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廖群:“统一大市场”与“双循环”一脉相承

更新时间:2022-10-12 20:31:17
作者: ​廖群  

  

   中央和国务院于2020年5月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即“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今年4月又发布《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文件,提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两者相关,但又有所不同。那两者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呢?实际上,两者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后者是前者的关键部件–市场流通机制的加速优化。

   “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是中央应因新的国内国外形势对我国今后经济发展战略的深谋远化,一方面可以说是应对美国大力推动中美经贸脱钩的被动或被迫之举,另一方面却是预防中美经贸大幅脱钩的主动或积极作为。美国大力推动与我国经贸脱钩并拉拢盟国这样做是其霸道本性使然,“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国不愿看到而只能坦然应对,所以采被动或被迫之举。但又要为脱钩的各种可能性做好准备,因而行主动或积极作为。逻辑是显然的,既然中美脱钩必将造成我国经济的国际循环大规模受阻,当然就应加速经济的国内循环以保持经济的平稳运行和应有增长。

   如果以经济学语言将经济的国内和国际分别表述为内需和外需,即内部需求(国内消费和固定资产投资及库存增加)和外部需求(货物和服务出口及外部投资)的话,“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内涵的要点有三,一是内需要进一步做大,二是内需要加速循环,三是内需和外需的双循环要相互促进。

   第一,内需要进一步做大,即不但要继续增长而且在经济中的占比要进一步增加。这首先是逻辑使然,经济由内需和外需组成,既然外需由于中美经贸脱钩而面临收缩或至少增长放缓的威胁,为弥补此损失而保持经济增长,自然要求内需进一步做大。其实,从我国自身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的角度,2021年我国人均GDP、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分别为80962元、31206元和39139元人民币,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仍差距很大,而我们的目标是这些指标在今后20-30年内达到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进一步做大内需也是势在必然。

   第二,内需要进一步做大取决于加速其循环。所谓循环,就是不依赖于外力而内生性或自我实现式地运动。则,内需循环,就是内需不依赖于外需而内生性或自我实现式地运动。正向运动产生增量,运动越快增量就越大,则加速内需循环就是加快内需的正向运动速度,其结果必将是内需的增量不断加大,即内需进一步做大。如何加快内需的正向运动速度呢?就是要消除内需运动的各种障碍,促使内需在更大的范围内更通畅地运动,以至于充分循环。我国经济以内需为主导,内需的循环空间,无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都是巨大的,所以是内需大循环,即国内大循环,为内需和外需“双循环“,即国内国外“双循环”的主体。

   第三,内需与外需的“双循环”要相互促进,首先意味着,虽然强调内需大循环,但并不能放弃外需循环。很多人认为,现在提出内需大循环意味着要主动放弃或不得不放弃外需循环。主动放弃是没有理由的,对外开放仍是我国的基本国策。至于不得不放弃,从预防角度值得深思。若从经济角度,不值得担忧,即使是中美关系也不至于完全脱钩。当然,若从政治角度,美国强行地不但自己也拉拢一些国家与我国完全脱钩,则我国的外需将会大大减弱。但也不会消失,毕竟美国不可能拉拢到其所有的盟友,而我国的友好国家队伍在不断壮大。所以我们仍应力保外需的现有循环并寻找新的外需循环。内需和外需双循环相互促进还意味着,内需循环和外需循环既竞争又互补。竞争体现在市场价格与份额的争夺上,客观上将促进内、外需循环质量的双双提高。互补对我国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来说更加重要,通过出口和对外投资形成的外需循环的收益支撑进口和外商投资带来的内需循环的产业和技术升级;后者又将促进前者的质量提升。

   以上三点中,重中之重是加速内需循环。内需循环实际上就是内需各经济要素的循环;加速内需循环就是要提高经济要素循环的速度和效益。笔者认为,现阶段我国加速内需循环应以三大加速为目标。一是加速市场流通机制的优化,在劳动力/人才、资金/资本、土地、科学/技术与商品/服务等各个领域打破阻碍经济要素流通的地区、行业及层级壁垒,形成统一、竞争、有序、开放的市场流通体系。二是加速产业结构的升级。当前我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正处于产业升级的关键时点,即信息革命和绿色革命的爆发时刻。我国在这一革命中已处于领先地位,今后将向信息社会和绿色社会升级。这一升级催生信息/绿色消费和投资,而信息/绿色消费和投资又将衍生并改造一系列的新产业与新产品,是内需经济要素循环的主要新兴力量;加速内需循环,就要加快这一升级过程。三是加速区域结构的升级。我国经济的区域结构正处于城市群兴起的升级过程之中。城市群兴起,则各经济要素随人口聚集而重新配置于城市群,是空间意义上内需循环的新兴力量。我国正在兴起十九大城市群,其中,长三角、珠三角(现为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长江中游和成渝已具相当规模,但与世界级城市群比较发展程度上还有较大的差距,其余的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发展程度上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加速内需循环,就应加速这些城市群的兴起。

   应该指出的是,三大加速中市场流通机制优化的加速,是产业结构升级和区域结构升级加速的前提,因而是加速内需循环进而“双循环”的关键。

   而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正是为了在全国范围内加速市场流通机制的优化,为加快内需循环打下体制性基础。加快建设“统一大市场”,目标是去除经济要素流通的市场壁垒或堵点,充分发挥市场促进竞争、深化分工、提升效率的功能,打造供需互促、产销并进、畅通高效的经济要素市场流通机制。这正是加速市场流通机制优化的根本所在。

   从《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文件中提出的主要举措来看,无论是强化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等基础制度规则统一,还是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以及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等,都是为了经济要素在更大范围内更顺场地流通,即加速市场流通机制的优化。

   其中两大举措具有特别的意义。第一,将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作为首要任务,从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等四方面的市场规则提出统一的要求。构建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以平等保护、全面保护、依法保护各类产权;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以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统一性、严肃性、权威性;打造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以坚持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以完善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等统一化的市场规则建设正是加速市场流通机制优化进而内需循环的重要基础设施。第二,以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为重中之重,包括清理废除各地区含有地方保护、市场分割、指定交易等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政策、歧视外资企业和外地企业、实行地方保护的各类优惠政策、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等。

   因而,加快全国“统一大市场”就是加速市场流通机制优化的具体举措,而加速市场流通机制优化又是加速内需循环进而“双循环”的关键。如此,加快建设“统一大市场”与“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一脉相承的逻辑关系就不难理解了;或采用《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中的话,前者为后者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

  

   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全球治理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廖群  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2022年10月08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153.html
收藏