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宇军: 《经济学的新框架——兼及西方经济学的批判》结论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2-11-15 10:08:53
作者: 方宇军 (进入专栏)  

  

   该为本书写个结论了。这本书大刀阔斧,省却了许多经济学中的内容,难免贻挂一漏万之讥。但是,如果这种挂一漏万的一是纲,是一以贯之的,那么这种粗疏仍然是有价值的。这一章我们要从理论、现实、问题、对策等几个方面作出总结,这同样是一个庞大的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所以,我们只能延用本书一贯的风格,拉出一条主线,舍弃其偏枝旁叶,庶几能收提纲挈领之效。

   一、理论

   我们在本书中用四个基本的经济关系贯穿全书,这里在作理论的总结时,我们还是依循这条主线,简要地回顾经济学理论的发展。

   在古典经济学中,亚当.斯密用“看不见的手”形象地突出了个人利得最大化在市场经济中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亚当.斯密没有证明个人利得最大化,虽然后世的经济学家随意地滥用个人利得最大化,但是,让“看不见的手”自由活动,认定个人利益的追逐能使社会财富普遍增加,从个人对自己利益的追逐中引申出自由竞争,反对政府对经济行为的主观干预……,这些足于奠定亚当.斯密在经济学中不可撼摇的地位了。然而,亚当.斯密没有看到“看不见的手”对经济可能产生的扰乱,没有看到自由竞争可能导致的失衡,更没有预见各种对立可能引发的社会灾难。

   马克思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中看到了社会矛盾的尖锐化,从资本主义私有产权中体悟出财富两极分化的必然,从资本主义分配方式中洞见到潜伏的危机,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中预见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过渡性和局限性。可惜,马克思在普遍的社会对立中看到的更多的是它的否定方面,对商品货币关系有过多的形而上的思考,对市场经济的原动力----个人利得最大化掉以轻心或嗤之以鼻。

   新古典经济学从一些基本的假设出发来构建理论体系,力图统一地论证经济学说,在整体上把握经济运行的均衡,把数学方法引入经济学,使经济学更加简洁、精确、以及具有〔形式〕逻辑的严密。这些有值得肯定的方面。但是,新古典背离了古典经济学关注现实的传统,用主观臆想的效用最大化取代客观实在的个人利得最大化,把活生生的自由竞争转换为僵死的完全竞争,忽视各种社会对立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这些是在前人已经取得的成就上的退步。

   凯恩斯一反新古典经济学的迂腐,正视经济理论与现实中存在的疑难,试图以新的经济理论来解决现实的经济问题,宏观地考察经济的整体运行,强调政府功能调节市场经济的作用。这些是应该首肯的。然而,凯恩斯对个人利得最大化不以为意,他的理论缺乏统一的坚实的学理基础。新凯恩斯主义在新古典主义的责难中意图缓过气来,他们一方面接受了新古典的某些学理基础,一方面用不完全竞争来作为他们的理论支撑。他们再也没有凯恩斯的辉煌和理论勇气了。

   如果说凯恩斯主要从消极的方面看待经济周期,熊彼特对待经济周期的态度则要积极一些,熊彼特以企业家的创新来说明经济波动,这有一定的道理,更重要的是从正面的意义上指出这种创新使市场经济在均衡与非均衡的转化中得以发展。不足的是,熊彼特未能正确地说明这种创新的动力来源于何处,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的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后继乏力,成为他预言资本主义衰亡的主要原因。

   新制度经济学为传统经济学吹进了一股清新的风,他们把产权关系内生化,这是一个重要的贡献;他们强调私有产权的高效率,也有较强的合理性;他们始终坚持要面对现实的经济问题,颇有古典之遗风。不过,新制度经济学不加批判地从新古典手中接过效用最大化和完全竞争理论,[1]无异作茧自缚;新制度经济学把制度硬性嵌入经济学中,很像反仆为主;新制度经济学没有自己的学理基础,只能见子打子,难得有统一的理论体系。

   有了前人的铺垫,我们就能站在经济学巨擘的肩膀上,取长补短、去伪存真、阐隐发微、融会贯通,冀望能实现经济理论的新突破。

   我们的分析从市场经济最常见的商品交换现象开始,以原始的社会分工和所有制关系为历史前提,证明个人利得最大化的客观存在,探讨人与人的对立在商品交换条件下的普遍性;而个人利得最大化和人与人的普遍对立,又反作用于社会分工和所有制关系,使社会分工不断扩大、完善和细密,使所有权关系越来越具有私人占有的倾向。我们以社会分工为市场经济的一般前提和运行载体;以私有产权为市场经济的物质保障;以个人利得最大化为市场经济的原动力;以人与人之间的对立为市场经济的运动方式;这四个基本的经济关系构筑了经济学的基础。

   以上述的四个基本的经济关系为基础,我们试图对市场经济的全过程给出说明。先是在一个统一的框架内来说明普遍的价格现象,价格的新定义是(私有)产权的货币化;价格的质的规定性,是商品的使用价值的对立统一,在其人格化的表现方面,是商品私有者之间的对立统一;价格的量的决定是追求个人利得最大化且彼此对立的私有者之间的博弈。依循这种新的价格理论,工资、地租、利息、利润这些通常所见的价格的不同表现形式都能得到统一的说明。着重要指出的是,新古典经济学以完全竞争和边际成本递增设定的零利润理论,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重大的扭曲,利润虽然有平均化的趋向,但总体上不会为零,利润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物质基础,是市场经济存在和发展的动力。理解利润的要点是资本的私有产权,是资本的利得最大化,是资本之间的对立而促发的生产力的非均衡发展。

   接下来是要说明市场经济的整体运行。市场经济的整体运行是在均衡与非均衡的对立中来发展自身的;经济快速增长这个资本主义曾经引以为傲的经济现象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工业化、城市化把大量的农村剩余人口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并让他们过上越来越富足的生活,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重新变为剩余,成为无所事事等待救济的失业者;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让人们见识了它魔术般创造社会财富的惊人能力,可是在危机中人们目睹巨量资产顷刻消失如同梦魇一般;……这些让经济学家们绞尽脑汁的经济现象,如果基于四个基本的经济关系进行分析,似乎能得到更为合理的解释。

   各国的经济增长在二元经济这个大历史背景下,一般都有一段高速增长的时期,这得力于以利润为标的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出现,得力于社会化的大生产,得力于现代部门与传统部门〔在生产力水平、商品意识、产权结构、积累方式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在特定的意义上,现代部门的日益增加的资本积累与传统部门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廉价劳动力相结合,演绎出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的高增长。在更一般的意义上,资产阶级的利润最大化、劳工阶级物质福利的改善,都可以概括在个人利得最大化的实现中,于是有了人类历史上经济增长最为快速的时期。只要以个人利得最大化为动力,经济增长的诸多现象都不难说明,个人利得最大化得以实现的范围越大、程度越高,经济增长则越快。然而,由于私有产权和人与人之间对立的普遍存在,不同阶级、阶层、集团、个人之间的利得最大化往往会发生冲突,形成恶的对立,经济增长的速率将遭遇负面影响。

   失业是一个更令人痛苦的社会现实,渐行渐高的失业率让人们越来越怒不可遏了,除了经济学家常说的摩擦性失业、结构性失业、季节性失业之外,还有一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特有的功能性失业,这是一种更本质的、更长期的且日益加剧的失业。功能性失业的外部特征是资本有机构成的不断提高,是资本对劳动的挤出效应;而其内在根源是企业主对自身利得最大化的追逐,是企业之间竞争的迫压,是企业主与劳动者各自追求个人利得最大化的对立。

   市场经济的周期性表现是最让经济学家着迷的,在我们的周期理论中,企业主的个人利得最大化或利润最大化是理解周期现象的关键,资本的利润最大化既造就了经济的繁荣与高涨,又导致了危机与萧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灵魂是资本的增殖,当累积资本的利润能得以实现且屡有加增时,我们就看到经济的繁荣与高涨,当累积资本的利润不能实现且面临亏损时,我们就看到经济的危机与萧条;经济的转折点在于资本的赢利与否。经济危机最典型的表征是充分就业接近实现,累积资本既不能用于投资,又不能用于消费。

   因此,市场经济中充满矛盾、充满对立,市场经济的发展,是在事物的对立统一中、是在均衡与非均衡的转换中得以实现的。个人利得最大化是市场经济的内在动力,它的作用,既可能成就市场经济的伟业,又可能给市场经济带来灾难,而且二者往往交织在一起。

   二、现实[2]

   我曾经指出,商品交换关系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文明社会的诸多重要表征,如贫富的分化、阶级的形成、城市的兴起、战争的频仍、制度的设立、伦理的发扬等等,均可以由此导出。[3]市场经济作为商品交换的集中表现,作为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形式,一旦登上历史的舞台,它所释放的能量、它所衍生的巨变、它所带来的福祉、它所引致的灾难,都是前所未有的。

   市场经济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形式,[4]发轫于欧洲中世纪的自治城市,随着自治城市中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文艺复兴焕发的思想解放,新大陆的发现,世界贸易的扩张,殖民地的争夺,工业革命的完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欣欣向荣、勃勃生机、攻城拔地、所向披靡,渐次统治了世界。

   市场经济赐予人类最大的福祉是物质财富日见其强的涌流,即便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持强烈的批判态度,仍然承认资本主义创造的社会财富比人类以往历史所创造财富的总和还要多。我们无须细数市场经济为人类带来的巨大的物质进步,每一个人都不会否认这一点,同样没有争议的是,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科学技术的进步、市场范围的扩大和完善,这些也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巨大的物质进步,并不能掩盖社会矛盾的尖锐化,毋宁说,更加剧了各种社会矛盾。资产阶级与贵族、领主阶级的矛盾,资产阶级与封建地主和农民的矛盾,资产阶级与小手工工商业的矛盾,构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早期的历史。如果说资产阶级与上述阶级的冲突是市场经济取代自然经济或半自然经济不可避免的,代表着历史的进步;那么与资产阶级一同成长起来并与之相互依存的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下,同样发出了愤怒的吼声;这只能解释为阶级对立的普遍性。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对立,是新的生产方式和新的经济形式在人与人关系上的主要表现,它们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运动形式,关系着市场经济的生存与发展。尽管如此,资产阶级为了自己私自的利益,往往把无产阶级置于水深火热之中。[5]于是,在这个时期,我们看到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在一起,激荡出人类历史上最为壮阔的社会变化。霍布斯鲍姆把这一时期〔1789-1848〕恰当地称之为《革命的年代》,这时的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已经足够强大,在政治上也在要求与其匹敌的地位了。无数的革命在这一时期发生,尤其是1848年的革命,不仅席卷了欧洲,对其他大洲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们可以说,随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统治地位的确立,其他与资产阶级敌对的阶级,或者消灭,或者式微,唯独无产阶级或劳工阶级,却在与资产阶级时而激烈时而和缓的斗争中,逐渐强大,逐渐使自己的境遇得以改善。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最令人发指的结果是战争,战争古已有之,并非始自今日,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引发的战争,其波及的地域之广、其牺牲的民众之多、其惨烈的程度之大、其破坏的层面之深,都是独迈古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其他主权国家的侵占与掠夺、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为争夺殖民地的战争、资本主义国家对未开化族群的种族灭绝……其主要动机就是经济利益的驱使。进入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更是把人类推向了毁灭的边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好像没有直接的经济原因,可是交战的协约国与同盟国双方,早已在此前的经济争斗中积怨甚深,只是在等待一触即发的时机。[6]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方面是接承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余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0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