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正聿:走进哲学

更新时间:2022-11-07 00:11:39
作者: 孙正聿  

  

   10月26日,国家教学名师、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孙正聿老师为吉林大学2022级拔尖计划2.0哲学基地班全体同学做了一场《走进哲学》的精彩讲座。

  

   非常欢迎大家来到哲学系学习!白刚老师刚才说了,大家在入学之前,有的同学可能看过《哲学通论》,还有的同学可能看过关于《哲学通论》的讲座视频,或者是关于《当代哲学前沿问题》的讲座视频,对我可能多少有一点了解。大家今天现场一看,我是和你们爷爷、姥爷年龄相仿的一个老头,年过古稀,满头白发。但是,我还是非常愿意和大家交流,我记得今天在座的高超老师,我看过他写的一段话,他说:“应当向老师学习,目的是了解过去;应当向同事学习,目的是了解现在;应当向学生们学习,目的是知道未来。”我就代表老师让大家了解过去了。

   白刚老师对于我们这个班特别重视,整个学校对于我们这个班也特别重视,非常希望我们在座的同学们能够在哲学上真正的有所作为。白刚老师不仅约我来和大家进行交流,而且还给我们的这次交流起了几个标题让我选择,那最后就用“走进哲学”吧,我们今天就一起走进哲学。

   我自己整个后半生都在学习、研究和讲授哲学,还是有一些关于怎样去学习和研究哲学的体会。因为时间比较短,所以大家如果看《哲学通论》或者听我的一些讲座就会知道,我这个人比较愿意概括,可能对于什么是哲学、怎样学习哲学、哲学有什么用途,这样一些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都有一些概括性的说法。在座那几位老师,他们基本上都能把我这些话背下来,但是,我今天想比较简单地跟大家交流一下,然后还想听听同学们有什么想法,我们一起来沟通一下。我想讲三句话:第一,善于读书;第二,肯于笨想;第三,勤于写作。我就想跟大家交流以上三个方面。学习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我们只要是想学习东西,不管是在哪个层次上,学习哪个方面的东西,它都有共同的东西,但是,对于不同的学科都有其自身的特点,那对于不同学科的学习也会提出一些不同的要求。

   我就从学习的共性和学习哲学的一些特殊要求方面用最简单的方式给大家概括三句话。第一,一定要善于读书。不仅仅是要乐于读书,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善于读书,学会读书。第二,肯于笨想。对于哲学来说,大家现在可能都会有一点体会了,特别是读一点书,听一点课,就会有一些体会。哲学最大的一个特点,有人把它概括为,问“为什么的为什么的为什么的为什么”。这就有一点嘲讽的意思了,但是,它也确实道出了哲学的一个最根本性的东西:它是一个无尽的追问。而如果你要想真正地追问,那它就是一个笨想的过程。第三,同学们作为拔尖班也好,基地班也好,将来要从事这些研究也好,非常重要的是能够勤于写作,通过写作来升华我们的思想。

   但是,在说这三句话之前,我还想一般性地先说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同学们毕竟是刚从中学基础教育进入到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我在有的讲座当中曾经说过这个想法,后来《解放日报》把我的想法发表了,题目是《大学的好老师》,我在那篇文章中新谈了一个想法。大家要知道,你们到吉林大学来学习哲学,首先应该有这样一种自觉意识,特别是作为这样一种系统性教育的学习,它是有不同层次的。我总的来说从三个角度分清了,等于说了九个层次。

   第一就是区分“小、中、大”学。我自己的说法是小学是描述层次,让你知其然,你从一入学就学“1+2=3”,一撇一捺是“人”,它是让你知道就是这么回事儿,这是小学教育。而中学教育,要你知其所以然,它是一个解释的层次,它要讲道理,像大家学习平面几何边角关系,怎样引辅助线就能够证明边角关系。但是,大学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今天要跟大家说的意思是,我们国家基础教育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应试教育,这是它最大的问题。这一问题造成的一个结果是大家很容易把小学、中学的学习方式又移植到大学来了,也就是大家仍然把它当成是一个描述的或者是解释的层次,而不理解什么是大学教育。这一点希望大家能够去想一下,尤其是学哲学,一定要首先思考一下,我现在是大学生,不是小学生,我也不是中学生。

   那么,大学生应该怎样学习?这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从根本上说,大学同中小学的区别在于,它要把给定的东西当作一个需要批判的反思的东西,这就叫大学。最近有好多老师找我来聊,后天《光明日报》对我还有一个采访,让我说一下怎样进行哲学教育。我认为等大家到了学习过程当中慢慢就会了解,很多人对哲学非常反感,原因在于我们在中学的时候给大家造成一个印象,什么叫文科?什么叫哲学?就是枯燥的条文,现成的结论,空洞的说教,现成答案。包括大家考试,为什么在中学里面常有一些学生说不考文科考理科,因为他/她认为自己比较聪明,因为文科就是一个字“背”。

   拿我自己举例来说,我是66年高中毕业,在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大家重理轻文是有很多原因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文科的高等教育不合理,把文科的高等教育仍然等同于这样一种基础教育,还是让大家来背现成的答案。所以我想这是第一位的,尤其是大家学哲学的话,一定要改变这个习惯,不排除大家一定要牢固地掌握知识,这是一个前提。但是,问题在于大学不能局限于,比如一说孙老师开了《哲学通论》这门课,孙老师说什么是哲学,就像中学那样背一背,哲学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哲学是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的概括和总结;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如此等等;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也就是精神和物质的关系问题;哲学基本问题有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谁为第一性的问题,第二方面是有无同一性的问题。你看你们考试就这么来的,但是我们现在很多的高等教育仍然是这个样子,大家在考研究生还是这么一背,我们怎么培养出来所谓的创造性人才,所以我想这第一点。大家如果要是一般的班,我不一定非得一定要讲这些,但是大家是基地班是拔尖班,我们对于大家寄予厚望。希望我们的同学当中能够出现真正的哲学家。培养哲学家,绝不像现在秋天的收土豆似的,一挖挖了一麻袋带回去了。如果在你们一届里边能出现一个,甚至在十届的哲学系学生当中出现一个哲学家,已经是我们的巨大的收获了。所以想跟大家说的第一点就是要区分开,小学、中学和大学对你们提出的不同的要求,这是第一。

   第二要区分开中专、大专和大学。像我们吉林大学,现在为什么排名觉得很不理想呢,我可以很不客气的说,是和我们并校是有关系的。为什么呢?刚才白刚老师提到了,我做了十五年的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我几乎每年都有一个提案,反对这样的合并,为什么?因为一旦我们把大专乃至中专都合为大学了,那就模糊了什么叫做大学。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中专是技能。我提了几次提案,那还是原来是温家宝做总理的时候,我说我特别赞成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关于教育的战略思想,这就叫做:普及义务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虽然大家现在还都是学生,但是你们了解这些我觉得对于走进哲学,学会学习非常重要。我们要普及基础教育,让我们的老百姓人人都能够接受教育,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我们迫切需要的最多的不是大学生,而是普通的劳动者,是技术工人。但是现在问题就在于现在如果今年你不是考的吉大了,你考个中专职业学校去,你个人你家长你的亲戚朋友会怎么看?他们绝不接受。

   可是中国最需要的是发展职业教育,但正因为人们的社会心理都不认同职业教育,只认同接受高等教育,所以就把职业教育非常不合理地把它提升为所谓的大学教育。因为职业教育、中专是教你一种职能技能。你做什么?你做衣服,你做饭;我今早还看中国现在老龄化了,尽像我这样,老头、老太太最需要的是护理人员,对吧?到时候我不能自理了,总有人帮我还活着吧。社会最需要是这些,但他不认同,不认同怎么办?你看包括现在有企业说大学也开设护理专业,匪夷所思,对不对?它不是一回事儿,大专也不是,大专是技术,而我们现在要搞什么?技术硕士,过几天再搞技术博士,那可就闹笑话了,它不是一回事儿,不是谁高和谁低,是因为这社会有不同的需要。

   那么大学需要的是什么?大学需要的是学术,所以中专是技能,大专是技术,大学是学术。这对大家提的要求不一样,你不是来学技能来了,告诉你说这剪个衣服怎么剪,这饭我咋做,不是学这个的,甚至不是学技术来的。说怎么改进一个灯,这样就变个其他发光更好的,不是。首先是一个基础理论的问题,而我们往往是把科学和技术混为一谈,说我要当科学家,我要学科学,但是实际上他想的不是科学,他想的是技术。你们大家想一想,科学就是理论,它才是科学。而大家上大学一问,你说你要学啥?你要说你学科学,很好;那说你学理论,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学的),是不是?你想一想,你也好,你家长也好,整个社会也好,它普遍的是这样的一种想法,这样的一种观念,它没有理解这三个都有它的社会需要,社会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大学是学术,是进行学术研究。我觉得可能在座的同学们不会有这种意识,因为你的家长也不见得有。所以就说大家来学习的第一步,我自己觉得,到大学来学习,先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学术研究,我不是学技能的,我也不是学技术的,我是学理论来了,我是研究学术来的。我估计你们原来在座同学都没有想过,大概没有,包括你家长可能也没有,所以他们往往一想你报专业的时候,从总的来说文、史、哲、数、理、化都是比较冷落的学科。你比如说学文科的,你说经济学,好像你要学经济学,将来你就能发家致富的似的,对吧?你要说你学法律,你将来就是法官、检察官。他是这么来想,他是直接同你未来的就业乃至说得更庸俗一点,跟你将来的收入把它联系在一起来想。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的大学教的东西在他的直接性上都是无用的东西,如果他直接有用就不是大学,那是中专,那是大专;在其直接性上,大学就是无用的东西,但是从人类文明社会发展来说,它是最根基的东西。没有大学,没有学术,没有基础理论上的突破,就一无所有。而我们中国现在面对的所谓卡脖子的东西就卡在这个地方,我们的基础研究不够,我们缺少创新性的东西。因为我不是做形势报告了,大家可以看各种资料去,这是我们中国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也是我们高等教育现在面对的最大的问题。

   怎么能够使我们的高等教育的管理者、教师乃至学生都能够理解什么叫大学,大学是干嘛的?所以我也会想这一点,首先要区分小学、中学、大学,接着要区分中专、大专、大学。那么对于你们这个班的同学来说,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同学都是这样,但基本上来说会是这样——要本、硕、博一直读下去。而且我希望同学们要这样学,因为你学的是哲学,如果你要学其他的学科,你可能在本、硕之后就参加工作了。但是对于哲学来说,一般说的如果你没有博士毕业,你很难去从事哲学的专业的教学和研究,所以我希望大家一入学就有这样一个想法。不要轻易说:学着学着,我觉得这没意思;学着学着,我也学不进去;学着学着,我不善于学习。他轻易就把他放弃了,他就等于前功尽弃了。我希望同学们今天能够有这样的想法,白老师让我来说,我还特别愿意,真的发自内心的愿意和同学们做一下交流,一入学就要有这个想法,如果没这个想法的话,你很难学哲学。

   那么这就提出又一个三个层次:本、硕、博。我刚才说的要概括,每个阶段都有一个说法,我说什么是本科呢?本科就是“激发理论兴趣,拓宽理论视野,撞击理论思维,提升理论境界。”大家进行进入到大学本科学习,我希望能够去好好体会一下我这四句话。

第一,激发你的理论兴趣。当然首先是对白老师、高超老师,对老师们提出的要求,不是对大家。所以你怎么讲哲学课,从而同学们怎么学习哲学,激发理论兴趣?哲学这种东西或文、史、哲这类东西你要没有强烈的兴趣,千万别学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797.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本科教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