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宇军:失业与就业

——《经济学的新框架——兼及西方经济学的批判》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22-11-15 10:01:44
作者: 方宇军 (进入专栏)  

   失业与就业是同一问题的两面,是整体经济运行中均衡与非均衡、稳定与波动在劳动力市场上的表现。在新古典的理论中是没有失业问题的,因为在完全竞争假定下,只有充分就业。但失业问题的长期存在,又使经济学家们不得不面对这一重大的社会现实,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越来越关注日愈严重的失业问题。在一极上,是新古典理论对失业问题视而不见的学究式的自我陶醉;在另一极上,是经济学家们对失业现实问题穷思竭虑的苦苦追寻。传统经济学在失业与就业问题上的这种两极化,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路标,循此我们可能深入这一问题的堂奥,但必须具备辨别的慧眼。

  

   一  传统的就业理论

  

   一说到就业理论,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新古典的充分就业均衡,一个非常美妙的模型。在新古典的构想中,只要工资具有完全的弹性,就能出清劳动市场,就能实现充分就业均衡。这一构想通常以图形来说明,图11-1是基本的劳动就业均衡图,在均衡点w0处,劳动供给等于劳动需求,w0为均衡工资,此时,劳动市场处于充分就业均衡,劳动市场是出清的。如果市场发生变化,劳动需求减少,劳动需求曲线向左下方移动,〔从D0移动到D1〕工资也跟着相应变化,从w0降到w1,劳动市场仍然是均衡的,仍能实现充分就业。〔见图11.2〕这就意味着,只要工资随着劳动需求的变化而变化,只要工资具有完全的弹性,劳动市场就能出清,就不会出现失业。这是新古典的一般均衡理论在劳动市场的典型表述。倘若劳动者不能根据劳动需求的减少而自动地降低工资要求,劳动者就会失业,但这种失业是自愿失业,是劳动者不愿屈就低工资的失业,无碍于充分就业的实现。

  

  

  

   新古典经济学家们也不是完全不理会失业的客观存在,对这些失业的存在,他们往往以季节性失业、摩擦性失业、结构性失业等形式解释之,这有一定的客观性。不过,这些失业形式所导致的失业往往是短暂的,其社会的波及面也不太广,对整体经济没有深巨的影响,而且在新古典看来,这些失业也与充分就业并行不悖。因此,在新古典那里是没有失业的,即使有,那都是劳动者自愿的失业。然而,最令人不安和最考验经济学家智慧的是失业的长期存在和大量存在,尤其是在经济的衰退期,这种失业将给人类社会带来深重的灾难,20世纪3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正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中,凯恩斯面临人类从未有过的灾难,摒弃新古典的充分就业均衡,指出非自愿失业是一个客观的事实。非自愿失业被定义为:“如果工人不处于劳动供给曲线上——以致按现行的实际工资有过剩的劳动供给,那么,按照定义,就有非自愿失业。”[1][2]我们再来看图11.2,当劳动需求曲线移动后,实际工资不随之下降,而仍然处于w0的位置,在w0工资水平上,企业只愿雇佣L2劳动量,这时,劳动者不处于供给曲线上,L2与L0的差距即为失业量,这种失业即为非自愿失业。

  

   工资不随劳动需求曲线的下移而下降,称为工资刚性,而由于工资刚性的存在,使劳动的供给与需求不能处于均衡的位置,从而出现非自愿失业。既然存在非自愿失业,既然非自愿失业的存在是由工资刚性引致,那么,探讨工资为什么呈现刚性,就成了当务之急,于是,经济学家们转而追究工资刚性存在的原因。

  

   关于工资刚性存在的解释,流行的有这样几种:

  

   一是工会的议价力量。劳动者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逐步形成力量强大的工会,以维护劳动者的权益。工会在与厂商谈判工资合同时,会力争较高的工资,并用合同的形式确定下来。合同一定几年,在合同期内,要降低工资几无可能。

  

   一种是隐含合同。劳动者与厂商会有某种默契:在经济不景气时,厂商不降低劳动者的工资,作为回报,在经济景气时,劳动者不提出较高的工资要求,并继续留在该企业。这种默契称作隐性合同。

  

   一种是局内人——局外人理论。局内人是该企业的职工,局外人是想到该企业就业的人。该理论假定存在着明确的或隐含的合同。如果厂商想以低工资雇佣局外人,局内人会起而抵制,迫使厂商只能以相同的工资雇佣局外人。

  

   一种是效率工资理论。该理论认为,通过支付比市场出清工资更高的工资,可能使劳动成本最小,因为较高的效率工资可以保持劳动队伍的稳定,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可以使劳动者珍视现有的工作岗位,结果可能对厂商更有利。

  

   一种是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最低工资是由政府颁布的工资底线,它本身就是刚性的。最低工资的设置,有可能阻碍工资下降到市场出清的水平。

  

   ……

  

   对工资刚性的这些解释,多少有些道理,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局限性,这些已经有人指出,不再赘述。在我们看来,这些解释,过于琐细,不能说明日愈严重的失业现象,而且被新古典牵着鼻子走,囿于新古典的学理规范,对于解决现实的失业问题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凯恩斯虽然直面非自愿失业的普遍存在,提纲挈领地以有效需求不足总揽失业问题,但“凯恩斯没有令人满意地说明,在价格充分弹性的条件下,由于总需求冲击的原因,市场经济不能自动达到均衡。”因此,凯恩斯的理论只是一个“特例”,而新古典的模型是更为“一般”的理论,由于凯恩斯的特例恰巧是与短期政策相关的,所以人们认为,“新古典理论赢得了学理上的胜利,凯恩斯主义理论赢得了政策上的胜利。”[3]这一说法未必中肯,但可以肯定的是,凯恩斯的就业理论同样没有解决失业问题。

  

   二 失业与就业的一般表述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失业的存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的广泛性和普遍性令人瞩目。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在经济繁荣时还是在经济萧条时,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失业;无论在大国还是小国,都存在失业的困扰;无论是人口多还是人口少、自然资源禀赋好还是差,都同样不能避免失业的存在……新古典的市场出清、资源最优配置、充分就业均衡,在失业现实的普遍映照下,已经黯然失色,它的实证性、真理性亦将丧失殆尽。我们可以放新古典一条生路,用自愿失业来解释普遍的失业现象,而不与充分就业相悖;用弗里德曼的可以上下浮动的自然失业率来规范失业现象,为新古典的充分就业赢得更多的活动空间。但是,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像梦魇一样一直萦绕于人类的脑际,而它的真实存在更是使无数的人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经济学家们面临这样深重的社会灾难时,难道用“自愿”、“自然”这样的话语就能够获得片刻的心灵安慰吗?

  

   失业,尤其是大量的失业,是一个现代的病症。在中国古代,虽然有失业一词,并不具有现代的失业含义。[4]英语中的失业----unemployment,到了十九世纪末期才出现,并且是由就业----employment一词加前缀而来,而employment也是在十六世纪才有的。这就是说,失业在英语国家也只是一个现代的病症,是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达形态所滋生的。

  

   在古代,在自然经济时期,农牧业是主要的生存方式,人们依附在或宽或狭的土地上,春种夏耘,秋收冬藏,延续着数千年的农耕文明。这时,人们通常以家庭或家族为生产单位,自给自足,只有少量的产品进入流通领域,社会产品的商品率较低。在这样的条件下,失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就一个家庭而言,如果占有或使用的土地太少,不足敷用,他们或者开垦新的土地,或者租用他人的土地,或者让家庭的部分成员外出打工,或者一家人固守在已有的土地上节衣缩食、贫困度日……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失业可言,尽管他们有农闲农忙,尽管农闲时间可能比农忙时间还长,尽管他们在农闲时无任何工作可做,仍然没有人把他们称之为失业。就一个国家或社会而言,当现有的用作生产资料的土地不敷使用时,或者开疆辟土,或者提高劳动生产率,或者转换生存方式,或者屈从于饥馑、疾病、战争,以致人口非人道地减员。在这里,同样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失业。

  

   一般来说,失业是相对于就业而言的,当人们曾经有工作而变得无工作,曾经有业而变成无业,且不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可称之为失业。以此衡量,一个人选择闲暇而不工作不能称之为失业;一个人因老病而休养,也不能称之为失业;因社会的原因而造成的工作日缩短,如资本主义早期每天十几小时的工作日缩减为现在的八小时工

  

   作日,更不能称之为失业。如果我们再把经济学家们所说的摩擦性失业、结构性失业、

  

   季节性失业等视之为自愿失业,那么我们几乎可以相信新古典经济学充分就业的断想,没有什么失业问题值得考虑。

  

   就业与失业问题应该放在一个历史的长程中来考虑。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类的生产条件是既定的,人们只能在这个既定的历史条件下,从事生产,谋求生存。社会资源的禀赋----人口、土地、矿藏、技术、制度、文化等等,会在时间的磨合下自动实现某种配置,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一般不会也不能逾越历史条件。虽然有时也会有内生的变化或外在的力量打破或中断这一过程,不过随后或长或短地会恢复这一过程。在这个意义上,就业问题一般也是循序渐进的,不会有骤起骤落,也就是说,大量失业的现象绝少发生。这是和我们对古代历史的考察一致的。

  

   上面我们曾经说到,在自然经济时期,当自然资源已经不敷使用时,人们会寻求其他的途径来改善这一状况;如果其他途径都不能改善这一状况,会通过饥馑、疾病、战争等非人道的途径,使人口减员到自然资源所能容纳的程度。这后一种情况,我们并没有把它归之为失业,一则因为古代没有这样的失业概念,一则因为这样的情况较少发生。即使到了近代,马尔萨斯也只把它归结为人口规律,而没有把它当作失业看待。

  

   也许有人会说,这后一种情况应该称之为失业,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生产资料已不足于安置所有的劳动者,当劳动者的最低生活水平都不能得到满足,当劳动者已失去土地的怙恃而流离失所、饿殍遍野时,这不是失业是什么?!我们仍要坚持认为,这不是失业,因为历史上既没有把这说成是失业的先例,也与我们将要界定的失业大相径庭。

  

我们依循新古典经济学的说法,把摩擦性失业、季节性失业、结构性失业等看作自愿失业,不与充分就业的美妙允诺相冲突。因为这些失业或者是短暂的,或者是信息失衡导致的,或者是职业转换的滞碍……总之,它波及的面不宽,持续的时间不长,对经济的危害也不算大,这样来看待自愿失业和充分就业的关系,似乎还能够接受。然而,新古典的自愿失业不能涵盖所有的失业现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80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