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中国经济学家要知道,时代机遇是什么

更新时间:2022-11-07 21:56:14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2022年9月23日晚,承泽论坛第七期、北大博雅讲坛第480期——经济学的学问之道暨“林毅夫讲习录”新书悦读会在北京大学承泽园举行。本次活动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主办,多家媒体平台同步直播。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南南学院院长、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发表“经济学家的时代机遇和授人以渔的经济学教与学之道”的主题演讲,来自学界、业界的多位专家学者和青年学子参加座谈。以下是林毅夫教授主题演讲的全文实录。

  

   非常感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和北京大学出版社在我的两本新书《解惑集》和《园丁集》出版之际,组织这场经济学学问之道暨“林毅夫讲习录”新书悦读会,让我有机会分享经济学家的时代机遇和授人以渔的教与学之道。

   今天我主要分享经济学的教与学,内容对其他社会科学应该也有借鉴意义。

   21世纪是中国经济学家的世纪,我坚持这一论断已经27年。1995年,《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时邀请我写一篇祝贺文章,文章的标题是“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在那篇文章中我做了一个论断:21世纪全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会在中国,引领世界经济学理论思潮的大师21世纪也会在中国辈出。当时,大部分人认为我这个论断是天方夜谭,因为当时现代经济学教育在中国刚起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国发院前身)在前一年(1994年)成立,当时中国内地受过完整现代经济学教育的也就只有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那六位老师,而且当时世界知名的华裔经济学家大概也不超过五个人。

   当时我怎么给出这一论断?因为1994年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成立同时,我和蔡昉、李周合著一本书《中国的奇迹》。在书中,我们做了一个预测:到2015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到2030年,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也会超过美国。当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低收入国家之一。而且当时国际上的普遍看法是中国有很多体制、结构问题,“中国崩溃论”此起彼伏。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的论断显得太乐观。但现在回头来看,1994年至今28年,我们的第一个预测早已实现。2014年时,中国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经济规模超过美国,比我们原来的预测提早一年。到2030年左右,中国的经济规模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会超过美国,基本上已经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机构的共识。

   上面关于经济学研究中心和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论断高度相关。为什么中国经济学的教育才刚刚开始,我就认为21世纪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会在中国,引领世界理论思潮的大师会在中国辈出?为什么在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起步不久,而且还有那么多问题时,我就论断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变成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跟我研究问题的方法有关,我一般是从所观察到的现象探究其本质和根本决定因素。

   经济学是在1776年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以后才从哲学当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科学。从1776年的亚当斯密到20世纪30年代的凯恩斯,世界上大师级的经济学家基本上不是英国人,就是在英国工作的外国人(包括马克思)。世界上其他地方不能说没有,但凤毛麟角。二战至今,世界上大师级的经济学家不是美国人,就是在美国工作的外国人。其他地方凤毛麟角。

   为什么大师级经济学家的产生,会有时空的相对集中性?这个现象何以产生?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我们知道,实际上经济学的理论以及任何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理论都是一个简单的因果逻辑。理论用以解释现象,通过了解现象背后的决定因素,构建一个简洁的因果逻辑,以解释现象,这个因果逻辑就是理论。

   既然理论是一个很简单的因果逻辑,怎么判断一个理论是重要的理论,提出这个理论的经济学家是大师级的经济学家?我们没有办法比较逻辑本身的重要性或水平高低,因为能构成理论的逻辑都很简明,也往往能得到多数学者的认同。因此,理论或逻辑的重要性主要就决定于其所解释的现象本身的重要性。被解释的现象越重要,这一现象在世界上的影响越大,解释这个现象的理论就越重要。

   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时,英国工业革命已开始,从经济上看,英国当时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英国的经济现象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现象,对此怎么才能了解其本质?并且,在众多社会经济变量中,怎么才能了解哪个变量是这个现象背后的根本决定因素?这时英国的经济学家就会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优势,所以,当英国是世界经济中心时,世界上大师级的经济学家大多出自于英国,其他地方即使有,也是凤毛麟角。

   一战后,世界经济中心逐渐从英国转移到美国。二战后,美国经济占到全世界将近一半,美国的经济现象就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现象。在解释美国的经济现象时,美国的经济学家同样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优势。所以在这一阶段,世界上大师级的经济学家绝大多数来自美国,其他地方凤毛麟角。

   既然在《中国的奇迹》这本书中我们预测,到2015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到2030年,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到2030年时,中国的人均GDP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也不过是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还处于追赶阶段,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按照《中国的奇迹》那本书里的逻辑,还会比美国快。到那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全世界最大,发展速度又比美国快,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也会最大。近年来,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左右,将来至少维持在这一水平。自然,中国经济现象到时候就会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现象。在解释中国现象时,同样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中国就会变成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大师级的经济学家应该会在中国辈出。

   给学生上课时,我不断地强调这一观点。比如最近两三年我所教的新结构经济学本科生实验班的学生是20岁左右,博士生普遍25岁左右,到本世纪中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应该至少是美国的两倍左右,那时世界经济中心一定是在中国。所以作为老师,我当然要让学生知道他们的时代机遇是什么,希望我的学生能够抓住他们的时代机遇,这是我作为老师的责任。

   时代机遇永远在那个地方,能抓住机遇的总是少数人。例如,从1776年的亚当斯密到20世纪30年代的凯恩斯,固然大师级的经济学家绝大多数来自英国,但并不是所有英国经济学家都是大师。二战后,美国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大师级的经济学家绝大多数来自美国,也并不是所有美国经济学家都是大师。同样的情形,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变成全世界最大、最有影响的经济体,中国会成为经济学研究的中心、大师辈出之地,但也不是每个中国经济学家都会成为大师。我则希望我的许多学生会成为大师。

   要使得我的上述愿望成真,就需要了解经济学大师与一般经济学家最大的差异在什么地方。

   我认为经济学大师与一般经济学家最大的不同是,大师都是从他所处时代的经济现象出发去了解背后的道理,然后根据这个认识,形成一个解释所观察到的现象的因果逻辑,这个逻辑就是一个理论。解释的现象重要,理论就重要,提出重要理论的经济学家就成为大师。

   我们知道实际的情形是在任何国家,包括英国和美国,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做的工作主要还是用现有的理论来解释所观察到的现象,或是用数据来验证现有的理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更是这样,包括中国的经济学家。

   但是,如果当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的经济中心时,中国经济学家仍然沿袭经济学界现在通常采用的主流理论来解释中国现象或用中国数据来检验现有主流理论,这样的常规研究方法就会辜负引领世界经济学理论新思潮的大师在中国辈出的时代机遇。作为老师,我不仅有责任让学生了解所处时代的机遇,也要和学生交流切磋抓住时代机遇的方法。

   首先,要抓住时代机遇,学生要学会从现象的观察开始,了解这个现象背后的道理和因果逻辑,不能看到一个现象就马上去找文献,看有什么理论可以解释此现象,这样很容易对号入座,而看不出表象相似的中国现象和现有理论所要解释的现象背后的因果逻辑可能存在差异。

   作为老师,我要教会学生从现象的观察出发来做研究,而不是从文献出发来做研究,而且在观察现象的时候必须有一种“常无”的心态。也就是说,不能抱守现有理论,或现有模型、现有经验,必须用“初生婴儿的眼光”,以原原本本的、没有任何扭曲的、不戴任何有色眼镜的方式来直接观察、分析现象,推究成因,提出自己的解释。所有大师都是这样产生的,中国未来的大师也一定如此产生。要让学生明白,没有一个大师是根据文献、用过去的理论来解释现象而成为大师,这样做的经济学家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也许会被称为“大师”,但对理论没有原创性贡献,在世界经济学殿堂中留不下痕迹。

   学生如果要以“常无”的心态来观察现象,怎么观察?

   在课堂上和各种场合,我都提出要回归亚当斯密,但我不是指回归到《国富论》里的观点,比如市场很重要、分工很重要、市场中有“看不见的手”等等,而是回归到亚当斯密的观察和研究方法。其实,亚当斯密非常开诚布公地把他得出那些观点的方法直接作为书名。《国富论》是简称,书名的英文全称是 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观察者网注)。他整本书中的各种观点都是通过对他所观察到的现象的“本质”与“原因”(决定因素)的探索得出。我们常说,要教会学生钓鱼,不是给学生一条鱼。亚当斯密书中的结论是亚当斯密钓来的“鱼”,亚当斯密“钓鱼”的方法则体现在书名之中。而且我们回顾一下经济学说史,亚当斯密之后的大师级经济学家也都是运用亚当斯密的方法去了解所处时代的重要问题、重要现象的本质和决定因素以形成新理论,从而成为大师。一般的经济学家则是应用大师所提出的理论来解释他们观察到的现象或用数据来验证大师的理论。所以我们要教育学生回归到亚当斯密的方法,观察所处时代的现象,自己揭示其本质和决定因素,这样才能抓住成为引领理论新思潮的大师的时代机遇。

   如果一名经济学家不用现有的理论来解释现象,有心以我的建议,以“常无”之心态,像亚当斯密一样去了解现象的本质和根本决定因素,但又如何知道自己所提的解释就是现象的本质和根本决定因素呢?在这方面,我有一些心得,归结为“一分析、三检验”和“三归纳、一分析”。

   “一分析”是指先了解所观察到的现象的本质,以及谁在做决策,决策时所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可动员的资源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限制条件是什么,在可动员的资源和限制条件之下,有哪些可能的选择,最好选择的根本决定因素是什么,根本决定因素如何通过所得效应或相对价格效应产生了对最优选择的影响,据此提出对所观察现象的解释。

   但怎么判断提出的解释中的决定因素真的就是该现象的根本决定因素?这要靠“三检验”来确定。

一是历史纵向检验。这个决定因素在一个地方出现时,这个现象才在那个地方出现,这个决定因素未出现前,那个地方就不应该有这个现象。 二是当代横向检验。中国内地有31个省市,大部分现象都不是31个省市同时发生;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也不是一个现象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同时发生。如果提出的解释真的揭示了所要解释的现象的根本决定因素,那么,应该在有这个因素的国家或地区会有这个现象,没有这个因素的国家或地区就不会有这样的现象。 三是多现象综合检验。我们知道,真实世界的现象是因因果果、果果因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819.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经管书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