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区域差异与中国城市化的未来

更新时间:2022-11-07 00:03:38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一、问题提出

   人口高度聚集是现代社会的普遍现象。纵观世界发达国家,美国人口主要集中在东部和西部沿海地区;日本接近1/2的人口集中在东京大阪地区;韩国1/2的人口集中在首尔都市圈;欧洲各国面积不大且发展早,国家人口分布相对均衡,但大城市人口占比也非常高,如英国的大伦敦区和法国大巴黎区都分别占到全国人口的20%左右。西方发达国家人口之所以高度集中,是与工业化本身需要的聚集与规模密切相关的。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数量庞大,相较于世界上其他国家,人口分布是比较均衡的。上海作为我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人口也仅占全国人口的2%左右。历史上,中国人口分布主要受胡焕庸线影响。中国科学院国情小组根据2000年相关资料的统计分析表明,胡焕庸线东南地区面积辽阔、人口密集,国土面积占全国面积的43.18%,却聚集了全国93.71%的人口和95.70%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而胡焕庸线西北地区地广人稀、干旱少雨、不适合农作。总体来讲,中国人口分布还是均衡的,其中有11个省人口超过5000万,广东、山东、河南3省人口过亿或接近1亿,江苏、四川、河北、湖南、浙江、安徽6省人口超过6000万,湖北、广西2省人口超过5000万,此外,还有9个省人口在3000万~5000万。中国各个省级行政区内人口分布也是较为均衡的,这是由于农业生产靠土地,而人口多且人均耕地有限,土地生产力或承载人口能力决定了各个行政区的人口总量。

   由此可知,中国最大城市人口占全国人口总数的比例或首位度,在全世界都是比较低的。然而,我们如果按照城市圈以及按趋势计算,情况则略有不同。当前,中国有三大城市圈,分别是长三角城市圈、珠三角大湾区城市圈(粤港澳)、京津冀城市圈,人口均在1亿以上;同时,大量的农民不断涌向这些城市并进城务工。若按此计算,则中国最大城市人口占比也不低。据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资料,中国几乎所有的中西部县域范围人口都在减少,人口主要向大城市和沿海城市圈(城市带)集中。因而,人口持续聚集仍然是中国城市化的趋势或规律。

   二、中国的经济格局与城市格局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经济快速发展,并持续向沿海地区集中。2021年,中国沿海地区的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福建,以及上海、北京、天津五省三市,国土面积虽仅占全国的约5%,人口占全国的近1/3,但却贡献了全国1/2的GDP。这表明,沿海地区经济和人口密集度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如果我们将江苏、山东、浙江、福建、广东等省内经济较薄弱地区排除,仅计算工业化程度最高经济最发达地区,则沿海五省可能仅用全国不到2%的国土,创造了近全国1/2的GDP。可见,中国经济和人口高度集中于沿海地区。

   中国经济和人口最为集中的主要地区有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地区;长三角核心地区包括上海和江苏、浙江的大部分地区,珠三角地区主要包括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则是以特大城市为主的经济类型。

   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就开启了大规模的乡村工业化进程。江苏省的苏南地区主要发展集体主导的乡镇企业,浙江省的农村民营经济村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珠三角核心地区则通过招商引资发展“三来一补”“两头在外”工业。到21世纪初,中国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乡村工业已顺利实现转型升级,而其他地区的绝大多数地区乡镇企业却在发展中逐渐被淘汰。

   当前,中国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基本上不分城乡,都已实现全域工业化和城市化。这两个核心地区的农村虽然在体制上仍然是农村,也依然种植粮食,但实际上却具备与城市同样发展工业的区位优势。一方面,该地区的当地农民不用离开故土,就可以在家门口找到二三产业就业机会,并且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提高了农村地价,为当地农民带来因土地升值所伴生的财产性收入;另一方面,当地农民家门口有大量的二三产业就业机会,以及财产性收入机会,可无须耕种承包地,也不必以农地作为退路和保障;同时,村社集体通过反租倒包,将耕地集中连片,租给愿意种地的农户以及外来农民。由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农村实现规模经营,也就有了农业现代化的基础,并且在二三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耕地也集中使用,率先在全国实现了农业现代化。

   因而,中国沿海地区不仅已经形成了不分城乡、跨越行政区划的庞大的沿海城市经济带,而且具有巨大的经济活力和经济吸引力,不断持续吸引聚集全国的人财物,产生了工业化、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中通常均会出现的极化效应。

   当然,城市的发展也不能过于密集和拥挤,否则就容易产生规模不经济。北京、上海都是超大城市。超大城市人口较多、房价极高、规模宏大,致使环境资源难以承受,人们的生活也变得不够便利,因此国家相关部门限制其人口聚集并疏散非主导功能。如北京向雄安疏散非主导功能,上海则将农村地区本已发展起来的乡镇工业强行关停;北京更强调首都政治、科技和文化功能,而上海则是经济、科创和金融中心。

   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疏散出来的功能,则可以进一步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中国沿海庞大的城市经济带不仅内部有分工,并且是一个有机整体,具有远高于城市经济带以外地区的经济活力、生产便利,从而聚集了大量的人口和生产力。

   我们若计算长三角和珠三角核心区的人口与GDP总量,可知长三角核心区人口至少有1.2亿人以上,GDP大约有20万亿;占到全国人口和经济总量的比重接近10%和20%。珠三角核心区人口接近1亿,创造的GDP大约有10万亿元(未计入我国香港、澳门地区);而珠三角核心人口占全国7%左右,GDP占到全国的近10%。我国的长三角核心区、珠三角珠心区、京津冀核心区,总人口超过2.7亿人,创造了近40万亿的GDP,并分别占全国人口比重约20%和GDP的30%,但国土面积却仅占全国的1%。

   中国经济与人口集中也将会在今后出现较高的持续程度。沿海地区科技进步产业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和趋势,因而会吸引更多的外来人口流入,并且将进一步更快地促进经济成长,仍然有着其他地区广阔的土地承载核心区所无法容纳的生产力。未来一个时期,中国沿海城市经济带将持续发展成长。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成长和人口城市化,一方面,沿海城市经济带核心区每一寸土地都会被充分利用,包括用作生态功能,并且随着核心区容纳极限的到来,必然会发生产业转换;另一方面,核心区将越来越成为经济、研发科创基地,相对低端产业则会向周边地区转移。这样,沿海城市经济带核心区周边地区既可以享受到靠近核心区的便利,又容易获得政府的政策支持。

   三、中西部区域发展的问题防范

   中国沿海城市经济带未来的人口和经济占比还会持续提高。随着中国经济越来越从出口导向转向依靠内循环,“双循环”发展使中西部地区经济就有了更大增长空间。值得强调和注意的是,中西部将共同持续发展,但在发展中一定要防止市县恶性竞争。

   目前,中国沿海地区发展是全域工业化和城市化模式,即除生态红线以外的土地均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那么,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发展策略,还可能再按东部沿海地区的模式进行工业化和城市化吗?

   笔者认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国在未来很长一个时期,人口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流动几乎是必然的。人往高处走,越是规模巨大,社会具有聚集效应,而生产力越发展,就越是有各种可能机会,也就越是要吸引人口流入。只要国家相关部门按市场规律,没有人为政策限制,特大城市和沿海地区将仍然是人口流入地区,中西部地区则是人口流出地区。

   在整个区域人口流出的背景下,中西部地区内部发展也是不平衡的,其中省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已经具有相对于区域内其他地区发展的更大优势,则必然是人口流入的地区。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资源显示,中国区域人口增长虽然缓慢或净减少,但是省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人口却几无例外得到快速增长,并且中西部地区县域人口几无例外地出现净减少。

   目前,中西部地区的发展不再可能复制东部沿海地区20世纪的乡村工业模式,且乡村工业化已无可能。从县域经济来看,中国百强县几乎都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尤其集中在江苏、浙江和山东等。广东百强县少,并非是广东经济不发达,而是珠三角县改为市辖区,体制上已经城市化。若以区作为县级单位,2021年,深圳南山区GDP超过6000亿元,比百强县之首的昆山还高1/3以上。相对来讲,中西部地区百强县排名靠后,往往是依靠资源或就在省会城市周边。因而,我国中西部地区县域经济成长空间在未来一定时期还是很有限的。

   中国百强县之所以集中在沿海地区,这是由于沿海地区农村已经实现工业化,县域范围形成了适合现代制造业的产业配套、基础设施,而县域是沿海城市经济带内在组成部分,每一寸土地上都适合发展产业。但是,中西部地区因经济密集度不够,是缺少发展现代制造业的产业配套与基础设施的。

   我国中西部地区在与沿海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巨大的情况下,要形成发展竞争力,就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中西部地区发展不能再通过农村搞工业、县县谋发展等,并以此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模式。当前,中西部地区已普遍出现的市县竞争项目,最终都无法形成合理规模,固然难以达到期望的经济规模。一个地级市下面有10多个县相互竞争,地级市往往也很难形成适度规模,从而很难形成对现代制造业的最低容纳能力。中西部地区普遍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恰恰是,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建设现代制造业的基地,虽点多面广、基础设施投入大,但却非常分散,无法产生规模效益,致使已经进驻的制造业企业很难存活下来。中西部地区有一些省级政府已制定相关的政策,支持并开始提高省会城市经济首位度,强调只有拥有了一个强大的省会城市,才能驱动全省经济的成长,也才可以有科技创新能力。

   当前,中国沿海地区正在积极推动产业升级,有部分产能需要转移到其他地区,主要呈现出三种形态。一是在沿海地区就近转移,如部分产能从长三角核心区江苏的苏南转移苏北,转移到安徽等长三角边缘区;二是向东南亚转移;三是向中西部转移。中西部地区必须充分做好沿海地区部分产能转移的对接工作,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工作。其核心是中西部地区不再可能全域工业化和城市化,而必须集中资源在地市一级建设对接中心,并为转移来的产业提供成长条件。如果现代制造业能够在中西部地区地级城市立足,那么就可以吸引大量当地农民进城当产业工人,而产业工人又可以为地级城市服务业发展提供了最大机会,地级城市就会发展并成为区域中心城市;同时,地级城市和省会城市就会吸收大量的农民进城,而县城人口略有增加,则主要是为了享受县城公共服务;在此基础上,农村种田的农民少了,职业农民就可以实现现代农业的生产模式,以此扩大种植规模。

   由此可知,中国中西部地区城市化的重点是——应当重视发展省会城市和以地级市为主的区域中心城市,并且要防止县一级与地市竞争城市建设资源和产业发展机会。这种恶性竞争产生的必然结果是,县域经济发展不起来,地级市也被拖垮了。因而,中西部各省会城市只有一定的经济首位度,并为省级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提供强大的动力,才能带动全省经济的发展提升。

   四、县域经济与县城规划的发展

中国在努力实现共同富裕和乡村振兴战略目标下,尤其应当强调县域经济的发展。有学者认为,只有发展县域经济,才能让真正使农民致富、才能实现乡村振兴、才能减少城乡不平衡和区域不平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795.html
文章来源:《北京工业大学学报》2022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