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正聿:走进哲学

更新时间:2022-11-07 00:11:39
作者: 孙正聿  
被动的学绝对学不好,它一定要越学越有兴趣。我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我搞了一辈子哲学,我今年已经七十有六了,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活得真是自己觉得非常欣慰,我想这辈子特别有意思。我自己常说一句话,像白老师、高老师他们都能记住,我说你学什么东西,先别问他有什么意义,你要一讲课说学习中哲史有什么意义、学习西哲史有什么意义、学习美学有什么意义,别讲这些。

   意义是对社会说的,是对别人说的,你要问自己的是有没有意思。你看《哲学通论》有没有意思,对不对?看看张岱年先生写的有没有意思?看过冯友兰先生写的有没有意思?有意思是学习的最原始的东西,最原初的东西。“为有源头活水来”,首先是兴趣。如果一个人对一个东西没有那种强烈的兴趣,用我自己的话说,没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渴望,就别学了。你看我这已经是这么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了,我白天从不打瞌睡,我就晚上睡。我白天除了午睡的时候,别的时间从来没有打过瞌睡。不像有的人说啥人老了,晚上睡不着,白天打瞌睡;我没有,当然我也是老头了。但是我反而是往往涉及到一定哲学问题突然就醒了,突然就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有的时候就没办法了,就得起来了,拿起笔去记,灵感稍纵即逝么,给他记下来。我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得想明白,得达成这样,否则就睡不着,也不会有收获。所以第一点激发你们的理论兴趣。

   第二,激发理论兴趣,兴趣从哪里来呢?拓宽理论视野。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你知道的越多,你会越有兴趣。现在集邮很少了,原来像我们小时候也没有几张邮票,如何去找一张邮票,都想办法去集。集邮还好理解,还有人攒烟盒,有人攒收音机,攒啥都有,为什么呢?他越攒越多,他缺一张邮票就觉得我怎么没有,我想法去整一张,我用东北人讲话就把它“掏腾来”。你知道越多你越有兴趣。

   之所以有人认为哲学没用,因为他没学着啥呀。我记得有一个事情,我觉得对我不能叫有刺激,就印象非常深。在网上有位网友说《哲学通论》这本书根本不用看,下面这个理由确实有点有意思,“那书里还说马克思,这还用看吗?”那么按照他的意思就是马克思的东西用不着看的,对吧?但是我想要问一句,当然了,这是不可能见到这位,见到这位也就不是这么交流了,“那你看过马克思什么?”那还用看吗?你看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对吧?是因为他没看。包括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你走进去了,你才能够领会到他的这种魅力,所以第二个就是拓宽理论视野。

   但是更重要的对于学习哲学来说,撞击理论思维。这是最根本的要求,就是大家绝对不要把哲学当成现成答案,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最根本的要求。一旦你要把哲学当成现成答案,你就无论如何也学不了哲学。你把哲学当做知识全都背会,你把我的《哲学通论》能够倒背下来,你对哲学一无所知。所以第三句话是撞击理论思维。那么最后,转识成智,把知识转化为智慧,提升理论境界。所以大家来学习哲学,好好体会这么几句话吧,兴趣、视野、撞击、提升。

   从这个出发,我还想说的第二件事,其实我希望大家再回去看一下子《做学问》,可能算是我的一个经验结晶,是个总结。我说怎么做学问呢,学问是做出来的,那么怎么做学问,我提出了五对范畴。我也希望同学们从一入手的时候要有高起点,大家如果读过海德格尔都知道他有一句话叫做伟大的事物的开端都是伟大的,我76了,回忆一下我自己,回忆一下我身边的所有的人,我得出的一个和海德格尔一样的结论。伟大事物的开端已经是伟大的,如果你开端不是伟大的,你永远不会伟大。你一入手的时候你就应该是高起点的,如果一入手的时候就没进入哲学,你把哲学学到博士毕业仍然不知道何为哲学。它不是技能,它不是技术,它是学术。“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你想真正掌握道,那不是现成的知识。所以这一点希望同学们一入学就要有一个高的起点,今天要跟同学们来谈的就是这些。借用孙利天老师的话说,让优秀成为习惯,你从来都是优秀的,你永远是优秀的,你才能是优秀的。北大、清华的学生之所以他出人比较多,不仅仅在于原来他考分高,而且他是让优秀成为了习惯。我希望我们的同学也是这样,让优秀成为习惯。所以从一开始就要琢磨这些个问题,那么我提了五对范畴。

   第一对,“名称与概念”。为什么不是现成的知识,现成的知识是名称,我自己那里边讲这个道理,什么叫做专业?什么叫做非专业?社会上有很多人总给我寄来一些书,我确实就是出于同情心,也觉得很不容易,但是又没有办法。这些书竟然比我这四本书还厚的都有,这些业余的爱好者谈哲学,甚至有的人说,高手在民间。在哲学的意义上,高手只能在专业,不可能在民间。就跟数学当年陈景润一样,很多人都在这跟着猜想,后来数学所的人说可别都在那猜了,该干点啥干点啥。他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业余学习是永远把它当成“名称”,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为什么哲学叫做哲学史?四年学啥,中国哲学史、外国哲学史、现代西方哲学史、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不就是学这些吗,为什么呢?就是把“名称”变成“概念”,不学习哲学,包括我们现在要传达的“物质”、“精神”、“实践”,究竟是什么意思?就像我们说匡亚明先生,我们对面是王湘浩先生,还有唐耀庆先生,我们跟人家一样也能说那些词:原子、分子、基本粒子、DNA、元宇宙、暗物质,但我想问在座诸位,除了高超老师之外,谁还能做出一些解释,包括我跟白刚老师在内。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名称”,不是“概念”。

   那么同样,对于我们的哲学,社会上它的误解就在这,“谁没有哲学?我还有一套哲学”,张三的哲学嘛,你怎么就是专业的了?你怎么不仅要学4年大本,还学3年硕士,还有3年博士,博士毕业了,可能还啥也不是,为什么呢?把“名称”变成“概念”,是一个极其艰苦的过程,我和我的好朋友孙利天老师说,没有10年的积累,别在哲学上发言。不是说你上学,你毕业之后,你不会真实的去理解它,因为它是对于整个人类文明的总结、积淀和升华,它深深的浸入到整个的人类文明,这是我说的第一对范畴。

   第二对,“观察与理论”。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学这个?我们“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就行了?我前两天又住院去了,我睁大了眼睛,把所有化验的指标看完了。我能看出来哪个高,哪个低,有人给你标出来,低于哪个不行,但是如果给我拿这心电图,拿来影像资料,我知道什么?我的心脏,我的肺有什么毛病,我一无所知,为什么?为什么医生就知道?因为他的观察渗透着理论,他有医学理论,他才能看出来东西。

   我们也一样,那么我们哲学把握什么?把握现实,把握我们这个时代,把握我们人性,知道我们如何活着,你需要系统的掌握理论,在你去理解人生的时候和别人是绝对不一样的。所以,人们说有一个社会调查,寿命最长的是北大哲学系的老师,有一定道理,因为什么叫哲学?哲学就是“天人合一”,“万物皆备于我”,他对生活能够有一个通达的理解,这就是观察渗透着理论。

   第三对,“苦读与笨想”。这二者是不可分开的。再进一步,“有理与讲理”,那是我要说的第四个,要勤于写作。最后,第五对就是“学问与境界”。学问不是外在的东西,不是我张嘴就说出来的东西,而是我心里能有的东西,“却道天凉好个秋”,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开场白说完了我就应该结束了,但我觉得这个跟我下边说的同等重要。因为年龄大了,认为黑格尔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同一句格言,在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和在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的嘴里说出来,其含义是完全不同的,尤其哲学。你看看书,和你真正有体悟,完全是两回事。

   这开场白现在结束了,下边我就只能压缩。先说第一点,善于读书。我自己常说一句话,理科在实验,文科在文献,什么叫文科?就是读,说到底就俩字,读书。我刚才说的,大学四年干嘛?中国哲学史、外国哲学史、马克思主义哲学史,说来说去一个字——“史”,啥叫史,史就是书。就是看人家写过的书,古今中外的哲学家们都怎么说的,都说了些什么,你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去想问题,这就是哲学了。但是光读是不行的,要善于读书,不仅仅是要乐于读书,必须要善于读书。

   像白刚老师,高超老师,他们听我经常说三句话,第一句话,“要读出人家的好处”,这点是最难的。一旦你能够读出人家的好处了,意味着已经走进哲学,拿这个可以衡量一下,不管读谁的,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读康德、黑格尔的,读海德格尔、胡塞尔的,读马克思、恩格斯的,还是读孔孟老庄、朱熹、王阳明的,不管读谁的,真正觉得自己能够读出好出来了,这太好了,这就意味着你已经走进去哲学了,这是最难的。因为你要读出人家的好处意味着什么?你同他有大体相近的知识背景、理论视野、气度胸怀,你大体得接近它才能读出来,否则读不出来。

   所以鲁迅说读《红楼梦》,读出啥就都有;有人读出才子佳人的,有读出流氓的,最后很多人读三角恋的,对不对?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读出来了;但毛泽东读出了封建社会百科全书。怎么就不一样?能不能读出好处,这点最重要。千万不要觉得这啥玩意,很多事是这样,人最重要是善于学习。我到现在就说我自己,白刚老师和高超老师都是和我最密切的两位老师,他们经常在我身边,我经常苦于随着年龄大了,事务多了,也不是找借口,因为各种原因读书太少了,孤陋寡闻,真的不是和同学们谦虚,真的是有这种感觉。

   原来在生活困难的时候,买了一本书,这不是夸张,能读十遍,现在买了十本书,一本也没读。这就是人们需要好好利用自己的时间。所以有首歌这样唱:“人们羡慕你,只因为你年轻。”我就羡慕你们,真是这样,我这是发自内心的不羡慕别人别的,羡慕年轻人还有机会好好学习,老了只能说是心向往之,实际上是做不到,我现在是知道的。所以再好好的,老老实实像年轻时期那样,有了一本书就如饥似渴。像80年代刚入学时候那样,一看见卡西尔、赖辛巴哈、卡尔纳普,包括瓦托夫斯基、查尔莫斯的书,不睡觉可以,不吃饭可以,这本书是放不下的。现在就不行了,所以我想可能第一位的是读出别人的好处。

   那么大家作为哲学系的学生来学习,最重要的就是读经典。读列宁所说的“读那些引起头疼的书”。如果这本书不引起你头疼,就放一边去。这就像电影《列宁在十月》里的列宁所说的:拿一本书,觉得这本书不行,只能垫脚;觉得这本书不错,可以垫头。一定多看经典,别随便乱看。你自己慢慢就养成了自己的判断力,自己就知道,不要问别人哪本书好。你读不出人家好处,就意味着你没进来;如果进来了,你就知道哪本书应该垫脚、哪本书应该垫脑袋。你能读进去几本不用多的、能垫脑袋的书,你就是哲学家。

   我自己能说我有研究的领域非常有限。但是有限这点的书,还敢跟大家交流哲学,就是因为读经典,经典就是经典,经典是真正的人类文明的总结、积淀和升华,它把整个人类文明最精华的内容融入在它的著作当中。而别的著作却很难说,可能大都是等身之作,而非等心之作。这就是首先要说的,读书能够读出人家的好处。

   第二个,“发现人家的问题”,我用的是“问题”,其实更重要的是发现人家的“困难”。我们不要拿过来像我们原来学哲学那样,黑格尔啊,学他的辩证法干什么,他还是个唯心主义者。你问过自己吗?黑格尔如此聪明、伟大的哲学家,为什么会搞我们认为是错误的、荒谬的唯心主义呢?而你作为一个对哲学一无所知的人,却搞完全正确的唯物主义呢?我说到这想引用列宁的一句话:从粗陋的、简单的、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来,哲学唯心主义不过是胡说八道。相反地,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哲学唯心主义是把认识的某一特征、某一方面、某一环节,片面地、夸大地、膨胀为脱离了物质、脱离了自然的、神话了的绝对,因此哲学唯心主义是一朵生长在人类认识之树上的不结果实的花。列宁还说:“聪明的唯心主义比愚蠢的唯物主义更接近于聪明的唯物主义。”

这是大家来学习要好好想一想的道理,但是大家都不去思考。比如,我就问大家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唯心主义的?我们都知道,外界的桌子反映到你的头脑里,由此形成了你关于桌子的观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797.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本科教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