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晓求:中国式现代化的经济基础和金融的作用

更新时间:2022-11-22 23:02:49
作者: 吴晓求  

   本文为吴晓求2022年11月4日在“中国式现代化的财政金融支持体系”系列讲座首场演讲的演讲实录。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院长庄毓敏主持此次演讲。本文转自11月21日“人大财政金融学院”微信公众号。

  

   庄毓敏: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下午好!为扎实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把党的二十大精神讲准、讲深、讲透、讲活,把中国式现代化伟大实践融入新时代思政课堂,财政金融学院全面推进形势与政策课改革创新,积极打造中国式现代化大讲堂学科示范课,开设“中国式现代化的财政金融支持体系”系列讲座课,特邀一级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学科带头人等名师名家主讲,带领同学们从学科的视角切入,深入学习领会党的二十大精神,深刻认识领悟中国式现代化的重大意义、本质要求与鲜明特色,引领同学们感悟责任、担当使命,青春向党、不负人民,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勇当开路先锋、争当事业闯将,成长为有理想、敢担当、能吃苦、肯奋斗的新时代好青年。

  

   今天是系列讲座的首讲,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了吴晓求教授为大家阐释中国式现代化与金融的作用。吴晓求教授是我国著名金融学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教育部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一级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在宏观经济、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等领域,有深入独到的研究,是我国经济学界在资本市场研究中有重要影响力的专家,也是我国资本市场教学、科研、人才培养和理论研究的重要开拓者。

  

   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吴晓求教授带来精彩的讲座。

  

  

   吴晓求:各位老师、各位同学,非常荣幸学校和财政金融学院党委让我来做二十大系列报告的首讲。刚才院长和书记告诉我在八百人教室的现场主要是财政金融学院一年级本科生,线上还有硕士生、EMBA和博士生。我以人民大学教师的身份,欢迎在八百人教室的财政金融学院一年级新生能够到人民大学度过你们人生最辉煌、最宝贵的时光。

   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人民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又是人民大学最好的学院之一(这里必须要加上之一,否则会得罪其他学院)。人的一生能在一所顶级大学度过他(她)的青春年华,又能在自己心仪的专业学习,应该说是一生的荣幸。今天我不是来给大家作入学教育的,学校的书记校长以及学院院长书记都作了系统的入学教育,对人民大学有系统介绍。学校人事人才部门不久前曾请我给新入职的教师做一场报告,介绍了人民大学的情况。我告诉他们,到人民大学来任教职,是正确的选择。人民大学具有难得的包容精神和实事求是的态度,是一所有理想的大学。我告诉新入职的教师,你们的职业选择是正确的。在座的同学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二十大报告对未来的中国做了很好的战略部署,内容丰富,高瞻远瞩,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理解。因为内容丰富,我不可能对二十大报告作全方位解读,我也没有这个水平。我重点是从金融的角度对中国式现代化中金融的作用,谈谈个人的认识。主要讲三个问题。

  

   一、如何理解中国式现代化

  

   二十大报告对中国式现代化有了准确而全面的概括: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报告定义了中国式现代化这五个要点,同时又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既体现了世界各国公认的现代化的基本内涵,同时更具有中国的特点。这如同我们的市场经济一样,走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这其中,既体现了市场经济的一般原则,具有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内涵,又是人类社会探索市场经济道路的一种新探索。我们不是模仿、照抄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所走过的市场经济道路,而是根据中国的国情进行创造性探索。中国式现代化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样,既体现了人类社会的共识和人类社会的文明成果,又走了一条中国的发展道路。实践表明,把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是我们成功的法宝。

  

   中国式现代化如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样,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智慧——勤于学习、善于改造、敢于创新,同时又充分吸收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是我们前行的基石,是我们创新的起点。创新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海市蜃楼,是基于人类已有文明成果的积累和丰富的实践基础。为什么提出中国式现代化这一概念,就是基于这样的思考。

  

   中国式现代化首先要体现国际社会一般认知的现代化内涵。国际社会所认知的现代化,有多重指标体系。在这多重指标中,有一个核心指标,那就是现代化国家首先应是一个发达国家,是发达国家当然也就是高收入国家。所以,高收入国家、发达国家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基础内涵。我们要实现中国式现代化,首先就要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并成为发达国家。

  

   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权威国际机构对发达国家标准都有自己的定义。一般认为,高收入发达国家的基本门槛是人均GDP应超过12500美元。2021年中国GDP 114万亿人民币,当时的汇率是6.29(1美元兑换人民币6.29元),按照这个汇率计算,2021年底中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2000美元,离12500美元的基础标准只差一点点。最近一个时期,股市和汇市波动很大,人民币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贬值,1美元兑换人民币曾经一度突破7.3元人民币,之后央行进行了干预,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有所回落。长期看,人民币有稳定的信用基础。在计算人均GDP时,汇率波动是要考虑进去的。有人会问,我们为什么会要用美元做计量货币?这是因为国际上在衡量一国经济发达程度和富裕水平时通行的计量货币单位,易于比较分析。如果都用各国货币计量,则难以比较。从这个指标看,我们与高收入国家现在还是有一些差距的。考虑汇率因素影响,2022年人均GDP用美元计算可能会略有减少,当然用人民币计算则是增加的。

  

   这只是一种短期现象。按照二十大报告对未来中国两步走的战略安排,到2035年要把中国建设成现代化国家,到2050年要建设成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二十大报告重提了未来中国两步走的战略目标。小平同志在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以及到下个世纪中叶,成为中等发达国家。

  

   四十多年过去了,因为我们走了改革开放的路,走了市场经济的路,中国经济发展非常顺利。小平同志期待的到下个世纪中叶,也就是2050年成为中等发达国家的目标,在二十大报告中提前到2035年实现,提前了15年。我确信,在“十四五”时期,我们完全可以达到被认为是高收入国家经济指标的基本门槛,到2035年成为中等发达国家。

  

   一般认为,国际上现在共有36个发达国家。这36个发达国家首先当然跨越了人均GDP这一基本门槛。除此之外,成为发达国家,还必须实现相关社会性指标,包括生态环境、人均预期寿命、教育水平、法制基础、贫富差距、创新能力和国际影响力等一系列社会指标。所以,中国式现代化的实现过程,也就是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过程,不是单一指标的突进。

  

   过去,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包括土地、空气、水资源、河流、海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改善环境,走绿色发展之路是我们未来面临的艰难任务。

  

   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现在处在世界先进行列。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人的人均预期寿命很短,大约40岁左右。那个年代战争频发、经济发展水平低、粮食供应不足、医疗卫生体系落后,人们的预期寿命很短。2021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78.2岁,女性比男性略高一些。在人均预期寿命这一指标上,我们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高教育水平、改善教育条件,但中国的教育状况离中国式现代化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让适龄儿童和青少年接受很好的教育,仍然是中国教育面临的最大任务。我们要着力改善中国的基础教育,应该逐步把九年义务教育延长到十二年,这是现代化国家的重要内涵。我们要对农村偏远地区的基础教育加大投入,让每个适龄儿童和少年都能上得起学。

  

   虽然人均预期寿命较高,但中国的医疗资源短缺,医疗体系是脆弱的。要大力改善医疗卫生体系,提升人们的健康水平,让所有人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医疗保障。

  

   法制要进一步改善。十八大以来,中国法制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中国法制建设的重大进步,对保护人们财产权,保障市场主体的平等性有了坚实的法制基础。十八大以来反腐取得了重要成果,清洁了我们的社会环境,把原来扭曲的价值观给扭回来了。但中国的法制观念、法治水平离中国式现代化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一些地方乱作为、胡作为的现象屡屡出现,出台一些和法律相抵触、相违背的政策。中国式现代化一定是法制的现代化,是法治国家的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还必须要有极强的创新能力。没有创新能力经济社会就会停滞,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就缺乏源源不断的动力。创新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重要保障。有些国家曾经接近、达到甚至超过发达国家的标准,但是由于创新能力不足,腐败严重,加上政策严重失误,不少国家停留在或退回到中等收入国家,学术界把这种现象称之为“中等收入陷阱”。

  

   历史上,在迈向现代化国家过程中,有些国家要么迈不过去,进入“中等收入陷阱”,要么短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一度成为高收入国家,但在较短时间内又退回到中等收入国家。我们要总结这些国家的教训,避免走弯路、进“陷阱”,防止出现他们的失误和曲折。

  

   从一个低收入国家到发达国家,只有少数国家成功了,韩国是个典型的案例。韩国在上世纪50年代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通过近70年的努力,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发达国家。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给韩国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韩币大幅贬值,经济萧条,一方面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的严苛条件,渡过难关;另一方面积极创新,坚定不移地走开放之路,韩国从危机中走出来了,成为发达国家。创新对一个国家迈向发达国家极为重要。这里的创新,是多方面的创新。

  

首先是技术创新。中国要建成现代化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基于技术进步的产业迭代是基本路径。我们不可能停留在低端产业,也不可能通过资源型企业把中国带入现代化。我们必须进行技术创新,推动产业的升级换代,提升经济竞争力。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在于技术进步和高科技产业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2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