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佳明:胡林翼与湘军

更新时间:2022-11-03 00:43:19
作者: 郑佳明 (进入专栏)  

  

   今年是胡林翼诞生210周年,我们在他的家乡纪念他,很有意义。胡林翼(1812年7月-1861年9月),字贶生,号润芝,汉族,湖南益阳县泉交河人。现在提起湘军,人们耳熟能详的是曾国藩,而对胡林翼却感到陌生。实际上,胡林翼文治武功,尤其是他作为湘军早期的核心人物之一,对于湘军的发展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曾国藩回乡守制及被猜疑时期,其影响甚至一度大于曾国藩。时人王闿运说:“中兴之始,实基于胡”。军事上,制定正确的战略战术促使湘军战局顺利推进;财政上,以鄂抚身份多方筹措资金全力保障湘军军饷;人事上,调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增强湘军的凝聚力,这些举措卓有成效,对湘军的建设,湘军的战略和军集团聚集形成,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的军事思想和士大夫人格,对晚清、民初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湘军发展史和湖湘文化文化史上胡林翼可谓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对他的历史地位应该给予应有的评价。

   一、主要经历

   1、胡林翼出身官宦之家,其父胡达源曾以一甲第三名进士及第,直接入翰林院,后为四品京堂。胡林翼为道光十六年进士,授编修,先后任会试同考官、江南乡试副考官。历任安顺、镇远、黎平知府及贵东道,咸丰四年迁四川按察使,次年调湖北按察使,升湖北布政使、署巡抚。抚鄂期间,注意整饬吏治,引荐人才,协调各方关系,曾多次推荐左宗棠、李鸿章、阎敬铭等,为时人所称道,与曾国藩、李鸿章、彭玉麟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绘制《大清一统舆图》,有《胡氏兵法》、《胡文忠公遗集》等著作。

   2、陶澍的影响。八岁时,赴任川东兵备道的陶澍顺路回老家益阳探亲,一见到胡林翼,惊为伟器,遂订下娃娃亲,将自己五岁的女儿许配给他。他师事同里蔡用锡前辈,胡林翼说,“师事两年,涵濡渐渍,服膺终身”。二十一岁时,留居金陵节署一年,胡林翼亲见陶澍兴利除弊措施,深受熏染,“精神殊为一变”。江南一行,胡林翼收获很大。

   3、1854年(咸丰四年)任贵东道员,奉调带勇赴湖北、湖南抗击太平军。曾国藩以其“才大心细”加以奏保,并令其自领一军,随同作战,武昌战役中,胡林翼受命署理湖北巡抚后,在军事上开始独当一面。1856年12月,武昌克复,实授胡林翼湖北巡抚、赏戴头品顶戴。1858年3月30日起,胡林翼部由李续宾、杨载福督军围攻九江,占领全城,胡林翼因调度有方,赏太子少保衔。1859年,胡林翼又会同曾国藩、多隆阿、鲍超等部击败太平军石达开、捻军一部,攻克太湖城,收复潜山。后曾国藩授两江总督,督师,于1861年8月攻克安庆,曾国藩推胡林翼为首功,加太子太保衔,给骑都尉世职。

   4、1861年8月30日,胡林翼病死(死因据说为见洋船往来江上迅捷如风,即忿而吐血)武昌。赠总督,谥文忠。

   二、军事胜利奠定了湘军崛起和兴盛的基础

   1、组织、参与三个重要战役。战争是历史的催化剂,是政治局面改变的主要动因。军事胜利改变了政治格局和历史进程。胡林翼在战争中的表现,奠定了他在湘军中的地位。

   (1)有力配合曾国藩取胜武汉攻防战。长达近两年(咸丰五年正月——咸丰六年十一月)的武昌攻防战是湘军由衰转盛的转折点,以湘军获胜告终。武昌攻防战结束后,胡林翼所部湘军成为太平军在西线战场最强悍的对手。战争中,胡林翼成为湘军的实际主导者。他以雷霆手段在湘军所部营造出“一军服从主将,主将服从统帅”的一元化统驭体系,对所部湘军进行了一系列整顿乃至重铸:将以东北马队为代表的北岸军精华导入湘军战斗序列,形成多兵种协同作战局面;面对太平军行之有效的堡垒战术,设计与实施了长濠围困之策,将单纯的战场厮杀转化为人力与物力的比拼;因时制宜,顺势而为,招募老勇,提拔鲍超等行伍出身的将领,使湘军日趋务实与凶悍。

   (2)指挥九江战役取胜。历时十五个月,从咸丰七年(1857)二月开始到次年四月以湘军胜利而告终。这场战役的主要指挥就是胡林翼,战役开始不久,曾国藩因为在江西“百志不遂”而借故离军回籍。胡林翼使用“长堑围困之计”,同时配合“先剪枝叶、后除根本”的战术,最终赢得九江战役的胜利。此役使得湘军控制了武汉之下的又一要冲,“以上制下”战略得到进一步贯彻,犹如在太平军势力较强的赣皖两翼中间打入一枚硬楔,是湘军战局的重要突破。

   (3)与曾国藩共同指挥安庆战役。武汉战役、九江战役主要由胡林翼指挥,安庆战役胡林翼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曾国藩曾奏称:安庆战役“其始谋于胡林翼一人,画图决策商之官文与臣,并通告各统领,前后布置规模,谋剿援贼,皆胡林翼所定。”曾国藩此语显然过谦,但胡林翼发挥的重要作用由此可以得到充分印证。

   2、他提出正确的战略思想,奠定了胜利的基础。虽然胡林翼从贵州开始就一直做文官,但却以军事工作为主,“握印不满四年,带兵将及三年”就是对他工作的写照。在不断的军事实践中,逐渐形成并完善了自己的军事思想。胡林翼对于太平天国的战局制定了“以上制下,步步进逼”的战略。决定攻取武汉作为后方基地来“保鄂平吴”,与曾国藩形成了战略共识。事实证明,湘军最后能战胜太平军,正是遵从了这一思想,从武汉——九江——安庆——金陵,沿长江自上而下,挤压太平军的活动空间并最终取得胜利。这其中,虽然遇到很多尖锐复杂的阻碍,但曾胡坚持这一战略,终于获得胜利。

   3、军事改革,建设不同于绿营的新式军队。

   (1)择将原则。胡林翼认为治兵如振衣和结网,应先“提其领”、“挚其纲”,选拔将领。胡林翼择将不拘资格,但要求将领必须具备“有良心,有血性,有勇气,有智略”,即应具备“勇、才、品”三种素质,有“良心、血性”的将领,是符合军事科学要求的。他的择将思想为后世治军者蔡愕、张学良等继承。

   (2)注重选兵。他与曾国藩一样都继承了戚继光营制,以营为单位,先选将后募兵,逐级招募,层层负责。将领士兵多以同学、乡友、亲戚关系相联结;

   (3)厚饷养兵。他新定的鄂军兵饷十分优厚,将士除个人生活外,还可补贴家用并有所积蓄,一改绿营低饷旧制;

   (4)统一组织制度。将尊卑上下的等级制、宗法制贯穿于建制中,将帅直接控制军队组建、调遣、撤换和财务权,从而规定了兵饷合一、军政合一和军权、财权与用人权合一的兵为将有、兵为督抚所有的军政制度。

   (5)以礼治军。第一,严格纪律。他制定了严格的鄂军章程和营规,加强管理和教育,同时“宽严相济”、“恩威并用”;第二,军队内部关系上,强调“师克在和”,对湘军将帅苦心调护,倾心结纳;第三,军民关系上,要求军队“爱民”,体恤民艰,不扰百姓;第四,军政关系上,力图“军政合一”。

   三、协调各方关系,凝聚湘军集团

   维护曾国藩的主导地位,化解内部重要矛盾,通过做好官文工作,减轻朝廷和满族贵族的疑虑和掣肘,化解内部矛盾,对湘军集团的形成和团结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湘军凝聚成为一个军事集团、政治集团、文化集团,汇集巨大人脉和能量,掌控诸多政治军事经济权力,对晚清格局,及政治经济文化发生重大影响。

   1、湖湘文化的背景,是湘军集团形成的关键因素。长期理学的浸润,近代经世致用思潮和王船山、陶澍、魏源等榜样的影响,“修齐治平”的人生理想,“澄清天下”,“经世济民”价值追求,使湖南士子群体形成了经世理学的集体无意识。当然这个群体成员也有现实的需要,危难之际,自救自保的需要;建功立业,实现人生抱负的需要;同时,湘军是经制之外、备受掣肘的新生力量,各部之间的配合,是战争胜利的需要;具体来讲,湘军团结的纽带有三条,一是地缘关系,乡里乡亲,不仅感情不同,而且一损俱损,利害攸关;二是宗法纽带,宗族姻亲、血缘纽带;三是学业纽带,师生学友;而决定一个集团的实力与地位的是其领袖见识与格局,骨干的忠诚与团结。湘军的核心。朱东安先生认为,湘军集团的主干首脑人物,与其经历的各个时期相适应,可勾画为曾-胡,左-曾,胡-曾,左-李这样一条线索。

   2、尊重维护曾国藩的中心地位,使得个性、志向各异的湘军骨干有了主心骨。胡林翼虽然起初职位低于曾国藩,但是他出身名门,人脉强大,能力超群,署理和实受湖北巡抚之后,他的职位实际已超过曾国藩,期间曾国藩还曾离军守制一年多,但胡林翼始终尊重曾国藩,服从曾国藩,支持曾国藩;形成了曾胡双核格局,为湘军的形成和巩固,打下了坚实基础。相比较太平天国核心内讧造成的天国灾难,胡林翼的贡献一目了然。胡林翼与曾国藩的诚挚友谊,二人的宏大格局和圣贤气象,奠定了湘军核心圈层人际关系的基础,特别是胡林翼以其深厚的人脉,无私的品质,宽广的胸怀,调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增强了湘军的凝聚力。湘军内部核心成员之间、将领之间、湘将与旗将之间的错综复杂、矛盾重重。胡林翼积极维护曾国藩的中心地位,他作为湘军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很好地发挥了综合协调的作用,化解矛盾、加强团结,有效增强了湘军的核心凝聚力。

   3、粘合曾左胡三人关系,稳定湘军核心。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是湘军的三大灵魂人物,这三人关系的稳定对于湘军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曾国藩、左宗棠关系一度不睦,在这种情况下胡林翼与二人的关系就显得至关重要。胡林翼对于曾国藩推心置腹、肝胆相照。在财政上,他以鄂抚的身份全力保障湘军军饷;在权位上,他千方百计为曾国藩复出和谋求疆吏的权柄;在军事上,他也全力支持、配合曾氏,甚至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精锐部队霆字营六千人和礼字营两千人划拨给曾国藩。对此,曾国藩感念在心,多年之后,他位高权重之际回想起胡林翼来,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说“(胡林翼)事事相顾,彼此一家,始得稍自展布有今日,诚令人念念不忘”。胡林翼这样做,为他调解曾左关系创造了条件。胡林翼与左宗棠的关系原本就很密切,胡、左两家原为世交,而且二人都联姻于江南名宿、原两江总督陶澍家。此外,他对左宗棠有救命之恩。咸丰九年(1859),左宗棠遭永州镇总兵樊燮构陷,性命岌岌可危。在湘系官僚的营救过程中,胡林翼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因为此案当时由湖广总督官文受命全权审办,而胡林翼与官文私交甚好,他动用私人关系请求官文保全左宗棠,左宗棠对胡林翼心存感激。左宗棠为人恃才傲物,对人往往轻慢不恭,对于曾国藩也同样如此,二人关系一度岌岌可危。对此,胡林翼一方面规劝左宗棠注意自己的性格缺陷,另一方面也劝曾国藩有容人之量,多着眼于左宗棠的优点。他曾致函曾国藩说:“季高(左宗棠字季高)谋人忠,用情挚而专一,其性情偏激处,如朝有争臣,室有烈妇,平时当小拂意,危难乃知其可靠。”胡林翼与曾、左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本身就有利于湘军的稳定,除此之外,他还在二人之间进行调和,改善他们的关系。胡林翼凭借着他与曾国藩、左宗棠的良好关系在湘军三个灵魂人物之间充当了“粘合剂”,增强了湘军核心层的稳定。

4、除了湘军的核心领导层之外,湘军内部中高级将领之间也是矛盾重重,比如水师将领彭玉麟与杨载福就关系不睦。湘军与太平军的战事是沿长江沿岸进行,因而水师的强弱也是影响湘军总体战斗力的关键因素。水师统帅之间关系不睦这对于湘军水师的战斗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胡林翼敏锐地注意到这个问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使二人冰释前嫌。关于此事,方宗诚有详细记载:“文忠知之,乃致书杨公、彭公,请其会商要事。杨公先至,欢谈,而彭公至,杨公即欲出,文忠强止之,彭公见杨公在座,亦欲出,文忠又强止之,两人相对无语。文忠乃命设席,酌酒三斗,自捧一斗,跪而请曰:‘天下糜烂至此,实赖公等协力支撑,公等今自生隙,又何能佐治中兴之业耶?’因泣下沾襟。于是彭、杨二公皆相呼谓曰:‘吾辈负宫保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6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