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先达:也谈“人是会思想的芦苇”

更新时间:2022-10-25 18:24:09
作者: 陈先达  

  

   按照帕斯卡的说法,人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中最脆弱的东西,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一无所知。

   聪明的唯心主义者,即伟大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在哲学上的最大贡献并不是唯心主义世界观,而是在唯心主义体系下强调了被机械唯物主义和庸俗唯物主义所轻视的人的精神的重要作用。它为人类探索复杂的精神世界派发了一张许可证,而认为大脑分泌思想如同肝脏分泌胆汁一样的庸俗唯物主义则堵塞了人类认识精神世界的通路。

   恩格斯曾经毫不留情地批判黑格尔的绝对观念创世说,指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繁杂和荒唐得多。因为上帝创世说属于宗教,而绝对观念创造世界比上帝创造世界更荒谬而不可信。但这并未妨碍恩格斯肯定黑格尔在绝对观念自我运动的唯心主义框架内取得的哲学成就。因为唯心主义提示我们:无论是在本体论、认识论领域,还是在人生观、价值观方面,都应该重视人的精神和意识的能动作用。无论什么活动,只要有人的参与,人的精神就要发挥重要作用。帕斯卡“人是会思想的芦苇”的说法之所以能登上思想的宝座,原因正在于此。

   在人与世界的关系中,世界是作为人的活动对象存在的。它不仅是客体而且是对象,是人的活动对象。我们能把不适宜人居住和生存的环境变成适宜人的环境,这不是上帝的恩赐,而是人努力的结果。自人类出现后,人就逐步地加速参与自然界的演化,尤其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这种介入程度越来越大、越来越显著。但是,自然有其自身规律,违背自然规律的后果只能是自然界加倍的报复。人类从一次次报复中,得出一条认识:要改造自然,首先要认识自然,服从自然。面对现实世界,我们不会发现没有人参与的纯自然世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区分了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这种区分只是美学上的;对“人化自然”来说,这种区分并不存在。恩格斯说:“只有人能够做到给自然界打上自己的印记,因为他们不仅迁移动植物,而且也改变了他们的居住地的面貌、气候,甚至还改变了动植物本身,以致他们活动的结果只能和地球的普遍灭亡一起消失。”

   唯心主义超出机械唯物主义和庸俗唯物主义的地方,正在于它极大地扩大了关于人的认识的研究领域,包括存在和思维的关系、经验和理性的关系等,引导人们充分注意人的意志、理想、信仰以及修养的作用。脱离对人的观念和精神作用的研究,认识论、人生观、价值观的研究是不可能的。唯心主义强调观念和精神的作用有其合理性。面对同样的对象、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人物和事件,会有不同的认识、不同的人生态度和不同的价值评价,如果不考虑主体的意志、修养和已有的前识,是不可能理解的。

   在中国哲学研究中,不少学者都厌烦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区分,以及对哲学基本问题的强调。他们不愿意承认宋明理学和陆王心学的命题中包含唯心主义成分。因为按照传统看法,一种哲学被打上唯心主义的烙印,无异于宣布它是错误的。这当然是一种极其简单化的看法。从本体论来说,主张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的心本体论的确属于唯心主义。然而,倘若把它限制在伦理道德领域,限制在人的修心养性领域,那么强调人的道德修养,承认人有佛性,是可以改造的,可以成为圣人,还是有价值的。现在流行的心学热,强调修身养性,从道德修养角度来看有其可取之处。当代人的物欲太重,蔑视道德修养,因此宣传心学有补过之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总书记把共产党人的党性修养称为共产党人的“心学”,强调知行合一,反对知行脱节。但这与王阳明强调的向内用力,从人的内心中寻找良知良能的做法是不同的。共产党人的知行合一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与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伟大实践的统一。正如2019年3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所强调的,“广大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要在常学常新中加强理论修养,在真学真信中坚定理想信念,在学思践悟中牢记初心使命,在细照笃行中不断修炼自我,在知行合一中主动担当作为,保持对党的忠诚心、对人民的感恩心、对事业的进取心、对法纪的敬畏心,做到信念坚、政治强、本领高、作风硬”。

   主张人一出生就具有良知,只是一种伦理形而上学的假设,是不可证实的。人的观念是在后天形成的。人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接受器、储存器。人自出生起,就会不断在与外界的接触与交往中,接受各种印象和思想,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不管好坏,只要被人接受就会成为人头脑中的认知储存,或称之为前识。人的认知储存可能是个大杂烩,良莠不齐。这正说明了教育的重要性。在人的认识过程中,人既有前识,又不断改造从外界得来的信息而使之成为新信息。前识与后识的复杂交汇,或接纳,或重新组合,就是人的现实思想认识。

   中国没有国教,也没有像西方基督教那样的权威宗教支配人们的思想。在中国,最有权威的仍然是天。天理是自古为中国人普遍接受的一种传统。理或心学在道德与心性修养方面,强调天良、天性,强调修心的作用,因此可以发挥它清理人的心理和道德积垢的作用。无论是理学还是心学,实际上是人内心世界积累的道德污垢的除尘器。形象地说,天理、良知、良能,满街都是圣人,人心本善这类说法,实际上都是在做清理工作。所谓慎独、吾日三省吾身等修养工夫,也都是在做清理工作。这种工作在道德修养范围内很有必要。但在清理工作之前必须明白,需要清理的思想垃圾是从哪里来的?如果不懂历史唯物主义,不懂实践的重要性,光靠静坐修养,垃圾是清理不完的。

   帕斯卡说人是会思想的芦苇。我可以补充一句:被不同思想武装起来的人不是同样的芦苇,有的伟大,有的渺小,有的为善,有的为恶。被正确的思想武装起来的人,可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克服一切困难;反之,如果为错误思想所洗脑,则危害无穷。思想重要,正确的思想更重要,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强调科学信仰的原因。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391.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