接影响下,用蛮干取代科学态度,过分强调“先生产后生活”,不仅造成巨大浪费,还无法解决遗留的问题。

   对此,江泽民1991年4月视察四川时对遗留问题导致三线建设企业面临的困境看得更加清楚:(1)相当一部分设备陈旧、技术落后。五、六十年代的设备约占一半左右。全民所有制的预算内工业、企业拥有的固定资产净值率只占70%。例如,老工业基地重庆(当时隶属四川)只占67%。而且大中企业中,固定资产净值率在60%以下的占40%,有的企业只剩30%。(2)产品质量差,消耗高。同一些国家相比,能耗差距相当大。(3)专业化水平低,技术进步慢,新产品开发能力低,产品老化严重。以机械工业为例,“大而全”、“小而全”情况相当普通,技术密集型产业占的比重小,重庆这样的工业基地也只有9.8%。(4)企业综合经济效益差,多数企业处于“投入大、产出小”的状况。综合以上情况,他认为:这突出反映了我国工业技术比较落后的状况,是制约我国工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因此,今后十年要振兴工业,实现奋斗目标,就要下决心大力加强科学管理,走依靠科技进步的路子,使整个工业逐步走上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的轨道。

   三线建设之所以出现重要失误和偏差,其主要原因:一是三线建设开始前“‘左’倾错误在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上就存在并未得到彻底纠正,” 第二,党的一元化领导最后变成了个人领导,有的决策过程中“一言堂”,缺乏集思广益,科学论证。林彪等干扰破坏,加重了三线建设混乱局面。第三,日益发展的“左”倾错误和阶级斗争理论,使党中央把集中力量建设三线战略大后方也掺杂反对修正主义需要的因素。

   为此,引发了关于三线建设是“得大于失、还是失大于得、或者得失相当”的激烈争论。党中央、国务院经过多方面调查,反复研究作出结论,既充分肯定三线建设决策的正确性和实施中取得的巨大成绩,又指出了当年仓促决策和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的严重失误。

   二、调整改造战略决策作出始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施于改革开放过程中

   三线建设向何处去?这是关系我国经济全局发展、深层次实施国家经济战略和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问题。于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深入调查研究、集思广益,反复论证。

   1,科学阐明三线建设的历史意义,客观评价其历史作用。

   1991年4月,江泽民在四川先后视察了重庆、攀枝花、成都、德阳、乐山五个市和凉山自治州,而他视察的重点攀枝花钢铁公司、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德阳第二重型机器厂和西南物理研究院都是当年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4月22日,他在四川省委干部会议上讲话,“专门讲了这个问题”。认为四川已成为工业门类比较齐全,科教力量比较强的省份,对国家的稳定和发展作出了贡献。所以,要注意发挥军工企业的技术优势。因为四川集中了大批军工企业和科研单位,拥有数十亿元固定资产、数万台设备、数万名科技人员。这方面的潜力远未发挥出来。从当前国际形势来看,特别是海湾战争以后,我们对三线建设的重要性应当有进一步的认识。总的讲,毛主席作出的这个战略部署是完全正确的。是很有战略眼光的。8个月以后,他在视察贵州时再次肯定了表明“对三线建设应该加以肯定”的态度。认为经过40多年建设,贵州毕竟形成了比较可观的物质技术基础,尤其是三线建设以来,形成了061(航天)、011(航空)、083(电子)三大工业基地,有了一支比较强的科技人员队伍。充分发挥这些基础、基地和科技人员作用,对贵州发展的意义是难以估量的。由此可见,当年毛主席、党中央确定进行三线建设,总的讲这个战略步骤是正确的,是有远见的谋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经过去年的海湾战争,进一步向人们显示了它的正确性。虽然三线建设后来在实践中有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但应该看到,当时三线建设的许多设备是最好的。人员也是经过挑选的,大多是一些科技尖子和管理骨干,不少工厂的建设也基本上是科学的。

   与此同时,江泽民也明确指出:三线建设调整改造是为了更好地发挥其作用。三线企业可以在沿海设窗口,但决不能放弃这块基地,过去把山洞里冒汗的精密设备搬出来是对的,但没有经过慎重研究确定搬迁的企业,决不要随随便便往别的地方搬。他反复强调:经济建设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使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地发展。我们对三线建设工程进行调整,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发挥它们的作用。其实1985年他来贵州时,就赞成贵州三大基地可以在沿海设一些“窗口”,现在他强调“仍然有这个必要”。但要注意搞好“基地”与“窗口”的关系,不能让“窗口”把“基地”拉掉了,那样就不好了。实际上也是行不通的,确实需要搬迁的,也要很慎重、考虑周到,不能随便说搬就搬。

   他认为,还是要通过做过细的工作,使参加三线建设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工作人员安心在这里工作。其中,抓好三线地区的学校教育很重要,既有利于三线职工解除对孩子们学习的后顾之忧、安心地为三线建设做贡献,又能吸引学生们毕业后回到三线地区工作,以缓解这些地区接班人缺乏的问题。总之,一些三线工程单位在沿海建“窗口”,是为了更好地发挥三线“基地”的作用,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有明确的认识,虽然贵州经济还不发达,但三大基地是一股很大的力量,这是许多地方所没有的。要继续创造条件,充分发挥它们在贵州经济振兴中的作用。

   江泽民始终认为,发展包括三线建设在内的工业,要有一定的速度和规模,但更重要的是要靠科技进步,尤其要着力提高经济效益。特别是当时他到西南物理研究所看了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环流器一号”装置,听了老科学家介绍以后思绪万千。因为受控核聚变是开发人类新能源的尖端项目,一旦实现,地球上的全部海水就会成为巨大的燃料库,至少可供人类使用上百亿年。他坚定地表示:尽管目前工程技术上还有一些困难,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突破。此后,他在数次会见外宾时还高兴地介绍说,我们基础科学研究已经取得了各种成果,比如拿生物学来讲,我们首先研制出了人工合成胰岛素,我们掌握了原子能技术。人类目前的能源只局限于煤、石油和水利,它们终究是有止境的,至于说依靠原子裂变发电的核电站,使用的原料是铀,这种能源也是有止境的。人类将来有可能利用的潜力最大的能源,就是海水中含有的氚。现在我国正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我国西南部有个很大的研究所就在搞这个东西。当然搞这项研究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从理论上讲,实验需要有上亿度的温度。如果能按安徒生童话中所构想的那样,大家都把力量用在和平和发展上,我想人类会突破这个难关,真是那样的话,地球海水中的氚恐怕难以用完。

   江泽民特别强调,至于国防现代化,更离不开科学技术发展。他以海湾战争为例,说明这场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次科学技术的较量,使我们进一步看到科技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因此,在国防科技领域,我们要重点研究开发一些关键技术。掌握这些技术,是实现我国新时期军事战略的需要,也是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发展的需要。后来,江泽民对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关于重视核动力基础研究建设的报告》批示:今后我们还是要自己搞核电设备,不能老是买下去。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报告所提意见是有道理的。请在可能范围内支持一下核动力骨干实验装置的建设。

   2,正确提出调整改造三线建设的重要举措。

江泽民认为:(1)在工业生产指导思想上,要彻底扭转片面追求产值、数量的倾向,真正把实现企业技术进步、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品质、改善经济效益放到首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5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