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新:民法典侵权责任免责事由体系的构造与适用

更新时间:2022-11-03 00:47:59
作者: 杨立新 (进入专栏)  

   《民法典》对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也没有规定免责事由。1989年《环境保护法》第41条第3款规定了免责事由,即“完全由于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并经及时采取合理措施,仍然不能避免造成环境污染损害的,免予承担责任”,2015年修订《环境保护法》删除了这一规定。目前,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的免责事由由环境保护单行法规定。例如,2017年《海洋环境保护法》第89条后段规定,“完全由于第三者的故意或者过失,造成海洋环境污染损害的,由第三者排除危害,并承担赔偿责任”,污染者不承担赔偿责任。第91条规定:“完全属于下列情形之一,经过及时采取合理措施,仍然不能避免对海洋环境造成污染损害的,造成污染损害的有关责任者免予承担责任:(一)战争;(二)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三)负责灯塔或者其他助航设备的主管部门,在执行职责时的疏忽,或者其他过失行为。”这三种情形,海洋环境污染行为人免责。

   (5)民法特别法对高度危险责任免责事由的规定

   对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的免责事由,除了《民法典》第1237条规定之外,《核安全法》第90条还规定,一是因核事故造成他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或者环境损害,能够证明损害是因战争、武装冲突、暴乱等情形造成的除外。这与《民法典》的规定相一致。二是为核设施营运单位提供设备、工程以及服务等的单位不承担核损害赔偿责任,这是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规定设置的免责条款,发生民用核设施损害,只由核设施营运单位承担赔偿责任,为核设施营运单位提供设备、工程和服务的单位免除责任。

   对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的免责事由,《民法典》第1238条只规定了受害人故意是免责事由。《民用航空法》规定了复杂的免责事由,主要包括:一是第157条规定,因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或者从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上落下的人或者物,造成地面(包括水面,下同)上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害的,所受损害并非造成损害的事故的直接后果,或者所受损害仅是民用航空器依照国家有关的空中交通规则在空中通过造成的,受害人无权要求赔偿。二是第160条规定,损害是武装冲突或者骚乱的直接后果,依照本章规定应当承担责任的人不承担责任。这是在《民法典》第1238条规定范围之内的。三是第161条规定,应当承担责任的人证明损害是完全由于受害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的过错造成的,免除其赔偿责任;应当承担责任的人证明损害是部分由于受害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的过错造成的,相应减轻其赔偿责任。四是第164条规定,经营人、所有人和本法第159条规定的应当承担责任的人,以及他们的受雇人、代理人,对于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或者从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上落下的人或者物造成的地面上的损害不承担责任,但是故意造成此种损害的人除外。

   民法特别法规定的特殊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内容较多,不再一一列举。

   (二)《民法典》规定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三种基本类型

   《民法典》五重结构的侵权责任免责事由体系,分为三种不同的基本类型。

   1. 通用免责事由

   《民法典》总则编规定的能够适用于所有民事责任的免责事由,都可以适用于侵权责任,因此,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第一种类型,是可以适用于侵权责任的民事责任免责事由,为通用免责事由,不可抗力、正当防卫、紧急避险和自愿救助他人,后三种都主要适用于侵权责任。

   2. 专用免责事由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一般规定”中规定的免责事由,是侵权责任的专用免责事由,适用于所有的侵权责任领域。在所有的侵权责任中,凡是构成专用免责事由的都应当予以适用。如受害人故意、第三人原因、自甘风险和自助行为。其中在第三章至第十章有关特殊侵权责任的规定中有排除性规则的,属于特别法规范,应当适用特别法的规定。例如产品责任、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责任、饲养动物损害责任中的第三人过错,就不是免责事由。

   3. 具体免责事由

   在侵权责任免责事由体系中,《民法典》人格权编、侵权责任编和民法特别法规定的免责事由,都是具体免责事由,其基本功能是针对具体侵权行为,依照具体规定予以适用,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的不能适用。侵害人格权的侵权行为是一般侵权行为,《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没有对其作出具体规定,人格权编却规定了较多侵害人格权的免责事由,有的是针对一般性的人格权侵权责任,有的是针对具体人格权的侵权责任,属于侵权责任的具体免责事由。

   侵权责任的具体免责事由,是针对具体的特殊侵权责任规定的免责事由,只有在该种侵权责任中才能适用。其中,有的特殊侵权责任适用侵权责任编规定的免责事由,如医疗损害责任;有的特殊侵权责任适用特别法规定的免责事由,例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有的特殊侵权责任既适用侵权责任编规定的免责事由,也适用特别法规定的免责事由,构成对该种特殊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双重规范,例如高度危险责任中的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和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既适用《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规定的免责事由,也适用《核安全法》《民用航空法》等规定的免责事由。侵害人格权适用人格权编的具体免责事由。

   对此,应当说明以下几个问题:

   (1)《产品质量法》规定的免责事由,是《民法典》规定的产品责任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因为《产品质量法》规定了产品责任的免责事由,原《侵权责任法》和《民法典》就不再规定,形成了《民法典》规定的 产品责任一般规则与《产品质量法》规定的免责事由以及规定产品、产品缺陷定义等内容的双重结构。

   (2)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在制定《侵权责任法》时,《道路交通安全法》对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基本规则已经作了规定,因而《侵权责任法》对机动车交通事故的一般规则不再规定,主要规定机动车所有人和使用人相分离的损害责任。由于免责事由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中已经规定,因此,《侵权责任法》不再规定,《民法典》仍循此例。

   (3)《医师法》规定的医师履行急救职责造成损害的免责事由,是在《民法典》实施之后新增加的规定,补充了《民法典》第1224条规定的免责事由体系。

   (4)关于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的免责事由,由于《环境保护法》曾经对此规定了一般规则,环境保护特别法的单行法规定具体规则,内容复杂,《侵权责任法》制定时没有对其作出规定,《民法典》也应然依照此例不作规定。

   (5)特殊情形是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的免责事由,既在《民法典》特殊侵权责任中规定了具体免责事由,又在民法特别法中规定了其他免责事由,形成了双重规范的免责事由。原因是,在《侵权责任法》中规定了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免责事由之后,又制定了《核安全法》,须对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的免责事由、特别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确定的免责事由作出规定,因此超出了《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范围。《民法典》对此也仍循原例,没有改变原《侵权责任法》的做法,只是对免责事由作了展开性的规定。

   (6)对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民用航空法》规定了复杂的免责事由。在制定《侵权责任法》时,其草案三审稿原本规定了第71条:“民用航空器造成他人损害的,民用航空器的经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除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其中法律另有规定,主要说的是免责事由的规定。在审议中认为,《民用航空法》规定的免责事由比较复杂,不能肯定都是正确的,因此,最后审议的草案四审稿第71条删除了“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的内容,形成了《民用航空法》规定的免责事由比较复杂,《侵权责任法》规定比较简单,亦没有规定特别法的准用规则。《民法典》仍然按照这个方法规定了第1238条,形成了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免责事由的双重结构。

   《民法典》对某一种侵权责任规定的免责事由也有一定的区别,有的免责事由是对这一类侵权责任适用,有的免责事由是针对其中某种情形才可以适用,例如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第1245条规定的是这一类特殊侵权责任都适用的免责事由和减责事由,第1246条又规定了违反管理规定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的减责事由。

   二、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四种适用范围与适用的基本要求

   《民法典》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法律适用,分为四种不同范围,分别适用不同类型的具体免责事由。在具体适用中,首先,掌握《民法典》规定的基本要求;其次,《民法典》在规定各种侵权责任免责事由虽然基本上是完善的,但也存在需要进一步完善的问题,在具体适用中应当加以注意。

   (一)侵权责任通用免责事由的适用范围和要求

   《民法典》规定的侵权责任通用免责事由,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时须特别注意一些具体问题。

   1. 不可抗力

   不可抗力是侵权责任的通用免责事由,在不同的民事责任领域适用该免责事由有不同要求。例如,《民法典》第590条对合同领域适用不可抗力作出具体规定。将不可抗力适用于侵权领域,也需要有特别的要求。

   《民法典》第590条规定,在违约责任适用不可抗力要遵循“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的要求,在侵权责任领域也同样适用。侵权责任适用不可抗力,也要根据不可抗力对造成损害的不同影响程度,确定免责的范围。例如地震,以震中为中心,其破坏力向外逐渐衰减最终到没有破坏力,表现在地震与造成损害的因果关系上,则有不同的原因力。笔者在对汶川地震的考察中看到,一是,震中与地震影响的边缘地带造成的损害截然不同;二是,同样是震中,对于建筑物的损害也因建筑物的质量不同而完全不同,因而对地震造成的损害适用不可抗力免责规则,须对地震造成损害的原因力进行准确判断。在符合建筑法要求的建筑物损坏中,地震对损害的原因力为百分之百,对于那些破败的、不符合建筑法要求的建筑物的损坏,地震的原因力不过在50%左右,甚至更低,其中有地震的原因力,也有造成损害的其他原因的原因力。自然灾害造成损害的原因力为100%的,应当免除责任;不足100%的,应当根据原因力的部分减轻责任。

   2. 正当防卫

   对构成正当防卫的要求,我国以往的法律规定过严,总是强调防卫行为与侵害行为相适应,使实践中对正当防卫把控过死,损害了行为人的合法权益。例如,于欢救母防卫过当案,一审和二审刑事判决完全不同,即使对二审判决的社会舆论也并不好。民法对正当防卫适用较少,《民法典》规定正当防卫基本沿用了原《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没有体现我国法律对正当防卫行为规范的变化。

在侵权责任司法实践中适用正当防卫,须把握以下几点:一是,准确划分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界限。这个尺度应当放宽,不能将以往认定为防卫过当、实际却符合正当防卫要求的行为认定为防卫过当。防卫人的行为只要为防卫不法侵害所需,就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其中应当特别注意运用举证责任的规则,正当防卫应当由防卫人举证;对于防卫过当的证明责任则由不法侵害人负担,不法侵害人不能证明防卫行为造成不应有损害的,仅以防卫人采取的反击方式和强度与不法侵害不相当为由主张防卫过当的,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二是,能够认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的,可以判决防卫人在造成的不应有损害范围内承担部分赔偿责任;造成的不应有的损害较小的,也可以判决不承担责任。对不法侵害人请求正当防卫人承担全部损失的,不能予以支持。三是,防卫过当的赔偿范围,应当是超出防卫限度的那部分损害。对此,应当综合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危害程度和防卫的时机、手段、强度、损害后果等情节,考虑双方的力量对比,立足于防卫人防卫时所处的情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6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