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白左“政治正确”闪电摧毁特拉斯政治生命

更新时间:2022-10-25 20:23:35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特拉斯(Elizabeth Truss)在位45天就宣布辞职,创造英国史上首相在位最短命且最丢脸纪录,教训何在?

   ——对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因为英国虽然早已不复昔日“日不落帝国”之鼎盛,但仍然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仍然是欧洲最重要大国之一,仍然在全世界广大地区拥有相当的影响力,……这一切,在刚刚过去的伊丽莎白二世葬礼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马”,英国就是那头“瘦死的骆驼”,虽然“瘦死”,仍然比“马”大。何况英国是中国在欧洲第三大贸易伙伴、第二大投资目的地和第二大外资来源地,中国是英国在亚洲最大贸易伙伴;即使在疫情和国际政治较量冲击扰乱的2021年,中英双边贸易额、英国对华直接投资、中国对英直接投资同比增幅仍然分别高达22%、22%和246%。对这样一个国家,我们需要投入足够关注了解它、与它打交道。

   更重要的是,中国建立了全世界最早最完整系统的历史记录和史学传统,“以史为鉴”改进齐家治国的思维方式早已深入我们的头脑,而这样一个大国正在发生的历史,对我们的借鉴作用远超一般国家。

   对于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政党而言,确定了正确的政治路线之后,决定其事业成败的就是组织路线,且组织路线在相当程度上又取决于政治路线;且不谈其政治路线正确与否,自组建之日起,特拉斯内阁的组织路线就决定了它不可能长久的命运,因为这个内阁最突出的特点不是任人唯贤,不是担任要职者才干卓越众望所归,而是英国史无前例的“政治正确”,财政大臣、外交大臣等“四大要职”竟无一个英国本土民族白人男性,“黑命贵”风格浓郁:

   财政大臣,传统上被视为英国政府二号人物要职,特拉斯任命了加纳黑人夸西·克沃腾(Kwasi Kawarteng),成为英国历史上首位黑人财政大臣;

   外交大臣,常常被视为英国政府三号人物,特拉斯任命了塞拉利昂黑人詹姆斯·克莱弗利(James Cleverly),成为英国历史上首位黑人外交大臣;

   内政大臣,特拉斯任命了印度裔女性苏拉·布雷弗曼(Suella Braverman);

   副首相兼卫生和社会福利大臣,特拉斯任命了特蕾斯·科菲(Thérèse Coffey),虽是白人,但为女性。

   无论打起怎样的旗号粉饰特拉斯的这种选择,这些人仕途上一路晋升,靠的究竟是他们的肤色、族裔、性别,还是他们干实事中展现出来的品质与真才实干?

   无论祭出怎样自以为“政治正确”的政治大帽子胁迫人们不敢公开流露自己的真情实感,出身截然不同种族、社会背景而如直升机般跃上高位者能够赢得一国主体民众真心拥护支持吗?

   纵览古今中外数千年人类文明史,民族构成极度多元化以至于没有主体民族的国家能够具备强大凝聚力吗?其它条件相同,西式普选政制是会加快这样的国家、社会瓦解还是增强巩固其凝聚力?看看哈布斯堡王朝,看看苏联,看看南斯拉夫,看看奥巴马上台以来美国种族矛盾是趋向平静还是愈演愈烈被越来越多地制造出来、美国社会是趋向和睦还是前所未有地日益撕裂,……历史一次又一次的解答,早已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现在西方流行的“多元文化”之类“政治正确”论调只不过是一个社会自欺欺人的自取覆亡之道。

   (参考阅读:梅新育:奥巴马的美国梦是美梦还是噩梦?)

   不仅如此,特拉斯本人及其内阁重臣的经济政策理念有着强烈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倾向,其组织路线却与政治路线相悖,即使没有这次颇有戏剧性色彩的金融市场大地震倾覆特拉斯内阁,政治路线与组织路线对立的内在冲突也终将令其难乎为继。

   在这次的特拉斯内阁走马灯戏码中,也正是这个“政治正确”黑人财长的财经政策馊主意,导致特拉斯上台伊始便闪电崩盘,特拉斯不得不将他快速解职,期望舍卒保车;印度裔内政部长马上辞职,无论是被迫下台还是主动逼宫,都压垮了特拉斯坚持下去的能力与意志。特拉斯内阁刚刚上台时,我与友人讨论她和英国的前途,就因为她用人如此白左“政治正确”而很不看好,但也实在没有想到她的用人路线报应来得如此迅猛。

   归根结底,任何国家要想国运长久都必须立足于主体民众的稳固支持;在此基础上,国家公器理当任人唯贤;无视真实才干等等而唯少数族裔是举、唯女性是举、甚至唯非直男是举,且视之为“政治正确”,迟早垮台,坚持这样做越久,垮台越彻底。瑞典、意大利等国近期政治变局已经比较明白地显示了白左“政治正确”违逆正常人性而迟早必然招致的社会反感,特拉斯提供了迄今最戏剧化的教训案例,但不会是最后一个。实际上,特拉斯内阁的上述特点在当前的欧美政府中普遍存在,只是程度有所差异,这一点扩大了特拉斯内阁教训的借鉴与警示价值。

   进一步审视,即使特拉斯本人,论见识才干,也不是理想的大国领袖人选,对英国来说更悲剧的是,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都已经是“小矮人”遍地却找不出才干卓越众望所归的杰出干才,以至于特拉斯辞职之后,环顾保守党内,恐怕就只有45天前被迫下台的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现任财政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两人相对合适了。

   不要以为一旦建立了某个神奇的体制,即使把随随便便哪个阿猫阿狗放到台上,也不妨碍这个体制正常运行管理国家社会,那种宣称只不过是政治童话,却绝无可能在真实世界中行得通,那样的情况下即使国家一时没有“翻车”,也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国家此前积累的“老本”还够不肖儿女坐吃一段时间,并不是因为体制神奇,更不用说国内外政治经济风云激荡天翻地覆之时了。难道现在的世界是西方坐享升平之时而可以任由他们的政客们“排排坐、吃果果”?

   国家稳定与持续发展需要稳定的政府,而特拉斯的闪电崩盘为英国开创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毕竟在特拉斯之前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首相乔治·坎宁(GeorgeCaning,1770—1827)是在任119天后病逝,并非如同特拉斯这样丢人现眼被赶下台,而且那已经是1827年、亦即清朝道光七年的事情了。先例既开,类似的事情是否会由此一再重演?

   曾经人才辈出、领土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国,如今国土已经萎缩到甚至无法确保本土不列颠岛统一的地步,也找不出众望所归能够凝聚全国的领袖人物,其国势兴衰陵替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站在中立角度客观总结,我们的眼光不能仅仅停留在当下国际斗争短期需求的层次。古人云,殷鉴未远,在夏之后世;对今天的我们而言,殷鉴未远,在苏(联)美(国)之后世,在苏(联)西(方)之后世。

   有海水处即有华人,华人移民英国已有200多年历史,目前在英华侨华人超过70万,70%来自香港;尽管经历过这样那样的风波,归根结底无改血浓于水。目睹特拉斯内阁的闪电崩盘,已经落脚英国的华侨华人们还是多留点心眼铺条后路吧!首脑频繁非正常更迭,这通常是王朝末世气象,末世帝国能够长久“宜居”吗?

   (初稿2022.10.21,修订2022.10.2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41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