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学:论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语言基础——对现行《宪法》语言条款的再阐释

更新时间:2022-11-22 23:52:45
作者: 王建学  

   摘要:通用语言文字是现代民族国家建构的基本要素,语言条款构成现代宪法的重要内容。我国现行宪法基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采取“通用语言+地方语言”的双重结构。不同于偏重语言自由的德国模式,它更接近偏重国家建构的法国模式。国家一方面必须推行通用语言,从而夯实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语言基础,另一方面也应尊重各民族的语言自由。通用语言与地方语言的和谐共存要求在宪法审查中把握好审查基准。法国宪法审查采取官方语言在公共领域的独占性标准,我国备案审查在兼顾语言自由的同时应当坚持通用语言的不可取代性。在不断推进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过程中,必须兼收并蓄借鉴比较法,充分阐释宪法语言条款,从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语言宪法体系。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语言权;备案审查

   《法学论坛》2022年第6期(第37卷,总第204期)

  

   目次

  

   一、问题的提出

  

   二、通用语言作为统一国家建构的基础

  

   三、对我国宪法语言条款的另一种解释

  

   四、两种语言在宪法审查中的关系基准

  

   结语

  

   一、问题的提出

  

   “巴别塔”的传说揭示了通用语言对于一个国家或民族的重要性。语言区隔构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扰乱共同任务或目标并使之不可能实现。更有甚者,通用语言的有无在终极意义上决定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存亡。在人类历史上,由于缺少通用语言而国家分裂、人民四散的情形不断上演,正如巴别塔的结局那样。不同的是,我国早在秦朝就基本实现了“书同文”,由于语言文字的统一性,中华民族在悠久的历史传承中形成了统一的基因。所以,学者往往认为,“书同文”和“语同音”不仅具有政治文化信息交流和治理的功能,而且还共同创造出“士”这一政治文化精英共同体,并在其当中维系并发展着一种能够打破农耕社会天然形成的“地方认同”之局限的“国家认同”,从而,通过这一政治文化精英共同体在此种“国家认同”之下的相互认同,强化了中国各地之间的联系和国家的统一。

  

   近现代世界逐渐形成了以民族国家为主体的基本格局。通用语言成为民族国家建构的基本要素,它既是国家统一的必要载体,也是国族认同的主要纽带。由于语言问题的重要性,各国宪法纷纷写入语言条款。在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有183个(占94.8%)在宪法或基本法中规定了特定的语言条款,在142部成文宪法典中,有79部(占55.6%)规定了官方语言。我国自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就开始规定语言条款,这一做法得到1954年以来四部宪法的延续和继承。其中,现行1982年宪法的语言条款最为丰富,它基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一方面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第19条第5款),另一方面也宣告“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第4条第4款)。

  

   随着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不断推进,通用语言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指出:“语言文字作为文化的重要载体,已成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背景下,进一步贯彻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一件大事。”然而,在推进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过程中,应当如何处理通用语言与地方语言的关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近两年的备案审查工作报告中,从涉宪性与合宪性的高度连续披露了涉及语言问题的审查案例。显而易见,此类问题的解决不仅涉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民族区域自治法》,更在根本上涉及《宪法》的语言条款。

  

   随着实践发展,显然有必要对宪法语言条款进行系统解释,特别是为备案审查提供有力的宪法释义学支撑。然而,既有释义学研究不仅非常薄弱,而且多基于德国实践与学理限于基本权利的视角。最近一两年,学界逐渐意识到语言在国家建构中的重要性,从政治学、社会学、民族学等角度涌现一批力作,但法释义学研究仅指出语言对国家塑造的重要性,却未能提供有说服力的解释方案。因此,本文尝试从国家建构的角度重新阐释现行宪法的语言条款。在内容上,本文主要以法国宪法为参照系,在方法上更多借助体系解释和社会解释。希望此种思路、方法和素材能够促进现行宪法语言条款的研究,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二、通用语言作为统一国家建构的基础

  

   现代宪法对于语言问题大抵有两种态度:一是偏重个人自由并保障语言权,比如德国;二是偏重国家建构和推行通用语言,比如法国。以德国宪法的一般人格权、言论自由等条款寻求语言权保障固然具有启示意义,但不容否认的是,德国基本法并无明示的语言条款。相比之下,法国自大革命以来将通用语言作为国家建构和创制共和的基本要素,而且其现行1958年宪法逐步确立了“官方语言+地方语言”的双重结构。这种基本差异决定了,法国样本对我国宪法更具比较和借鉴的价值。因此,本部分从法国宪法出发分析通用语言对统一国家建构的重要价值。

  

   (一)大革命、国家建构与通用语言

  

   法语对法国国家建构和民族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旧制度前期,法国缺少统一的语言,各地方大都有自己的方言且多属不同语系,在书写和发音上不完全相同。语言的差异又与多元的群体认同相互强化,讲奥克语的普罗旺斯人、讲布列塔尼语的布列塔尼人等几十种不同语言的群体,普遍缺乏法国人的集体观念。为促进国家整合并推行中央政令,国王弗朗索瓦一世1539年9月28日颁布了旨在统一语言的首部法律即“维莱哥特雷法令”(l’ Ordonnance de Villers-Cotterêts),规定行政和司法文书必须以法语书写。此后,独尊法语、罢黜方言逐渐成为基本政策,且随着旧制度的中央集权不断加强。一种语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和一个国王,通用语言促进了民族形成、国家建构和王权巩固。但语言具有历史性,统一语言运动并未完全消除语言的多元化。即使在中央集权最盛的路易十四时期,“法语虽然是事实上的官方语言,但其使用范围仍然局限于王宫贵族及文人圈内,说法语的人数不足一百万”。

  

   1789年大革命不仅是政体革命,也是社会革命,更是语言革命。它不仅推翻了君主制和旧制度,而且尝试以人权、民主、共和等新的宪法理念塑造全新的国家和社会。但革命者很快发现,语言四分五裂的情况严重阻碍了其政治雄心。因此,彻底改变既有语言状况就成为迫切的政治任务。革命者一连出台十几部有关语言的法律,广泛涉足政治、行政、教育、文化、宗教等各个领域。使用法语不仅是革命者的象征,更成为热爱共和国的表现。如救国委员会成员巴雷尔(Bertrand Barère)所说:“如果公民们不知道国语的存在,是对祖国的背叛”,讲法语成为一种爱国行为,也是实现国家统一、走向共和的需要,“在统一而不可分割的共和国里,应当使用统一的、代表自由的语言”。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将通用语言和民族国家联系到一起。

  

   大革命推翻了旧制度的很多方面,但唯独延续了其中央集权传统。在语言问题上,大革命不仅延续了独尊法语的政策,而且将其推到极致,只有统一语言,才能真正实现共和革命之下的国家建构任务。因此,法语与地方语言的冲突变得异常激烈,达到了前者消灭后者的程度。尽管1789年《人权宣言》宣告了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等一系列天赋人权,但语言显然不在其列。如学者所言,“首先使用‘祖国’(partrie)一词的革命分子8月26日以法语发表《人权宣言》(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 de 1789),法语由革命的语言跃升成为自由的语言,跨越国家、民族、地域甚至时代的藩篱。”在实现国家建构的过程中,通用语言成为宪法爱国主义的象征,并且与主权、民族和国家的单一性等通行的宪法理念紧密结合在一起。

  

   这种观念不断强化了法语作为通用语言的地位。特别是进入第三共和以后,宪法和政治秩序趋于稳定,中央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推行法语、消灭地方语言,打击和处罚后者的使用。因此,法语真正确立了其作为官方语言一统天下的地位,在各种公共场合以书面和口头方式得到使用。如学者所说,“大革命开启了法国民族语言政策的新纪元,第三共和国则得益于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而完成了统一民族语言的宏大工程,同时也成功地将全体国民融入共和制下的法兰西民族共同体之中。法语从‘先生的语言’到法兰西全体公民的语言的漫长历程充分体现了民族语言问题的政治内涵。”尽管在第三共和时期,学术界开始关注保护地方语言的必要性,国家排挤和打压地方语言的政策也受到诟病,但法语已经在事实上成为通用语言,并完成其国家建构的历史使命。

  

   (二)官方语言与地方语言先后入宪

  

   在长期有力的推行之下,法语不仅在法国国内成为事实上的通用语言,而且成为法语国家的共同纽带和具有重要影响的国际性语言,因此,法国现行1958年宪法在制定时并未规定法语的地位。但随着形势的发展,法语的“内忧外患”逐渐显现。在国际上,法语的影响力不断下降,受到英语日益强势的竞争;在国内,法语并未覆盖全体国民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并且在新闻媒体、广告商标等日常使用中受到英语的蚕食,一系列英语词汇借助外来语的形式侵入法语。与此同时,对地方语言的长期打压也产生了反作用,保护地方语言的呼声日益强烈,并且与欧洲和世界上保护地方和少数民族语言权的运动相互呼应。为捍卫法语纯洁性和维护法语的地位,法国议会在1975年制定《法语使用法》。因由巴斯(Pierre Bas)和洛里奥尔(Marc Lauriol)二人共同提案制定,所以又称为“巴斯-洛里奥尔法”(Loi Bas-Lauriol)。这是现行第五共和首次针对法语使用进行立法,明确将公益广告和商业广告等使用法语作为强制要求,并规定了若干保护法语的措施。

  

该法的适用范围尽管已经相当广泛,但仍然存在一定死角。因此,负责法语国家事务的部长塔斯卡夫人(Catherine Tasca)在1992年经广泛征求各方意见试图制定新的《法语使用法》,但种花得柳反而促成了法语入宪。一方面,尽管法语是事实上的官方语言,但毕竟缺少宪法明文,因此,需要将法语写入宪法来确立和稳固《法语使用法》的规范基础。另一方面,恰逢法国为了配合1992年2月7日所签署的建立欧洲联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而启动了修宪程序,但加入欧盟也造成了一种矛盾:法国需要不断走向国际化,但同时却必须承受国际化对民族国家及其语言的冲击。因此,在批准欧盟条约的过程中亟需确立法语的宪法地位,从而发挥其维系民族和国家认同的基本功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