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慕樊:论“清词丽句”

更新时间:2022-11-23 11:41:58
作者: 曹慕樊  

   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

  

   《戏为六绝句》之五

  

   这首诗在《戏为六绝句》中是很重要的。通论六绝,见前《杜甫诗艺》中,兹专论此首。

  

   诗中以屈宋代表古代,实际指秦汉至建安。以齐梁代表近代,实际指六朝到唐初(通观六首,就会知道)。从宋到现代,人们对于这首诗的解释,一三四句都没有大问题(一句有两读:一读作“不薄今人爱古人”;一读作“不薄‘今人爱古人’”。今从后读),惟第二句人们都把“清词丽句”看成一回事,等于说“清丽的词句”。因此“必为邻”三字就须另寻着落,因为“为邻”必然是指两件事,一件事怎么可以叫“为邻”呢?于是有的人说“为邻”是说与古为邻,有的人又说是与今为邻。总之,都着眼于联系第一句中的今、古。我觉得第二句“清词”和“丽句”是两回事,“为邻”是它们的判断语。这一句是肯定叙述句,也没有省略。这样讲是合于杜甫的本意的。为此,必须证明第二句的“清词”和“丽句”是两个独立的词。“词”和“句”是互文,就是说,清词也可以说是清句。丽句也可以说是丽词。下面从六朝、唐、杜诗本身几个方面提出我的证据:

  

   先说六朝人的看法。把清、丽对举,代表两种文风,始于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篇》说:“若夫四言正体,则雅、润为本。五言流调,则清、丽居宗。华、实异用,唯才所安。故平子得其雅,叔夜含其润;茂先凝其清,景阳振其丽。兼善则子建、仲宣,偏美则太冲、公干。”又《才略篇》说:“庾元规之表奏,靡密以闲畅,温太真之笔记,循理而清通。”靡密即丽密,故与清通对举。《丽辞篇》范注中引刘光汉说:“魏晋之文,虽多华靡,然尚有清气;至六朝以降,则又偏重词华矣。”词华即指华丽之词。清和丽的本质(内涵)究竟指什么?《文心雕龙·风骨篇》说:“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这可以作为“清词”的说明。简单说,措词端直,表述明显(“深于风者,述情必显”),就是清词。反之,什么是丽词呢?可以用陈子昂的话来答复。丽词就是“采丽竞繁,而寄兴都绝”(《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这是他论齐梁诗的话。或者也可以用刘勰的“瘠义肥词”这句话来简单说明。

  

   再看唐代人的看法。在诗人中攻击丽词的首先是陈子昂,其次是李白。李《古风》说:“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他指的“大雅”,是屈、宋、杨、马。“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杨、马激颓波,开流荡无垠。”下文提出“清真”二字。“圣代复玄古,垂衣贵清真。”这又是把“清真”和“绮丽”对立起来。他论六朝文章,只推谢朓。说“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意中正是把“绮丽”撇开。除陈、李外,还有高仲武。《中兴间气集》评钱起诗说:“员外诗,体格新奇,理致清赡。芟齐宋之浮游,削梁、陈之靡嫚。”把“理致清赡”和“浮游靡嫚”对立起来,实质就是清、丽对举。肃宗时候,有个刘峣,他论文说:“词士之作,学古以抒情,属词以及物。及物胜则词丽,据情逸则气高。高者求清,丽者求婉。”无非是说,文词有清、丽两种。

  

   再看杜甫诗中有没有清、丽对举的材料?有。《八哀诗·李邕》说:“近伏盈川雄,未甘特进丽。”又说:“声华当健笔,洒落富清制。”特进,指李峤。李邕薄李峤的文章华丽,所以说“未甘特进丽”。杜一方面说李邕不满华丽的文词,一方面评李的文章说“洒落富清制”。可证在杜甫的概念中,清、丽是对立的。又看杜其他的诗,说清每和意相连。可知他所谓“清”,就是在表达上重意。如曰“诗清立意新”,曰“清诗近道要”,评李白的诗是“清新”,评孟浩然亦说“清诗”。杜甫许高适诗清,所谓“不意清诗久零落”。唐人说张九龄“一句一咏,莫不寄兴”,杜《八哀诗》论张诗说:“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论阴、何亦说,“阴何尚清省”。)我们在杜甫一千多首诗里面找不到一处把重气骨、薄绮丽的诗人的诗称为丽或绮丽的。也找不到一处把重词华、轻寄兴的诗人的诗称为清或清新的。这难道还不能证明:在杜甫的概念中,清词和丽句完全是两回事而不是一回事吗?

  

   但是杜甫和李白不同,杜甫是主张清、丽兼收,古今并用的。他赞成清词,也不菲薄丽句。他说了,他的实践也跟上了。元稹作杜甫墓志系,极论此意。原文说:“由是(沈佺期、宋之问)而后,文体之变极焉。然而莫不好古者遗近,务华者去实,效齐梁则不逮于魏晋,工乐府则力屈于五言。律切则骨格不成,闲暇(按:这就是杜所说的“清省”)则纤秾莫备。至于子美,所谓上薄风、雅,下该沈、宋,淹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又称杜“词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1〕。凡元所论,杜甫以七字包之:“清词丽句必为邻。”

  

   附记 ①清、丽对举,宋人亦然。刘克庄《后村诗话》新集卷三说:“唐诗多流丽妩媚,有粉绘气,或以辩博名家。惟陈拾遗、李翰林崛起,为一种清绝高远之言以矫之。”流丽粉绘、清绝高远是对立的。

  

   ②现在把这首诗的大意译述如下:

  

   杜甫说,我不菲薄现在的人爱好古人(的文辞),但是我认为,代表古代文风的“清词”,必须和代表近世文风的“丽句”结合起来才好。苟有一偏,转成流病。比如,(现代人)自以为高追屈宋,(他的作品)应该可以与楚辞并驾了,但按之实际,恐怕望齐梁的后尘还不及哩。

  

   〔1〕 元稹《杜甫墓志系铭叙》意在推重杜甫晚年的长律,大背白乐天“论诗书”之意。金元好问不以“元志”为然,故好问论诗绝句有云:“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珷玞。”但元微之对杜诗是另有一种看法的,其绝句云:“杜甫天材颇绝伦,每寻诗卷似情亲。怜渠直道当前语,不着心源傍古人。”(《元氏长庆集》卷十八《酬孝甫见赠十首》之二)这就和《墓志系叙》的论点大有径庭了。《墓志系叙》是据《戏为六绝句》立论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75.html
文章来源:杜诗杂说全编/曹慕樊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