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年:中国如何避免与美国的“修昔底德陷阱”?

更新时间:2022-11-22 23:16:15
作者: 郑永年 (进入专栏)  

   美国的中期接近尘埃落定,接下来应如何看待中美关系这几年的发展?两国关系又将面临怎样的不确定性?这些成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这次讲座围绕着“修昔底德陷阱”——即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的创始人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来展开论述中美关系。修昔底德是古希腊的一位历史学家,他写了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叫《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书中作者提出了一个命题:为什么雅典跟斯巴达两个国家会发生战争?他认为,斯巴达作为一个现存的邦国,雅典作为一个新兴的邦国,是雅典的崛起和斯巴达的恐惧最终导致战争的不可避免。

  

   艾利森和他的研究团队围绕着这样一个命题,统计了人类过去500年间发生的各种主要战争,发现新兴强国跟现存强国之间一共发生了16次冲突和权力转移,其中12次发生了战争,只有4次没有发生战争。因此他得出结论,认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

  

   这个观点提出后,学术界争论很多。我个人认为他把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关系与当前的中美关系进行对比不太妥当,有些迂腐,这就相当于要回到春秋战国时代国家间的关系来分析当代的国际关系问题。

  

   雅典和斯巴达是两个小国之间的战争,今天的中国跟美国是两个大国,而且是两个核大国。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两个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尽管如今的俄乌战争正在核战的边缘——乌克兰虽然没有核武器,但因为这场战争实际上是俄罗斯跟北约之间的战争,两边实际上都直接或者间接地拥有了核武器。俄罗斯如果真的像西方一些国家所说的会使用战略性核武器,那么战争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因为北约和美国很可能会有所反应。同样,中美之间的关系亦是如此,所以不能简单地把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关系应用到中美关系上。

  

   然而我们也不能完全忽视这个命题,因为历史上战争确实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了。没有人喜欢战争,但为什么战争还是发生呢?习近平总书记也特别强调过我们要避免两个陷阱,对内的是“中等收入陷阱”,对外就是“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强调中美之间要处理好大国关系。刚刚过去的二十大,是在国际环境发生巨变的情况下召开的,但我们还是继续强调追求和平与发展。追求和平与发展表明我们要避免中美冲突,也就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回到修昔底德陷阱的概念,我们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美国恐惧于中国,这种恐惧感是怎么来的?

  

  

   中美关系现状:美国的恐惧从何而来?

  

  

   美国对中国的恐惧,有几大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美之间的GDP差距在缩小。中美之间的经济差距确实在缩小,去年(2021年)美国的GDP总量是23万亿美元,中国GDP总量是17.7万亿美元,中国的GDP相当于美国GDP的77%。对中国来说,这确实是了不起的进步。实际上,如果按照PPP就是购买力平价来计算,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在2014年超过美国了。

  

   图1:2002年-2022年中国,美国和欧盟全球GDP占比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Statista

  

   当然我们自己也要意识到,不要过分关注GDP总量,不要唯GDP总量论。GDP总量有实际上的意义,但不能高估,因为我们的人均GDP比美国的人均GDP还差得很远,美国的人均GDP去年已经接近了7万美元,我们的人均GDP去年只有1.2万美元。从发展的角度看,我80年代初上北大时,中国的人均GDP还不到300美元,现在到了12,000美元,是很明显的进步。但1820年的中国GDP占世界的1/3,当时的印度也占了差不多30%,而当时西欧七个国家包括英国在内只占世界GDP的7%,但是到了1840年,我们在鸦片战争中就被英国打败,1860年再一次被打败。中国GDP总量比英国大得多,但被英国打败;而印度更糟糕,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全部沦为英国的殖民地。所以GDP总量并不能决定一切。

  

   第二,中国在区域军事上有相对优势。从军费来看,实际上中国的军费要远远少于美国,去年美国的军费是7,780亿美元,中国只有2,520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1/3。不过,并不是不到1/3就不重要了,因为中国跟美国的军费支出用途是非常不对称的,美国军费用于维持全球性霸权,而中国的只是用于区域性的国防。

  

   美国现在非常担心的是中国海军,中国有355艘舰艇,而美国只有305艘舰艇。美国有60%的舰艇布置在我们印太地区,也就是说美国能用来对抗中国的舰艇只有180多艘。美国要维持一个全球性的霸主地位,那么他要在任何地方都以保持绝对的优势为目标,因此对于中国军事实力的增强感到不安。

  

  

  

   图2:西太平洋中美海空军事力量对比 (资料来源:美军印太司令部)

  

   第三,美国深刻的内部问题得不到解决,使得其以自由民主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和基于其之上的意识形态不断衰弱。1990年代初苏联垮掉以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片乐观。弗兰西斯科·福山(Francis Fukuyama)写了一本《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他认为美式的自由民主政体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也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后的一种制度。但是没过几年西方世界本身就发生问题了。今天的西方已经全然没有了当时那样的信心了,主要是因为西方的民主一直在演变,演变得很难治理。美国的民主早期是精英民主;到后来是中产民主,二战以后美国中产阶级达到60%多甚至70%,中产是民主稳定的力量;现在的美国中产从1980年代以后一直萎缩,萎缩到不到50%,中产民主因此演变成民粹民主。

  

   这种现象不止存在于美国,也在其他民主国家发生。社交媒体时代的民粹民主已经导致了很多没有从政经验的“政治局外人”的崛起,特朗普就是个典型人物,现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是。这些人是民主选举出来的,但很多确实没有从政的经验,导致本国内政外交上的问题频发。西方现在的问题,实际上就是缺少一个有效政府。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一个有效政府,因为社会经济在变化在发展,必然会出现问题,甚至是严重的问题,一旦出现问题,就必须有一个有效政府来解决。但在民粹民主时代,西方的政党政治已经难以产生一个有效政府。

  

   政党方面,英国传统上有个词叫“忠诚的反对派”(loyal opposition),但现在已经没有了忠诚的反对党,反对党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所以,福山说现在的反对党是在互相否决,是否决党。例如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是互相否决的,国会议会就成为一个吵架的地方,很难出现一个有效政府。在没有一个有效政府的情况下,就很难去解决很多的问题。美国内部出现了问题就想把注意力转移到外交上,但这样做不仅没有解决美国的内部问题,反而经常恶化内部问题。

  

   第四,从外部看,西方式民主的推行也遇到了巨大的问题,主要体现在意识形态和制度两个层面。美国1945年以后到处推行民主自由制度,但实际上几十年来海外推行的民主就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名义上二战以后美国最成功推广的两个民主国家是德国和日本,但很多学者认为德国、日本即使美国不占领也会变成民主国家——因为日本早在二战以前就有民主运动在发生了,德国更不用说,本来就是西方的一部分。美国占领这两个国家加快了这两个国家的民主进程,使这两个国家尤其是日本更具有西方色彩。

  

   最近几十年,美国推行民主就没有成功的例子。尤其是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失败,美国利用反恐机会推广其民主制度,但是没有一个成功。去年美军从阿富汗撤退完全改变了人们对美式民主的看法。

  

   美国内部问题和推广民主上的失败更彰显了中国制度的崛起。实际上,美国并不怕中国的经济发展,他们最害怕的是中国这一套不同的制度体系的崛起。中国的制度体系被视为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挑战。

  

  

   中美关系大趋势:美国推动世界两极化

  

   从特朗普时期以来,中国跟美国的关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朗普时期发动了贸易战,他作为商人,主要还是着眼于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国家与国家之间如果能用美元或者说用货币能解决的问题,还有解决的可能性,但一旦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很多问题就很难解决了。中美两国关系近年来就是这样演进的。

  

   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制定了对中国的四个“分化”战略:一是把中国共产党跟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二是把中国共产党跟他的领袖集团分开来;三是把汉族跟少数民族之间分开,少数民族主要是新疆、西藏等问题;四是把大陆的华人跟海外和境外的华人分开来,把大陆华人特意称为(Communist Chinese)。

  

   如果说特朗普是想多拿一点钱,那么拜登就更加注重意识形态之争。拜登执政以来,美国的策略就是要把世界两极化,即所谓“一个世界,两个中心”,就是一个以美国为核心的中心,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中心——也有人说是以中国-俄罗斯为核心的中心;还有所谓“一个世界,两个市场”,一个以美国为核心的市场,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市场。

  

   美国的冷战派希望把中美关系引向过去美苏之间那样的关系,从意识形态上分割成两个阵营。具体表现在高科技的封杀,尤其表现在芯片上进行封杀。不过,这种封杀还是轻微的,严重的是现在美国开始转向系统脱钩。

  

   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把近代以来的科技比作一座山,这座山便是人类文明几千年的积累,所有国家包括我们中国的四大发明都对这座山做出过贡献。但是近代以来,首先是西方欧洲国家把持这座山,后来是美国把持这座山。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和西方接轨,等于我们也上了这座山。“系统脱钩”是比“卡脖子”要严重很多的问题,“卡脖子”只是意味着美国不让中国在这座山上往上爬了,而“系统脱钩”是说他们要把我们从这座山上赶下来。事实上,美国的系统脱钩已经导致中美在很多领域都在不断较量。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