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祖华 贺雪:清末民国时期中华民族观念研究述评

更新时间:2022-10-22 16:59:15
作者: 俞祖华   贺雪  


清末民国时期中华民族观念研究述评

俞祖华1  贺雪

(1.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山东 烟台 264005;2.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山东 烟台 264005)


   【摘要】1988年费孝通提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以来,尤其是新世纪初黄兴涛发表考释“中华民族”观念的系列论文后,学界重视考察现代中华民族的自觉认同,考察“中华民族”的概念史、观念史,围绕“中华民族”一词最初使用、“中华民族”观念生成背景、“中华民族”观念的内涵、“中华民族”观念生成与确立的历史轨迹、“中华民族”观念传播、中华民族意识、中华民族认同性质、相关人士政党的中华民族观、“中华民族”观念的价值等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观点。

   【关键词】中华民族观念 中华民族意识 清末民国

   【中图分类号】G633.53

  

   1988年秋,费孝通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泰纳讲演”(Tanner Lecture)会上发表了题为《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的讲演,提出“中华民族”“所包括的五十多个民族单位是多元,中华民族是一体”的多元一体理论。[①]不久,他出版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9年版)、《中华民族研究新探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等论著。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提出,推动中国民族研究在开展少数民族族别、地区民族史、汉民族史、民族关系史研究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对中华民族整体的综合研究”。[②]

   对中华民族整体的研究,既要考察古代中华民族的自在发展,也要考察现代中华民族的自觉认同;既要考察中华民族自在实体的形成,也要考察中华民族自觉实体的形成;既要考察中华民族的形成史、发展史,也要考察“中华民族”的概念史、观念史。在清末民国时期中华民族观念、中华民族认同研究方面,出版了高翠莲著《清末民国时期中华民族自觉进程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张健著《国家范式转换与国族构建:近代中国国族构建研究》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年版),马戎主编《“中华民族是一个”——围绕1939年这一议题的大讨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黄兴涛著《重塑中华——近代中国“中华民族”观念研究》(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2017年版)等著作,发表了100余篇相关论文。这里对学界在现代“中华民族”观念形成的研究上提出的观点,作些评述。


一、关于“中华民族”一词的最初使用

   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学界对“中华民族”这一名号在何时出现、由何人最早使用,并没有具体说法,只是笼统地提到“中华民族”是在近代才出现或说是20世纪初才出现的称谓。1987年9月,陈连开在《中华民族的含义初探》一文中指出,“‘中华’一词,大约在晋代已出现”,“‘民族’一词,在古代汉语里没有构成,大约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从日文中引进”,“在民族一词出现之后,不久也就出现了‘中华民族’一词”,故该词是20世纪初才出现的民族称谓。[③]1992年,金炳镐指出:“中华民族,是本世纪初出现的称谓。”[④]1993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由刘荣焌、李毅夫、吴从众、曹成章为《中国各民族传统文化百科全书》撰写的“总论”中指出,“中华民族”作为中国各民族整体的称谓是在近代才出现的。[⑤]2008年出版的《概念与范式:中国民族理论一百年》依然采取了笼统、模糊的说法:“‘中华民族’一词的出现显然应该在汉语‘民族’一词出现以后,也就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⑥]

   2001年10月,在武汉召开的纪念辛亥革命9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黄兴涛提交了《现代“中华民族”观念萌生与形成的历史考察——兼论辛亥革命与中华民族认同之关系》一文,他在这一受到学界广泛关注的论文中指出:“1902年,在《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梁启超写道:‘上古时代,我中华民族之有海思想者厥惟齐。故于其间产出两种观念焉:一曰国家观,二曰世界观’。这是笔者所见到的‘中华民族’一词的最早出现。”[⑦]黄兴涛在后来发表的8万多字长文《民族自觉与符号认同:“中华民族”观念萌生与确立的历史考察》(《中国社会科学评论》(香港)2002年2月创刊号)等论著中重申了这一看法。这是具体考证“中华民族”一词的最初出现与最早使用的开拓性成果,对“中华民族”概念史、观念史或现代“中华民族”认同史的兴起产生了重要影响。

   黄兴涛有关“中华民族”一词可能是梁启超1902年在《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最早使用的观点,得到了多数学者的认同。如2002年11月,刘正寅在与黄兴涛的对话中指出:“1902年梁启超在《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中,可能最早使用了‘中华民族’一词。”[⑧]2006年4月17日,李喜所在《北京日报》撰文指出,“1901年,梁启超发表《中国史叙论》一文,首次提出了‘中国民族’的概念”,“在‘中国民族’的基础上,1902年梁启超正式提出了‘中华民族’”,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基本完成了‘中华民族’一词的创造”。[⑨]金冲及在《二十世纪中国史纲》中提到:“‘中华民族’这个名称最早可能就是出现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这篇文章中。”[⑩]郑大华指出:“‘中华民族’观念是梁启超1902年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提出来的。”[11]金炳镐等学者也认为“中华民族”的提法最早见于1902年梁启超写的《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中。[12]


二、关于“中华民族”观念的生成背景

   “中华民族”名号的萌生与确立,在时代背景上是外部帝国主义侵华刺激与内部社会变革推动的产物,在思想渊源上是中外思想观念尤其是西方民族主义话语与历史上的“中国认同”碰撞融合的结晶。

   关于外部民族危机对中华民族观念形成的影响。陈连开指出,“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整体,成为帝国主义侵略的对立物”,“中华民族的上述含义,是在中国各族人民共同进行反帝、反封建,争取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斗争过程中,被逐渐揭示出来并上升到理论的高度”。[13]李帆等指出,“从根本上说,‘中华民族’概念及其思想观念的出现,是鸦片战争以来不断加剧的民族危机的产物”。[14]施云指出,“中华民族存在着一个从自在到自觉的过程,民族意识的觉醒始于近代西方的殖民侵略”。[15]周励恒指出,“中华民族”作为一种称谓逐渐被各族人民所认同,是与中国的民族危机、边疆危机分不开的[16]。迟成勇指出,梁启超使用“中华民族”概念,反映了近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普遍愿望,即人们希望以“民族共同体”来抗击外来侵略者,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17]

   在外部危机中,日本侵华对现代中华民族观念的传扬和社会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黄兴涛指出,“尽管‘中华民族’一词和概念在此前已有一定范围的使用,但直到‘九一八事变’以后特别是抗战时期,它才可以说在社会上特别是民间社会勃然而盛、广泛流行”。[18]

   关于内部社会变革的推动,学界尤其重视辛亥革命发生、中华民国创立在促进中华民族观念形成中的关键作用。林家有认为,辛亥革命不仅改变了中国传统的“夷夏之辨”民族旧观念,而且也带来了中华民族自觉实体,开辟了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历史新纪元。他指出,中华民族自觉实体的形成是辛亥革命的结果,它是与中华民国同时诞生的一个民族共同体的称谓。[19]

   关于“中华民族”观念的思想渊源。多位学者指出了“中华民族”观念是中西思想合璧或者是中、西、马三种思想资源的结晶。黄兴涛指出:“‘中华民族’由‘中华’与‘民族’两词组合而成,它的形成既同古老的‘中国’、‘中华’和‘中国人’概念之内涵及其认同在清朝的延续与演变密不可分,也与外来的现代‘民族’概念于此期被吸纳与运用,存在着直接的关联。”[20]刘海殷等指出,“‘中华民族’概念的创生,就是中学、西学合璧的结果”。[21]平维彬等指出,应从传统的儒家族类观、近代以来西方民族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三个方面探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理论来源。[22]

   传统资源方面,刘正寅认为“中华民族整体观念的起源可追溯自三代”,“中华民族还在其起源时代即表现出交流与统一的趋势”;到夏、商、西周时期萌生了大一统思想,随着秦汉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建立而确立、完善,反映在民族问题上即是华夷一统、华夷一体;到唐、宋以后发展了“华夷一体”、“共为中华”的思想,使中华民族整体观念得到强化与发展,再经过元、明、清的进一步发展而深入人心。[23]杨文炯认为“以儒教为中轴的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共构的‘一室四间’结构”是近代以降中华民族自觉的活水源头和构建现代民族国家的武库[24];中华文化“是不断推动中华民族从民族自在走向民族自觉的巨大精神动力”。[25]

   外来资源方面,金炳镐指出,“‘民族’一词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从日文引进后,不久就复合出‘中华民族’一词,并开始广泛使用起来”。[26]张太原指出,中华民族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吸收了来自日本的西方民族学理论的内容。[27]


三、关于“中华民族”观念的内涵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后,曾经有过多重含义,前后有所变化,到抗战前后最终确立了国内各族构成大民族共同体的主导型内涵。

学者们注意从不同方面把握“中华民族”概念、中华民族认同的内涵。黄兴涛指出,梁启超、章太炎和杨度等人是较早使用“中华民族”一词的先驱者,“他们因此成为指代汉族的‘中华民族’概念和指代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内的大民族共同体的‘中华民族’概念这两种‘中华民族’概念的启导人”,一直到抗战时期依然存在“中华民族是一个”的“单一性”中华民族观念与主张多民族国家的“复合性”中华民族观念两种思想路向。[28]俞祖华指出,“中华民族”概念生成与定型的过程中大体出现了以下几层涵义:着眼于对历史发展的描述,将“中华民族”看成由历史上的华夏族与多个少数民族融合而成的汉族;着眼于对当下状况的归纳,将“中华民族”看成当时中国境内各民族的总称;着眼于对未来面向的展望,将“中华民族”看成未来由汉族与各少数民族融合而成的新的统一民族;中华民族包括了版图中国内的汉族与各少数民族,也包括了中华国家版图外的华人华侨。[29]他在另一论文中指出,民国时期中华民族整体观念有三种基本类型:一为“单一国族”论,承认中国境内各民族并存的现状,但致力于将“各个”融合为“一个”,将现有各民族同化为中华民族,以孙中山、李大钊为代表;二为“多元一体”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3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