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慕樊:婆娑

更新时间:2022-12-01 01:21:48
作者: 曹慕樊  
《恶树》:“枸杞因吾有,鸡栖奈汝何。乃知不材者,生长漫婆娑。”仇注引《世说》:“殷仲文视槐良久,叹曰:‘此树婆娑,无复生意。’”又引《诗传》:“婆娑,舞貌。”按,注家只图字面关合,便抄下来算作解释,无补于释义。我们看《世说》和毛诗传的“婆娑”,根本和杜诗这里的用意连不上。考察“婆娑”一词的种种意义,知道婆娑有相反两义。①是舞姿、生机旺盛等意义。②是休息、衰敝的意义。仇注并引相反两义,把人弄得不知所从。一看杜诗,就知道杜甫是用生长旺盛的意义。《文选·神女赋》刘良注:“婆娑,放逸也。”杜诗意和这个意义相近。诗后二句意说,不材之木,往往反而放肆生长起来。“漫”是加重语气的字,好像说“不受限制地”。《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之四:“青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这里对于“恶树”也是“怒火万丈”,当有所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577.html
文章来源:杜诗杂说全编/曹慕樊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