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斯汀 泰勒:全球卫生法:一个定义和重大挑战

更新时间:2022-11-20 01:11:05
作者: 高斯汀   泰勒  

   内容提要:由于飞速的全球化,人们对一套连贯的全球卫生法及其治理体系的需要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本文探讨了当代全球化对人体健康造成的健康危害;为了推动民众健康的公平发展,本文还探讨了全球卫生法促进有效多边合作的迫切需要。本文首先提出了“全球卫生法”作为新兴领域的首个定义。在阐述由该定义所界定的核心特征后,本文考察了全球卫生法以公正有效的各种方式充分发挥其潜能的“重大挑战”。

   关 键 词:全球卫生法  公共卫生法治  流行病  全球治理  全球化

  

  

   直到最近,学者们才对“公共卫生法”进行认真的讨论,① 包括该领域的定义和理论。② 这一学术话语考察的是国家和民间社会在国内健康促进和疾病预防方面的作用。一些重要的新兴文献涉及卫生的国际层面,③ 但是我们称作“全球卫生法”的领域没有类似系统的定义和阐述。在本文中,我们旨在通过定义全球卫生法和描述重大挑战来填补这一空白。鉴于飞速和扩张的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关键特征,人们对一套连贯的全球卫生法及其治理体系的需要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④

  

   我们首先讨论的是当代全球化对人体健康造成的健康危害;为了推动民众健康的公平发展,本文还探讨全球卫生法促进有效多边合作的迫切需要。随后,我们对作为新兴领域的“全球卫生法”提供了一个定义。在阐述由我们的定义所界定的核心特征后,本文进而考察全球卫生法以公正有效的各种方式充分发挥其潜能的“重大挑战”(法律、政治和社会方面)。

  

   一、公共卫生全球化与全球卫生治理

  

   人们普遍认识到,当代全球化正在对世界各地民众的健康产生深远的影响。虽然不断增强的全球一体化并不是一个全新的现象,但它对全球公共卫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⑤并正给国际法和国际政策带来新的挑战。

  

   全球化可以被广泛地理解为一个进程,其特点体现在经济、政治、技术、文化和环境等一系列社会领域的变化之中。这些全球变化的进程正在重构人类社会,进而开启健康和疾病的新模式,并重塑影响健康的各种决定因素。事实上,贸易、旅行、通讯、移民、信息和生活方式的全球化模糊了国家卫生与全球卫生之间的传统区别。越来越多的人类活动对世界各地的人民产生了深远的健康影响,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免受这些影响。全世界的社会成员在卫生安全方面相互依存和相互依赖。

  

   在一个不断变化和相互依存的世界中,考虑到人类迁移、聚集和贸易的增加,传染病的传播是可以预料的。但是,当代全球化还带来了其他各种各样的健康风险,这些风险是不可预测的,同时也正引起政治领导人的关注。工业化国家曾对非传染性疾病不堪重负,但非传染性疾病现在已成为全世界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原因,并日益影响着来自资源贫乏国家的人民。慢性疾病(例如心血管疾病、癌症和糖尿病)因诸如食用高脂肪/高热量饮食、保持久坐的生活方式、吸烟和饮用酒精饮料等人类行为而恶化。工业化、城市化、经济发展和日益全球化的粮食市场进程导致了行为的协调一致。⑥曾经主要在工业化国家具有文化吸引力的东西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⑦

  

   特别要强调的是,跨国公司对食品、烟草、药品、消费品和卫生保健的全球消费具有重大的影响和权力。这些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和交付造成了跨越国界的健康危害,但往往又能逃避国家法的审查。因此,国际社会需要制定有效的办法,以确保商品和服务在国际贸易流通中的质量和安全。最近关于受污染的鱼类、含铅的玩具和腐坏的宠物食品的案例证实了国际贸易带来的风险,这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国家监管机构的管辖范围。

  

   全球化从多个方面深刻地影响着卫生保健服务。国际贸易法和知识产权法影响着中低收入国家切实获得基本药物和疫苗的能力。感染艾滋病毒/患有艾滋病的穷人能够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这一例证体现了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所具有的政治和人道主义影响。与此同时,通过不道德的招聘做法和市场力量的“推拉”(push and pull),医生和护士正在向发达国家迁移,这将使穷人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来维持卫生保健系统的正常运转。⑧

  

   这些和其他全球化力量加剧了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卫生差距。事实上,渗透和加深全球不平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全球化给卫生带来的一些最重要的影响,其途径包括强迫贫穷国家私有化、征收使用费和在诸如卫生服务和药品分销等领域采用贸易自由化政策。在这个全球化时代,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平等。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在过去数年间都发布了关于人类发展的报告,以突出急剧增长的不平等问题。⑨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报道称,人类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倒退”,即世界上18个最贫穷国家的人类发展指数(一项衡量幸福的标准)得分低于1990年。⑩收入是决定贫穷国家卫生状况的主要因素,今天的巨大不平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严重的全球健康威胁。

  

   全球化凸显并在相当程度上复杂了建立有效的全球卫生治理机制的必要性。总的来说,卫生决定因素的日益一体化和国际化导致主权国家通过单边国家行动保护其民众健康的实际能力迅速下降,从而加剧了国家间国际合作的需要。(11)

  

   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国际社会日益重视全球卫生挑战的范围和规模,这反映在全球卫生领域不断增加的行动者。例如,近年来,活跃在卫生领域的国际机构激增。在联合国全系统(comprehensive UN system)内,主要参与卫生工作的重要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国际劳工组织和世界银行。

  

   在联合国全系统外,区域机构和国际组织对全球卫生的兴趣也有类似的增长。越来越多的非国家行动者也引发并促进了国际社会对全球健康的日益关注。这些国际卫生领域的非国家行动者包括各种各样的基金会、宗教组织、非政府机构和营利组织,例如对国际卫生政策具有强大的影响的制药行业。包括各种全球卫生行动者的创新卫生联盟(例如卫生研究关系网以及最为重要的公私伙伴关系)也变得愈发普遍并对卫生政策产生重要影响。我们迫切需要政府、企业、民间社会和其他行动者之间建立更加有效的集体行动,因为卫生决定因素越来越受到卫生部门以外的复杂因素的影响,包括冲突、环境恶化、贸易、投资和犯罪活动。

  

   除了国际卫生领域的行动者激增以外,当代全球卫生的特点是资金的数量和来源不断增加。由于公共和私人捐赠的大幅上升,全球卫生领域的资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12)目前,全球卫生的资金来源有多个,包括双边援助、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资助、国际组织的定期预算以及新的专门筹资机制,例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免疫国际融资机制。

  

   人们普遍承认,目前的全球卫生治理体系不足以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广泛挑战和机遇。(13)人们还逐渐意识到,全球卫生有效治理的一个必要手段是通过全球卫生法律体系,而建立这样一个体系需要国际法对其现有规则、制度机制和合作形式进行创新。

  

   二、作为新兴领域的全球卫生法:一个定义

  

   我们对全球卫生法的定义如下,本章其余部分将解释这一定义的显著方面:“全球卫生法是一个包括法律规范、程序和机构在内的领域,它为全世界人民达到尽可能最高水平的身心健康创造必要条件。该领域致力于在包括国际组织、政府、企业、基金会、媒体和民间社会在内的重要行动者间促进对公众健康产生重大影响的健康增益行为。全球卫生法的机制应鼓励投资研发,调动资源,设定优先事项,协调活动,监测进程,制定激励措施并执行标准。这一领域的研究和实践应以总体社会正义为价值指导,这一价值要求卫生服务的公平分配,特别是造福于世界上最贫穷的民众。”

  

   全球卫生法领域主要涉及两方面:其一,国际公法的正式渊源,例如包括确立国家对其民众健康的职权职责以及国际合作义务的条约;其二,国际法的正式主体,包括国家、个人和国际公共组织。然而,为了成为一项有效的全球卫生治理策略,全球卫生法的发展必须超越其传统国际法在渊源和主体上的限制。它必须在各国政府、企业、民间社会和其他行动者之间促进更有效的全球卫生集体行动(collective global health action)。因此,我们对全球卫生法的定义既是规定性的,也是描述性的。为了使国际社会能够根据社会正义的价值促进全球卫生,这一定义阐述了一种必要但又尚未实现的国际法律框架。当然,如同任何法律制度,国际法在创制和支配它的社会中往往对新的事态发展反应缓慢。例如,由于普遍人权在二十世纪获得承认,国际法的性质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发展。因此,我们在全球卫生法的概念中所设想的国际法发展与国际法逐步的历史发展相契合。

  

   我们对全球卫生法的定义体现了五大显著特征,即:(1)使命:确保公众健康(public's health)的条件(满足“基本生存需要”);(2)主要参与者:国家、国际组织、私人和慈善组织以及民间社会;(3)渊源:国际公法;(4)结构:全球卫生治理创新机制;(5)道德基础:社会公正的价值,为世界上最贫困和最不健康的民众吁求健康福利的公平分配。

  

   全球卫生法的使命是为全世界人民尽可能最高水平的身心健康确保必要条件。为了给世界人民带来改变,国际社会应该关注我们所说的“基本生存需要”(14)。基本生存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卫生决定因素上,包括正常运作的卫生系统、卫生设施、洁净水源、未受污染的食品、安全的产品和服务以及获得基本疫苗和药品的机会。我们的定义认为,法律规范、程序和机构有助于创造人们保持健康的条件。

  

   全球卫生治理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包括公共部门、私人部门和民间社会。各国政府无疑已经并将继续对其人民的健康承担主要的职权和职责。然而,如上所述,多个非国家行动者给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公众健康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影响。慈善组织(如盖茨基金会和克林顿全球倡议)以及公私伙伴关系(如全球基金和国际免疫融资机制)为研究、预防和治疗提供资源。非政府组织(如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乐施会)在当地提供服务。民间社会组织(如那些致力于艾滋病、心理健康或残疾权利的组织)为卫生改革提供支持和造势。

  

全球卫生法的主要渊源是旨在保护世界卫生的国际公法。由于国家主权在国际体系中非常重要,国际法的主体和渊源历来被狭义界定。国际公法主要关注主权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可以从广义上被描述为规范国家行为和关系的规则,包括国家的基本权利、义务和承诺。虽然国家仍然是国际法的主要主体,但国际组织和国际人权法发展下的个人现在也被视为国际法的主体。今后,国际法可能会演变为将跨国公司和其他非国家实体作为直接主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177.html
文章来源:《法治社会》202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