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寒竹 阮炜:关于文明与国家关系问题的对话(上)

更新时间:2022-11-20 00:38:09
作者: 寒竹   阮炜 (进入专栏)  

   2022年9月23日,尚道社会研究所所长寒竹老师和湖南师范大学潇湘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阮炜教授共同探讨了文明与国家关系的问题。对话主要围绕三个话题展开,分别为:

   一, 族群、民族、国家与文明的关系;

   二, 帝国、民族国家与现代国家的概念;

   三, 民族国家与文明型国家所指为何?二者关系如何。

   讨论内容涉及西方民族国家的发展、文明的含义、古代中国的国家制度、游牧民族、羁縻制度等,并对这些话题提出了一些新的看法,为解决当下的一些具体问题也提供了参考视角。现征得两位老师的同意,将部分内容发出,以飨读者。

  

   阮炜:我们先谈谈民族和文明的关系。谈民族还得谈族群。族群这个概念,相对来讲是比较近代的,尤其是最近几十年用的比较多,英语是ethnic group。这个概念不是不可以用在古代,但如果回到文明刚刚发生的上古时代,我们会发现这个时候可能不把它叫做ethnic group或者族群,它实际上一些部落或者是更小的氏族。大约1000万年或至少600万年前,灵长类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了。再往后,如果严格一,人类形成距今大约100万年。如果我们再严格一点,智人的出现距今30至20万年。我们现在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是智人的后代,智人(homo sapiens)走出非洲距今8到6万年,这已经是古人类学的共识。

  

   之前还有一些我们的近亲,比如尼安德特人,比如丹尼索瓦人,最近中国方面又辨别出一种新的人类,龙人。这些人类都不是智人,应该说是直立人,或者跟智人演化水平接近的一种人类。当然也发现,智人的智商并不比其他已经灭绝的人类高得太多,他们之所以胜出,是因为合作能力更强。他们的集团合作的能力超过了其他早期人类,所以他们现在遍布全球。全世界现存的所有人类,形态上虽然有一些差别,但是在最基本的方面,比如大脑容量及构造、智商水平、身体结构、身高体量等,在一个层次上。尤其重要的是,黑人、白人、东亚人、南亚人、美洲印地安人,不管是什么人种,可以通婚繁育后代,基因上没有任何的障碍,这也证明我们所有的人类起源于智人。

  

   智人发展到一定的时候,一般假定距今20万年以前,智人就进入了旧石器的阶段。旧石器阶段十分的漫长,根据考古发掘,早期的族群或部落在规模上都看不出有什么突破。但据考古发掘,在距今4到3万年的时候,智人在欧洲及现在西亚的西部和欧洲一些地方,把之前活跃的其他人种淘汰掉了。但是新石器时代,大约距今一万年前,人类的技术水平明显提高了,石器的精致程度、多样性,功能的分化或专门化,如砍器、割器、锥器、锯器等都能用不同的石器来执行。有科学史学者试图还新石器时代人类的生活状况,他们在不使用任何现代工具的情况下,试图打磨出新石器时代人类使用那种比较精致的石器,结果发现非常困难。实际上,功能专门化的石器在当时的条件下是技术突破。

  

   但这种技术突破需要一定规模的族群来支撑它。规模太小的话,技术根本发展不到某个程度便失传了。因为我们这一代人积累了一小点技术,哪怕是有非常微小的一点进步,那一点进步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方便,但是,由于我们族群的规模太小,这点技术积累就可能没有传人,就没法传下去;传不下去,就意味着技术要再进步就不可能了。这个时候,不光是技术在进步,族群也在扩大,族群扩大最后的结果,就是简单的氏族联合或者部落联盟;然后,若干个部落联盟又组成更大的部落联盟,这时候国家就开始形成。

  

   考古学者,尤其是中国的考古学者,对国家的产生提出了一些详细的定量指标。我不是专业人士,大略看了一下,觉得一般人是很难把握的。泛泛而谈的话,国家的产生,起码得有一个常设的权力机构。文明产生了的话,代表这种常设权力机构的,就应该有一些专门的建筑。我们现在能看到一些建筑物的遗址。在中国,更多是墓葬,因为建筑物——尤其是中国式的土木结构建筑——很难保存下来,但如果是墓葬物的话,由于埋得比较深,保留下来就比较容易。从墓葬的发掘物中可以搜集信息,重构当时的经济、社会和技术发展善,可藉此做出判断,到底当时国家已经产生与否。如果已经出现了,就得有常设的权力机构,而且权力机构还有分化,如某些人负责管理,某些人负责祭祀,还有一些人负责战争,当然还有这们一些人,他们具有某方面的专长,如金属冶炼、文字、雕塑或绘画艺术,当然还有一个当时非常重要的职业——巫师。巫师在当时很可能是最高统治者,因为巫术和政治还没分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本来是一个整合程度不太高的一群人,我们中间如果发生了一些事,需要有人出来仲裁、协调;需要的时候他就请出来,不需要的时候,一两年、三四年甚至更久都不用请他出来。我认为,这时还不能说国家产生了。国家产生一定得有常设的权力机构,得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这些人终生不再从事生产食物的活动。而且还得有专门的神职人员,或是巫师,或是祭司一类人。还可能得有专门从事军事的人员,这些人比较专业,一旦打仗就得靠他们运筹帷幄,甚至临阵指挥。平时,这种专门军事人员就可能注意收集信息、情报等。

  

   以上大概描述了早期国家是个什么状态。早期国家,我们会发现它一定有相当的规模;规模不够大,就不可能供养常设的权力机构,也不可能供养常设的巫师、祭司,以及军事方面的专家。这个规模不是那种十几人或最多几十人的氏族、部落,或几百人的部落联盟或者更大的部落联盟的联盟,上万人甚至几万人,数十上百个部落联合在一起。它一定有有相当大的规模,一定整合了很多个之前各自为政的氏族、部落联盟,甚至联盟的联盟。人类学家或许能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种现象。所以,如果是早期国家,内部的整合状态还没有达到后来比如一两千年后相对成熟的国家的水平。所以说,国家是多个人类小集团,基于血缘、地域的不同人类小集团如部落乃至大型部落联盟构成的。

  

   后来,国家内部不同集团之间的整合程度越来越高了。发展到一定的时候,是不是文明就出现了?这又是个问题。文明和国家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时候有点难以判断,我们刚才讲有常设的权力机构出现,这个是基本的要求。但是文明,以我个人对它的界定,是国家产生后的一种人类生存和发展状态。它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是,城市已经产生了;还得有足够大的人口和疆域规模,可能是若干个国家整合起来的一个更大的集群,或者说这若干个国家至少得正处在整合成更大人类集群、甚至共同体的过程中。它们有较高而且相近的技术发展水平,已经有了共同的宗教和文学和传统,相同或相似的语言和习俗,甚至有共同的文字。它们在经济上、文化上、政治上和其他重要方面,都有相当密切的互动,包括相互间的战争,也包括联合起来与其他族群进行战争等。

  

   我认为,从发展程度和总体规模上看,文明高于国家。它比起国家更高一级,很可能是多个国家的联盟。一个文明里边,可能会有一个核心国家,而这个核心国家也可能是若干个较小的国家整合形成的。形成核心国家以后,它对周边的其他比如部落联盟、部族、部落等等,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大的整合力,周边其他较小的人类集团都受到它的冲击。文明一定得高于国家,必须以城市和较高的技术发展水平为基础,一般得有较大的疆域和人口规模,还得有一定的精神或文化传统,还必须有文字,更不用说得有常设的权力机构,虽然还不一定是统一的权力机构。满足了这些条件,一个被叫做“文明”的人类集团即使早已不存在了,也可能留下很多遗迹。比如印度的哈拉帕文明在雅利安人入侵之前,就已经相当发达了,留下遗址直到今天都让人叹为观止。它规模非常宏大,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早就消失了,学者们至今没能给出一个确切的解释。但它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形成了一种可以称之为“文明”的人类发展水平与整合状态,才可能即使消失了,也能留下可观的痕迹。这就是我对族群、国家、文明的关系的理解。我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各位。

  

   主持人(曹朝龙):好的,感谢阮老师。阮炜老师刚才简要回顾了早期国家的形态,包括从小的氏族到部落和部落联盟,然后发展到族群,再到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他后面讲述了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即文明与国家的关系到底如何判定。我们经常可能会去思考这个问题:文明与国家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去仔细去追究这两个概念,文明和国家到底谁更高一些,或者谁的范围更广一些?阮炜老师提出,文明是一个高于国家的概念,文明是若干国家整合起来,它可能有一个核心,由若干个国家组成。他也讲到了国家是一类特定人群的组合,包括我们现在讲的人群、权力机构、地域、语言等。下面我们就请寒老师讲一讲族群、民族、国家和文明的关系问题。

  

   寒竹:我们今天讨论文明与国家的关系,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族群及民族的概念。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中外学者在谈到文明与国家的问题时,大家使用的概念常常侧重点是不一样的,这当中常常会产生很多混乱,所以我们首先要弄清楚这些内容在概念上基本的含义。这个概念上的澄清对中国学者来讲特别重要。为什么我们会对国家、对民族、对文明会有争论?大家很多时候是不是在一个层面上争论问题,实际上大家是各讲各的,似乎没有什么交集。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些概念本身就是含混的。为什么是含混的?我先讲一讲。

  

   概念跟语言有关。文明的概念,还有民族的概念,严格说来,都不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字当中使用的。文明与民族这两个概念是外来语。中国以前是没有文明、民族的概念的,虽然有这两个语词。这两个概念实际上是近代从日本传进来的,但是当这两个概念传进来以后,人们发现,这两个概念在古代是能够找到有部分的对应,而汉语中也有文明、民族这样的语词,于是人们开始在中国使用文明与民族的概念。

  

   但事实上,中国古代能够对应的文明概念或者民族概念跟现代意义上的文明和民族是不完全能够吻合,或者只是部分重合。而古代汉语中出现过的文明、民族的语词跟近代从国外引进的文明、民族的语词有很大差别,这就造成了混乱。

  

   先来谈谈文明的概念。从学术上讲,当我们说某个社会进入了文明,有几个标志:

  

   一个是金属冶炼术,金属冶炼术标志着人类从原始的石器时代进入到金属的时代,青铜时代,青铜的冶炼术通常视为文明形成的标志之一。

  

   第二个是文字。但关于文字这一点,现在有一些争议。中国学界很多人认为把文字作为一个硬性标准太为独断。如果从目前考古发现的最早文字甲骨文离现在是大约3100年至3400年,而中华文明至少有超过5000年的历史。这个分歧尽管重要,但分歧是清晰的,所以这个问题不用多讲。

  

   第三个标志很重要,刚才阮炜老师也讲了,也是我们今天要讲的重要问题,这就是国家(state)。有学者使用城市的概念,实际上城市出现通常标志是国家政权已经出现了,打破了单个的氏族部落,已经进入了一种各个氏族部落的联合体,而且这个联合体具有一定的强制性的组织力量。文明的出现通常标志着国家基本上已经形成,至少有了初步的形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1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